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战研究名家论抗战专家论坛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一濑敬律师:成立“湖南战争受害会”揭露鄂西会战日军大屠杀

添加时间:2019-05-29 10:04:18 来源:长航文学公众号韩玉洪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写在前面的话:细菌战中国受害者诉讼原告团团长王选,长期和一濑敬律师一起战斗。作家韩玉洪多次接触鲜为人知而日本政府又不承认的侵华惨案,心力交瘁。现在和一濑敬律师联系,但愿能够更加坚强。

  2018年8月17日,日本神户南京心连心访华团考证鄂西会战日军暴行。幸存者任德宝向宫内阳子女士等控诉日军暴行。当年他正在生产的母亲被日军杀死,他和日军搏斗受伤。前几年移坟,妹妹还在母亲的肚子里,任德宝看到当场哭晕过去。

  2019年5月27日,作家韩玉洪收到日本律师一濑敬一郎发来的微信,告知,他正与朋友们一道,准备新成立一个民间团体“湖南省战争受害揭露会”(简称“湖南战争受害会”)。参与者预计为中日两国的市民及研究人员,提出关于成立“湖南省战争受害揭露会”的几点希望。

  一濑敬律师于1996年初次访问常德市,开始调查当地的细菌战受害情况;1997年,作为湖南、浙江省细菌战受害者的诉讼代理人,以日本国为被告,向东京地方裁判所提起诉讼;2007年,细菌战诉讼最高裁审判结束;2011年发起“NPO法人731部队·细菌战资料中心”,并担任该资料中心理事,至今仍与常德市细菌战受害者保持交流。据了解,经过一濑敬律师等正义人士艰苦卓绝的努力,日本政府对参与731部队细菌战的人员,已经取消所有学位和功绩。

  韩玉洪对鄂西会战中的湘鄂西惨案作了长期的研究,现今仍与受害人保持联系,在湖北省长篇小说重点项目《铁血宜昌峡》中,对湘鄂西惨案进行了有力的揭露。经湖南省厂窖惨案遇难同胞纪念馆负责人介绍,与一濑敬律师微信联系已久。

2014年11月3日,湖南南县厂窖惨案遇难同胞纪念碑

  一濑敬律师对中国的同仁希望:为充实“湖南战争受害会”的活动内容,该会的成立情况必须要传达到湖南省各地大学、档案馆研究员、民间资料收藏家、战争受害者及其遗属,让他们知晓。因此,恳请中国的各位同仁,一定向您身边的朋友介绍此会。

  因此,将《关于成立“湖南省战争受害揭露会”的几点希望》全文转发,文中“益阳市南县大屠杀”就是指1943年5月5日至6月10日,发生在鄂西会战中,日军残杀我国手无寸铁3万同胞的湘鄂西惨案。鄂西会战,日军称作江南歼灭战。

  1997年,王选被推选为细菌战中国受害者诉讼原告团团长,长期和一濑敬律师一起战斗。作家韩玉洪多次接触鲜为人知而日本政府又不承认的侵华惨案,使人心力交瘁,但愿能够更加坚强。

日军江南歼灭战作战图


  附1:关于成立“湖南省战争受害揭露会”的几点希望

  1.目前,我正与朋友们一道,准备新成立一个民间团体“湖南省战争受害揭露会”(简称“湖南战争受害会”)。参与者预计为中日两国的市民及研究人员。以下,请允许我陈述一下关于本会成立的几点愿望。

  2.上世纪90年代后半叶,我曾经担任过湖南常德细菌战受害者的诉讼代理人,战争加害者为侵华日军及其细菌战部队。

  我1996年初次访问常德市,开始调查当地的细菌战受害情况;1997年,作为湖南、浙江省细菌战受害者的诉讼代理人,以日本国为被告,向东京地方裁判所提起诉讼;2007年,细菌战诉讼最高裁审判结束;2011年发起“NPO法人731部队·细菌战资料中心”,并担任该资料中心理事,至今仍与常德市细菌战受害者保持交流(参见附件资料)。

  因为上述经历,我得以多次访问常德市,逐渐开始关心湖南省全境的战争受害问题。

  3.尽管如此,作为加害者,日本政府对当初实施的侵华战争,完全未做真挚的反省,并且我们无法忽略一个事实,那就是:那场侵略战争的直接体验者,无论是加害方还是受害方,在世者都极其稀少了。

  还有,21世纪的日本社会,小泉、安倍两大政权长期执政,对于靖国神社参拜面临的攻击不予理会,反而更加恣意张扬,企图将“日本对中国的侵略战争”的历史事实快速从历史上抹去。

  基于上述现实,战争的悲惨残酷在日本社会正在加速被无视遗忘,而政府、自卫队及右翼势力的政治动向,又可能触发新的战争的危险。

  特别要引起注意的是,第二次安倍政权在2013年12月及2018年12月策划的《防卫计划大纲》、《中期防卫力扩充计划》(参见附件2、3、4),其中,日本政府表明姿态,明确地将中国作为假想敌来对待,这将诱发今后中日关系极大的不稳定因素(战争危机)。

韩玉洪和老馆长邓德安(右)在厂窖惨案遇难同胞纪念碑前

  4.在上述日本社会的危机状况下,我构想成立“湖南省战争受害揭露会”,理由有以下几点:

  (1) 为对抗日本社会正在急速催生的“大规模美化侵华战争并使战争正当化的政治动向”,这需要日本民众采取自发的抵抗运动,那么调查、揭露“日本侵华战争中中国遭受的战争损害”将极为重要。

  (2)我所倡导的调查、揭露活动,并非局限于仅仅邀请学者们做几场研究活动,而是更加注重通过民众自身的努力(广义的学习活动)来改变他们的自我认知(实现内在的自我变革)。

  关于日本民众自发组织探讨的“反思声讨侵略战争”的课题,我认为, 无论是“亲历过战争的民众”,还是“未亲历战争的后代民众”,如果想让他们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每人都最终成为侵略战争的历史学家,那么展开自发的、扎实的学习活动为必经之路。(“学者的研究成果,让老百姓学习一下就够了”的想法是完全错误的)

  5.另外,众所周知,湖南省是日军地面作战最为激烈的地区之一,湖南省各地均遭受过大轰炸袭击,在常德地区还有细菌战受害。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湖南战争受害会”可以研究的课题有许多,但当务之急,我认为首先以“长沙作战”、“常德会战”、“衡阳会战”、芷江作战”、“益阳市南县大屠杀”为课题开展活动。

  具体方法而言,我们考虑的是日本方面收集整理公共刊物上的历史资料,然后上传到互联网上。

  当然,“湖南战争受害会”也离不开学者研究人员的协助支持。

  目前,已成功邀请原大东文化大学的内田知行名誉教授,都留文科大学的伊香俊哉教授作为本会顾问(我还准备把波多野澄筑波大学的名誉教授也邀请过来)。

  6.对中国同仁的几点希望

  为充实“湖南战争受害会”的活动内容,该会的成立情况必须要传达到湖南省各地大学、档案馆研究员、民间资料收藏家、战争受害者及其遗属,让他们知晓。因此,恳请中国的各位同仁,一定向您身边的朋友介绍此会。

  另外,今年7月上旬,我计划组织一个“历史学习之旅”,亲自带着学员们访问常德市(7月2日~4日常德访问、5日~6日益阳市南县访问)。

  在这次旅行访问中,我也会向大家说明“湖南战争受害会”的成立构想,以求得中同同仁的合作支持。万望大家协助支持为盼。

  2019年5月24日

  律师 一濑敬一郎
 

  附2:日本神户南京心连心访华团考证鄂西会战日军暴行

  2018年8月17日,日本神户南京心连心会第22次友好访华团一行18人,在宫内阳子女士团长带领下,来到湖南省南县鄂西会战湘鄂西惨案中的“厂窖惨案”发生地,考证日军暴行。这是该团来宁一年一度的815反战和平集会后,首次到南县。

中国抗战

  4位年逾90的幸存者讲述了75年前的悲惨遭遇。1943年春夏之交,日军发动江南歼灭战,我国史称鄂西会战,制造了惨绝人寰的湘鄂西惨案。5月9日至12日内,日军在半岛型的厂窖镇,残酷杀死无辜民众及放下武器的抗战官兵3万余人,制造了第二个南京大屠杀。宫内阳子女士等实地考察,无比震惊,多次流泪向幸存者鞠躬。

  友好访华团还参观了厂窖惨案遇难同胞纪念馆,敬献花圈沉痛悼念厂窖惨案遇难者。湖北作家向宫内阳子女士赠送了详细描述厂窖惨案的长篇小说《铁血宜昌峡》,希望更多的日本友人知道当年日军的暴行。

  “神户南京心连心会”成立于1996年,成员多为教职员工和社会活动家等对华友好人士。20多年来该组织奉行反战和平对华友好的活动宗旨,除每年来宁参加815抗战胜利纪念集会外,其足迹还涉及“慰安妇”、“731毒气战”、“强掳劳工”、“重庆大轰炸”等日军在华暴行 。同时,多年来该组织还与其他日本民间对华友好组织共同邀请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以及其他日军暴行发生地的受害者前往日本,讲述历史还原历史,从而达到唤醒日本民众反省战争,不让历史悲剧重演的目的。今年在南京参加国际和平集会纪念抗战胜利73周年后,于8月17日和8月18日前往湖南省南县厂窖考证“厂窖惨案”和“常德细菌战”中日军暴行及中国民众的受害情况并与相关幸存者或当事人进行座谈交流,同时考察惨案发生地的相关纪念碑(物)。之后在长沙期间还将考察长沙会战相关遗迹。

  日本神户南京心连心会第22次友好访华团由南京国际交流公司国际合作部戴先生(翻译)全程陪同,湖南吴先生(翻译)地接。在厂窖期间,由厂窖惨案遇难同胞纪念馆郭馆长接待,益阳市南县文联萧主席陪同。

  《铁血宜昌峡》详细描述了鄂西会战厂窖惨案。

  1942年,日本的中国派遣军总部秘密布置了“五号作战”,计划用30个师团占领四川省。年底,日本侵略者在太平洋战场失利,日军大本营要求中国派遣军维持现状,终止了“五号作战”。中国派遣军在南京召开会议传达大本营的命令,会后,11军军长塚田攻乘运输机飞往汉口,在大别山被抗日军队打了下来机毁人亡,敌第11军司令官由横山勇接任。

  横山勇上任后,担心士气受到影响,急需一场胜利,这样不仅使部队能保持旺盛的斗志,还可以打击中国的抗日锐气。刚好日军在湖北宜昌抢到53艘轮船约2万吨运力,横山勇以打通宜昌至汉口长江航线为由,于1943年5月5日至6月10日,发起“宜南作战”即“宜昌江南作战”,中国史称“鄂西会战”。战后,日军根据情况改为“江南歼灭战”。

  日军发动江南歼灭战后,分多股兵力由湖北进犯湖南,从藕池附近、石首、华容、岳阳等地,向安乡、南县水陆进犯。同时配合天上飞机轰炸,最后在厂窖形成一个合围圈。当时,驻守华容、南县、安乡的国民党第73军等部主力1万多人奉命撤退准备西渡常德,以摆脱日军的围追堵截,刚到厂窖,便被逼入这个南北长10几公里,东西宽约5公里的狭长的半岛。被逼入这个半岛的,还有湘鄂两省随军涌来的2万多难民,其中包括一部分公务人员、学校师生等,加上当地居民2万余人,整个厂窖垸被包围的军民共有5万余人。一时间,军民不分,难民如潮,鸡飞狗窜,一片混乱。

  5月9日至12日的三日间,灭绝人性的侵华日军在厂窖残酷杀害中国军民3万多人,摧残致伤3千余人,强奸妇女2千多人,烧毁房屋3千多间,炸沉、烧毁船只2500多艘,震惊中外。

  日军在这里创下一天集体屠杀超万人、单个日军杀死10人、每个日军1天杀3人的连续三个人类暴行的极限,是中国南京大屠杀之后的第二个大惨案。厂窖尸横遍野,血流成河,鸡犬无声,天沉云幂。

2018年8月17日,宫内阳子女士牵着93岁的幸存者郭鹿萍。当年,日军曾往郭鹿萍上身刺穿了7刀

  幸存者郭鹿萍说,1943年5月9日上午,当年18岁的郭鹿萍在德伏垸李之生家的床下一堆坛坛罐罐的后面躲着,他害怕日本鬼子烧屋,便伸出头来看,被两个在家里搜刮财物的鬼子发现。鬼子怕他反抗,就一木棒砸到他左太阳穴上把他打懵,如今他的左太阳穴还有一大块乌疤。他被两个鬼子架着出门,看到早前被搜出的80人已集中到屋前的场坪,成年男子被剥去上衣捆成串。郭鹿萍因为被发现得晚,鬼子要快点儿杀人好走,没有来得及让他脱去棉袄,便立即把他绑入一个约15人的“人串”。之后,40余个男子被分别带往3个地方。

  郭鹿萍这串被带到德伏学堂操场跪作一排,他想日本兵是不是在拉夫。最左边是40多岁的木匠曹云开,鬼子举起刺刀刺向他时,他大喊“真的杀人啊”便死去。排在第七位的郭鹿萍看到不能反抗了,干脆闭上眼睛。郭鹿萍听到“噗”得一声,鬼子的刺刀捅到他肚子上,厚厚的棉衣救了他。郭鹿萍还听见杀他的那个日本鬼子“嗯”的一声用劲,两下才捅穿。以后又来了个鬼子,在他胸口补了4刀,刺刀从前胸穿到背后,他听到连“噗”了4下便失去知觉。郭鹿萍醒来时已是下午4点多钟,昏迷了8个多小时。郭鹿萍说,他醒来发现右手被铁(捆)住了,解都解不开。他看到坪里到处流的是血,人都死光了。他旁边还有一个伢子也没被杀死,哼啊哼的。郭鹿萍叫他莫动怕被发现,之后就没听见他有动静了。郭鹿萍到现在还想不起来,他是怎么解开绳子的。他解开绳子后,一时爬一时走,才离开那个杀人的墓地。郭鹿萍老人撩起衣衫指着肚脐上方一处伤疤说:“我听到‘噗’得一声,日本鬼子从这里捅了我一刀,刺刀穿过我的肚子从后背出来。”

  幸存者全伯安介绍,1984年,他带领人员在厂窖镇德伏村永固垸挖出大量的人体尸骨。现任馆长郭卫介绍,这里已成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埋在洞庭湖湖滩洲垸70多年的这些遇难者遗骸,将不用再在地下无声哀吟,而将作为控诉侵华日军暴行的又一铁证被妥善安存。当年,日军高品彪少将率领独立混成第17旅团和针谷支队的遒木大队、户田支队及小柴支队所属吉冈追击队,总共只有3千人,切断通道封锁河道合围厂窖。天上有飞机轮番轰炸,地上有步兵炮兵和骑兵,水上有汽艇,他们在厂窖进行长达3天3夜的拉网式疯狂大屠杀,并烧光、抢光村寨房舍。

  2018年8月17日,日本神户南京心连心访华团考证“厂窖惨案”日军暴行

  5月8日上午,17岁的长工全伯安在玉成垸一罗姓人家的秧田里插秧,听到枪声后抽身逃命,直到第二天才瞅个空隙来到藕池河中洗去双腿的污泥。他看见日军飞机对太白洲至龚家港河道里的2千多艘船只进行了大轰炸。他说,73军在这里和日军接了一下火,眼看打不赢,就把枪支丢到河里化妆成老百姓。凶神恶煞的日军来后,驱使居民下湖捞取中国军队丢弃的枪支,再加以杀害。日军将男女同胞串绑押至各屋场,命令告发谁是抗战官兵,无人出列告发,日军随即集体枪杀或刀捅,有的被成串推入水塘淹死。在瓦连堤,日寇以小股沿堤搜索,以大队排成长列,在堤的两侧作梳篦式来回扫荡,前后反复地毯式搜查5次。藏在该堤永固垸躲难百姓3千多人,其中33户被杀绝,而肖家村就占了27户129人,该堤由此得名“绝户堤”。

  在连三垸,鬼子抓到一群妇女后,将她们身上的衣裤脱光,要她们成群结队到处捉鸡杀了下酒,喝了酒就轮奸这些妇女,轮奸后再将酒瓶插入这些妇女的生殖器,使这些妇女流血惨死。孕妇被轮奸后,鬼子用脚猛踩孕妇肚子,将孕妇肚子踩塌,再用刺刀剖开孕妇的肚子,取杀婴儿。

  五一村十组,当年十几岁的任德保在外地打短工。日寇入侵时任德保母亲正要分娩,鬼子跑进来一刺刀插入任母腹内,使满房皆血。又进来一些鬼子,将任德保一家在场的人杀光,任德保知情后回家安葬了母亲等人。前些年,任德保已经八十多岁了,发现他母亲的坟墓地势变低,就来移坟。棺木打开后,出现触目惊心的一幕:任母遗体成骷髅的双手,弯曲着护向腹内一具婴儿的骨骸!八十多岁的任德保看到这一情景,当场就哭晕过去,在场的人无不悲痛大哭。

  在江南歼灭战即鄂西会战期间,日军制造了湘鄂西惨案,他们入侵鄂西也是杀人如麻,坏事做尽。

  1943年4月13日鄂西会战前夕,日军第39师团233联队兵长山本治,在宜都县白洋镇,杀死陈德诗、杨楚三等居民的小孩七八人,充任食品。

  1943年5月4日鄂西会战开始,日军在宜昌市枝江正白水村烧毁民居100多栋,杀害平民100多人,李新耀被杀后还取出心肝来吃。平民刘先尧被鬼子刺了77刀,活活戳死。

  1943年5月,日军在五峰县将堂上一16岁少女轮奸后,将其仰面桌上,向其阴道捅进一截伞把。

  1943年5月,日军侵入长阳都镇湾,见农民方某之妻在给一岁多的小孩喂奶,一把夺过小孩,举刀劈死在地,再将该妇强奸。长阳平洛农民刘长生的妻子杨明秀、4个女儿(最大的12岁)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日军轮奸后推入薯窖烧死。(图:如今的长阳都镇湾)

  1943年5月21日至6月1日,日军侵犯长阳时,在龙永乡金子山之西市坪,避难妇女幼弱藏于岩穴中,被敌结队奸污者达400余人;在都镇湾一地,集老弱妇女300余人,隐避佷山之下,敌发现后,视若驯服羔羊,为所欲为,8岁之幼女,60之老妪,无一幸免。

  5月26日,长阳高城李隆典等75人,除少部分被日军带走外,其余全部被杀。

  5月27日,长阳都镇湾的杨本生等53人,其中有妇女16人、小孩3人,全部被日军屠杀。

  五峰县汉马池,日军第十三师团福海纵队在掳抢了周国兴家中的财物后,一枪把他打死。五峰仁和坪桐麻树梯子口摔死一槽马,是春天过的日本兵留下的。年底日军返身在隘口上抓到张家让和张家福的小孩取乐,要他们两个抬水,抬不动,就把两个小孩杀了。

  在五峰,日本强盗绝灭人性,与一切生命为敌,砍掉彭宝山的大肥猪的蹄子煮着吃,猪子未死,只惨叫。日军在地上钉下4个木桩,将牛的四蹄绑在桩上,使牛不能动弹,然后任意割取牛身上的肉来吃。日本鬼子在仁和坪一带将各家各户的几十个猫,用大甑子活蒸。猫在挣命时互相抓刨,蒸熟后,猫肉光溜溜的,日本鬼子嘻嘻哈哈饱食美味。

  鄂西幸存者回忆:“过日本人后,什么都没有了,就是死人多,狗子有吃的。”

  在鄂西会战期间,日军在长阳11天,屠杀有姓名可查的无辜民众324人,烧毁房屋2851间,劫走耕牛1875头,肥猪3098头,还抢走价值法币4000多万元的器皿。日军两次到五峰,在60多天的时间里,五峰共损失粮食25万担、布5.8万匹、耕牛2480头、骡马5800余头,家禽家畜损失总计达到数万头(只)。

  据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统计,1943年5月21日至12月24日,日军分两次侵占土家族长阳和五峰两县,前后仅60余日之中,造成无辜平民伤亡达3924人(五峰伤亡3503人,长阳伤亡421人),其中死亡2490人(五峰死亡2166人,长阳死亡324人)。

  5月27日至30日,汉口第二锚泊基地司令里見金二大佐驱使53艘轮船,从宜昌开到汉口后,入侵江南的日军开始撤退。6月10日,形成战前的对峙状态。

  日军占领湖北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为入侵黄梅县到宜昌沦陷,第二阶段为宜昌沦陷到鄂西会战,第三阶段为鄂西会战至日本投降。通过鄂西会战,日军又占领了洪湖、监利、石首、公安四县。鄂西会战后,湖南华容也被日军占领至投降。
 

  附:关于成立“湖南省战争受害揭露会”的几点希望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关于成立“湖南省战争受害揭露会”的几点希望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19-05-31 15:52:19

专家论坛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