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黄埔军校黄埔校史黄埔分校武汉分校(中央军校第二分校,迁至湖南武冈)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纪念】从军小记

添加时间:2019-06-03 14:35:52 来源:陈宗璀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一、宁波参加军校考试

  1938年,抗日战争进入第二年,我从效实中学毕业,决心为保卫祖国而投笔从戎。是年夏,中央军校第七分校 到宁波招考第十六期学生,我以同等学力报考,惜体格检查时,因有沙眼而遭淘汰,使希望顿成泡影,心中十分沮 丧。后经家人指点,到“逸之眼科”手术治疗,不久即告痊愈。

  1939年3月,军校第二分校在宁波招考第十七期六、七总队学生,招生简章中说明,第六总队为学生总队,受训时间一年;第七总队为军官总队,受训时间半年。后来因国家政策转变,两个总队受训时间均改为两年。

  我报名参加第六总队考试,过程颇为顺利,考试后即回家中待命。4月6日收到录取通知,规定次日下午一时至 宁波西门船码头报到。因时间匆促,母亲与菊姐连夜为我准备行装。黎明出发赴甬,由于交通不便,到指定地点已 下午二时。主考官与同学都十分焦急,等我一人上船,即鸣笛出发。船上遇桐照林克忠先生,他原是小学校长,年 已33岁,亦为报国而从军,考上第七总队,相谈甚欢,据告:“宁波录取学生共七十二人,我为榜首,故主考官破例 多等一小时才开船,实为难得的机运。”事后思之,如此次机会错过,则个人的一生必是另一种状况。

  船过曹娥江,经绍兴到萧山,改乘浙赣路火车到金华, 与金华地区所招收的学生会齐,然后搭火车到江西鹰潭。我们到站时已近黄昏,因临战地边缘,居民多已逃亡,车站无饮食店,不得已只好约几位同学到附近民家购食,留下来的老百姓生活奇苦,勉强准备了两菜一汤及每人一碗糙米饭,所谓两菜一汤:一为炒青辣椒,一为炒红辣椒, 并以青红辣椒加水煮成汤。宁波属沿海富有地区,居民多数不吃辣椒,到江西的第一顿饭,已使我们这批学生叫苦 连天。

  二、徒步横越江西、湖南

  因战事吃紧,从鹰潭到湖南的火车已经不通,故必须徒步横越江西省,由于日本飞机时常轰炸,为了安全起见 须昼伏夜行。学生队伍分成几个梯队,丢弃笨重物品,我把家中带来的行李,整理成30公斤重的背包,以便背着步 行。我们行军路线,是由鹰潭经临川——崇仁——吉安 ——界化陇到湖南,直线约300公里,曲线当在700公里以 上。夜间步行难,有向导带路,但因交通破坏,逢雨道路 泥泞,黑夜行军,倍感困难。我们一行都是初出门的学生,多数年龄在18岁左右,第一夜走路下来,脚底都起了泡,痛楚万分。带队官只好走走停停,行动迟缓,幸好大家意志坚强,才不至于中途退出。夜行军极耗体力,沿途无茶水供应,遇胆大民众,在家门口摆些凉水出卖,每碗二、 三角不等,以当时物价,一元钱可卖二、三斤猪肉二真是乱世人心险恶。由于凉水是未烧开的井水或沟水,三、四 天以后,同学中普遍患了疟疾与痢疾,我也感染此病,白天发冷发热,晚上又需抱病跟上队伍,真是痛苦万分。幸 赖年轻体健,步行一个月,尚能勉强支撑。经界化陇,到达湖南省境,沿途受战争影响较少,故恶疾不治而愈。

  三、军校生活甘苦备尝

  第二分校校本部位于湖南武冈,十七期第六、七总队位于高沙市,第二十一总队位于石羊桥,第二十七总队位于山门。四个总队系应战况繁急而招训,故其教育宗旨,除培养三民主义的中心思想,发扬黄埔精神外,置重点于初级军官学识与技能的训练,以习得排连战斗战术之技能为目标,对营、团战术仅稍有涉猎。为求符合教育,特别重视射击、劈刺、测图、重兵器专修与战术教练。由于第二分校不重形式,请求实用,故毕业的学生,普遍受到部队的重视与欢迎。

  第六总队成立于1939年6月,8月份接收初试录取的学生,9月份复试,合格者约1400余人,编成3个大队,12个中队,总队长为王檄鳌少将,大队长为周醒寰、吴觉然、李勉初上校。我编到第二大队第六中队,中队长为陈又平中校,军校十一期毕业,学识优良,待人诚恳,为军中优秀的干部。第六队与第五队都位于袁平公祠,建筑宏伟,训练设施尚称完备。

  训练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为人伍教育,时间从1939年9月1日开始,为期3个月,着重思想教育与基础 训练,以养成军人仪态与艰苦卓绝的黄埔精神为目标。

  黎明闻号音即起,迅速整理内务,听哨音携带洗脸用 品,跑步到河边操场集合,号音落仍未入列者即当受罚。 早点名时,例唱国歌、呼口号、点名、训话,然后到河边 洗脸刷牙。冬天河水结冰,必须以石头破冰取水,水冷彻 骨,痛楚万分。洗脸完毕,开始早操。早操通常绕操场跑 步,圈数逐次增加,务使汗流浃背而后止。早操以徒手体 操与持枪运动为主,正式课程采“三操二讲堂”,出操以基 本教练、劈刺、射击教练为重点。晚餐后有晚自习课,那 时乡村没有电灯,每桌放桐油灯一盏,灯芯以两根为度。 由于照明不良,读书很难专心。晚点名时唱校歌,每当 怒潮澎湃、党旗飞舞,这是革命的黄埔^”歌声停止 时,才结束了紧张的一天。1940年1月,入伍教育完毕,分发第二大队第六中队接受一般军官教育6个月,然后开始 重兵器专修训练。第二大队五、六、七队专修重机枪,第 八队专修八二迫击炮,重机枪使用国造“马克沁”及丹麦造的“麦得森”两种,我对重机枪的机械常识、射击训练、 故障排除与战斗教练颇有心得,故专修完毕,即被遴选至第一大队担任助教。由于一般队职官对重兵器的性能不熟,所 以我们三位助教,实际上便负责第一大队的重兵器专修教育。

  1941年1月,我们三位助教完成任务归建,继续完成 综合训练课程,毕业考试后,参加期末大演习,结束了两 年的军校学习生活。

  抗战已经两年,沿海城市多已沦陷,内地物资奇缺, 我们1939年入伍时为上等兵待遇,到军官教育时享受士官待遇,当时每月薪饷为法币12元,6元钱作为零用,多数同学家庭失去联络,就靠6元钱过日子,我因有大镇叔在湖北省保安司令部做事,每月寄来20元零用,所以经济比较宽裕。

  分校主任按照湖南人习惯,规定每天吃三餐干饭,虽然沿海的学生早上多吃稀饭,但因干饭耐饿,不久也就习 惯,并认为是一种德政。

  6元钱一月的伙食费,除买米、柴外,每餐均有四菜一汤(三荤一素),如调配不好,质量就难维持。采买由同学 轮流担任,买菜时炊事兵负责挑选,同学负责付钱,看似互相监督,实际上炊事天天买菜,早与鱼、肉、菜贩熟悉, 且有暗盘,如监督太紧,炊事烹饪时不用心,菜多数不佳。 我担任过三次采买,每次先与炊事班长约定,由他们自己去买,只要菜特别好,另给奖金一二元请他们喝酒,故每 次都获嘉勉,并放特别假以资鼓励,这也是充分授权与奖励所致。

  学生时期操课辛苦,体力透支,饭量特别大,那时我每餐可吃三碗饭,放假时常约几位同学到髙沙市街上大吃 一顿,名为“打牙祭”。当时物价便宜,鸡一元钱两只,猪肉一元钱三斤,五人合吃两只鸡,六斤红烧肉,意犹未尽。 与现在不吃肥肉、每餐只吃半碗饭相较,真不可同日而语。为改良伙食,我们也到邻县去买米,由同学挑回来,体力好的可挑60斤,多数“少爷兵”以往从来没有挑过东西,只有花钱请人代挑,工钱超过米价甚多。实际上来回60里,即使徒步行军,也已十分吃力。

  人伍时,夏天发纱布质料军服两套、军帽一顶、草鞋布袜各两双,冬天则发棉军服一套。当时穿草鞋打绑腿是 战斗部队的特色,我们沿海来的学生,平时多穿皮鞋与胶鞋,对草鞋甚为新奇,经人指点才会穿,初穿时双脚磨起 泡,行走都很困难。

  袁平公祠地方很大,两个队住在里面都很空,我们的教室、.餐厅都在楼下,寝室在楼上,没有床铺,大家在地 板上打地铺,冬天寒冷,铺一些稻草以御寒。

  四、奠定作战训练基础

  受训时,我的射击成绩很好,记得有一天下大雪,我们仍实施步枪实弹射击,距离500公尺,使用12圈靶,每人3发子弹,以36分为满分。那天分校班主任李明灏将军来视察,大家成绩平平,只有我得35分,主任十分高兴, 特犒赏黄豆一石。战时物资缺乏,一石黄豆是很优渥的奖励。

  我在军校时很用功,毕业成绩在前几名,尤其射击、测图、重兵器专修等颇有心得,故分发到部队后,工作比 较顺利,时常兼任射击队长或教导连长,对部队的训练与作战颇有帮助。如今时隔60余年,再谈陈年往事,颇有 “白头宫女话天宝”之感,然我同学都已80余高龄,动脑忆旧,想起少年时的英勇,或许有益于健康。

          (原载湖南人民出版社《武冈黄埔情----黄埔军校第二分校纪念文集》)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纪念】母校教育特质
下一篇:前尘往事概说

责任编辑:

武汉分校(中央军校第二分校,迁至湖南武冈)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