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日本投降日本战犯日本战犯资料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真崎甚三郎

添加时间:2019-03-07 08:51:39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综合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真崎甚三郎,日本陆军大将,皇道派巨头,甲级战犯,1945年11月19日逮捕。第一个被国内政权关押的陆军大将。他一生历经起伏,最终死于郁郁之中,但其对于军国主义的狂热,对于忠君思想的沉迷,使其终究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架上,成为那个时期日本军官的典型形象。

  人物生平

  真崎甚三郎(1876.11.27-1956.8.31),佐贺县人,农民真崎要七长子。真崎家族世世代代经营农业。曾毕业于佐贺中学(现佐贺县立佐贺西高等学校)。1897年11月29日毕业于陆军士官学校第9期步兵科,翌年6月27日授予步兵少尉军衔。历任步兵第46联队附,对马警备队附,陆士附(区队长)。1904年2月9日陆军大学校第19期中途退学,参加日俄战争。日俄战争任步兵第46联队中队长。1906年3月20日陆大复校,1907年11月30日毕业于陆军大学校第19期(优等)。陆军省军务局出仕,军务局军事课课员,赴德国学习研究军事(1911-1914),步兵第42联队大队长,步兵第53联队附,久留米俘虏收容所长,教育总监部第2课长,陆军省军务局军事课长,近卫步兵第1联队长。1922年8月15日晋升陆军少将。步兵第1旅团长,陆军士官学校本科校长,陆士干事兼教授部长,陆士校长,第8师团长,第1师团长,台湾军司令官(九一八事变),参谋次长。1933年6月19日晋升陆军大将。军事参议官,教育总监兼军事参议官。1934年4月29日授予勋一等旭日大绶章。1936年3月10日编入预备役。1937年9月25日被东京陆军军法会议判处无罪(二二六事件审判)。1945年11月19日指定为甲级战犯嫌疑。1947年9月不起诉处理释放。1956年8月31日去世。曾获三级金鵄勋章。

  主要事件

  据说,在他幼年时,曾经亲眼目睹母亲被警察凌辱。这件事情最终导致他选择了军人道路。

  1895年,他考人陆军士官学校(简称陆士)第9期。同一期的本庄繁、阿部信行、荒木贞夫、松井石根、林仙之五人和他一样最后都成为了大将,这在陆军士官学校史上是最多的一期.这也可以看出这一期学生对后来历史的影响。在参加了日俄战争之后,真崎又考入陆军大学第18期深造,并以优异的成绩毕业.然而,军事科目优异的真崎却并没有以一个名将的面貌存留世间,而是卷人到军内和政界的政治斗争中去。这还得从他的性格说起。

  真崎出生的时代,正逢日本历史上明治维新的初期,他的成长期正是日本这个以“富国强兵”为国家方针,天皇至上为国体思想的近代国家成长的时期。此时的日本军人是国家的基础。而他出生的佐贺,其领主是肥前锅岛藩(第一任领主锅岛直茂),这片土地的武士道精神和对天皇的忠诚心都是非常强烈的,作为武士道精神精位的《叶隐》就是诞生在这个落里。而且佐贺锅岛藩作为长崎的守备要职,在军事思想,军事技术,造船技术方面都比其它藩遥遥领先。也因为这些因素,藩属对新时代的适应也快,勤皇意识的形成也快。因此担任了维新革命重要的角色。在地理和意识上都丰润的土地里成长的真崎,天皇至上的国体思想和军人思想渗入到他的骨位里是不难想象的。这也是往后的军人生涯里面真崎的武器,他引以为豪的地方,也是满足真崎优越感的地方。虽然明治维新废除了士农上商的级别制度,但是级别意识依旧根深蒂固。出生农民家庭的他,心里有种无法抹去的劣等感。这种劣等感培养了真崎的进取心和好胜的性格,但是同样因为这种劣等感让真崎变得傲慢,专横。劣等感受到了刺激,就会变得过于注重每个细节,高姿态,不能容忍与他人的妥协,执著和嫉妒心膨胀。这样的结果往往导致忽略对方或者周围的想法。1890年的秋天,真崎在陆军士官学校遇到了他‘生的“挚友”—后来的甲级战犯荒木贞夫。荒木不仅是东京人,还是御三卿中一桥家的士族,出身极其高贵。而真崎出生农民,乡土意识浓厚。本来这对人应该是对头。而且真崎性格上有缺陷,他很少有真正信任的人,但是荒木这一与他性格和出身皆不同的人居然走到一起,共同成为后来皇道派的核心,一直到死都站在同一战线。这是个多么有趣的现象啊。仔细分析,两个人在世界观却出奇的一致。他们同为天皇神圣论者,I司样推崇尚武的日本精神,也同样是个重私人情义的人。两个人思想和感性上的一致,缩紧了两个人的距离,两个人的优越感和劣等感巧妙的达成吻合。1916年,他出任教育总监属下的第2课课长。其后,先后担任了军务局军事课长、近卫步兵第1联队长、步兵第1旅团长。1923年8月真崎进入陆军士官学校担任科长。其间还曾经到欧美出差半年。1926年3月2日,他出任陆军士官学校的校长,直到1927年8月26日。在这一年多里,他在学校里向年轻人灌输天皇至上的思想。而1926年,大正天皇驾崩对于他来说是个好契机。在大正时代,军队的重要性曾经遭到质疑,军队也被裁减,社会地位下降。然而,新天皇的登基让悲观的军人们感到了希望。此间,他的天皇至上思想和教养颇深的训话感动了学生,以至于到后来他的这次做校长的经历,被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当然,他的这种教育方式培养了一批激进的军国主义分子。到后来,在二·二六兵变中担任重要角色的村中孝次,香天清贞(陆士第37期),安藤辉三,矶部浅一(陆士第38期)等等就是这期间他的学生。对真崎来说,跟这些将成为陆军军官的学生们过的时光是风平浪静的。虽然有些受到多数起义和国家改造思想影响的极端的学生,但是总体来讲在这里,没有给他施加压力的上司和竞争对象。但是,他的野心并没有得到满足。真崎加入了叫萨肥派的派别。不久,他成为该派别的核心。1927年3月,真崎晋升为中将,被派到弘前担任第8师团师团长。1929年7月,他又作为第1师团长回到东京。此时,真崎属下的第3联队长就是后来与他敌对的永田铁山,而第1联队长则是后来的头号战犯东条英机。

  派系斗争是在哪一个时代都存在的。这是权力的争夺,也是想扩大己派势力的人事斗争。当时在日本陆军内部,和真崎所在的萨肥派对立的是宇垣一成。1929年7月,宇垣从现役内阁退出,被派往朝鲜担任总督。但是他的影响力井未减退,包括继他以后担任陆军大臣的南次郎,陆军的要职大部分都由宇垣派的人来担任。萨肥派一个个被排斥并远离陆军要职,迎来了一个不幸的时代。1931年8月,已成为萨肥派中心人物的真崎,被任命为台湾军司令官,远离东京,因此宇垣成一成为他一辈子都仇视的人。

  但是风水轮流转。随着九一八事变的爆发,日本陆军人事发生了一系列变革更。12月,日本最大的政党立宪政友会为执政党的犬养毅内阁执政之后,萨肥派成功地把荒木贞夫推举为陆军大臣,踏出了势力扩张的第一步。这对于人在台湾的真崎来说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新年伊始,真崎就任参谋本部副部长,回到了东京,因为参谋总长闲院宫载仁亲王元帅不问细节,所以真崎获得了很大的权力。上任不久真崎就与荒木联手,开始调整陆军内部的人事安排。他们把宇垣,南派人物一一从中央的要职上调离,任用己派人员。但是有些安排根本不考虑当事人的资质,能力和经验。荒木和真崎认为,与才能和经验相比,信念和努力才是更重要的。只要有坚固的信念和坚忍不拔的毅力。就能给停滞不前的军部体制带来活力。荒木没有军政经验;真崎也没有在参谋部工作的经验,顶多就是在教育总部和陆军省的短期任职。对于他们来说宗旨就是确立天皇神圣论和尚武的日本民族精神。通常局长和部长是不干涉科长级别以下官员任命的,但是这种琐碎的事情如今也要通过真崎他们的批准才能施行。1932年8月,荒木把人事任命交付给了真崎,于是在真崎的主导下,宇垣、南派实力被一扫而除,陆军中央部完全被萨肥派的掌握。此间,因为荒木他们经常把“皇道”“皇军”的挂在嘴边,所以荒木他们的派系也被叫做皇道派。

  1930年代初的日本,各政党夹在内政和外交的两难之中,相互之间重复着勾心斗角,政界的疑案也相继发生,导致政党的政治影响力日益衰退,相反军队的实力日益强大,对国政的控制力也越来越大。于是,在大正时期废除军队等的舆论下处于劣势的军人们,开始强烈反击,形成军国主义甚嚣尘上的局面。青年将校和右翼分子不断制造血案,若槻礼次郎首相遭遇两次暗杀未遂;滨口雄幸首相是在东京车站附近,遭到一个右冀青年的子弹,没过多久就离开了人世。犬养毅首相是在首相官邸被海军青年将校们射杀,当场死亡(五一五事件)。右翼青年杀死内阁大臣井上准之助(血盟团事件)。1932年3月、三井财阀的头领团琢磨被暗杀(血盟团事件之二)。在1930到1936年短短7年的时间里,滨口内阁,若椒内阁,犬养内阁、斋藤内阁,冈田内阁等五个内阁和政权变动激烈,并且在5名首相里面有四人受到个人恐怖活动或者武装部队的攻击。

  面对这样的局面,真崎为首的皇道派核心狂热鼓吹对天皇的盲目崇拜和所谓的政治改革(其实就是搞法西斯独裁),以积极的对外扩张转移国内的视线和转嫁危机。他们推出《国策方案》及《农业经济方案》。这一系列的改革方案得到了以恢复农村经济和国家改造为目的的革新派青年将校们的欢迎,使他们对皇道派的推崇更加热烈。而真崎也特别喜欢和那些激进的年轻人打交道,对于年轻人的来访一直都是非常热情地接待。对真崎来说和这些年轻人打交道比日常里琐碎的业务、无聊的会议和各种仪式有趣的多。他不会紧张,优越感也得到充分的满足。面对这些追随他的青年将校们的时候,真崎是坦诚的。相反的跟皇族,元老,重臣,宫中团伙的交流,对真崎来说就不是件愉快的事情。这些人对真崎也是敬而远之。这其中有些是因为真崎强制性的处事方式的影响,还有就是真崎的劣等感受到刺激,让他在这些人面前难以保持平常心,而态度有些别扭,引起了不少的误会。与荒木相比,真崎是属于深藏不露的类型。荒木能说一口流利的东京标准话,但是真崎的标准话实在让人不敢熬维。留有八字须的荒木总是使劲地挺着胸的,是个英俊潇洒的明星将军。但是真崎没有胡须,不是一张大众脸。荒木擅长演讲,可以语气激昂地讨论国体思想和国政的改革,强调满洲事变的意义。如果说荒木是皇道派的招牌,那真崎就是该派的核心。

  风云变幻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皇道派逐渐暴露出许多问题。这个派别不是一个以同样的政治观点和政策组成的组织。只是以相近的地缘意识组成的。它没有正规的政策立案。一些复杂的实际军务上的处理,就需要确立更加组织化的,更加有效的体制。虽然一直激烈的斥责宇垣时代开始的军僚体制,但是让自己来做,却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其结果,还是依靠宇垣时代开始确立的“陆军为主流”的军部体制。皇道派还是支流,只是陆军中央部的一个在野党。这时,以永田铁山为中心,某些毕业于陆大的佐官级别的有志青年组成的研究小组开始绷起。他们每个成员差不多都升到省部的部长、科长级,其中永田最为出色,被誉为日本第一头脑。真崎旱旱就注意到了永田。当真崎上任参谋部副部长的时候,永田是陆军省的军事课课长,大佐。虽说是一个小科长,但是其存在感让人不能忽视。真崎对永田最为不满的是,永田否认派系的存在。而且虽说永田不属于宇垣、南派,但是其思想和政策主张与宇垣派相近。他平时也和宇垣派的人走得近。把他们统括起来就是俗称的“统制派”,与皇道派对立。统制派与其说是一个派系,不如说是一个军部体制里面的机能核心。统制派里的人大部分是知性派的近代化的军人。皇道派的注重精神主义,重情义的风格,从统制派看来是逆行与时代的脚步的,腐朽的派系。真崎感到了危机感。其他的家伙们倒都不值得太重视,但是如果不收服永田,将会留下后患。因此,真崎趁永田晋升少将的机会,把他调到自己直属部下的参谋部第二部部长,同时把自己的亲信,也是皇道派里最有才华的小畑敏四郎为第三部部长。永田和小畑两个人是陆军士官学校,陆军大学的同学,也是结成陆大同盟会的盟友(他们两个加上冈村宁次就是所谓缔造昭和军阀的巴登巴登三羽鸟)。但是这段时间,两人关系有了裂痕,让两人握手联合,然后协力打造一个新的陆军本流 ,这是真崎当初的意图。但是,真崎没有达到目的。两人性格太强,凡是都要争第一,这给军部内的业务带来了障碍,所以,永田和真崎彻底对立了。

  正在真崎为永田的事烦恼的时候,又碰到一个难题。这年三月,真崎预定会晋升大将,按规定,参谋部副部长只能由中将担任,真崎升大将必须辞去这个职务,这时总参谋长闲院宫载仁亲王基本确定由和他同是骑兵出身的植田谦吉来担任下一届次长,催促真崎赶快办移交。真崎舍不得这个职位,又不知如何是好,于是他竟然采取了自己绝对不先提出辞职的方法,断言除了天皇陛下亲自下达命令,自己是决不会听任何一个人的命令。事情一拖再拖,导致预定与真崎同时晋升上将的本庄和阿部也被耽搁。到了6月份,闲院宫召见真崎。下了最后通碟,面对身为皇族的闲院宫,真崎无法作出任何抵抗。随后,真崎被任命为军事参议官这一公认的冷门官职。

  真崎退下来以后,陆军大臣荒木的影响力急速下降。荒木的陆军大臣之所以能做的风光,大部分靠的是真崎的支持。再后来几次的重大会议上,荒木发表的一系列政策,都没有得到好评。荒木孤军奋战,却都以失败告终。1933年末,荒木提出了辞职请求。荒木原来的打算也是想推荐真崎的,但是他们没来得及展开行动,闲院宫那里传话说,真崎绝对不能接班。不得已,荒木推荐了教育总监的林铣十郎(陆士第8期,石川县人)。真崎虽然心有不甘,但是还是接受了。林是参加过满洲事变的越境将军,也颇有名气。林虽不是皇道派的人,但是和真崎也可以说是同志,性格温和还好说话,可以通过林达到皇道派的目的。这是当时荒木和真崎打的盘算。荒木想到如果再让真崎担任林之后的教育总监,那就是一石二鸟了。几经波折,林和真崎各自上任陆军大臣和教育总监。

  教育总监比陆军大臣(军政),参谋部总长(军令)低一级别。这是真崎不甘心的地方。但无论如何也是陆军三长官里的一人,直接与天皇的统率权连贯着,要知道,教育总监不是人人都可以做的,其实这比做陆相要难的多。(自大正时期起,除安藤利吉外,每任教育总监基本都是由年龄在56岁以上的中将或大将担任。而像板垣征四郎在担任陆相前还只是个师团长。)这点是让真崎感到欣慰地方。但是同时,真崎感觉到了不仅是闲院宫,还有元老,重臣、宫中的团伙都开始对皇道派冷眼相待。但他认为他们的想法是因为不太了解皇道派,只是暂时性的被谗言和谎言蒙蔽了眼睛,而皇道派有足够的实力重扬陆军的威风,也决不会埋没人才。所以让他们了解皇道派就必须以陆军大臣为根本,重扬荒木丢掉的皇道派的名誉和势力。

  林一上任,真崎和荒木就对林的人事方案提出了很多要求。但是唯独军务局长的人事安排,林怎么都不肯让步。他要任用永田。前面提过,永田和皇道派是对立的,因此荒木想让自己派系的小畑敏四郎担任军务局长。前面已经提到,永田和小畑因为竞争而不合,所以后来真崎辞去参谋部副部长之后不久,两个人就受到惩罚,从中央部撤离。然而,只让永田回来,并且要任命其直接掌管政策、编成、人事的省部核心的军务局长职位,让人有不公平的感觉。不管荒木和真崎怎么反对,林就是坚持使用永田。甚至说只要同意永田上任,其他的人事安排都听真崎和荒木的安排。如果这个时候,完全否定林的方案,三个人的合作关系将会出现裂痕。考虑到这点的真崎为了维持三个人的关系,只好接受林的方案。实际上,这件事情是皇道派开始没落的开端,也是这个时候,南次郎已经开始接近林,开始策划挑拨林和真崎、荒木他们之间的关系。林虽然没有加人真崎的派系,但是林是陆军士官学校比真崎高一届的前辈,互相帮过不少忙,并且两个人的家族之间也互相往来。真崎和荒木共同推荐林当陆军大臣的目的也是打算他们三个人合为一体,排除宇垣,南派的势力,继续以自派为军政的核心。但是真崎的性格是复杂的。重义理的同时,一到关键时刻除了家人和亲信谁也不肯相信。对林也是这样。虽然视为同志,但是又不完全信任。这段时间,永田铁山和东条英机经常来拜访真崎。他们希望真崎能离开萨肥派,独立组建一个派系。但是对于真崎来说离开多年一起战斗的荒木和其他的盟友是不可能的。

  真崎没有意识到政财界对自己的军政的重要性,这是真崎作为军人的弱点也是他的极限,他只专心于自己的教育总监的职责。以国体的明征和军人精神的确立为陆军教育的支柱,将精力投入在将校养成教育。真崎的这种观点再次引起了他的拥护者的共鸣。对荒木感到失望的革新派青年将校们集聚到了真崎门下。真崎没有像荒木一样的,让他们以“明治维新志士们的接班人”的华丽形象受国民欢迎的手腕。但是真崎会利用闲空的时间与他们促膝相谈。他担任陆士校长时期的学生村中孝次(北海道人,陆大学生)这段时间经常来拜访真崎.以村中为首的革新派青年将校们在十月事件以后更加活跃。后来成为二·二六事件主角的他们这时已经是军内部的危险分子。早已察觉到这一点的真崎,却没有做出相应的措施。而一再和他们走近,从侧面鼓励他们,让他们的气焰越发膨胀。虽然知道自己抱着已经着火的炮弹,但是真崎没有像荒木那样辞去职务。真崎没有向荒木那样的轻率亦或是气量。真崎虽然极力隐藏自己对统制派的不满情绪,但是有意无意流露出来的不满情绪也是助长这些青年将校们的气焰的原因之一。但是这时候的真崎由于他不轻易相信人的性格,并没有把这些青年将校视为皇道派的成员,与他们的交流为没有到拥有共同目标的地步。

  这时,就任军务局长的永田却在发挥着巨大的能量,广泛地扩展自己的势力。他的政治洞察力和熟练的处世手腕远远超过了真崎的想象。真崎也许根本就不知道永田铁山正是昭和天皇还是在太子时代就刻意培养来掌握军队的亲信,他与重臣保持良好关系并与财界的人士密切接触。陆军主流的宇垣,南派和林,永田为同一条线的两个组合组成在了一起,并且因为永田的影响变得更大。他们被称为统制派。以军务局长永田铁山为核心的统制派迅速发展成了陆军的主流。然而林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那是因为作为陆军大臣,他也得有自己的立场。有周围的视线,还得考虑军内部的公平。与真崎之间的恩义和自己的陆军大臣的立场是两码事清,不能总受制于人。永田还亲手策划将皇道派大部分局长以上级别的人调离的人事方案。真崎曾试图与永田沟通,但是永田寸步不让。两人开始彻底敌对。对于永田一派势力的动作,真崎感到了不安。从军部体制的角度来讲,统制派成了执政党,而皇道派仅仅是一个在野党。真崎只有孤军奋战。真崎虽然重情义,自尊,但是绝不是一个豪放磊落,明朗开阔的人。为了观察统制派和宫中的团伙,真崎派皇道派的宪兵们对他们进行监视。这些行为又加深了真崎的负面形象,被视为是危险人物而被嫌忌。统制派和王室贵族最嫌忌的是真崎与革新派青年将校们的关系。这些青年将校有许多人是为了国家改造可以不惜行使武力的过激派。他们认为皇道派与这些将校们是一体的。

  但是这个时候的真崎并没有意识到这点。革新派经常挂在嘴边的“昭和维新”,真崎一次都没使用过。反而否定武力革命,认为国体明征的精神主义才是最谊要的。在这种背景下,1934年秋发生了“士官学校事件”。统制派的辻政信控告青年军官企图发动兵变,并且这个兵变得到皇道派的支持,矛头直指真崎。而真崎则认为统制派企图趁这个机会撤掉自己的教育总监职务,给予反击。但是最终,这桩案子因为种种无法解释清楚的疑团而不了了之。这次皇道派获得了日本普遍的同情,来自全国各地的无数的激励电报和捐款来到了青年将校的手里。然而此时,真崎最担心的是身为陆军大臣的林会受永田的影响,并被永田控制。真崎连日与皇道派的人事局长松浦淳六郎少将(此君就是后来率领第106师团在万家岭被抗日名将薛岳打得丢盔弃甲的那位)讨论,怎么应付即将来临的8月份的人事变更。他们企图在这次调动上,对统制派进行清洗。

  所以,皇道派与统制派的对立达到了高潮。7月份、倒真崎的势力已经布置妥当。连日举行的三长官会议前,统制派进行了第一次摊牌,要求真崎同意不再担任教育总监的职务,这样他们可以答应按照真崎的人事方案办,但是他拒绝了。而在会议开始后,真崎进行了最后挣扎。他首先提出按照《陆军省,参谋本部,教育总监无关业务规定》,陆军大臣,参谋总长,教育总监这三人的人事安排一定要在二人达成协议的墓础上,才能上奏给天皇。林立即以“三长官决定前日,上奏天皇并得到天皇同意的属于天皇陛下的内定。”否决了他的看法。接着真崎又认为林陆军大臣更换自己的理由不足,这条立即被闲院宫亲王一句“这次按照林的方案实行”驳回。会议结束后,一批皇道派元老上奏天皇,企图至少让天皇知道自己的信念和主张,但是,昭和天皇却对此相当冷淡。

  最后,恼羞成怒的真崎使出杀手锏,企图以揭露永田参与过去宇垣派发起的三月事件来挽回局面。荒木拿出了自己保存的,当年任陆军大臣期间获得的永田亲笔草拟的政变计划公文。两人在17日举行的军事参议官会议上一唱一和。然而在渡边锭太郎大将冷静的追问下,荒木私藏公文和隐瞒内幕立即被人揭露,攻击人的证据反而成为引火烧身之物,场面十分被动。当天的《朝日新闻》刊登以《史无前例的英明的判断,部内外对此都给与好评》为题日的报道。报道仔细讲解了林陆军大臣就任以来的所有祸端的发生过程, 并评论说“对陆军大臣的这次的当机立断,赢得了部内外的好评”。至此,真崎彻底失败,其军政生涯被划上了句号。8月人事变更方案被执行了。这次大变动是中日战争爆发前最大规模的日军内部人事跳动,有4700多人转任,有260多人被编入预备役。皇道派势力被连根拔起,从根本上清除出了日本陆军。

  真崎在失去教育总监的转而担任军事参议官之后,开始受到宪兵和警示厅的特高刑警的监视。他完全丧失了以前的嚣张气焰,开始尽量控制自己的言行,仿佛已经失去奋起反击政敌的勇气,宛如行尸走肉。但是受他教育和庇护的那些的青年军官却还在蠢蠢欲动,尤其表现得比较活跃的是村中、矶部等人。他们多次发表攻击统制派的文章,如《军阀重臣的大逆不 道》、《教育总监更迭事件的要点》,终于受到了免职处分。然而这件事情刺激了深受军国主义思想毒害的相泽三郎中佐,他刺杀了军务局长永田铁山。这一行为彻底激怒了天皇。在对相泽的军法裁判的时候,辩护团和革新派多次邀请真崎作为证人出庭,但是每次都被真崎拒绝。他以除非是天皇亲自要求出庭才出庭作为理由。不过,他的坚持半途而废,最终还是答应出庭。可是就在他出庭的翌日旱晨,著名的二·二六事件爆发。

  袭击是早上5点钟开始的。在袭击开始的30分钟之前,真崎接到知情人士的通报,被告知部队出动的武装起义将开始。但是他没有采取任何措施,而是任由事变的发生。如果真崎在接到通报的时候及时加以阻止,也许能制止这场武装暴动。也许当时他抱着侥幸的心情,如果这次起义成功,说不定自己的时代将再次来临。这时候的真崎已经没有自发奋勇,跨越困难从新站起来的热情,更没有站起来引导这些起义部队的气概。因此,后来事变平息后,他被认为是狡猾的人。事变发生2个多小时后,受暴动将校邀请而抵达陆军省的他也并不如青年将校们所期待的那么热情。他担心天皇对自己的不信任。

  随着天皇下诏讨伐,事变被平定。真崎也在4月21日开始接受宪兵的审问。之后的1个月里他接受了共达6次的调查。7月6日,真崎以“企图利用叛乱军”的罪名被陆军刑务所拘留。这是史上第一次的陆军大将的人狱,没有比这个更大的耻辱。他在预审的时候就开始否认一切控诉理由,主张自己是冤枉的。日本军方尽量给真崎创造良好的物质条件,但是狱中生活对他来说是无比的耻辱和痛苦。在这种精神压力下,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预审在9月16日结束,但这时的真崎已经面临崩溃。从1937年的元旦,他开始绝食,也拒绝家人的面会。军方担心他有自杀倾向,安排他住院治疗。2月20日出院。6月1日军法会议公判召开,真崎依然坚决否定一切控诉理由。军法官矶村年大将后来对荒木说,真崎只有死罪和无罪,既然他不肯依照武士道原则自杀,那就只好放了他。但又怕下令把他关起来的寺内寿一脸上不好看,就把寺内外放为北支那派遣军司令。等到寺内到了中国以后的9月25日,真崎被判无罪。他在狱中整整呆了1年3个月的时间。

  此后,林铣十郎曾经拜访真崎求得谅解,友人也撮合让其与宿敌宇垣一成握手言和,但是都被他拒绝了。在太平洋战争期间,他的两个儿子和6个外甥死于战场,再加上本身被赶出现役坐冷板凳所受的打击,使得他晚年身体更加衰弱。1945年日本战败后,他曾作为第二批甲级战犯被关押,最后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被起诉。释放后,一直在家养病。1956年8月31日,在病床上的真崎突然说:今天下午三点要死的。果然,那天下午3点18分,80岁的真崎停止了呼吸。葬礼在他的宅第举行,葬仪委员长由荒木贞夫担任。

  人物评价

  俗话说,时势造英雄,无论英雄奸邪都有其时代络印,真崎甚三郎出身在明治维新和武士道狂热的时代,形成了其独特的世界观,其核心就是对天皇的忠诚和对以这种忠诚作为军队的信念,而大正时代的裁军活动,导致了军队的普遍不满,随着对军队有约束力的元老的去世,军队必然要通过非常手段来获取政治权利来保证自己的利益。1929年开始的世界经济危机又使一切政党无力维持,在这种情况下,信奉天皇至上,企图以军队改造国家的真崎就成了时代的宠儿,被推到了政治斗争的凤口浪尖。真崎是个权力欲望极强的野心家,而是他又是个纯粹的忠君思想的军人,单纯凭借一种信念在办事,过于自负,缺乏完整的政治理念和足够的政治斗争经验,因此,他在和真正具备政治斗争技巧的统制派的斗争中落败。尽管他没有成为日本军事上的掌门人,也一贯口头不赞同暴力革命,但是他以言传身教培养了一批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而他对年轻军官的无限和有意纵容,直接导致二·二六事件的发生。他还努力支持荒木的对外侵略政策,完成了伪满洲国的炮制。对于以上种种,他难辞其咎。虽然战后,他没有遭到正义的审判,但是他必然要接受历史的批判。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南次郎
下一篇:白鸟敏夫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19-03-07 14:27:55

日本战犯资料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