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英雄名录各省抗战老兵名录浙江抗战老兵名录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台州临海)金贤华

添加时间:2019-02-07 18:19:59 来源:我们爱老兵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采访人员及时间:浙江林华强,2012年12月6日)

  姓名及出生年月:金贤华,男,1922年8月

  部队番号:黄埔军校7分校17期

  地址:浙江省临海市

  15岁时考入天台大公中学,当时校长许杰,教导主任袁佐文。读了二年,袁佐文被国民党抓去后,学校被勒令停校。当时皖南抗日大学在临海招生,一个在我们岭下村教书的老师,是地下党,天台东陈人,经常给我们讲一些革命道理和做人常识。在他的影响下,我约了五个人(金仁川、金德裕、朱道淼、金京士)一起步行到金华,去报考皖南抗日大学。到金华是1939年5月份左右,陈老师对我们说抗日大学每个星期只到金华一次,每次在一个油库不远处的地方,叫我们到那里找一辆车上画有一个五角星不像五角星标志的车,不要问什么,上车就行。结果我们等了一个星期还没等到,只好回来。后来,我到临海市桃渚区小雄乡一小学堂教书。我家有兄弟三个,那时教书可以缓兵役,另外自己也喜欢教书。离小雄乡四五里外面就是大海,每天都有日本飞机来轰炸,为逃避轰炸,我们经常要跑警报。在临海市白水洋学校教书的一个同学就被日本人丢下的炸弹炸死,当时学生不跑的话他也不会死的,为了救学生,他牺牲了。这样子在那里教书一点也不安心,到部队当士兵又不甘心。

  过了一年左右,大概是在1940年四五月份,有一天我到临海县城领工资时听到黄埔军校17期在临海招生的消息。我非常高兴,就赶到临海西门章永亨(13期毕业,7分校区队长)家报名。后在一个院子里参加考试,考试内容有文科和数学等,文科就是写一篇作文。一个星期后放榜,我被录取为黄埔军校7分校17期学生,那时我不敢把这个消息告诉父母,骗家里说去学校里教书了。一直步行到金华,在金华半个月后出发,夜里乘火车到鹰潭,之后开始步行,当时南昌已沦陷。我们在江西境内就走了一个月,有一天,一整天走通宵才走了四五里路。途中记忆深刻的城市有萍乡、醴陵、衡阳、桂林、柳州、贵阳、息峰等。

  我们一路上全靠两条腿走路,艰苦倍尝,一言难尽。走到贵州息峰的时候,跟我一起的金德裕生病了(金德裕是在我鼓动下才报名的,岭下村人,今年5月刚刚去世,他父亲是老师),走不动,只能掉队。在那荒山野岭中掉队,只能等死,况且一路上看到许多尸体,不是饿死就是病死的。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同学这样死去,就跟带队的队长求情,请求帮忙,队长也没办法,只能让他自己一个人在后面走。于是我要求留下来陪他走,队长同意了,并给了我们5天的干粮,让我们自生自灭。队伍远去后,我们在山上走了2天,金德裕实在是走不动了。我到老乡家里讨口水喝,老乡都不肯,说水溪滩里面有,去那喝。那时那境,我的心凉到底了,带的干粮也不多,何时才能走出这大山啊。正当我们几近绝望时,突然有个热心人过来问我们干嘛去。我说自己是浙江过来的,报考黄埔军校,路上掉队的情况跟他说了。那人非常高兴,说自己是浙江新昌人,没想到在贵州还能碰见老乡,于是不由分说,把我们带到一个大营房里去。这位恩人叫楼房月,浙江新昌人,军医大学毕业的,是军政部16补训处后方医院的军医。在他的精心护理下,金德裕的病治好了,我也恢复了体力。知道我们有文化,楼房月把我们安排在该后方医院内任军需。但我不安心在后方这样打发时间,还是想到军校去。三个多月后的一天(近4个月了吧),我在路上看到又一大批队伍路过,一问,原来是7分校18期学生队伍路过。我赶紧跑过去找到带队的负责人,把自己的情况跟负责人说明,说自己想跟队伍一起去军校,带队的非常高兴,当场同意,还表扬了我。我叫金德裕跟我一起去,他不去,说走怕了,后来他一直留在16补训处当军需,直到1949年回家。

  告别金德裕后,我们又一路步行,翻山过重庆、成都、绵阳、宝鸡、咸阳、西安,最后到达王曲。从金华到贵州,走了2个多月,贵阳到西安走了5个多月。那时17期入伍生团三个月训练已经结束,我们这批人只好全部编入预备班(预备班不分期的)。没多久我的厄运降临,患上当时一种人听见就惧怕的怪病,据说是从印度传过来的,临海一起去的有好几个也是患这种病死的。我一连10几天没吃过饭,已经被送入军校医院的太平间,太平间里躺满了许多奄奄一息的人以及尸体。也是我命不该绝,正当我等死的时候,进来一个人,从我身边经过,他看了我一眼,我也看了他一眼。见我还能眨眼,他问我是哪里人,当时我已经说不出话,就用手在他的手心里比划着浙江两字。他说他也是浙江的,是嵊县人,说完就出去了。他出去不久拿了两粒药丸,给我服下,二个小时后奇迹发生,我会说话了,他说这种药一般人是拿不到的,只能给高级干部使用。将近四个月,病好,那时18期入伍生已入学,我又跟不上,只能又回到预备班。当时一分校18期刚搬到陕西汉中的南郑石嫣寺,我们这批在预备班滞留的七八十人也一起被分到那里,我在该校第1总队第2大队第5中队,分校主任刘仲荻。训练内容有野外训练、实战战斗等。期间我也曾报考过空军学校,被校领导知道后训斥,没去成,中队长郑一中原先是空军学校的,因到高空要头昏才退下来的,他很反感我报考空军学校。

  一年多后毕业,那时天气已经很寒冷,分到重庆复兴关同盟军训练团(处),教官都是美国人,蒋介石每个星期都来讲话,师长、团长都穿便服,和我们一起学习,我们这一批有80多个同学一起分到这里,记得名字的同学有:杭州人倪格、新昌人章尉年。该训练团共有4个中队,我在第2中队,每个中队130人左右。睡我下铺的是204师师长覃巽(异)之(黄埔3期毕业,后来知道他是师长),早上起床下床时,我的脚老是碰到他的头,他总是笑咪咪指着我说:“你这个小鬼!你这个小鬼!”每天学习步、骑、炮等知识,射击知识最重要。蒋介石着便服,每次一杯清开水,每个星期都来讲课,见过起码五六十次。覃师长年纪大,射击不行,每次枪炮射击任务都是叫我帮他打的,他总是笑呵呵的对我说:“小鬼,又要你帮忙了啊!” 反正对面美国教官看不到这边射击的人,我的射击成绩非常好。

  学习6个月后,训练团毕业,覃师长叫我到青年军第204师去,还说你可以叫上自己熟悉的同学,我把自己认识的同学名字都写上,结果他们都到了204师,师部在四川万县城里,我分到204师611团3营9连当连附,驻地在四川万县文家坪,611团团长黄绶坤,3营营长的姐姐嫁给团长。我们部队全副武装,装备都准备好了,就等出国远征,后来说不用去了。

  部队驻扎期间,有个同学结婚,在喝完喜酒回来的路上,我拦住一辆车,转弯时车翻了,翻下十几米的深沟。也是我命大,正好掉在车下的两块大石头缝隙里,在群众的救助下,我被救到万县西山医院治疗。养伤期间,有一天看到一美国人开车时掉下一桶油,我叫人拉回连队,营长叫我把油送给团长,我没答应,说如果失主找回来,要还给失主,没人要,卖了给连队增加伙食,从此和营长结冤。

  一次夜里大雨,我轮值当值星官,营长突然命令紧急集合,到河的对面集合。我们连队必须要跨过一条小河,河水很大,根本没办法过,我命令连队在原地待命,没有过河。这样就触犯了军法,营长说要枪毙我。我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直接到师部去找师长,把实情跟师长汇报了。师长把我调到612团作战科,任科员(中尉参谋),驻地在梁山,五六个月后,日本人投降。1946年1月份请假回家,就一直没有回部队。

  老伴81岁,去年农历12月初10日,突患脑中风,住临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医了2万多元。20天前又不慎摔倒,送到第一人民医院,一天就花了将近2000元,因没钱,只能拉回家,在卫生院治疗。老人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没有工作,临海市黄埔同学会为了照顾他家,特地安排儿子帮忙打理同学会事情,每个月给老人儿子600元生活费。老人每月除了黄埔会700元补助和80元老龄补助外,别的什么都没有,家庭非常贫困。

  (感谢临海志愿者团队采访并提供稿件)

原文地址:http://www.ailaobing.com.cn/archives_detail.php?id=1025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台州临海)郭振卿
下一篇:(台州临海)李义彭

责任编辑:振中
最后更新:2019-02-07 19:42:24

浙江抗战老兵名录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