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黄埔军校各省黄埔将帅资料延伸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英雄末路——国民党中将田载龙难趟龙潭河

添加时间:2019-03-05 12:05:11 来源:玩慈利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一代将才,东征、北伐、抗战……驰骋沙场,赫赫威名,被誉为蒋介石“十三太保”之一。不想暮年走上人民的对立面,沦为巨匪。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巧合:龙潭河,这个带有“龙”字的湘西北小镇成就了这个传奇悲剧人物的人生末路。他,就是田载龙。

  田载龙,又名裕上,别号曾武,湖南石门人,生于1894年3月3日。从小读书刻苦,学业优上。国军中将,国民政府交通部副部长。田载龙先后在黄埔军校第二期炮科、中央军校武术研究班第三期、陆军大学参谋班第三期、陆军大学将官班第二期毕业。在黄埔军校时,与校政治部主任周恩来有交往,而对校长蒋介石更是愚忠,深得其器重,并授佩中正剑。为人谦和,能尊老敬贤、爱幼扶弱,能与人和睦相处。担任过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

  石门解放前夕,田载龙返乡,接任第十四兵团中将司令,受川陕湘鄂边区绥靖公署主任宋希濂指挥.在常德成立“暂编第一师”,被任命为暂一师师长,下设9个旅,收编湘西地主武装。1949年7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先后解放澧县、石门、临澧、常德。暂一师一触即溃,随即瓦解。田载龙便挟慈利匪首朱际凯(朱巴子)企图与石门匪首陈聪谟、江维民部勾结,东北与鄂西匪首何大熙联盟,南与太浮山侯宗汉呼应,图谋与人民政权顽抗到底。同年12月,湘鄂边区的田载龙、朱际凯、张绍武、侯宗汉等麋集慈利江垭开会,成立了“中国人民反共救国军湘鄂边区总司令部。”田载龙被白崇禧委为总司令,朱际凯为副总司令,下辖四路纵队4000余人。

  1949年7月12日,隶属于原国民党湖南省第四行政督察区九县市之一的慈利获得解放。8月中旬,中共慈利县委、人民政府、县大队先后建立。紧接着,一场以保卫新生人民政权为目的的剿匪斗争开始了。

  1949年9月中旬,驻防常德之人民解放军47军开进湘西剿匪,10月末11月初,二野主力也开往大西南。土匪认为时机已到,阴谋在慈利、石门及太浮山边区举行暴乱,并袭击了慈利、石门等县城。

  1949年11月6日至1950年1月31日,解放军480团主力围剿石门顽匪,捣毁匪巢,匪首陈聪谟、江维民投降,石门匪患基本搜清。几近同时,当时常德专署和军分区派出了479团全部、480团一部、138师414团两个营参加对慈利江垭两支大土匪田载龙、朱际凯部和张沼吴部的围歼战。俘获了包括张沼吴在内的少校以上军官25名、尉级军官475名,缴获大量枪支弹药,还有战马、电台、电话机、望远镜等物。这次战斗给了田载龙、朱际凯、张沼吴匪部以毁灭性打击,田载龙、朱际凯侥幸脱逃。

  江垭匪患平息后,田载龙和朱际凯率部仓惶向桑植及石门北乡一带逃窜,伺机投奔鄂西何大熙。在石门北乡一所农舍里,田、朱及参谋长高冠三等人开会商讨出路,达成协议:分开行动,发展势力,隐蔽待命、东山再起。朱际凯派亲信营长朱修廷把田载龙、高冠三等接送到慈利西南与桃源接壤的龙潭河告子峪、岩鹰坡、肖家峪一带潜伏下来。因持外地口音,加上田载龙肥头大耳、白胖身段,田、高等匪徒除较大的行动外,大部分时间藏匿于深山老林之中,朱修庭匪帮专门有联络点人员给他们送粮送物。田载龙开始架设电台,封官加爵,召集散落部下振作精神,秘密壮大各自力量,等待时机策应蒋介石反攻大陆,再创辉煌,一晃数月。再说朱际凯江垭虽未被擒,但他逃到石门西北部之后,终因走投无路,于1950年1月28日在石门县民兵大队和480团包围之下被迫放下武器。因朱匪恶贯满盈,民愤极大,1951年4月12日,由常德军分区军法处主持,朱际凯被押往慈利,在大操坪执行枪决。

  朱修庭,龙潭河镇江星村刘家坪人,自幼聪颖,好读书,有过目不忘之天赋,据说看完一篇文章,无论多长都能接着背下来。曾就读于常德某高级中学,后因家境问题弃学习武,聪明好学,又得高人指点,武功高强。能双手使枪,且百发百中,再加上胆量惊人,深得朱际凯赏识,是朱匪文武双全的得力干将,任命为独立营营长。解放初期,手下有近百名匪徒,后经解放军多次围剿,剩下20多名匪徒与政府周旋。昼伏夜行,熟悉地形地貌,来无影去无踪。曾多次袭击进步干部群众、政府粮站及小股解放军和民兵。在高桥陈家河单独一人隔着河滩伏击解放军剿匪小分队,凭借险要地形一次就枪杀一名排长及4名解放军战士。胆大妄为,数次抢劫龙潭河街道商户,广大群众谈匪色变、无不痛恨至极。就在被击毙前几天的一个晚上,还屠杀了当地农会主席一家七口……血债累累。1950年7月4日,根据群众的举报,解放军出动两个连的兵力及县大队一部对其匪巢(临时住所)团团包围,发动围攻。战斗持续一天一夜,付出十多人伤亡的代价,终将朱修庭击毙,残余匪徒或歼或俘,无一漏网。

  朱修庭匪帮剿灭以后,解放军与县大队带领龙潭河、高桥民兵晚间设卡、白天搜山。广泛发动群众上山喊话、检举揭发,声势浩大。随着朱修庭匪帮的联络点一一被捣毁,田载龙如惊弓之鸟,活动只好更加隐蔽,生活再也无一定的着落,常常靠野果野菜果腹。偶尔窜进农户人家抢得一些食物充饥,还得连夜狂逃几十里转移地点。其间,电台也因故障弃用,先后两次派出去的联络人员一去不复返,或被抓获,或被击毙。田载龙感觉到了穷途末路,时儿喜怒无常,时而掩面叹息。他已经草木皆兵,每到一处都布置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严密防卫。但初秋的一天,一村民到梧桐峪捡桐子时偶尔发现对马垴(江星村与四平村交界)的茅棚里蹲着一个大脑壳白胖子(田载龙)和一个长脑壳瘦子(高冠三),向区公所作了报告,县委、县大队迅速指示三区各民兵连加强监视警戒,掌握其行踪。10月,解放军及县大队在追剿朱修廷的过程中从其降匪口中了解到田载龙可能隐藏在龙潭河、高桥一带,解放军某团侦察连遂秘密从龙潭河观音桥移往高桥的鲁家坪。10月17日深夜,某民兵发现胡寡妈湾隐藏陌生人,怀疑极有可能是田、高残匪一行。侦察连得到消息后迅速分多路连夜奔袭胡寡妈湾,隐蔽接近目标。在湾内一个茅棚外正巧碰上高冠三正要解手,高冠三见之大惊失色,扭头就跑,说是迟那时快,一个姓何的排长抬手一枪,将高冠三撂倒在地生擒。战士们众枪齐发,又打死一个随从,冲进棚内,田载龙来不及反抗被战士们按倒在地被活捉,剩下的匪徒都乖乖地举起了双手。

  消息传开,龙潭河人民欢欣鼓舞,如逢年过节一般。自发在当时龙潭河街道朱家坪搭台唱戏三天三夜,庆贺剿匪的最后胜利。

  田载龙、高冠三被擒后,因军阶太高、名气太大被列为“巨匪”,轰动湘西北。先后被拘押于龙潭河红砖桥粮店(当时解放军兵站)、龙潭河区公所等地。由一个加强连的解放军士兵严密看守与押送。战士们一律的头戴钢盔,腰挎短把冲锋枪,气势盛大。10月21日于桃源黄石、九溪徒步押至漆河后乘汽车送往常德受审。1950年11月4日被执行枪决。

 

  参考资料

  黄埔二期田载龙

原文地址:https://www.wancili.com/thread-13192-1-1.html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桃源当代人物熊新民
下一篇:杨家骝:战死麒麟峰的国军少将, 曾血战淞沪, 14次请命上阵杀敌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9-03-05 12:07:25

资料延伸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