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英雄名录各省抗战将领名录与英勇事迹湖北抗战将领名录与英勇事迹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开国中将,令日伪闻风丧胆的“陈拐子”,胸部负伤时的弹粒去世后才从骨灰中取出

添加时间:2019-03-14 14:21:16 来源:党史博采 文/何立波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开国中将,令日伪闻风丧胆的“陈拐子”,胸部负伤时的弹粒去世后才从骨灰中取出

  陈庆先是我军著名将领,华东野战军的纵队司令员。在长期的革命生涯中,陈庆先曾任县委书记,团政委、旅长、纵队兼苏北军区司令员、江淮军区司令员、华中野战军第10纵队司令员、华东野战军第12纵队司令员、华东野战军第10兵团参谋长,建国后曾任华东野战军第23军军长、南京军事学院副院长、济南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等职。陈庆先先后参加川陕苏区反“围攻”和长征,参与领导淮南津浦路西地区的抗日斗争,率部参加淮海、渡江、上海等战役战斗,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出生入死,屡建战功,成为令敌人心有余悸的“陈拐子”。新中国建立后,陈庆先长期参与领导军事院校教育和部队军事训练工作,为培养军队高级指挥人才,加强军队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呕心沥血。陈庆先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街,曾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

  长征路上的回民独立师政委

  陈庆先1908年11月26日出生于湖北省黄陂北乡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32年11月,在表兄杜顺田的引导下,陈庆先参加了革命,任川陕苏区红4军第12师第35团1营3连副排长。在1933年2月中旬的梨树溪战斗中,陈庆先英勇冲杀,不幸中弹。由于治疗条件所限,陈庆先胸部的铁砂、弹粒无法取出,伴随着他一生。陈庆先去世后,子女们才从他的骨灰中将铁砂及弹粒取出,摆在了家中,作为永久纪念。陈庆先1933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8月任万源县军区独立营2连连长,1934年5月任中共万源县委宣传部部长,不久任中共万源县县委代理书记,1935年4月任中共阆中、梓潼县委书记。

  1935年6月,红四方面军在川西北懋功地区与中央红军会师。8月6日,中共中央决定红一、红四方面军混编组成左、右两路军共同北上,创建川陕甘苏区。时任中共卓克基特区区委书记的陈庆先随左路军行动。跨过荒无人烟的草地后,陈庆先任中共阿坝特区区委书记。1935年9月,陈庆先任中共金川省委组织部长。1936年8月中旬,红四方面军到达甘南哈达铺,陈庆先任中共甘肃省委组织部部长兼哈达铺特区区委书记、回民独立师政委。回民独立师是一支刚成立的部队,其组织管理、作风纪律等方面都存有不少问题。为改变这种状况,陈庆先带人深入基层了解情况,与少数民族干部战士谈心交心,组织部队开展以红军纪律政策为主要内容的政治教育,组织指导各基层单位建立党组织,并健全了党的工作制度,同时组织部队开展军政训练,大大提升了回民独立师的正规化和战斗力。

  哈达铺是藏民聚居区,藏民对红军还不了解。为消除隔阂,做好争取、团结藏民的工作,陈庆先要求区委和独立师全体指战员尊重藏族的风俗习惯,保护好寺庙和经堂,做好争取喇嘛的工作。他带头学说藏语,深入农牧区向藏民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政策和红军北上抗日的意义,积极组织百姓联合会、青年队、姐妹团等群众组织。他还发动部队利用作战、训练间隙,帮助藏民生产、治病,开展群众性的清洁卫生工作。在红军实际行动的感召下,广大藏民的态度有了很大转变,许多农奴纷纷要求参加红军,甚至有的头领的子女也要求参加红军,红军与当地群众建立了十分深厚的友谊。红军主力北上后,安置在当地的伤病员都得到了藏民群众的悉心照顾和保护。1936年10月,红一、二、四方面军在甘肃会宁和静宁将台堡地区胜利会师。12月,陈庆先奉命到陕西省定边县中共中央党校学习。

  抗战时期,陈庆先是令日伪军胆战心惊的“陈拐子”

  1939年7月,陈庆先奉命带领中央党校300余名干部和家属奔赴安徽,9月到达新四军江北指挥部驻地定远县大桥镇,任新四军第5支队第8团政委。1940年3月,陈庆先率部参加了著名的半塔保卫战,此战创造了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固守待援”的范例,基本清除了路东顽固派势力,有力地促进了淮南抗日根据地的迅速建立。

  1941年1月皖南事变后,陈庆先任新四军第2师第6旅第18团团长。2月至3月间,日伪军3000余人分七路向凤阳、定远、滁县等地进行大规模“扫荡”。陈庆先率第18团配合第17团和地方武装,采取伏击、偷袭和游击战等战术,袭击日伪军,成功粉碎了敌人的大“扫荡”。在攻打定远县谢家圩子的战斗中,陈庆先的左大腿被敌人子弹打断。因为缺医少药,卫生员只能用盐水给他清洗伤口,再将煮熟的南瓜敷在伤口上。伤口很快化脓长蛆,卫生员就用镊子一条一条地往外夹。伤口两个多月后才逐渐愈合,但他的左腿却短了一截。即便如此,陈庆先仍拄着拐杖指挥作战,被日伪军称为“陈拐子”。一听到“陈拐子来了”,日伪军心有余悸。“陈拐子”的名字越传越远,淮南淮北的百姓也这么叫他。

开国中将,令日伪闻风丧胆的“陈拐子”,胸部负伤时的弹粒去世后才从骨灰中取出

  1944年12月,陈庆先任新四军第2师第6旅旅长兼路西军分区司令员。盘踞在路西的国民党第171师、第10游击纵队等部经常袭扰我根据地。1945年3月,新四军决定集中第2师、第7师主力和第3师第7旅,以及南下增援皖江的第3师独立旅,在谭震林的统一指挥下,发起反顽战役。4月14日,陈庆先率第18团和巢北支队投入战斗,连续奋战6昼夜,攻克王子城、黄瞳庙、八斗岭等13处据点,歼敌3600余人,俘获敌顽团长以下官兵1300余人。此役打通和恢复了第2师与第7师之间的重要交通线,巩固了路西抗日根据地,有力地配合了路东部队对日伪军的作战。

  经过八年浴血奋战,淮南抗日根据地成为华中地区的政治和军事中心,面积达2.1万平方公里,人口330万,拥有2个专员公署和17个县级抗日民主政权。陈庆先为淮南抗日根据地的建立和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同时成为淮南根据地涌现出的一位卓越指挥员。

  鏖战华东战场的华野纵队司令

  1946年7月,国民党军大举进攻淮南根据地,陈庆先奉命率部撤出淮南,转战苏北。同年,他参加两淮保卫战后任华中野战军第10纵队司令员,后兼任苏北军区司令员,领导坚持苏北根据地斗争。期间,他曾率部灵活转战于洪泽湖水网地带大量歼敌,吸引国民党军6个师与之周旋,有力支援了山东战场。1946年10月19日,国民党军整编第74师在整编第28师第192旅的配合下,兵分三路由淮安、淮阴扑向涟水,企图攻占涟水,扫除侧翼,然后北上。陈庆先率第18团和刚归建的第16团进抵涟水以西、废黄河以南地区,担负阻援任务。23日,整编第74师在飞机和地面炮火掩护下,向涟水城发起潮水般攻击。守城的华中野战军第6师部队和第10纵队沉着应战,阻敌于城外。25日夜,陈庆先指挥第18团主动出击,偷袭戴扬庄,歼整编第74师1个加强连,其中俘70余人。30日,陈庆先又指挥第16团运动到王跳,截击为整编第74师运送物资的运输队。当日,第6旅还歼国民党军整编第28师两个营。傍晚,参战部队全线反击,国民党军慌乱不支,仓皇撤回淮阴、淮安,涟水保卫战宣告结束。此役历时14天,华中野战军共歼国民党军整编第74、整编第28师9000余人,挫败了国民党军对涟水的进攻。

  1946年10月底,第6旅与华中野战军第10纵队合并,组成第10纵队,下辖第6旅、第30旅,陈庆先任司令员,刘培善任政委。12月中旬,国民党徐州“绥靖”公署主任薛岳指挥25个半旅,分4路向苏北、鲁南解放区进犯。山东野战军、华中野战军发起宿(迁)北战役,迎击国民党军。第10纵队和华中野战军第6、第7师各1个旅在涟水地区组织防御。第二次涟水保卫战打得十分艰苦,守城部队血战13个昼夜,伤亡4000人,毙伤国民党军4000余人。此战,第10纵队和其他守城部队虽然付出了沉重代价,但迟滞了整编第74师的行动,配合了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主力在宿北战役中全歼敌整编第69师。

  1947年,华中野战军和山东野战军合编为华东野战军,陈庆先任华东野战军第12纵队兼苏北军区司令员。1948年3月,为策应刘邓大军在大别山作战,陈庆先率领第12纵队第34旅进入淮南,然后直插六合县竹镇一带,直接威胁到国民党统治中心南京。蒋介石派精锐之师第25军、第7军第172师、整编第63师以及交警总队16个团前来“围剿”,企图把“陈拐子”赶出去。很快,陈庆先一个旅三个团被他们压得回旋余地越来越小,经常是一日三次遭遇战。南京电台隔上两三天就播放一条“陈拐子”被围被俘的消息。为牵制敌人,减轻刘邓大军的压力,陈庆先的两个团突然转移到铁路以西、跳到敌军的后方,敌7个团马上掉头追过去。可陈庆先带领一个团还在圈内,立即攻占据点。敌人9个团又围过去。陈庆先将部队化整为零,自己只率1个连、1部电台,继续与敌军周旋。国民党重兵一路追击,到处扑空,折腾一个多月,精疲力竭,只得收兵回撤。而南京方面已经广播了上百次的已经包围、俘虏的“陈拐子”,依旧活跃在六合县一带。

开国中将,令日伪闻风丧胆的“陈拐子”,胸部负伤时的弹粒去世后才从骨灰中取出

  1949年5月初,渡江战役进入第三阶段。总前委根据战局发展,令第三野战军集中第9、第10兵团及第8兵团一部攻取上海。5月10日,三野司令部下达了淞沪战役作战命令,第10兵团当即召开作战会议。10兵团参谋长陈庆先在会议上首先分析了敌人态势和任务。他说:“我们必须首先以兵团主力攻占吴淞、宝山,封锁黄浦江口,阻截敌之出口船只,其余兵力则分割歼灭昆山、安亭镇、太仓、嘉定地区之敌,尔后控制该阵地待命,协同第9兵团会攻上海。”陈庆先与29军军长胡炳云话别时,关切地说:“你们军的位置在上海外围的最北端,又紧挨长江,不利因素较多,而且浏河、狮子林、月浦等地历来都是最残酷的战场,请你密切组织,注意配合,尤其要防止敌集团子母堡的阻击。不过,有你们当年在苏中七战七捷时打出来的威风,我相信第29军会再立新功的。”果然,在第一天的战斗中,胡炳云率29军冒雨攻击,只用了3个小时便将敌人打得落花流水。我军犹如下山猛虎,迅速前进30多公里。第28军和第26军也分别占领嘉定和南翔一线。

  随着战斗向纵深发展,第三野战军司令部下达了《淞沪作战的战术指示》,要求各部队加强战场侦察,查明敌情,按照对永久筑城地带攻击的战术原则,慎重周密地组织战斗。陈庆先迅速拟出调整后的攻击部署:以第29军集中兵力攻取月浦之地堡群,第28军主力攻取刘行,并调第33军的第98师配属第28军作战,第99师配属第29军作战,又令第29军的主力第85师由苏州驻防归建。第10兵团经过重新部署后,于18日占领预定攻击目标。19日上午,叶飞、韦国清、陈庆先等参加三野司令部召集的军事会议,决定尽快攻城。回到兵团部后,陈庆先迅速贯彻野司指示精神,立即进行部署。23日夜,第10兵团发起总攻。第29军再次一马当先,当夜攻占了月浦南郊高地,第28军逼近吴淞,并对吴淞码头进行炮击,第26军攻占大场、江湾。27日下午,第10兵团各部在吴淞口岸胜利会合,历时半个月的上海战役宣告结束。这是中央军委和三野正确领导以及广大指战员浴血奋战的结果,其中也包含了陈庆先的特殊贡献。

  建国初期,陈庆先是南京军事学院院长刘伯承的得力副手

  1950年1月,陈庆先任第23军军长。1950年12月,陈庆先进入南京军事学院高级系学习,并被任命为战役战术教授会主任。教授会有200多名教员,大部分是留用的原国民党陆军大学的教员,部分是国民党军起义的高级将领,文化程度高。陈庆先虽有在延安中央党校学习军事、文化的基础,但仍感到摆在他面前的任务异常艰巨。院长刘伯承对陈庆先说:“庆先同志,你要多看书,勤学习才是,‘师高弟子强嘛’。”他还说,“领导教学的人要先学习,学几年头发要白几根,才是真正下了功夫。”随后他送给陈庆先8本古今中外书籍,要他好好读书,做好教学工作。陈庆先按刘伯承院长的要求,刻苦钻研,对教材内容自己先学习领会再指导、检查,并为教员们写出评语。陈庆先在军事学院工作10年,从战役战术教授会副主任、主任到训练部部长、教育长至主管教学、训练的副院长,边工作边学习。学院每年都有寒暑假,陈庆先却从未休过假。在任训练部长时,他还是函授系学员。他感叹地说:“战争年代环境差,没有条件学习,现在给了我们这么好的机会,一定要努力。”陈庆先白天工作,晚上抽空钻研军事课程。功夫不负有心人,在1958年的考试中,陈庆先19门功课全部是“5”分(5分制),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军事学院。

开国中将,令日伪闻风丧胆的“陈拐子”,胸部负伤时的弹粒去世后才从骨灰中取出

  ◆陈庆先(左三)与军事学院领导合影。

  南京军事学院苏军顾问团有30多名顾问,总顾问罗哈林斯基中将是苏联军事学院院长。陈庆先与苏军顾问友好相处,每当遇到节假日或是中国传统节日、顾问们的生日,他都会按照两国人民的习俗及学院的要求,热情、诚恳,礼仪相待,或邀约他们郊游,或请他们品尝中国饭。顾问夫人及子女来南京休假时,陈庆先把他们请到家里来喝茶,一起唱中苏歌曲。顾问们每年回国休假探亲,陈庆先都要亲自到机场、车站接送。总顾问、顾问回国多年后,仍一直与陈庆先保持着书信往来,建立了良好的同志感情与友谊。

  1951年5月,在淮河安徽临淮关段的水面上,在刘伯承院长、苏军总顾问的指导下,陈庆先具体组织实施了我军第一次陆海空三军联合实战演习,获得了成功,达到了预期目的。这次演习为如何从实战出发搞好教学,探索了路子。1954年春天,陈庆先接受了在江苏句容组织部队进攻实战演习的任务。这是建院以来组织的规模最大的演习,全军都派了代表来参观学习。为搞好这次演习,陈庆先吃住在现场,从演习准备到实施,前后两个多月时间,白天参加场地演练,晚上在地图上或在沙盘上反复进行研究,最终取得成功。

开国中将,令日伪闻风丧胆的“陈拐子”,胸部负伤时的弹粒去世后才从骨灰中取出

  ◆毛泽东和陈庆先(右)在中南海。

  1954年10月,陈庆先代表军事学院到北京参加国庆5周年观礼,在怀仁堂受到了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1955年7月,陈庆先在北京怀仁堂接受了周恩来总理亲自授予的中将军衔及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56年1月,在建院5周年庆功大会上,刘伯承元帅亲自给陈庆先颁发了一等奖的奖状。1959年,时任学院副院长的陈庆先率领南京军事学院代表团到北京参加了国庆10周年观礼,接受党中央、中央军委和全国人民的检阅。

  1960年10月,陈庆先任济南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济南战区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是守卫首都北京的东大门。济南战区有1400余公里的海岸线,大小200多个岛屿,内长山列岛就像门闩一样,横亘于山东、辽东半岛之间,战略意义非常重要。1961年8月,济南军区组织了《内长山列岛坚守防御演习》,由陈庆先担任演习指挥部部长。这次演习是内长山列岛地区第一次大规模合成战役演习,也是济南军区首次大规模诸兵种合成战役战术演习。1962年5月,在军区党委领导下,陈庆先还组织指挥和导演了军区、军两级首长、机关反空袭和1个军的抗登陆战役演习。

开国中将,令日伪闻风丧胆的“陈拐子”,胸部负伤时的弹粒去世后才从骨灰中取出

  ◆陈庆先(左三)在野外演习现场。

  根据解放军总参谋部1963年作战会议精神,为坚决粉碎美蒋敌特武装袭扰阴谋,陈庆先于1963年5月主持召开了军区作战会议,要求部队提高警惕,加强战备。会后,陈庆先先后三次对沿海守备部队有重点地进行检查,指示部队官兵克服和平麻痹思想,树立“敌必来,来必歼”的决心。陈庆先在检查过程中,每到一地都要帮助部队分析敌特实施袭扰活动的特点,还对于来自海上、空中的敌特分析其兵力、登陆点,并分别向各野战军、省军区、军分区、海空军、公安部队、沿海守备区、民兵布置任务、措施和要求,强调做好情报工作,建立值班分队,加强军民联防和沿海雷达站、通观站、边防哨所的自卫能力,严防敌特突然袭击,以灵活的战术,坚决歼灭袭击、偷渡之敌。

  1968年7月,由于身患食道癌,无法正常坚持工作,经中央军委批准,陈庆先离职休养。1984年1月19日,陈庆先在济南逝世,享年76岁。

原文地址:https://www.toutiao.com/a6668069516859146765/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陆军二级上将:徐源泉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19-03-14 14:25:37

湖北抗战将领名录与英勇事迹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