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本站动态通讯员之声通讯员稿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寻访嘉州最后的远征军老兵侧记

添加时间:2019-05-20 14:11:28 来源:作者:谢家俊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二战期间极为重要的滇缅印战场,乃一部纷乱、迷狂、有时令人狂喜、但更多时候堪称悲壮而且迄今仍不广为人知的战争史诗。民族的命运在此对决:如果失败,将使全中国沦为万恶的日本等法西斯军国主义的殖民地,全国各族人民将遭受残酷压迫欺凌,屈身为奴,久久不能翻身。在这场战争中,中华民族许多热血男儿矢志报国,踊跃投身抗日杀敌拯救国家民族的战场,他们慷慨赴死,二十万远征军将士的鲜血浸透了滇缅印战场的泥土,生命永远停留在了那一刻。今天读到为数不多的有关那段历史的史实资料是那样的摄人心魄、荡气回肠!中国远征军是这一历史事件的产物、全民抗战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的“民族品牌”,民族意志和精神的载体之一,理当是中华民族的骄傲。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那段历史被尘封太久,几近湮灭。出于对这段历史的浓厚兴趣,还有对抗日老战士的尊崇,笔者参与了对嘉州境内健在老兵的寻访,冀通过寻访活动,将老兵的事迹彰显于社会,让后人受到教育,强化爱家乡、爱国家意识,同时为生活困难老兵争取社会救济,传递社会大众的爱心。

  寻访活动始于2011年4月。笔者当时看了乐山电视台的一个关于中国远征军的新闻报道短片,引起了对那段历史探究的兴趣。目前国人对其所知不多,这是我们不能忘却的民族记忆。“忘记历史,就没有美好的未来。”我们应该为留住这段历史做些什么,从报道中获知,乐山境内尚发现远征军健在老兵,遂决定,要去找到更多的健在老兵,向那场战争的亲历者、“活化石”探寻历史真相,抢救那段历史资料,如现在还不动手,那段活的历史即将随着一个个老兵的故去而归于沉寂。想到这便立刻行动起来,与乐山远征军联络小组联络员、老兵后人游小玲取得联系,在乐山境内进一步寻找访问中国远征军健在老兵(此前乐山已发现健在老兵5人)。

  寻访老兵,作为民间志愿者真要做起来却是步履艰难。从何入手,这是关键所在。经过考虑,我们先在境内电子媒体发布找寻远征军老兵的启事,向老兵及家属和社会大众发起联络、征集线索。启事发布后,随时上网查看回帖,期待惊喜的出现。一周、两周、一月、两月过去了,无任何反馈信息。时间到了6月份,在峨眉论坛出现了一个热心人士提供的线索:峨眉城区七队老鱼塘旁边住着一个姓彭的老大爷,是远征军。老鱼塘具体在哪里?彭大爷叫什么名字?线索太粗线条了!虽然如此,也绝不轻易放过得来不易的线索。到当地去试试吧。于是,笔者心里揣着这条线索,急欲去进一步搜寻。时不我待,在一个烈日当空的下午,笔者来到峨眉县城,先是向三轮车师傅打听城西七队在何处,到了城区七队地域,打听了若干人,均不知老鱼塘。这是何故?原来,近年城市建设,过去的农地已变成城区这一部分,地貌特征发生根本改变,没有多少人还记得老鱼塘的位置。笔者没有气馁,又有意问了几个年长者,回答说附近是住着一个姓彭的人,但老人现在住在女儿家。于是,根据路人提供的地址,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彭老女儿的家,这时笔者正是汗流浃背。说明来意,彭老矢口否认自己是远征军老兵,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线索提供人信息提供有误或是巧合,遇到的彭大爷是同姓人而已?笔者不死心,诚恳地向彭大爷解释,表明一定要找到远征军彭老兵的目的。彭大爷经过一番考虑,这才讲,是有一个叫彭启明的老人,参加过远征军,不过现在在城中心女儿家住。哦,果真是巧合。看到笔者急切的样子,彭大爷接着说,彭老兵经常在茶馆闲耍,他们两人常见面,待下次“赶场”帮我问下,叫他家人与笔者联系。笔者留下电话号码,拜托彭大爷帮忙。后来得知,彭大爷交给彭老兵的笔者写有联系电话的字条被弄丢了,彭老兵的孙子再从网上查到了联络电话,打来电话,这下终于找到了彭启明老兵!一段鲜活的历史浮现:


  寻访活动开始后找到的第一位老兵彭启明

  彭启明,峨眉山市人,出生于一个贫困家庭,现年90岁,1937年10月,年仅17岁的他在乐山斑竹湾给人当雇工,听人说抗日义勇壮丁队在招募人员,血气方刚的彭启明怀着对日本鬼子的刻骨仇恨,径直报了名,录取后到河南郑州第三军二十一团三营,开赴前线对日军作战。因参加山西侯马、河南绛州作战有功,被提升为副班长,随部队在闻喜(山西省境内)、夏县(陕西省境内)一带与日军作战四年。在中条山战役中多次立功,升任上士班长,是二十一团出了名的小班长。1939年,中条山战役失败,后退过黄河,到河南接新兵,辗转进入云南楚雄、思茅,1942年被编入远征军,念其在中条山战役多次立功,并获得抗日英雄奖章,在云南保山直接提拔为远征军司令部特务团机场守备营轻机枪连三排排长,多次护送远征军司令部长官到前线视察指挥作战。日本投降后,于1946年回到老家。
       发帖两个月后找到第一位老兵,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寻找老兵的劲头更足了。接下来又是一段静默的等待,期盼新线索的出现。


  是年已97岁的许溯忠老兵

  惊喜接着出现。因缘际会,一个叫许溯忠的老人进入寻访者的视线——那是2011年盛夏一个周末的午后,游小玲打车去成都办事,同车的一个中年妇女与之闲聊,对方问起游到成都的事由,游答为远征军老兵的事。这个妇女说,她家就有一位远征军老兵,九十几岁了。听她这一说,寻访者心里顿时涌起一阵兴奋,太巧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游小玲旋即与笔者商议去拜访这位老兵。不几日,我们来到老人家里探访,老兵许溯忠,现年九十七岁,1937年南京陆军军官学校重庆班毕业,曾参加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南京失守后,被调安徽安庆训练部队。日军围困安庆,许溯忠所在部队被困,后撤至漳河,在撤退中与部队失散。没有找到部队,许溯忠来到汉口,留在军政部财政处学习三个月后被任命为空军准尉上级军需。1942年编入远征军建制,调广西桂平参加组建空军转运站,转运航空汽油和其他军需物资。其后不久,调云南下关的云南驿成立第二转运站,转运由缅甸运进的空军军用物资和汽油。其间,由陈纳德率领的美国飞行志愿队进驻云南驿,其所用物资由第二转运站提供。远征军经历直到1944年。1945年许溯忠回到老家冠英镇。



张正华老兵向笔者展示远征军行军毯和滇西与日军作战时负的伤

  随着时间延续,寻找老兵帖子被越来越多的人看到,知晓范围逐渐扩大。一天,一个叫吴明富的人打来电话,告诉寻访者,他的舅舅就是一位参加滇西抗战的远征军老兵。他已经根据舅舅的口述,将其从军经历整理成篇,等待我们一道去寻访核实。我们把老兵的信息告诉了老兵所在地沙湾电视台,电视台派出一名记者与我们一道前往采访。老兵叫张正华,是年八十七岁,籍贯五通桥,老人向寻访者讲述到:1943年2月份,一天,当船工的张正华和他叔爷拖完盐从新津走路回家,走到青神黑龙场就黑了,当地乡长把爷孙俩挡了下来,第二天就被送到嘉峨师管区,严令不准离开,这时爷孙俩意识到被抓了壮丁。一天晚上,一个当官模样的人来到驻地,说日本人不仅占领我们的国土,还想在南边的邻国切断通往国内的运输线,灭亡中国。这里的人(壮丁)都要加入队伍去打日本人。听了这个当官的讲话,爷孙俩人打消了逃跑的念头,与被抓的300多人一起,坐汽划子(轮船)经宜宾到泸州,后全部步行经贵州毕节到云南的楚雄。1943年8月,张正华被分配到国民革命军第2军第9师25团3营机枪连,然后进行了队列、射击、野外生存等简单科目的训练。两个月后,机枪连被派守惠通桥。桥对面山头驻了许多日本兵,他们的任务就是防止日本兵通过惠通桥。一天早上,好多门小钢炮一起向桥对面的日本兵开炮,天上的飞机也向日本人阵地轰炸。张正华所在机枪连随即跨过大桥,消灭了山头上的日本兵。其后经过大小战斗多次,到过滇西很多地方,随部队一直打到缅甸边境城市九谷(与我国边境城市畹町毗连)。1944年4月,在攻打九谷战役中,张正华所在机枪连和一个步兵连,一道攻击一个山头,攻到半山腰时,敌人的一颗子弹打到张正华的右膀子上,张正华不顾疼痛,将子弹用手抠出,但骨头已被打断,导致右手一点不能动弹,随即被担架抬下战场,送到惠通桥,然后用车送到楚雄医院医治,治疗三个月后,只有手指头能动,但伤口还在流脓,直到1946年底伤口都没有愈合,医院这才决定把张正华转到武汉医院。武汉医院医生开刀后,取出了筷子头大小一块骨头。几个月后,伤口才愈合。这时张正华边说边剥掉右膀上的衣服,肩膀上小碗口般大的坑赫然在目!1947年,解放军打到武汉,把张正华从医院解救了出来,张正华随即加入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序列,考虑到张正华受过伤,部队安排其到炮兵连,从此张正华随解放大军打到湖南、广东,直至解放海南岛。


胡振华老兵

  张正华的事迹在沙湾电视台播出第二天,一个叫胡振华的老人打来电话,要求面见联络组人员。笔者登门向老人进行了采访:老人原名叫胡永,现年八十八岁,大学肄业,沙湾区某中学退休教师。1942年,胡永在西安高中补习,在当局发动的“十万青年十万军”运动中,胡永怀着保家卫国、抵御外辱的理想,热血青年一分子的胡永,毅然中断学业,加入中国远征军,编入驻印度新六军二十二师,分配到通信营从事电台发报工作。后随所在部队开赴缅甸密支那战场,胡永在作战部队前线当报务员,密支那的战斗异常激烈,胡永所在营伤亡十几个人,电台常常被日军炮弹击中报废。胡永随部队作战,从密支那到胡康汉谷,再到云南边境。1945年从缅甸回国,然后飞赴南京受降。1946年复员继续学业,1948年7月从四川大学肄业回到老家犍为。1950年7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到朝鲜参加抗美援朝作战,1955年退役到中学任教。

  找到的老兵人数缓慢地增加。我们的视野扩大到毗邻的眉山地区,在乐山境内寻找的同时,我们在眉山论坛发帖寻找。一天,眉山日报一记者打来电话,说看到我们发的寻找老兵帖子,问明寻找老兵缘由和结果,由此写了一篇简讯,并在文章末尾写道:“如果您认识XXXXXX,或者认识当年参加印缅和滇西抗战的幸存老兵,请拨打本报热线XXXXXX,我们将及时转达给远征军老兵联络组。”读到此,志愿者心里一阵温暖,对报社的“义举”深表感激。不久,就接到眉山打来电话,线索提供人说,他们是看了《眉山日报》记者的文章后才找到志愿者的,随即,我们决定前往眉山。


    采访王连江老兵(左二为作者)

  十二月二十四日,天气已是 “数九”寒冬。寻访人员一大早驱车八十余公里,来到眉山市区,与另一寻访人员和一名《眉山日报》记者汇合,在联系人王朝云的带领下,前往东坡区城郊新发现老兵王连江住处。不一会,寻访小组一行人就到达王连江老人居住的地方。一见面,老人十分热情地招呼寻访人员,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但见老人,精神矍铄,声音洪亮,身体硬朗,完全不像快年届九旬之人,这令寻访人员感到宽慰。主、客坐定后,便直接进入活动主题,在寻访人员的提示询问下,王老为我们讲述了他的远征经历。老人是1943年在成都拉船(当纤夫)时被抓壮丁入伍的。壮丁队伍直接从新津机场乘飞机经云南巫家坝机场转飞印度。在印度兰姆伽被编入中国驻印军辎汽十团三营九连,是汽车一等兵,任务是为缅甸战场提供后勤服务。当年的一些细节、人名和地名,王老如今仍记得十分清楚。寻访人员不时提问,老人都认真作答,寻访人员也一一核对、记录,不知不觉,时间已是午后时分。资料搜集完毕,寻访组一行人同老兵及在场家人合影留念,明显看得出,王老脸上写满开心的笑意,今天是老人特别高兴的一天!告别王老,原班人马急匆匆赶往下一站——眉山社会福利院,那里住着一位线索显示为参加过滇西抗战的老兵。


  采访结束,王连江老兵(前排中)及家人与志愿者、同行的眉山日报记者合影

  得知寻访组要到福利院寻访,院方在事前就为寻访小组联系到了老兵本人,并安排了采访地点,摆好了办公桌椅,使得寻访小组不费周折就直接找到老兵本人。看到当地媒体和福利院的热情相助,在这寒气逼人的大冬天里,使寻访人员有一股暖风拂面之感。


    肖荣凯老兵接受笔者和乐山志愿者(游小玲)采访的情形

  老兵叫肖荣凯,今年九十一岁,本人要比之前见到的照片显得年轻。老人精神和身体状况尚可,终身未娶,无其他任何亲人,听院方介绍,十几年前在当地政府照顾下,老人就住进了福利院。老人向寻访人员讲述到,他家本来是在乐山县福禄乡,乐山大轰炸那年(1939年),举家迁往眉山,1941年夏天,肖老投笔从戎考入成都黄埔军校,两年后(即1943年)毕业,第二年(1944年)调云南保山,编入国民革命军整编预备第二师重机枪连。接着随部队开赴腾冲。肖老当时担任代理连长,直接参加了收复腾冲的战斗,战斗中,所在的重机枪排对鬼子造成巨大威胁,打死敌人很多射手。其后还参加了遮放、芒市、畹町的战斗。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访谈,肖老的远征经历资料得以搜集完成。访谈过程中,寻访组人员还给肖老买来了饮水杯、糖果等物,聊表晚辈对抗日老战士的敬重、关爱之情。

  时间在流逝,寻找老兵的帖子被越来越多人所关注,不断有社会爱心人士和志愿者向远征军联络小组提供其发现、掌握的线索,寻访人员逐一对其调查、寻访,将老兵资料传四川省中国远征军老兵联络处甄别。一年多来,在远征军后人联谊会、乐山远征军联络小组的努力和志愿者、热心人士的帮助下,在乐山地区境内已发现健在老兵17人,眉山地区6人。在寻访到的老兵中,一些生活状况还比较窘迫,为此,远征军联络小组将老兵信息在爱国网站《互助抗日老兵论坛》上公布,已并向社会大众募捐对老兵的爱心款,让这些为国家民族流过血、扛过枪的老战士能安享晚年,让他们感受到社会的温暖。许多老兵在见到寻访者或接受社会的捐助时,欣喜异常,热泪盈眶,一再感谢共产党、感谢政府。

  “为国家和民族利益牺牲奉献者,永远不会被忘记,以民族和国家大义为重者,就会得到肯定和褒奖。”愿远征军烈士得安息,健在老兵享天年!

  老兵的寻访还在继续……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从岳阳连云完小走出的中央党史研究员
下一篇:台儿庄战役乐山籍烈士吴尚钧亲人被找到

责任编辑:李娟
最后更新:2019-05-20 16:43:48

通讯员稿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