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日寇暴行惨案实录山东惨案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济阳惨案

添加时间:2019-05-15 10:00:18 来源:山东抗日战争纪念馆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济阳惨案(1937年10月16日—11月21日)

  济阳县城位于山东济南东北45公里处,东、西两面濒临黄河,像一面屏障横亘于济南的东北面,素有济南“北门锁钥”之称,战略位置非常重要。济阳县城当时是一座面积约1平方公里的方城,四周有高6米、顶宽3米的城墙,城墙外有宽4米、深3米的护城壕,有东、西、南三门和东、南两关,居民3300多人。1937年七七事变后,北平、天津相继陷落。日军占领平津后沿津浦路南下,于9月30日入侵山东。济阳便成为日军侵占济南之前的争夺重点。

  1937年10月16日(农历九月十三)上午,日军两架飞机在济阳县城低空盘旋,投下了4枚炸弹。此后,日军几乎每天都对县城进行轰炸袭扰。10月31日,济阳县城逢大集,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上午9点左右,日军出动两架飞机,向密集的人群投下了8枚炸弹,顿时声响如雷,硝烟弥漫,破瓦腾空,血肉飞溅。赶集的男女老幼,东跑西颠,各处躲藏,哭叫连天。这次轰炸共造成11人被当场炸死,4人受重伤,21间房屋被炸毁。赵洪道一家有4人被炸死:12岁的妹妹和4岁的弟弟被炸得四肢迸飞,只剩下了头颅;年仅6个多月的小妹妹在母亲怀里被炸死,肠子拖在了地上;母亲被炸死,其中一条腿被炸飞,血肉竟溅到了80多米以外的高家牌坊上。赵洪道刚结婚一个多月的妻子张乐芝身受重伤,被炸塌的房屋压住半截身子,在血泊里哀嚎,呼人救命。赵洪道因正离家外出,幸免于难。空袭后,济阳县城内人心惶惶,学校停课,店铺关门,居民大都白天出去躲避,晚上回家。机关、商店等都挖防空洞,每户居民几乎都挖了地窖。

  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兼第三集团军总司令韩复榘,在日军重兵压境、济南受到严重威胁时,不得不考虑济南“北门锁钥”的得失。当时,济阳县军政人员只有200余人和1800多名壮丁,枪支弹药不足,战斗力不强。韩复榘将其卫队旅第一团调至济阳,在城北尹家、郭家、斜庄、董家道口、戴家一带布防。

  11月13日上午,日军纠集百余辆汽车、装甲车,兵分两路,一路经商河,一路从惠民穿过仁凤、曲堤,沿黄河大堤向济阳县城合击。日军到达郭家村,受到早已埋伏在此的卫队旅第一团的伏击。日军留下一部分兵力与第一团交战,其余兵力继续朝县城方向推进,于上午11点左右包围了济阳县城。日军炮击魁星楼,第一团守军还击,战斗全面打响。日军以装甲车为掩体,以强大火力猛烈攻城。城内守军奋勇抵抗,固守县城。下午4点左右,日军又从商河调来30多辆汽车、装甲车,在西门外左右两侧设了两条埋伏线,设重机枪8挺,掷弹筒、轻机枪若干。此时,4架日军飞机绕城低空轰炸,日军趁机从东、北、南三面越过城壕,竖上云梯,爬上城墙,用交织的火力网将1800多名壮丁和200多名逃难百姓逼出西门,赶进设好的伏击圈里,然后疯狂地用大炮轰、机枪射。不到半小时,两千余众,百不剩一。据目击者杨成祖说:“那时西门外的一片空旷地带,叠尸成层,摆了二三里地长。”日军下令不准收尸,谁若违犯就地枪决。直到日军撤走后,逃难归来的居民才自动组织起来,掩埋残尸。经过40多天的风化、日晒、兽啃,绝大多数尸体已辨认不出面目,只好集体掩埋。其情景骇人听闻,惨不忍睹。

  济阳县城沦陷后,日军指挥官下达了七天之内杀光全城百姓的命令。从11月14日开始,日军分为若干伙进行搜捕,凡是搜出的人,不分男女老幼,斩尽杀绝。11月14日上午,日军抓到四五十名居民并集中到一起,逼迫他们搬死尸、打扫街道和日军住所。有一位老人因听不懂日语干错了活,被日军当场用刺刀捅死。傍晚,日军又把他们捆绑起来,押至南门外黄河大堤下,并排在一起,迎面支上机枪。随着一声令下,机枪一阵扫射,他们一个个都倒在了血泊中。刘善远当时受伤后被压在尸体下,佯死未动,躲过了一劫。日军走后,他深夜连忙逃走,成为这次屠杀中唯一的幸存者。下午2点左右,日军从路可让家的地窖里搜出他的两个十几岁的儿子,并将他们的衣服剥光,捆在大门前的枣树上,让狼狗撕咬。两个孩子被撕咬得鲜血淋漓,发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不久就被咬死了,血肉模糊,肠子、心肝挂在尸外,血淋淋的脑袋耷拉着。日军还在文庙一带一次就打死了10多人,在南门外的黄河大堤下杀死了13人,在马家湾南崖活埋了30多人。

  闯进南关的日军逐门逐户地搜查,每到一家,先翻箱倒柜,无处不搜。家具砸的砸,烧的烧;看见男人,远的用枪打,近的用刀捅;抓住妇女,任意污辱、杀害。日军从王庆堂家的地窖里搜出3名妇女,奸污后又将她们杀害,并用刺刀挑开一孕妇的肚子,取出胎儿,围观取笑。日军还剁下了这3具女尸的双脚,用刺刀挑起来,在大街上举着狂喊:“中国女人的脚,顶小!顶小!”日军在刘振生家的地窖里搜出12人,当即就在窖口周围将他们全部杀死,还将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挂在窗台上。日军发现杨其基家的地窖里有人躲藏,先是用机枪扫射,然后又扔进手雷,当场炸死5人。日军发现任传恩家的地窖里藏有6人,连续向地窖内打了几十枪,当即打死3人。任传恩的嫂子身中3弹,伤势很重。日军撤走后,任传恩背起嫂子想逃命,嫂子疼痛难忍,哭着对他说:“兄弟,我不行了,你自己快逃命吧!”任传恩就放下嫂子,赶紧逃了出去。几天后,任传恩偷偷地回家,钻进地窖发现嫂子早已死了。

  南关居民洪乃德当时在街上开了个铁器铺。日军砸开大门后,就将洪乃德捆绑起来,吊在柱子上,随即逼问:“你的妻哪里的有?”他的父亲从后院跑出来敬烟求情:“他的妻回娘家去了!”日军放下洪乃德,将他踢倒在地,并用刺刀尖将绳子头捅进他的嘴里。洪乃德的腮部被捅穿,鲜血直流。日军误以为洪乃德已死,又逼其父搬着铁炉子跟他们走。日军走后,洪乃德的奶奶出来为他解开绳子,并扶到后院的夹墙里藏了五天。洪乃德后深夜逃出,残废至今。他的父亲此后也杳无音讯、生死不明。仅11月14日这一天,南关就有40多名无辜百姓惨遭杀害,金星庙附近躺着几十具不知来历的百姓尸体。

  日军在南关如此残暴,在东关更加恶毒,一天之内就用凌迟、砍头、刀捅、火烧、木杠砸、汽车拖、剁碎身骨等凶残手段,杀害了47人。日军将邓奎洁抓住后捆绑在树上,用刀一块一块地往下割肉。邓奎洁疼痛难忍,哭喊呼救。邻居80岁的老汉邓学河闻讯,拄着拐杖前来求情,日军不予理睬,仍是继续往下割肉。邓学河气愤至极,扑上前去拼命夺刀,被日军用刀捅进了脖子,鲜血直冒,呼吸渐停,含恨而死。邓奎洁也被日军凌刀活活割死。日军将周连芬的叔叔周景远搜出后捆绑起来,摁倒在地上,将其一刀一刀地剁碎。其父周景奎则被日军砍下了头颅。一个名叫杨存礼的不足十岁小孩,被日军绑在树上,用刺刀挑破肚膛折磨而死。马某未出嫁的女儿,被日军轮奸后含恨跳井自杀。

  济阳惨案距今已有70多年了,而今健在的一些目击者、受害者回忆起济阳惨案的情景,仍心有余悸。据史料记载和这次调查,11月13日,日军杀害2000余人。11月14至21日,杀害百姓402人,重伤19人,奸淫妇女102人,烧毁房屋550余间。济阳惨案使上百个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生产力遭到极大破坏,经济全面崩溃,为济阳县经济社会发展产生了无法估量的严重影响。

原文地址:http://www.sdkrzzjng.com/rjbx/ttze/201505/t20150525_12438797.htm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日寇在山东犯下五大罪行
下一篇:金乡惨案

责任编辑:徐为
最后更新:2019-05-15 10:02:16

山东惨案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