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英雄名录各省抗战老兵名录浙江抗战老兵名录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任根德

添加时间:2019-04-15 16:09:17 来源:东论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姓 名:任根德

  农历生日:1921年10月28日(九月廿八)

  民 族:汉

  部队番号:194师1127团

  长官与战友信息:第十集团军第194师,师长陈德法,86军军长莫与硕

  从军经历:

  1921年农历九月廿八任老出生在上海沪淞区,家里房屋在1932年“一二八”沪淞抗战中被战火烧毁,其爷爷再建的新家园在1937年8月沪淞会战中再次被毁,爷爷心急上火,死于去嘉兴亲家避难途中。后任老一家搬到宁波镇海老家居住。

  时宁波守军为陈德法为师长的194师(下有1125、1126、1127团),另有防守镇海炮台的宁波防卫司令部。1940年初夏,194师招战时文工团,家仇国恨涌上心头,正在上学的任根德立即报名参军。7月1日正式到194师1127团政治部报到,7月17日日军从镇海小港登陆,欲攻陷宁波,第一次宁波保卫战打响。还没发下军装的任根德就直接参战了,因为没接受过军事训练加上又是本地人又讲宁波方言,师长要求他到卫生队服务,为伤病员担担架的民夫开具路条。

  1937年,“八·一三”事变爆发,任家在上海经营了40多年的渔业生意被战火烧毁,愤恨不已的任根德爷爷在逃亡路上过世。同年,日军在金山卫登陆,任根德舅舅在嘉兴平湖兼营的邮政代办所被日军查封,舅舅一家六口全部遇难。这两件事,对任根德产生极大的影响,从此他一心想着杀敌报仇。

  这一年,任根德回到家乡镇海,在这里结识了六七十个青年,组成“抗日宣传队”,向乡民宣传“抗日救亡”。

  1940年6月,任根德报名参军,被招入国民革命军第194师,任职同准尉司书,做了军队文书。任根德说,当时194师师长陈德法了解到他“走路快”特长后,才招录了他。

  7月1日,任根德到194师政治部报到。令他没想到的是,7月17日,他这个新兵蛋子就遇上了一场恶战——戚家山保卫战。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上海、广州等沿海各大港口相继沦陷,镇海口成为外援物资重要输入口岸,镇海也就成了日军觊觎之地。日军早想占领镇海,但苦于战线拉得太长,兵力不足,所以迟迟未能进犯,直至1940年。

  这一年7月初,日舰在镇海口频繁活动。17日凌晨2时,日军500人从青峙老鼠山登陆。在飞机掩护下,一路从沿海抵达小港,强占金鸡山、戚家山制高点。10时,后续部队在黄瓦跟登陆,午间进抵江南道头。傍晚,又有日军约400人,在招宝山紫竹林、后海塘登陆,进入城区。

  “日军登陆了,你们到卫生队去,明天我们反攻,肯定有很多伤兵。”师长陈德法对任根德说。

  18日,守军194师所辖3个团各自奔赴前线,围阻日军侵犯。19日,原驻上虞县五夫、百官等地抗日部队16师48团急行军前来增援。18、19、20日三天,守军与日军围绕戚家山展开反复争夺。至20日,抗日部队已占领戚家山8个山头(共12个)。值得一提的是,抗日部队还打下一架飞机。19日,日军为阻止抗日增援部队,派出飞机低空轰炸。青峙岭驻军一营三连连长张宣不禁怒火中烧,不顾上司“轻武器不准对敌机射击”的禁令,命令全连齐发枪弹,居然打下一架飞机,令前线士气为之大振。

  21日是戚家山保卫战最惨烈的一日,敌我军队围绕戚家山,自上午8时至下午4时,白刃搏斗达7次,抗日部队阵地失而复得4次。下午4时以后,日军因遭遇连续冲杀,伤亡惨重,放弃戚家山,逃亡金鸡山。22时后,抗日部队相继收复小港、金鸡山、泥湾、江南道头。次日凌晨,镇海县城光复。

  这场战役打了5天5夜,双方战斗残酷激烈,死伤较多。任根德表示,他当时负责组织村民转运伤员工作,就驻在离战场戚家山不到1公里的高河塘。刚开始,抬运伤员的民夫比较难找,后来在地下党组织和爱国老人唐爱陆的支持下,渐渐有了民夫来抬伤兵。而随着战事的好转,抬运伤兵的民夫已不是问题,至21日,甚至有胆大的民夫抢抬伤员。

  此役,毙、伤日军近千人,击落敌机一架,是镇海抗日史上的辉煌一页。然而,抗日部队伤亡也较多,官佐和士兵共伤亡千余人。

  22日早晨打扫战场,任根德在戚家山营垒围墙下看到21位烈士遗体,在他们的旁边,由48团政工人员在一面门板上写的悼词:“英勇的弟兄们!你们的血肉,已筑成新的长城。可以瞑目了,安息吧!”

  细诉:抗日战争宁波的国民革命军守军

  1938年春,国民革命军独立第三十七旅参加淞沪战争后返甬驻防,改编第十集团军第194师,师长陈德法,兵员4000余名,辖1125、1126、1127三个团,驻镇海江南江北及慈东、鄞东。直至1941年4月19日镇海沦陷时撤离。

  1940年7月17日,国民革命军第十六师(番号玉门)48团自上虞启程赴镇海参战,由团长罗鹏瀛率领。至7月22日日军退败而撤离镇海。

  1940年冬,国民革命军暂编三十四师一个团驻镇海。并参于1941年4月19日对日作战,镇海沦陷后撤离。

  第一次宁波保卫战

  1940年7月初,镇海口外日舰活动频繁。7月15日下午4时,日军汽艇六七艘,突袭穿山,国民党194师1127团二营奉命抗击,击伤日舰两艘。16日凌晨,日舰鱼贯编队呈S形全速前进,驶经距要塞炮台约2000米处时,所有大炮一阵速射后迅速驶离,再让后面的日舰冲上来,这样轮番交替射击达400发之多。

  要塞炮台守军猛烈还击,由于日舰高速行驶中开炮,命中很少。天亮后,日舰退往外海,12架日机向各炮台投弹80余枚。遭日军炮击轰炸,我威远炮台1门大炮损坏不能射击,中弹较多的宏远炮台3门大炮均有小损,影响正常发射。清凉山顶探照灯台被炸毁。

  这天,在龙山、 浦、穿山海面,各自停泊的三四艘日舰不时向岸上开炮,声东击西,牵制当地驻军。另有日舰数艘,驶至象山港,佯攻大嵩、横山渡一带,1127团三营严阵以待,日舰当晚撤向外海。

  17日凌晨2时许,镇海口外日舰再度向要塞炮台猛烈轰击,在炮声掩蔽下,日本海军陆战队约500人乘装甲艇在算山齐毛贝村后老鼠山(今原油码头内)偷袭登陆。登陆后兵分两路,一路经清凉山、蒋家、沙头到笠山,袭击要塞炮台;一路从青峙、李隘、林唐、经青峙岭到小港,抢占金鸡山、戚家山制高点。10时许,后续部队在黄瓦跟登陆,午间进抵江南道头。驻守在要塞炮台和青峙、小港等地的宁波防守司令部守备团仓促应战,损失惨重,不支撤至孔墅岭、王家溪口等地。午后,日军在城区大道头登陆;傍晚,又有日军约400人在招宝山紫竹林、石道头登陆,一路登上招宝山,大部分入城区。火速增援戚家山17日上午,我爱国官兵从各地增援前线。8时许,驻宝幢一带的1127团一营各连,急行军分别越过布阵岭、孔墅岭。次日凌晨,194师师长陈德法率师部抵达孔墅岭,设立指挥所。1126团3个营,从保国寺、汶溪等地出发,15时前后过灵桥,天黑后到达衙前、陈山、高河塘一线。1125团1个营从河头市等地出发,天黑后到达虹桥、石塘下一线。驻奉化西坞的抗卫三纵八团两个连,半夜赶到清水浦警戒甬江。当日,抗日部队把日军堵击在青峙、小港、江南道头和县城一隅之内。

  当时,战局重点是戚家山制高点,其两翼支撑点是小港和竺山头。于是,敌我双方以戚家山为中心展开争夺战。

  20时前后到达陈山的1126团连夜向戚家山之敌发起攻击,攻克竺山头西首的敌占小山头1个(今港区自来水厂)。入夜后,我军再夺回两个山头。如此夜攻日守,3天夺回山头五六个,控制了戚家山的西半部。部队此时伤亡减员近半。

  17日晚,1127团二营从穿山、新碶头出发,18日攻占青峙后,入夜挑选百余名精壮士兵强攻小港。日军沿小浃江西岸固守,机枪火力严密封锁,我军数次进攻未能得手。此时我军侧翼攻占了东岸的黄瓦跟、新碶和小港街东岸若干民房,逼近小港镇,缩小了对日军的包围圈。

  19日中午,我军攻克青峙岭后,乘胜向小港挺进。为阻止增援部队通过青峙岭,日机掠着山头低飞,来回疯狂扫射。当地驻军一营三连连长忍无可忍,不顾“轻武器不准对敌机射击”禁令,命令全连步枪、机枪对敌机射击。不久,一架日机飞进射击有效范围,驻军众枪齐发,日机中枪坠于四顾山下。此后日机再也不敢掠地低飞了。

  16师代号“玉门”,原驻上虞五夫、百官等地。日军登陆后,16师奉命令48团急行军开赴宁波。该团于18日9时抵达江东和丰纱厂一带。19日10时,46团、47团相继到达段塘、石碶、青林渡等地。14时,48团奉命归陈德法指挥,并限黄昏前接防1126团的戚家山、陈山、衙前阵地。23时30分,二营接防戚家山阵地,三营接防衙前、东山阵地,一营于20日4时到达陈山,为团预备队。

  正在我爱国官兵组织全面反攻之际,驻在奉化江口、负责镇海与宁波作战的86军军长莫与硕,接到定海县县长苏本善报告:“金塘洋面集结有日舰43艘,内航空母舰1艘。”莫判断认为:“日军牵制我军于镇海口,而其主力可能在龙山或穿山登陆,迂回包围我在镇海口作战的主力。”21日晨,莫与硕下达命令:“194师除以必要部队与敌保持接触外,主力应转战至灵峰山、龙山(今北仑小港镇钟家桥)。16师48团限21日夜撤回宁波,归还建制。”陈德法接到命令后据理力争:“敌军主力尚未登陆,正好肃清残敌,以利今后作战。48团在戚家山正与日军鏖战,一时难以撤下。”莫与硕只好同意“继续作战”。一场悲壮争夺战戚家山自西向东,共有大小山头十一二个。20日,我军已占有大岭、送婆岭一带的七八个山头,最高的104高地上的重机枪火力,已能打到甬江沿岸大、小道头一带,对日军构成严重威胁。日军为拔掉这颗“钉子”,于21日晨集中兵力发起强攻,敌我双方展开戚家山争夺战,自上午8时至下午4时,敌我白刃肉搏7次,我军阵地失而复得三四次,战斗极为悲惨壮烈。

  21日晨,日舰数艘炮击戚家山西部,日机接着轰炸扫射,稍后,日军重迫击炮集中轰击戚家山我军阵地,阵地工事大多被毁。8时许,日军七八百人,从沙蟹冷、泥湾、江南道头等处,向戚家山二营阵地猛攻。9时半后,阵地大部分失守,四连官兵伤亡过半,代连长叶自强阵亡。六连连长李彝伦和排长李培中、张顺清、杨志江均负重伤,全连仅存士兵9名,坚守阵地一角。不久,一营副营长谭南湘率一连击溃立足未稳之敌。战斗中,一连连长唐义章、排长姜鼎文阵亡,排长何文卿、杨惠根负重伤,士兵伤亡70余名。

  午间,日军增援三四百人再次猛烈反扑,戚家山我军大部分阵地又告失守,一连仅存杨忠兴率兵3名坚守阵地。48团罗鹏瀛团长即命令一营营长缪楚衍率二连、三连和机枪连进行反扑。抗日官兵冒着日军凶猛火力前仆后继,冲入敌军阵地拼刺刀肉搏,将日军打退,收复了原阵地。这时48团因伤亡过多,战斗力已大为减弱,而泥湾山下日军似在纠集兵力再图进攻。罗团长为确保戚家山争夺战的胜利,请求调兵增援。陈德法即令1126团三营归罗团长指挥,接防48团三营的衙前、东山阵地。15时左右,三营到达戚家山,一营官兵即向戚家山右营垒的待援残敌发起攻击。战斗中,三连连长曹连保阵亡,二连连长刘钧三次负伤不下火线。16时后,日军因伤亡惨重,放弃戚家山,逃往金鸡山。22时后,抗日部队相继收复小港、金鸡山、泥湾、江南道头。次日凌晨,镇海县城光复。

  日军逃窜时极为狼狈。22日拂晓,48团搜索部队进入江南道头谢公兴大屋,日军临时指挥所内尚遗有“武运长久”军旗一面,来不及吃完的饭团两大堆,以及上好子弹的机枪弹夹、急救包等,可见日军撤退时的仓促。

  保卫战中的军民情深

  1940年7月17日凌晨,日军在老鼠山偷袭登陆,占领青峙、小港等地,1121团奉命阻击。

  傍晚,发生了士兵开枪抓民夫抬伤兵事件,师长陈德法命令1127团卫生队在东岗碶开设伤兵包扎所,团政治指导室配合做好伤兵转运工作,并指示:最好能找到小港镇镇长唐爱陆,请他帮忙协助。

  第二天,唐爱陆来到东岗碶普庆寺,双方商定:抬运伤兵需要的民夫尽可能找保长协调,不要擅自拉夫抓人;当地保长要尽快点派人,不得躲避、推托、拖延。此外,出工民夫工钱,凭军队证明,由各乡、镇长负责支付。

  唐爱陆还允诺,他会向各乡乡长传达这一信息,并做好解释说明工作。当时在五乡碶设有伤兵转运站,伤兵下来,一般经长山桥、东岗碶、下邵到五乡碶。能走的走,不能走的抬,到五乡下船,用小汽船拖到宁波。

  18日午后起,长山桥、东岗碶、下邵到五乡等地的凉亭下、桥头旁、大路口,摆有茶水摊,供伤兵民夫饮用。以后,不时传来前线打胜仗的好消息,后方群众支援前线的积极性空前高涨,茶水摊越摆越多,还出现了给伤兵送饭、喂饭的事。随着战斗的持续,找寻民夫已不是难事,7月21日戚家山肉搏战那天,胆大的民夫直接赶赴距戚家山不远的高河塘抢运伤员。

  21日下午,戚家山肉搏战,伤员越来越多,卫生队救护兵所带的纱布、绷带、止血药越来越少,不少伤员只能把衣服撕开作简单包扎,经过走动抬运,有的还是出血不止。对此,护送的士兵不得不向老百姓讨旧衣服来包扎,但是许多百姓送来的大多是洗净的被夹里布,胆大的还主动帮忙包扎。

  7月22日清晨,江南、江北残敌已全部肃清,特别是江北城区,在招宝山消灭最后一名侵略军后,1125团团部也进驻城内,镇海军民在取得振奋人心的胜利时刻,工商团体及城区老百姓送来了刚宰好还有热气的白猪肉,为五昼夜没有吃好睡足的战士们改善了伙食。

  任老回忆:

  一、颜怀信烈士

  浙江省主席黄绍竑在抗战期间成立了地方保安团,共七个纵队。其中七纵演变为暂编34师 ,记不起师长姓名,记得陈兼夫为副师长兼1团团长。

  颜怀信时为暂编34师1团3营营长,牺牲在宁波第二次保卫战,时间是1941年4月19日下午3时,地点镇海骆驼镇妙胜寺(原属贵泗)。颜营长为浙江温岭镇海乡人,牺牲时女儿颜如筠年仅4岁,后颜如筠在烈士遗属学校读书,考上浙医大(前身),分配到富阳医院。

  第二次宁波保卫战暂编34师牺牲了二位营长,另一位是1团1营营长,名字想不起来,是诸暨人,牺牲在镇海招宝山安远炮台附近,时间4月18日中午。

  颜怀信(1910-1941.4.19)温岭县镇海乡东风村人。1927年毕业于杭州安定中学,次年考入河南巩县陆军军官学校,毕业后历任国民革命军排、连、营长。曾参加八一三淞沪抗战,后任暂编第三十四师一团三营营长,

  1940年冬驻防镇海。1941年4月19日晨,日军犯镇海,怀信率部凭招宝山奋勇抗击,后敌从后海塘登陆,颜部前后受敌。激战至上午九时,以寡不敌众,撤离县城。从涨监契突围,收集残部,重新布防于贵驷桥妙胜市一带。下午,日军凭飞机助战,分道进犯。怀信率部凭中大河奋战抗击。下午5时许,在妙胜寺后竹林中指挥作战时,被敌机机枪扫射击伤,终因伤重殉国。入夜后,遗体由部下寻获收殓,寄柩于慈溪普济寺。

  1947年3月迁原籍安葬。1950年由当地人民政府以“为国争光”匾额一方赠与烈士家属。1989年5月15日,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政部颁布浙烈字第036677号革命烈士证书,现存镇海口海防历史纪念馆。

  二、第二次宁波保卫战日军攻打宁波时间线路及离开部队经历

  1941年4月19日,日军沿镇海贵泗镇(现属骆驼镇)妙胜寺、团桥、压赛堰向宁波市区前行,20日早上到达江北湾头,利用橡皮艇渡江到达华美医院。当时1127团部在张斌桥,其中2营营长为周丞,得知日军进入市区并想包抄194师,194师迅速撤离,任老随着1127团部马上撤离,最后194师撤退到奉化(四明山区的箭岭)。

  任老最后一次见到陈德法师长是在21日,陈师长在抗岭大桥上与大家挥手。任老部队最后是驻扎在四明山,因为有人说任老亲近共产党,任老感觉部队呆不住,就在端午节刚过的农历五月初六那天离开部队,随身带了农民朋友送了七个粽子。到达芝林时不敢联系保长,就在甲长孙旺水家住了7天,之后一路打听日军驻扎情况绕行回到镇海骆驼的家。

原文地址:https://bbs.cnool.net/558074.html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徐志总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叶子

浙江抗战老兵名录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