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英雄名录各省抗战老兵名录浙江抗战老兵名录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台州临海)郭振卿

添加时间:2019-02-07 18:19:51 来源:我们爱老兵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采访人员及时间:浙江林华强,2012年11月27日)

  姓名及出生年月:郭振卿,男,1919年8月31日

  部队番号:航空机械学校第三期,空军军官学校13期,黄埔第16期步科,龙潞游击支队, 远征军长官部直属总队先遣军

  地址:临海市白云路(临海市永丰镇(原更楼乡)上郭村)

  1937年春,我18岁的时候,在临海回浦中学春季班初中毕业。1937年3月26日在南京考入航空机械学校第三期机械班飞机组。当时同去的还有另外一个同学,叫吴省民(5年前去世),我们从临海坐船到上海,再坐火车到南京,在南京考试院参加考试。航空机械学校体格检查很严格,身高必须160公分以上,体重120磅以上(1磅等于0.914斤),吴省民因体重(175公分高,90磅)不相称被淘汰。考试科目有6科,分别是:中文、英文、数学、物理、化学、三民主义。航空机械学校前二期都有临海回浦中学学生考入该校,记得名字的还有第二期的陈广良和第二期的陈贤知。这些同学反馈来信息说俄国需要大量的机械仕,中国更紧缺,于是我们便相约去报考,报考学校来回的路费都是自理的。航空机械学校校址在南昌从化门外老营盘(离南昌约5公里处),该校本来要学习三年,因抗战而提前毕业,我们这一期读了一年就毕业了,前二期和我们一起毕业,每期有学生150人,第三期也是150个人,教官都是黄埔军校出身。第三期共三个区队9个班,每区队50人,每班16或17人,具体科目有四科:发动机组、飞机组、军械组、通讯组。我在飞机组,主要学习修飞机外壳、飞机翅膀等。

  1937年8月14日日本人飞机轰炸南昌后,轰炸那天,我抬头看见6架日本飞机在上空投弹。为了躲避轰炸,航空机械学校准备迁往成都武侯祠。1937年8月15日坐船到四川宜宾,我们飞机组滞留在重庆广阳坝继续学习(另外三个组的同学到成都武侯祠),那里有飞机场,我在那里学习飞机修造,那里的教官都是留学意大利回来的学生。1938年3月毕业,分到南昌飞机制造厂(前身中意飞机制造厂),该飞机场在1937年8月14日被日本人的飞机场轰炸得很惨,房子都没有轰炸倒,拆又拆不掉。刚毕业待分配时,正好空军军官学校第13期到重庆招生,我积极报名,要求高中毕业或同等高中学历的才可以报名,当时报名的人很多,体检合格的却没有几个人,1万左右人报名考试,通过的只有11人,13期在重庆只招了11人,我也是其中一个。考试后,我到南昌飞机制造厂工作,那时还不知道自己被录取了的。1938年8月中旬,录取通知来了,叫我8月26日到位于广西柳州沙坪坝的第6分校入伍报到,在那里代训。我从南昌坐火车到株州、衡阳,再坐汽车到王沙河渡口、桂林、柳州,最后到达沙坪坝。报到后,我被编入航机营入伍生营第一连第一区队第一班,训练三个月,该年年底结束。航机营入伍生营总共就一个营,营长孙哲苍(浙江临海北岸人),第二连连长何目远(临海人,黄埔8期),第一连连长孙函海(8期,河南人),一区队长:吴雄(6期),二区队长金宝民(6期,浙江浦江人),三区队长樊桧柏(6期)。黄埔军校毕业的6期生是最臭的,升的很慢。

  1938年底训练期满,于1939年1月份调到位于昆明干海子的第5分校步科16期受军官训练,也是代训。干海子在五华山脚,训练地点不在学校里,而是离昆明10公里远的地方,黑林铺山上的筇竹寺内。

  1939年年底毕业,我的毕业成绩相当好,全校第三名,学校领导和教官都很喜欢我。当时本科生需要学习3年,训练内容有步兵操典,野外勤务等,数理化也学,但只是走走过场。毕业后,于1940年1月份到空军军官学校第13期报到,校址在昆明巫家坝,校长蒋介石,教育长王叔铭(西安事变时开飞机营救过蒋,蒋很重用他,任用他为教育长)。1940年8月份我被技术停飞,说我驾驶技术不过关,当时也真倒霉,和12期降下来的李方础睡在一间,李方础是个有名的呼噜王,呼噜打的我根本睡不安稳,训练时老打不起精神。那时每天4点起床,5点到机场,6点起飞。被技术停飞后,我们好多人一起被下放到空军学习班,这个学习班相当于转业班,即空军转到陆军或者继续读书。一个月后,我四处走动关系,回到第5分校担任教官。因我毕业成绩是全校第三名,主任、副主任都欢迎我回校,他们说我的操作动作、学科都是很标准的,所以破天荒的让我担任17期步科第6队少尉政治指导员,兼17期炮科队政治指导员,挂中尉军衔,别的政治指导员都是上尉。主要负责填学生履历表,讲解战争形势,班内工作等。1年后17期毕业,又担任18期步科第5队区队长(中尉),三个月左右,听说中国远征军远征缅甸,非常向往。又得知同是台州老乡的林尉是远征军参谋团团长,也想出国远征,就向军校请长假,结果没批准。但我不管了,偷偷出发,坐军车两天一夜到达龙陵,那全是石子路,满天灰尘。没想到那时远征军已经惨败,腾冲、龙陵也已沦陷。我被困在龙陵,回不了家。1942年4月,朱嘉锡领导的龙潞游击支队正着手组建,我在同学的介绍下也报名加入,司令部在龙陵平戛。刚刚成立时,整个支队连我就只有17个人,17支枪,支队长朱嘉锡少将,副支队长常绍群(贵州人),我为少校参谋,担任作战科科长(第一科),5分校16期毕业的林荣庆(广东人)任情报科科长(第二科长),也是少校,军衔都是自封的。其实朱嘉锡是为了救母亲而成立游击队,他母亲住在龙陵沦陷区内的象达,他卖了一家店铺,17万,父亲朱晓东是龙云第一师师长,属于昆明行营。

  1942年1月份龙陵沦陷,1942年4月份成立龙潞游击队,相当于一个加强团,副支队长常绍群到鹤(庆)丽(江)剑(川)地区招收了一支土匪部队,头目为号称“小霸王”的王振武。他们经常扰乱民众,民众苦不敢言,喽罗有1000多人,集中武装能作战的有300多人,朱嘉锡委任王振武为第一大队大队长,我为辅导员,专门训练土匪部队。我使用的是哥尔德手枪,有50发子弹,也有望远境。土匪部队号称三枪将:大烟枪、水烟枪、步枪三枪不离身,大部分人都吃鸦片,四处去敲竹杠。游击队主要作战方法是扰乱日本人,你进我退,你退我进,偷袭运输队,埋地雷等。

  1942年11月左右,游击队准备攻打龙陵,过天宁寺,第一天黄昏行军到北阴山,天黑了,就驻扎在山上。当地老百姓非常热情,杀猪杀羊给我们吃,远征军遗留下的旧枪也给我们使用,他们送来一挺马克沁重机枪、几挺卧槽轻机枪和捷克机枪,这些武器只有我会使用,我逐把教会他们使用。当时汉奸很多,我们刚到,就有汉奸通报信息给日本人,说我们要偷袭他们。游击队在几里外放出去步哨,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日本人派出一支几百人的队伍,到达北阴山脚,我们刚准备吃早饭,前面步哨连放三枪,平时只放一枪的,我知道军情紧急,马上对弟兄们说:赶紧用毛巾包好肉和米饭,卷起来,塞兜里带到阵地去吃。我们都匍匐在山头上,卫士班班长郭国栋(当地人),刚刚学会使用卧槽轻机枪,看见山脚下的日本人正围在一起,他匍匐在地上,50发子弹,连续打了二十几发,我用望远境看见日本人一下子倒下十几个人,但是郭班长马上被日本人击中目标,当场死亡,机枪也拉不回来。冲过去拿枪就被射杀,后来还是用绳子抛过去才拉回来的。

  我们在西边,日本人在东边,我用望远镜观看,日本人发现了我,知道我是指挥官,马上6发60小钢炮(迫击炮)在我身边炸响,子弹在我身边忽啸而过,我躲在一个坟矿里面,庆幸没有受伤,这个土匪部队没有见过这样的大场面,一听枪炮声就提枪逃跑了,我也没法指挥他们,只有第三中队(队长李道成,四川人)在我身边,没有逃跑。

  王振武他们跑回龙陵,我带着李道成中队一起撤到腾冲(大概35个人)。那里有一条公路叫腾龙公路,我们便在腾冲发展根据地,当地人都叫我参谋长。到第二次远征军组成时,我们重新成立了一个总队,常绍群任总队长,副支队只记得姓苏,山东人,我是参谋长。一个总队分三个支队,第一支队长萧光品,战斗力最强,16期毕业,流氓出身,后犯军法,有2大罪状,第一强奸妇女,第二抢劫土司,破坏民族团结,1944年被198师枪毙。第二支队长杨伯舜,浙江浦江人,黄埔6期生,孙立人老部下,在孙手下当过连长,远征军失败后,和部队失去联系。三支队长周文江(宪兵连班长出身),在潞西。

  由于我们这个总队是自己封号的,没有正式番号,叫不响,常绍群想找关系给队伍弄一个番号,便派我过江,找第二梯队远征军长官部要番号(驻地在楚雄,反攻腾冲龙陵时,司令部移到宝山大板桥城隍庙),司令部司令陈诚。在楚雄,很幸运碰到航空学校时的区队长董新觉(长沙人,洛阳分校一期毕业)。我当时挂上校军衔,董新觉在长官部第二科任缉查组组长(中校),我把此行目的跟他说了后,并把前方敌情,56师团48联队驻扎在腾冲、龙陵一带,潞江对面日本人不设防,潞江上游,麻栗坡有日本人驻扎,日军驻军的数字、地点等汇报了一下。董非常高兴,他们正缺少前方敌情资料,于是将我说的情况以及想要个番号的要求向长官部汇报,长官部派了7个情报组去核实情况。记得远征军司令原先是陈诚,后来为卫立煌,参谋长萧毅肃,调查室主任张振国。因他们正缺少情报,我提供的情报对他们非常有用,长官部商量后把我们总队改编为长官部直属总队先遣军,隶属于霍揆彰 的第20集团军198师,主要任务是防守洋人街,在密支那交界的地方,打阻击战。

  孙立人打到密支那的时候,杨伯舜带50人直插到密支那,求见孙立人。孙立人接见了他,大骂他,责骂杨伯舜不懂作战战术,竟敢擅自带人闯入缅甸腹地,被伏击了就连命也送了。骂归骂,但孙立人还是很客气的款待了老部下,叫他们自己拿枪支武器,想拿多少就拿多少,还有罐头、骆陀牌香烟等,装备了自己的部队后,我们参加了反攻腾冲龙陵战役。但任务也只是在外围警戒,1944年9月14日龙陵克复,1945年1月6日腾冲克复,腾冲夷为平地,记得龙陵伪县长为赵鹏冲。松山打得最惨,死了不知多少人。

  日本人投降后,198师师长叶佩高怀疑我们先遣队为共产党部队,又是土匪,就把我们游击队统一缴械。缴械那天,常绍群到腾冲司令部找卫立煌,想把先遣军改编为边防军(属于地方管),霍揆彰故意请他们吃饭,酒过三巡,统一被缴械。当时我也被怀疑为共产党,把我抓住,关押了三个月,关在腾冲护洒。他们主要的借口是说我太聪明,有通共嫌疑。由198师的朱懋功来先遣队当参谋长。先遣队枪支没收后,兵员全部补充到198师,在杨伯舜的救助下,我脱离险境。腾冲未收复时,我就被关押,关押期间,常绍群叫我写游击队战史,还没写好,1945年2月左右先遣队被解散后,我才被解救出来。没地方去,就一直流浪腾冲,住在一个庙里。腾冲当地有个人叫尹仲本,知道我是参谋长,非常敬重我,得知我落魄住在小庙里后,开小车把我接到他家里。尹仲本有个哥哥叫尹朝本,黄埔军校11期毕业,曾在胡宗南部队当过营长,在部队就在做生意,借口回家探亲就没回部队去。尹朝本非常高兴,热情接待我,并把我吃住全安排在他家,在他家住了一年左右。尹朝本家在腾冲是大户人家,专做香烟生意,黑白条香烟5分钱一包,大都卖往缅甸。尹朝本待我比亲兄弟还亲,尹还有一个妹妹,是一个寡妇,丈夫早年在缅甸做生意,早亡,与我同岁,想把妹妹许给我,我不要。尹朝本借给一个龚川的土司300万元钱,说是炼钢铁,后来土司赖帐,尹朝本带16个人16支枪去龚川要钱,全部被杀死。 46年八九月份也许是下半年,何应钦在昆明成立内政部(后改为军政部)昆明16军官总队,霍揆彰任总队长,因原先先遣队隶属于霍揆彰的第20集团军,霍揆彰也认识我,所以霍揆彰承认我上校军衔,并让我在16军官总队内担任第二大队上校大队副,大队长姓樊,陕西人。军官总队的任务是:1、收容,2、退役、转业(行政、警政、乡长)。大约一年后,我参加了转业考试,我成绩好,考入地方行政班,到中央训练团重庆行政班训练3个月,分配到浙江省安排工作,任浙江省府简任6级视察,简称浙江省视察,有视察室。

  1948年12月获国防部铨叙厅铨叙为“陆军步兵上校”。

  解放后,多次被判刑,倍受折磨,1975年12月15日特赦。

  (感谢临海志愿者团队采访并提供稿件)

原文地址:http://www.ailaobing.com.cn/archives_detail.php?id=1023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台州临海)戴敏文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振中

浙江抗战老兵名录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