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黄埔军校黄埔校史黄埔档案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武冈黄埔军校第二分校点滴

添加时间:2019-03-25 10:26:53 来源:湖南省文史研究馆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武冈黄埔军校第二分校点滴

  武冈黄埔军校第二分校,其正式名称应该“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二分校”。其前身是“武汉分校”。

  1936年元月,因国民党部队下级干部亟需提高素质,重新恢复了武汉分校,校址设立在武汉南湖。复校后的第一任主任是国民党陆军中将刘绍先(河北大名县人,原名刘培堂,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八期步兵科毕业),当时分校主要以短期培训在职军官和军士,抗战前夕,国民党进行整军,把整编师的军官和军士调来训练,此时在分校设有一个军官总队(总队长周磐将军)与一个军士总队(总队长张言传将军),人数达2000余人。

  一、李明灏接掌分校主任

  1937年7月7日,发生卢沟桥事变。远在武汉分校军士们得到消息群情激奋,9日早晨,这一天正是国民革命军出师北伐的纪念日,在纪念大会上,作为政训科的负责人刘公武(上校)在大会上发言,阐述了北伐的历史意义,赞颂了卢沟桥英勇抗日的壮举,号召中华儿女奔赴战场,挽救国家危亡。

  刘公武的话刚落音,时任分校主任的刘绍先立即走到台前,恣意地说:“这是地方常发生的事,不足为怪,很快就要解决的。”还说,一些原留住平津不为国民党政府所容纳的旧军官,都投奔到“满洲国”去了等等,他的话还没说完,台下就高呼口号“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口号,此起彼伏,全场怒吼。没等散会,大家纷纷组队退场。

  会后,大家对刘绍先恐日媚日的丑恶行为提出抗议,与会者具名报请蒋介石校长撤免刘绍先主任职务。为此,调成都分校的李明灏将军接任武汉分校主任一职,而刘绍先则调往西北边区辅佐朱绍良将军。

  二、武汉分校撤迁至武冈

  国民党军队战事失利,短短几个月大部分城市陷落。日军沿长江兵分两路进逼武汉,其战略目的是保障长江水路补给线。

  1938年1月4日,为形势所逼,武汉分校撤迁至湖南邵阳市,在邵阳,分校主任李明灏将军对机构进行整编,同时组织基本培训。因邵阳市的环境不适合建校,时任分校副主任周磐将军提议,分校建在武冈。因为周磐北伐担任师长时,曾在武冈一带驻过兵,他了解到当地祠堂众多,每个祠堂有大厅可做教室,有宽房可做寝室,还有餐厅等,祠堂外面有空场地正好可做操场。那里地处僻壤,生活成本相对低廉。

  3月16日,校部迁往武冈县城南陆家大院,并将其作为教官宿舍,大院紧邻着张家花园,后搬至城东部的法相岩,更名为“中央陆军学校第二分校”。第十四期(总队长周磐)、第十五期(总队长李亚芬)两总队是在武冈学习的第一批学生,人数在2000人以上。他们集中驻在武冈县城乡各祠堂。不久又招考了第十六期(总队长蓝蔚援),这些军校学生则安排驻在高沙镇。

  后来几年陆续开办了第十七期、第十八期、第十九期以及校官班和补训总队短期班。

  三、主要人事变更

  武冈分校机构众多,但最重要的莫过两个处室,一个是教育处,一个是政治部。

  因为该分校的教育分两条线,一条为军事教育,受军事委员会军训部领导;一条为政治教育,受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领导。

  1942年初,教育处长李亚芬少将离任,在第六战区司令部担任高参,于1943年病故。继任者为王檄鳖少将。

  1939年9月,政治部主任刘公武离任,担任武冈县长。因为原县长林拔萃治理不力,薛岳准备将其撤职查办,刘公武代为说情,因林本人确无劣迹,只是能力不足,改为另有安排。继任者为沈清尘少将。

  1942年8月,沈清尘少将因被指告有立场问题(亲共),处境不妙,主动提出辞职,继任者为张泰祥少将。

  1941年初,李明灏对国民党加强在校内清除异己不屑,跟共产党有千丝万缕关系的他,感到不自在,私下曾对沈清尘表示:“环境险恶,也不准备干下去了”。正好校中出了不少变故,于是写下辞呈,一心扑在地方教育去了。其位由周磐中将代理主任一职,

  1943年8月,李明灏中将接到蒋介石任命,前往重庆担任警备司令。

  周磐中将在武冈分校停办后,先到军政部第27总队担任队附,后归于宋希濂部。1950年2月在昆明被俘,1952年7月在邵阳被镇压。

  后期的军校,加大了反共力度,不少教员为此被迫离开学校。

  四、军校的学习与生活

  学生入校后,前三个月为新生教育,每月生活补助8元,第四个月起则进入正式学习阶段,生活费提高到每月12元。

  武冈分校的训练,以能刻苦耐劳、擅长野战、射击、劈刺著称,其出来的学生有一个特别标识,那就是草鞋、赤脚、小皮带(学李明灏将军)。毕业生主要分配至第九战区充当下级军官,其中最惨烈的一次牺牲就是第十六期毕业生,在湘北会战中,从牺牲的学生身上所收集的毕业证章,装了一个竹篓。

  学生入伍第一天,就是剃光头;其二就是发一个“背包”和草鞋,背包里面包个大砖头,约20多斤,三个月内“秤不离砣”,以后逐渐增加到四十六公斤。因为这四十六公斤是一个普通士兵的标配,含武器、作战工具等重量的总和。而草鞋,是纯粹用禾杆编制的鞋子,从头到尾,直到毕业都穿着草鞋。

  学生的训练也是以实战为主,不按牌理出牌。前期主要是体能训练,对恶劣环境、病痛的忍受,身体素质的提升,胆量与勇气的增加,如冬天洗冷水澡,夏天睡在太阳下,日晒雨淋不准换衣,任其自凉自干,独身夜晚去坟地放哨等等。有个别人就是在训练中承受不住而死亡。

  五、军校轶事

  军事训练,自然有其规矩,违规者体罚是常见的事,如第十七期第八队队长王国英,以最爱打人、下手最重著名,他值日一周,创下暴打一百八十多人次的记录。

  王国英的打人手法,称作“三扁担开花”,做法是:将受罚的人按在地下,用扁担侧面朝大腿下面打一下,再朝大腿上面打一下,大腿的肌肉便会凸起来;再扶正扁担朝凸起的顶峰打下去,贴实一拖,有如被利刃砍下,当场皮开肉绽。这种打法虽然吓人,但不会伤及筋骨,三五天自愈。

  虽是战争时期,二分校的医疗条件相比其他战地医院要强大很多,那时候的“奎宁丸”、“消炎片”等紧俏药品,在军校开方领药不受限制。

  因为二分校跟一个上海的花花公子谢葆生关系不错,他总有办法将药品源源不断的“走私”供给军校,他的两个儿子也在军校接受教育。

  军校生毕业时,算是最“幸福”的时候,面临即将上战场的军士们来说,趁机放纵一下,军校是不限制的。

  当时在高沙市,茶楼酒家、澡堂以及“半闭门”的妓寨,人满为患。军校当局只是提醒学员不要把旅费花光了而已。

  1944年8月,日军大举南下,衡阳、邵阳相继沦陷,奉命在冷水滩抵抗的国军七十九军军长王甲本阵亡,情形十分危急。8月5日上午,军校召集全体官兵分三路,进行疏散,其后多次转移,最后并入成都军校。

  1945年10月,日军已经投降,为了精兵简政,二分校完成了其历史使命。(作者单位:湖南省电信公司)

  参考书目:

  陈予欢《黄埔军校将帅录》、《保定军校将帅录》

  赵焱森《华容之子》

  黄自荣、邱少华《武冈黄埔情》

  沈建中《沈沛霖回忆录》

  张赣萍《弹雨余生录》等

原文地址:http://www.changsha0731.cn/wssy/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2&id=351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宪警班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徐为
最后更新:2019-03-25 10:31:38

黄埔档案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