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黄埔军校黄埔校史黄埔分校武汉分校(中央军校第二分校,迁至湖南武冈)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纪念】黄埔军校二分校师生抗日故事小辑

添加时间:2019-06-21 14:46:13 来源:林睦和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这是国破家亡、生灵涂炭的岁月,

  这是怒潮澎湃、风雷激荡的岁月,

  这是战火纷飞、浴血抗战的岁月。

  黄河两岸,大江南北,一群又一群热血青年、文武俊秀,在国难当头的危急时刻,“没有国,哪有家?” “到黄埔 去!好男儿杀敌去!” 一时成为铁血男儿最热烈的向往、最执著的心声。于是,他们纷纷云集,来到当时地势偏僻, 山清水秀的武冈;于是,他们在“以血洒花,以校作家, 卧薪尝胆,努力建设中华”的歌声中,苦练杀敌本领,摸爬滚打、淬火成钢;于是,他们在救民众于水火,救国家于危亡的坚定信念中奔赴抗日前线,血洒疆场。在这个磨砺与检验着民族精神的战场上,黄埔师生经历了血与火的考验,铸就了钢铁一般的黄埔精神,谱写了一曲曲激越的黄埔壮歌。

  甘力田刀劈16名日本兵

  甘力田(又名甘觉彪),1911年生,湘阴人,曾担任黄埔军校武冈分校武术教官。

  甘力田自幼习武,膂力过人,练得一手好刀术。据传早年在湘阴与同乡年轻人在田间比试,四五十人奈他不何。 腿功了得,能脚踢石磨十几米远。后被何键推荐到黄埔军校武冈分校任武术教官。

  1941年12月,第三次长沙会战,甘力田参加了著名的新墙河战役,子弹打光后,日军蜂拥而上,战士们纷纷拿起刺刀,甘力田抽出大刀与日军展开了一场白刃战。只见甘力田与日军绞杀在―块,手起刀落, 左突右冲,一口气砍杀了13名鬼子,其勇猛剽悍令鬼子胆寒。这时的甘力田,全身已被鲜血淋湿,几乎成了一个血 人。新墙河战役失败后,甘力田凭着对地形的熟悉,连夜摸回了湘阴石塘老家。不久,日军进行扫荡,甘力田家中有一地窖,他将三个日本兵引至地窖。在地窖里,日本兵的枪发挥不了作用,这三个日本兵全都成了甘力田的刀下鬼。

  袁鸣玉昆仑关激战

  袁鸣玉,1943年被调到黄埔军校武冈分校进行补训, 学习一年半时间,毕业后分配至湖北的第33集团军,在军 事训练班做教官。

  1940年初,昆仑关战斗打响,时任第36军5师15团2 营5连连长的袁鸣玉,带领全连士兵和日军激战5天5夜。日军先用飞机轰炸,大炮进攻,战场几为焦土。日军白天进攻,我军晚上进攻,白天失去的阵地,晚上一定要夺回来。于是,袁鸣玉率部与敌人展开了拉锯战,开始,袁鸣玉将整个连分为一线和二线,轮换着作战。战斗到后期,就不分一线二线了,全部在前线作战,包括袁鸣玉和他的警卫员。在战壕里,袁鸣玉来回跑动,哪里紧张往哪里跑, 看到战友牺牲了,机放在那里,他就上去拄着机枪打。就这样,袁鸣玉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进攻,他的警卫员也中弹牺牲了。在惨烈的5天5夜里,袁鸣玉的部队没有休息,前几天,后方还有人送饭,最后一两天,由于战事激烈,连饭都送不上来了。战士们就饿着肚子打,最后连饿的感觉也没有了。5天5夜的激战后,袁鸣玉的连队只剩下30多人,而他的连之前有160人。

  龙湘特冒死救师长

  龙湘特,1938年考人黄埔军校第二分校,分在6总队2大队学习,毕业后进人73军77师231团第1营重机关枪连任排长。1940年,龙湘特所部从湖北移防湖南常德,参加著名的常德保卫战。

  日军进犯常德,立即遭到我军的密集打击,鬼子被打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经过一天血拼,第一次常德保卫 战取得胜利。随后,敌人不甘失败,卷土重来。我73军将士浴血奋战。日军虽遭重创,但攻击更为疯狂,血战到第 二天夜晚,我部伤亡惨重,日寇亦尸横遍野。师长韩俊亲临則线督战。由于年近60,加上一天—夜未睡,黄昏时, 卫兵扶韩俊去附近一农舍休息。我重机枪连在变换战斗位置时,突然发现师长休息的那栋农舍的后山顶上有日军晃 动,师长的人身安全危在旦夕。龙湘特来不及向团长汇报, 连忙派一班班长立即向师长报信。一班长刚跑不到200米, 就中弹牺牲。当时又没有电话,情况万分危急。龙湘特决定自己去向师长报信,于是将机枪连的指挥权移交一排长。 他在黄埔军校受过特训,身手敏捷。只见他带好冲锋枪、手榴弹,向师长休息地匍匐前进。此时已是冬季晚上的8点多钟,天气刺骨地寒冷,连续的作战已令他筋疲力尽,就在他顽强地爬行,快接近师长所在的农舍时,山上的敌人发现了,一排子弹向他打过去,他一连几个翻滚,一下子就滚到了山崖下,衣服裤子撕烂了,更糟糕的是右手腕和上臂摔断了,骨头从皮肉里撑了出来,鲜血直流,疼痛万分,整个手臂一下子肿得像根长面包。他咬紧牙关,用左手支撑着一步一步爬到师长歇息的农舍前。师长警卫见他如此模样,大吃一惊,弄明情况后立即报告师长。韩师长 立即下令转移,并令警卫用担架护送龙湘特迅速脱离险境, 一直送到后方医院。

  韦万泽桂林保卫战

  韦万泽,1912年生,广西藤县人,黄埔武冈二分校17期学员。1944年8月,韦万泽调到驻守桂林的师392团当连长,参加保卫桂林的战役,在这里,韦万泽经历了这一生中最惨烈的一场战斗。

  日寇入侵桂林,韦万泽率部奉命拦截。在风洞山、溜马山和老人山一带,拼命阻击从长沙方向涌入的鬼子,打 了三天三夜,双方伤亡惨重,遍地都是尸体和血迹。由于后方支援不上,几个团的兵力最后撤到黄沙河的时候,只 剩下十几个人,最终桂林失守。

  战斗的激烈程度,打到机关枪都发红了,枪管也发软了。当时韦万泽手下的200号人,配有重机枪、迫击炮等武 器装备,算是一个加强连,但到上级通知突围时,全连只剩下40多个人了。他带领连队突围到大圩河时,在一处路 口被一座日军碉堡拦住,碉堡里机枪口喷出的火花压得队伍根本无法前进,40余人在冲锋的瞬间倒了一大片,等到 他停下来整理队伍时,只剩下5个人。“横竖都是死,拼了!”他把剩下的5人聚集在一起,采用匍匐前进的办法, 一个人推着一个人的脚跟往前爬,等挪到日寇的碉堡前,瞅个空当,往里面扔了几颗手榴弹,炸死了里面的鬼子。 后来他们又遇上两处日寇的关口,等突围到临桂时,就只剩下韦万泽孤身一人了。

  。。。。。。

  捧读着这一个个饱蘸血泪的故事,黄埔将士们在抗日战场纵横驰骋的高大形象一幕幕浮现在我们眼前。为了灾 难深重的祖国,为了在日寇铁蹄下挣扎的人民,黄埔将士义无反顾,慷慨赴死,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经受血与火的 洗礼,用自己的血肉之躯铸就了一道坚不可摧的钢铁长城。从有关的资料中,我们会发现,仅在中国军队赴緬甸作战期间,阵亡的黄埔军校的师生就有5700人之众。我们无法统计在整个抗日战场上为国捐躯的黄埔师生有多少,但完全可以肯定地说,在3000万殉难的中国军民中,在血肉组成的抗战长城上,它的每一块砖头,都洒过黄埔师生的汗水、泪水,也都浸透过黄埔师生的鲜血。这鲜血化为永不凋谢的鲜花,更化为对一个不屈民族的英雄赞歌!

                 (原载湖南人民出版社《武冈黄埔情----黄埔军校第二分校纪念文集》)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纪念】忆先父刘公武在抗日前后的艰难岁月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徐为

武汉分校(中央军校第二分校,迁至湖南武冈)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