当前位置首页黄埔军校黄埔校史黄埔分校武汉分校(中央军校第二分校,迁至湖南武冈)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纪念】记先父刘冠士一个小故事

添加时间:2019-06-27 14:39:05 来源:刘源浩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父亲是15岁进黄埔军校,为该校第四期学员。19岁毕业后在国民党十九路军任指导员。当时国共合作,他加入 共产党后,为苏维埃连党代表。国民党叛变革命后,他被清除出军,又被投进监狱……他的一生艰难、坎坷。后来 经朋友推荐,又进了黄埔军校二分校任教官,几年后,被提升为上校战术教官。

  1945年,父亲39岁那年,抗日战争进入夺取胜利的最 后阶段了。日本侵略军在华南发起一场又一场垂死挣扎攻 势,已攻到了武冈东门边沿;同时又向邓家铺地区挺进,当时在武冈太沅村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武冈城也眼看要 入虎口了。在这时期,父亲由军校退役回家,第二天,他把我们一家老小,我的奶奶、爷爷、母亲及两岁半的我和 半岁的弟弟,全部转移至偏僻老家天鹅山蛤嘛塘住下。他则由天鹅山直接去了邓家铺,与谢锦涛同志(共产党员,后被土匪杀害)组成一支五十多人的“东方联防指挥队”, 准备和日寇开展游击战争。谢当时担任指挥官,父亲为副指挥官。

  由于天鹅山生活条件艰苦,再加上我母亲过分操劳,出鼻血的毛病也复发了,可高山上无西医,中医也少,请 来几个懂点土药方的郎中应付,仍然出血不止。奶奶只好请了二位堂侄去叫父亲回来,并顺便到邓家铺请个医师。

  当送信的人出发不到一小时,弟弟又发高烧,两眼直瞪抽搐不已。一家人顿时急得束手无策。由于路途较远,近40里山路,送信人下午动身去,要等二天才赶得回来。我可怜的弟弟,那晚三更就一命呜呼了。好在母亲鼻血稍止住 一点点,用草药塞住鼻孔,仍然有少量渗出。

  直到第二天中午,只看见送信人进屋,父亲却没回来,医师也没请来。因为兵荒马乱的日子,医师不敢外出。送 信人只带回父亲给母亲一封简单的信:

  “彩林吾妻:得知你重病,我心急如焚。但大敌当头, 我无法抽身,望你就地治好病。孝敬父母,带好小孩,待 日本投降之日,我定会接全家回城,好好庆祝……”

  弟弟去世的消息,父亲一个月后才知道。在我的记忆中,日本投降的时候,我家特地请了两桌客,以庆祝抗战 取得伟大胜利。

               (原载湖南人民出版社《武冈黄埔情----黄埔军校第二分校纪念文集》)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纪念】仇日歌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徐为

武汉分校(中央军校第二分校,迁至湖南武冈)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