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日本投降正义审判中国审判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中国北平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

添加时间:2019-05-31 09:51:19 来源:中国法院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七七”卢沟桥事变后不久,北平沦陷。八年之后,抗战胜利。国民政府第11战区负责平津地区的对日受降。1945年12月16日,为了审判战争罪犯和惩治汉奸,第11战区率先成立军事法庭,即第11战区长官部审判战争罪犯军事法庭。翌年4月10日,该法庭正式开庭(见4月11日,北平《世界日报》、《益世报》,上海《和平日报》等报纸),审理日犯时间是从1946年1月到1948年6月,大约两年半的时间。

  战犯可辩护 市民能旁听

  北平军事法庭旧址在北平西四北大街石碑胡同(今北京市西城区平安里附近的育德胡同),法庭由受降军队和司法行政部、地方法院按比例的文职官员组成,授予文职军衔。法庭庭长先后由余彬、张丁扬担任,首席检察官任钟垿上校,检察官陈庆元上校,审判官姜念伯上校、蔡砚农中校、石继周中校,书记官余国源,通译官贺一谔,后又增加了方宏绪、刘慰先、潘瑜、李啸楼等人员。

  北平军事法庭在非常紧迫的时间里进行了紧张有序的工作,其侦察、起诉、举证和审理等程序都是按照联合国对战犯的处理条例、远东国家军事法庭审判条例、中国的战犯处理条例,以及相关的国际和国内法进行的,包括允许战犯聘请律师辩护、法庭公开辩论和公开审理。所有审判都是公开进行,市民和媒体可以旁听,定罪和执行都在媒体及时公布。判处极刑的战犯,则由检察官验明正身,绑缚法场公开执行。如果审判无罪,即遣送回国。

  据统计,北平军事法庭审理案件87件,涉日犯115人,共判处36名日本战犯死刑,批准执行31名,改判其他徒刑的有5名。其执行死刑的数量在国民政府10个军事法庭中仅次于广州(45名死刑);审判的将级日犯有两名,即驻津日军司令部司令、中将内田银之助,敌华北情报机关主持人、少将茂川秀合。两人都被判处无期徒刑,内田银之助病死在狱中,茂川秀合回国后获释。

  审判和遣返“赛跑”

  抗战后百废待兴,当时国家千疮百孔,经济空虚,内战烽火蔓延,许多直接证据已经失去,取证相当困难。尤其困难的是,日本战犯的审理和日军日眷日侨的遣返同时进行,使得审判时间压力大,过程非常复杂和艰巨。

  为了获得更多证据,各地区的参政会发布公告号召民众控诉和检举。1946年8月29日,北平市民参政会在报纸上发出呼吁:“市民们,凡是受到日寇逮捕、拘禁、非刑、杀害或者其他冤枉的,向敌人清算血债,”并提出五项办法发动市民对敌伪时期的战争罪行检举揭发,帮助军事法庭提供战犯罪证。

  从北平军事法庭后来的审理来看,审判的对象主要是针对直接迫害民众,有“屠杀、灭绝、奴役、放逐和其他迫害、危害人类之罪行”的战争罪犯,其中日本宪兵、特务和警察居多,这也是丙级战犯嫌疑人的主要来源。

  审判后期仓促结束

  从现在能查阅到的、当时一些主流媒体对北平军事法庭审理日犯的报道中,也可以看出北平军事法庭审判战犯的成就,如 1946年1月6日,北平警备司令部逮捕日本战犯60名提交第11战区长官部;1946年1月22日,第一批正式起诉日本战犯34名……一些审判经验也为其他法庭所借鉴。

  1947年3月,国民政府第11战区更名保定绥靖公署,北平军事法庭随之更名为保定绥靖公署审理日本战犯军事法庭。

  1948年6月,北平城已在内战中风雨飘摇,法庭审判工作仓促结束。未审判的日本战犯送往南京国防部军事法庭审理,已经判刑的战犯送交上海的战犯拘留所服刑,北平军事法庭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

原文地址:https://www.chinacourt.org/article/detail/2015/09/id/1701952.shtml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正义的审判——中国审判侵华日军战犯纪实
下一篇:中国武汉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

责任编辑:徐为
最后更新:2019-05-31 09:56:27

中国审判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