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英雄名录各省抗战老兵名录上海抗战老兵名录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上海市区)杨静先

添加时间:2019-03-14 14:26:53 来源:我们爱老兵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采访人员及时间:鱼羊,老傅,2014年6月)

  姓名及出生年月:杨静先(后改名:杨正强),男,1925年7月3日

  部队番号:新六军军部,新22师

  地址:上海闵行区畹町路

  以下为杨老的外孙在杨老身体硬朗时候,所录的两段音频,下面材料据此整理。每段音频都在25到26分钟。内容为按杨老口述原意整理,无主观添加

  驻印军下辖孙立人的新一军,廖耀湘的新六军,先有的(新)22师,而后才扩编成立的新六军,新22师师长廖耀湘,后升任军长 new sixth army。杨老先被分配到新22师学生队,后来就直属于军部,学生队先进行考试,达标的学生就进入干训班,留在军部继续培训,剩下考得稍差的就分配到下属各支部队。杨老属于经过选拔考试后留在军部的一员。杨老说自己至今仍能记得干训班里很多同学的名字。干训班毕业后直接进入新六军军部。

  后来空运回国先空运到霑益(注:杨老特别提示该地名是雨字头,整理者按:现在地图就写作沾益),然后直接坐卡车到曲靖的大兵营,霑益就在曲靖的旁边。期间杨老请假到贵州遵义看母亲,请假期间日本投降,杨老假期结束后,于返回曲靖途中,行至贵阳,遇到不少新六军的人,才得知部队已开拔到湖南芷江。不久后直接从芷江空运到南京受降。此时新六军驻防南京后,杨老才被分配到新六军炮兵指挥部山炮第二营第二连任职计算员count,战场上计算员与观察员是两人一组在一线互相配合,得出数据后,电报后方炮兵。主要就是利用以前三角课程的知识。营长范循义,连长雷炳扬,副连长覃雄(整理者按:杨老详细叙述长官姓名写法)。

  到南京后杨老随部队驻扎在南京孝陵卫,此时杨老就打了报告请求复学,提出辞职复学(整理者按:杨老特别提出复员是有优厚补贴的,但杨老等不及复原,便直接提出辞职复学,并说该行为等到许多人的效仿)。部队随即开拔到达陕西bing州,花果山水帘洞这里(?),距离延安较近,直到这时杨老才获得上级批复的调令。接到调令后杨老经过南京返回浙江诸暨,杨老母亲先期从大西南的浙大辞职,已乘机返回浙江。解放后运动众多,杨老将这份调令上交。(整理者按:在事前与杨老外孙沟通时被告知,杨老复员不久后就进入上海同济大学继续学业,毕业后在铁路部门工作。)

  以下补充的杨老经历,为杨老外孙早年间,听杨老述说往事后,在其记录的日记中所载:

  杨老生于阴历1925年7月3日,1944年5月杨老在贵州遵义的浙大附中毕业。此期间国民政府向青年学生发布号召,且记得有标语“学汉班超,投笔从戎;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杀敌报国,立功异域。”在五月杨老与众多同学就报名参加学生志愿军。不久后接到通知于某地集合,并训练数月(?)后被整队带到贵阳。在贵阳兵营的半个月内,杨老与同学为了能够治好砂眼通过体检,在诊所用硫酸铜块擦洗眼皮,虽疼痛难忍,但数天后即可痊愈。随后开拔至昆明,期间当地行政长官带大家去滇池游玩,而大家作为行将赴死志愿兵,均无游玩兴致。

  当年六月底(?)接到开拔通知。接着就是出发前的体检,所有人乘坐木轮大卡车至操场列队,所有人一丝不挂,逐个经过中美军医检查身体,查验包括牙齿,皮肤病,眼睛,体格,痔疮等。其中一部分体检不合格的同学,都另外列队准备送返回乡。除此之外还有两类学生没有随队出国远征,一类是女生,第二类是家长追到昆明被家长带走的。这些未能成行的学生大多痛哭流涕。

  出发前杨老以500元卖掉了自己的手表,与几位好友聚餐。却吃坏肚子,于前往机场的某处深巷方便。。。随即追上部队。

  登机时候大卡车尾部对接机舱门口,大家逐个跳进一架双引擎飞机。飞到半途,一个引擎失去了动力,飞机倾斜,随机的美军机械师背负伞包爬出飞机修理,未成功。后幸运的返回昆明机场,重新上了一架B-29。整个换机过程也都是通过卡车对接舱门完成。起飞后,寒冷,气流带来的超失重,很痛苦。到达印度阿萨姆邦的汀江机场后,飞机由吉普引航降落。而后林中坐车穿行一个多小时,期间遇到十字路口指挥交通的美军女兵。

  到目的地后,每个人领取毛巾肥皂排队进入大帐篷淋浴,衣物全部集中烧毁,完成后从另一端的出口出来。所有人领取新的衣物以及单兵装备。每个营帐都悬挂一个煤油灯,竹制的床高出地面较多。并得到老兵告诫要提防蛇与猴子,猴子偷东西厉害。由于长期40度高温,大家常用只有3到4度的井水冲凉,而后去厨房的屋檐下避暑,待衣服干了,就又去冲凉,循环往复。每日的伙食是牛肉罐头和老南瓜烧咸鱼,很难吃。这里的米饭很好吃,但不能多吃,吃多了会胀死。

  数周后部队军车来接兵,开行数小时至火车站。途中两名同学因拉肚子没搭上火车,从此失去联系。这里的火车为窄轨,仅一米。下火车后接驳卡车抵达列多。杨老于此入列扎营,新22师辎重营骡马队营地,并派发枪械,子弹等器具。在此期间结识一名上尉军医,也是诸暨老乡。在一次牙疼病的时候该军医叫来吉普送杨老到较远处的大医院治疗。医院外观不大,但医护以及伤患极多。美军医生替杨老看过后开了几粒huang’an类药物,服用数次后痊愈。

  一周左右,接上级命令转移,一路密林,全副武装行军。林路上炮弹坑积水很深,时值雨季,浅则满脚,深则及脖颈。士兵常举枪头顶包袱行进。有人不注意就一脚陷下而淹死。大约行军两周多时间。每天夜晚睡觉都是爬到树上用绳袋把身体绑在树杈上。由于身体长期泡于水中导致皮肤溃烂。并且时刻提防各种蚊虫蚂蝗水蛭,每天都涂抹防蚊油,并吃一种预防药片。由于路途艰难,到了最后各种行装除了枪械外均被丢弃。两周后走出丛林见到河,通过一艘汽艇将所有人分批次运送过河,抵达对岸的营地。营地长官训话,大意就是各位学生不好好读书,跑到前线来打仗来做什么。不过既然来了就和普通士兵同等待遇。随后的淋浴是杨老非常难忘的幸福。

  大概又过了一周,军车运送大家去马卡英的营地。这一线走的都是前面部队追击日军的路线,这里离密支那不远。该营地是前面部队开拔后留下的,此时他们进驻。在此期间学生军迎来一场考试,科目遍及在校所学的各门如英文,数学,公民等。最后张榜公布录取前一百五六十名学生进入“学生干部训练班”。其余绝大多数人都被派往各个下属部队。在马卡英的营地生活时间较长,紧凑,乏味。不过常有美国人来放电影。或是请来缅甸的白族女孩来搭台跳舞。底下大伙嬉笑哄闹一番,会把战场上得来的戒指耳环项链等物抛于台上。

  在马卡英每天四五点就天亮了,部队很早起床,跑步,而后吃早餐,继续训练跑步,打靶等项目。中午午休约一个小时,而后继续训练。到晚饭后要在大营帐里放自习。学习内容主要是上面规定的,如《森林战》,新式武器的运用和保养等知识。某一次自习,有个学生搞来一个失效了的毒气弹,在大帐里引爆,瞬间炸开,烟气难闻得厉害,大家都逃了出去,被教官发现,没人供出嫌疑人,于是全体被抓到操场跑步,从天黑跑到天亮。

  (日记中记录趣事较多,俭省摘录,原文附图)

  后来的某一天上面传令准备开拔,汽车开到孟拱的机场,大家进驻待命。45年元月3日大家接到登机命令,登机前每人发了一身呢料制服。降落后才发现,部队抵达了云南的沾益机场。

  另:祖父杨子羽在辛亥革命爆发时,时为广济医学院学校的学生,还差不到一年就毕业。此时响应孙中山号召,入了同盟会,参加革命当了军医。

  P.S.杨老的老伴去年去世,而后杨老就此硬朗的身体便迅速垮了下来。杨老在身体尚好的时候,其外孙征询杨老意见,是否同意他去联系关爱老兵的志愿者来探访。和大多老兵考虑的情况一样,杨老顾虑较多而拒绝。现在病危在重症监护室,不能有太多交流。有幸当初杨老外孙有心的以日记形式记录了杨老一些叙述,并留有杨老部分聊天时候的回忆录音。据此确认杨老老兵身份,且顾及杨老身体状况,时间紧迫,由上海志愿者提前发放论坛制作纪念章,特此公示

  最后整理者节录几段杨老原话,未有增减一字。

  录音中的一段是杨老在看远征军纪录片,期间很骄傲的和外孙说:“很幸运我也参加了这个的。自己觉得很自豪,我不愧于这一生!”言辞间抑扬顿挫,自豪之意溢于言表。

  而后也不无遗憾的说: “关于这方面(远征军)的资料实在太少,没有真实的录下来,(现在)有很多是人演戏演出来的,不是真实的历史。”

  言谈间杨老突然说:“唉,我不知道外婆(整理者按:杨老的妻子)啊,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很想念她,我找不到...... 唉呀…… 找不到,自己的亲人也找不到……..”

原文地址:http://www.ailaobing.com.cn/archives_detail.php?id=1889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上海市区)赵乾中

责任编辑:振中
最后更新:2019-03-14 14:30:32

上海抗战老兵名录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