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黄埔军校黄埔校史黄埔分校武汉分校(中央军校第二分校,迁至湖南武冈)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纪念】前尘往事概说

添加时间:2019-06-04 14:38:29 来源:刘世旭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一

  时代的巨轮,无情旋转,瞬间2002年了。2002年为我陆军官校十七期六、七、二十一、二十七四个总队毕业60 周年,承陈会长宗璀兄两次来函,要编一专辑,以资纪念。 60年,不是一个短的时间,有感岁月悠悠,人生若梦,我 已虚度八十有三。回溯既往,自有一些感受。有的同学早已作古了,健在的同学,个个头发斑白,垂垂老矣。我与 陈会长宗璀兄两次同学,一在武冈高沙之六总队,一在1951年底在圆山军官训练团四期,基于热爱同学之情,草 此陋文,以志不忘也。

  二

  1939年秋,正是抗日战争进入最艰苦的阶段,国家于千钧一发危难之秋,邹纾予学长约我一同赴邵阳投考军校 十七期。忆邵阳投考时,有半年生、一年生。考试时,面试很难,如果当时面试不及格,就没有资格参加笔试。我 记得面试官当时问我的题目,是长江、黄河经过哪几省,由什么地方人海。第二个问题,是数学方面的,问三角形 的面积怎么算。在邵阳笔试时,是在市郊外的草坪上,自己要带圆板,考试的题目不难,英文是填空白,史、地、 理、化都很简单,作文题目,是《靑年人之责任》,我大约写了不到300个字,内容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考试后发榜我与邹纾予学长都考取了一年生。考取了的同学,赴武冈高沙,编人六总队,我编人第二队,地点是在高沙之 曲塘杨氏宗祠。队长史璞如,出身军校八期,性格温雅。所有的同学,一律是二等兵待遇,训练非常严格,身上穿 的是粗布衣服,脚上穿的是草鞋,出操时,基本教练、战斗教练,背上背一个火砖背包,所有的同学,只有吃苦耐 劳地接受。本来一年毕了业,后来又延长了半年,到了1941年6月1日才举行毕业典礼。

  三

  因二十一总队,毕业时间还没有到,只有六、七、一十七三个总队的同学分发部队,这三个总队分发驻在湖南长沙金井之三十七军共有29人,由学校指定领队人,向三十七军请了一个月的假回家,到了七月下旬,才赴长沙市集合,往三十七军军部报到。军长陈沛黄埔一期,辖六十师、九十五师、一百四十师三个师,我们报到的同学,分发这三个师,我被分发到九十五师,师部驻在湘阴之李家煅,师长罗奇,黄埔一期,九十五师有一个补充团,三个建制团,我被分发到补充团第一营二连任排长。

  四

  1941年9月,侵华日军在新墙河发动攻击,第二次长沙会战又开始了。我是第一次直接任排长参加抗日作战,没有作战的经验,完全依连长钱侨的指示。9月19日,日军进抵汨罗河江岸。20日,日军由长乐街、新市、骆公桥、归义,分路强渡汨罗江,我补充团在飘风山一带激战。21 日,在捞刀河、浏阳河决战。26日在长沙东南与日军战斗。 10月5日至8日,日军仓皇退却,至此乃完成第二次长沙会战之大捷。我九十五师,恢复作战前之态势,全师仍驻在湘阴李家煅一带整训。补充团解散,我被编入二八团第二营任排长。

  五

  1942年5月,我师在整训中,军事委员会校阅组人员来师校阅,我营奉命演习营防御,营长席震炫,找我到营部作营防御演习计划,我向营长报告,我在学校学的,是到连教练为止,营战术学得不够完全。营长说,没有什么关系,我在二分校高级班受训,有很多营战术资料,给你作参考。就带我去现地看地形,营长把演习的腹案详细地告诉了我,我在现地绘了地形图,回营部开始作营防御演习计划。计划完成后,呈报师部,师参谋长朱致一将军, 要营长带作计划的人,去师部见参谋长。我同营长去师部,经过参谋长的指示,要多加预习。校阅时,我自己演习排 哨,校阅官果然到排哨问哨兵守则多人,演习的哨兵,都答得很好。校阅官同时对步枪、轻机枪的射击位置,亲自 卧倒在地上,看前方射不射得出去,伪装是否适合现地状况,都看得很详细。校阅结束后,评议不错,不到半个月, 我升了中尉排长,调到第三营九连。第三营营长雷焕中校,出身军校六期,要我不要到连上去报到,把我留在营部办副官业务,要连长来营部当面说好,于是我在营部办了五个月的副官业务。对于副官业务我也没有学过,营部有书 记官、医官多人,我多请教于他们。到了1942年10月,连长向营长报告,连上少了一个排长,很不合适,要我回连 上去。这时候,雷营长调九战区长官部处长,我才回连上去任中尉排长之职。

  六

  1944年初,师长罗奇将军调升三十七军军长,我九十五师仍在湘北与日军作战。到了8月上旬,日军攻占湖南衡 阳。9月上旬,日军向广西桂、柳攻击,进逼广西平南,罗奇军长带我们九十五师一个师,参加桂、柳会战。我已任

  连长,在平南、北牙市、柳州与日军激烈战斗,官兵死伤惨烈。在柳州会战后,奉命往广西田阳整补,我九十五师编入六十二军。到了1945年8月上旬,六十二军奉命往广西、 越南边界与日军作战,行军至镇关之路途中,8月14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我军奉命往越南接收日军投降事宜。我任连长,进驻越南之谅山,我一个连单独住在越南之铜谋,越南之华侨,百分之百都是广东人,当时我是铜谋之军事负责人,每一家华侨,对于中国军人都很恭敬,在铜谋之华侨用两天的时间,替我连上的官兵,每一个人都做了一套新军服。在铜谋大约住了两个月,我六十一军奉命往台湾接收。1945年10月由越南之海防乘美―之军舰至高雄港,六十二军驻在嘉义以南各地,受台湾行政长官陈仪指挥,负责在台湾日军投降事宜。来台时,我一连驻台南机场,负责机场内外之地勤工作。当时日民、日军尚未遣返日本。至1946年上半年,全国所有之部队缩编,军改为师,师编为旅。

  七

  1989年5月16日,我和台湾的妻子吴玄在高雄小港搭上了飞机,回到了久别的故乡湖南隆回高平棘山村。我由军校毕业,离乡背井四十多年,思念亲人泪不干,高堂老母难得见,山水阻隔两地悬。这是我未回乡探亲以前的情 境,思乡病很久了,四十多年才回到久别的故乡,山河依旧美丽,人事却已全非。当我到了邵阳市师范学院,我的 外甥袁玉麒,用师范学院的车子,送我夫妻两人到久别的出生地棘山村。近门族人,早在棘山小学操场等候很久了, 我回到家里,母亲早已去世了,大陆家乡的妻子邹笃容在 我面前,哭得死去活来,我台湾的妻子送她金链子,安慰 她,因在几十年中,她受了我的牵连饱受煎熬。我的堂兄弟、姐妹、侄孙辈,和棘山村庄的近门族人,都赶上门来, 问候寒暄,互道长短,叙说离情。我的大哥刘世才、二哥刘世和已先后死了,说着、说着,大家大声地哭起来了, 我被包围在人群里,看到这种感人的场面,一时百感交集,陪着他们流泪。四十多年的离情,不是一天两天说得完的。 第二天我的儿子刘育聪,在家里请了三十多桌的客人,近门族人都到了,在我连上当兵的袁毅伯也来了,还有我以前隆回乡下的老兵也都来了。我在棘山住了十多天,在6月3日回到台湾。我诚恳地说,我还是希望中国统一,政治民主、经济自由、民富而国强,也是全体中国人的希望。

         (原载湖南人民出版社《武冈黄埔情----黄埔军校第二分校纪念文集》)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纪念】从军小记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

武汉分校(中央军校第二分校,迁至湖南武冈)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