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线战役正面战场太原会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周恩来与忻口会战

添加时间:2019-01-26 17:16:55 来源:抗日战争图书馆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从1937年10月13日开始,中国军队在太原的北大门――忻口,组织了一次长达21天的大会战。是役,国共两党倾力合作、密切配合,携手歼敌2万多人,成为全国抗战初期华北战场规模最大、对日军打击最重的一次战役。时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国民政府第三厅政治部副主任的周恩来,为战役的筹划和进行,做出了杰出贡献。

  

  1937年7月,日军发动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的序幕从此拉开。在中华民族危急存亡之时,国共两党开始第二次携手合作,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新四军,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开始形成。然而,抗战初期,由于日军装备精良,准备充分,在其重兵围攻下,中国军队接连失利,华北重镇北平、天津相继失陷,日军势力开始向整个华北地区蔓延。

  8月17日,日本内阁会议决定:“(一)放弃以前所采取的不扩大方针,筹划战时形势下所需要的各种准备对策;(二)为了适应事态扩大的经费支出,在9月3日前后召集临时议会。”随后,日军便集中兵力,展开了猛烈的华北攻势,兵锋直指山西。

  山西四面环山,地势险要,素有“华北要塞”之称。日军要完成在军事上占领华北的计划,就必须攻取山西。从8月上旬开始,日军便集结重兵,对山西发动攻击,先后占领了南口、张家口、平型关等战略要塞,直接威胁省会太原,山西的局势迅速恶化。

  山西是以阎锡山为首的晋系军阀赖以生存的基础。眼见太原危在旦夕,时任第二战区司令长官的阎锡山心急如焚。他一方面连电蒋介石,请求派遣中央军前来增援,一方面电邀八路军进入山西同日军作战,以减轻晋军的压力。在此之前,时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周恩来和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均曾就八路军入晋抗日之事同阎锡山有过交涉,但都遭到了阎的拒绝。

  接到阎锡山请八路军入晋协助作战的电报后,心系民族危亡的毛泽东便急电周恩来,让其立即赶赴太原、大同会见阎锡山,定下有关八路军入晋后的事项。周恩来当时正在同博古、彭德怀一起赴南京同国民党谈判组建长江沿岸委员会的途中,接到毛泽东电报后,他便同彭德怀及林彪、聂荣臻、徐向前、南汉宸、程子华等一行10余人,乘坐由西安行营派出的专列前往太原。火车经风陵渡进入山西,于10月5日到达太原。

  此时,日军已越过茹月口和阳方口,先头部队已经攻破雁门关防线,兵锋指向战略要地忻口。忻口是太原的最后一道防线,它位于太原北面100公里处,北距宽达半里的云中河约四五十步,是忻县、崞县、定襄三县交汇处,云中山、五台山两山峡谷中的一个隘口。忻口西边是丘陵地带,整个地形十分险要,易守难攻。阎锡山集中 6个集团军,共31个师、13个旅,约28万多人,由蒋介石派来支援山西抗战的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卫立煌任前敌总指挥,部队集结于忻口附近,决定利用忻口的险要关隘进行正面防御,迟滞日军进攻,为保卫太原争取准备时间。

  周恩来当时还担任国民政府第三厅政治部副主任,上将军衔。他一到太原,便前往代县太和岭口行营指挥部同阎锡山会谈,商讨忻口作战部署。周恩来在会谈中提出,要保卫山西,就必须广泛动员群众,开展抗日群众运动。针对阎锡山的恐“日”情绪,周恩来鼓励说:“阎先生,从战争开始的这一阶段看,日本军队来势凶猛,整个形势目前是敌强我弱。但是,只要我们坚持抗战,必然是敌人一天天弱下去,我们一天天强大起来。”周恩来的这席话大大增强了阎锡山的抗战信心,也为忻口会战的顺利进行做了准备。

  周恩来还用较长时间向阎锡山分析了全国和山西的抗战形势,解释了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他提出建立由各方面代表参加、由共产党来负责实施的战地委员会的主张。后来,阎锡山为形势所迫,接受了这一建议,成立了“第二战区民族革命战争战地总动员委员会”,由著名的爱国将军续范亭任主任委员,共产党员南汉宸和程子华分任组织部长兼宣传部长和人民武装部部长。“战总动会”下设各级战动会,以发动民众,组织游击战争为主要任务,其工作纲领由中共拟出。“战总动会”是在日本侵略者大举进攻中国,国共两党再次合作产生的统一战线组织,它成立后,便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迅速开展了一系列抗日宣传活动,武装群众,开展游击战争。

  在与阎锡山的会谈中,周恩来察觉到阎有意将八路军放到忻口正面战场打被动的阵地战。阎锡山企图借此捆住八路军的手脚,削弱共产党军队实力。对此,周恩来据理力争:“八路军在阵地上决战,不是主力。他自有拿手的一套,那就是打游击战。现在敌人攻向太原,正面用兵挡他一下是必要的。但把所有兵力都放到正面阵地上,跟敌人优势的飞机大炮拼命,不一定是好办法。把劣势装备的八路军放到阵地上,更不能发挥他的长处;叫他去迂回敌人的侧后方,寻找有利时机,打击敌人,对正面作战的部队也是重要的配合。”周恩来的据理力争使阎锡山、卫立煌最终打消了将八路军用于忻口正面战场的念头。以后的事实证明,八路军在日军侧后方的战斗,对于忻口的正面战场同样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二

  10月5日当天,携带电台随阎锡山行动的周恩来便将与阎、卫的会商情况电告毛泽东,毛泽东当即复电周恩来,提出了忻口会战中八路军的部署:甲:略。乙:我115师全部除一部做地方工作外,应速集中于台怀镇以北,大营镇、砂河镇以南之山地,等敌人被吸引于原平、忻县地区并打得激烈时,袭取平型关、大营、砂河、繁峙线,得手后交友军占领该线,我军向北突击,占领浑源、应县地区,开展新局面。丙:贺(龙)师全部除游击支队外,主力此刻应隐蔽于五寨地区。待原平正面打得激烈时,我115师又已实行向大营、浑源行动时,即用主力出长城袭击朔县、左云一带,与115师相呼应,捣乱敌人的整个后方。丁:129师以一个团位于孝义,主力位于包括娘子关在内之正太铁路侧后,主要任务是动员工人及两侧农民战略上策应林(彪)、贺(龙)两师,巩固后路。

  根据毛泽东的意见,在亲自考察了忻口一带的地理环境后,周恩来对阎锡山、卫立煌、程潜、傅作义等人先前制定的以忻口为必守阵地,分左、中、右三个地区,主力集中在中地区的作战部署,向卫立煌提出建议:“从战略上讲,应把主力放到侧面,采取包围迂回的方式,也就是运动战方式。即使是正面作战的军队,也不要单凭工事消极防御,在防御中也要抓取机会,积极地实行反突击。”“在中央地区,以小部分钳制当面之敌,而以主力把敌军诱到代县、忻口一带,求得侧面出击,加以消灭;右地区的部队要进行广泛的游击,以牵制敌军;左地区兵力较弱,可向宁武南北游击,破坏和阻止敌军的前进计划。”周恩来认为这样打,可以避敌之长――优势的武器装备,攻敌人之短――不得民心。周恩来的建议得到了卫立煌的高度赞扬。

  在仔细考虑周恩来的部分建议后,卫立煌将忻口战场划分为正面和敌后游击两个分战场,并对中国军队的具体作战部署做了调整:

  正面战场由卫立煌亲任前敌总指挥,中国军队仍分左、中、右三个地区来守卫忻口。左翼地区,东起新练庄,西至南峪,其间的大白水、朦腾、南峪、卫村为主要战场;中央地区,东起界河,铺西至新练家庄,其间云中河南北的下王庄、弓家庄、旧河北、界河铺、关子村、南怀化等村为主要战场;阵地右翼地区东起龙王堂,西至滹沱河,其间的南郭下、东荣华、西荣华、东西南贾为主要战场。

  敌后游击战场,由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指挥。以贺龙的120师组成左纵队,置于雁门关及同蒲路两侧;以林彪的115师343旅组成右纵队,置于代县、平型关方面;以115师344旅组成东进纵队,深入冀南,向平汉路发展;以115师直属独立团、骑兵营组成东北挺进支队,向察南及北平外围发展;刘伯承的129师正太路南侧待机,该师769团调归八路军总部指挥,进至五台山待机。

  考虑到从前期战况表现出来的国民党军战斗力低下、指挥失误颇多的因素,周恩来认为在忻口会战中八路军应为正面战场树立起一个新的形象,应尽量派得力部队配合国民党军作战,同时对配属的友军也要做到有分寸。他随即请示中央军委,将王震的359旅主力调回晋西北,以加强忻口会战中地区的防御兵力。

  此时,日本飞机为了向中国军民施加“心理压力”,天天空袭太原,在车站和市区投下很多炸弹,街上电线纵横,房屋玻璃破碎,商店大门紧闭,工厂警报汽笛呜呜长鸣,整天不断。再加上太原日本特务机关的猖獗活动,其收买的汉奸四处造谣,遂引起人们的心理恐慌。达官贵人纷纷搬家逃难,老百姓扶老携幼出城防空,一时间呼儿唤女之声不绝于道。目睹此景,周恩来在同阎锡山商量后,指示山西牺牲救国同盟会建立的山西青年抗日决死队,让其贴出“反对仓皇失措退却逃跑”的醒目大标语。他还建议南汉宸等主持的“战总动会”发出“动员3000万民众保卫山西”的号召,并从延安调西北战地服务团来太原表演救亡戏剧,进行一些抗日宣传活动。这一系列措施逐渐稳定了太原城内的局势,客观上为忻口会战的进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太原期间,周恩来还与山西省政府主席赵戴文及各方面的要人广泛接触,并出席众多会议,宣传抗日救国的主张,推动了山西抗日救亡运动的高涨。他还指示中共华北党组织动员了平津沦陷区的党员和爱国学生来晋参加抗战,这就为忻口会战积蓄了力量。

  

  10月13日,日军调集五千余兵力,在飞机、大炮和战车掩护下向忻口中央阵地――南怀化猛攻,忻口会战正式开始。日军参加忻口会战的兵力共约 3个师团,7万余人,并配有350多门大炮,150多辆战车和300架飞机。

  忻口正面战场的中国守军分为左中右三个兵团:左翼兵团以第14军军长李默庵为指挥官,下辖第14军的19个团(内有94师4个团),第33军3个团,第34军7个团,共约29个团,指挥部驻沙洼村;中央兵团由卫立煌兼任指挥官,以第9军军长郝梦龄为前敌总指挥,下辖第9军12个团,第13军1个团,第19军9个团,第34军5个团,第35军8个团,第38军2个团,第61军8个团,共约45个团,指挥部设在忻口西北红沟第9号窑洞内;右翼军最初为第15军的10个团,以第15军军长刘茂恩为总指挥官,指挥部驻受禄村。总预备队为高桂滋的第17军、第34军第203旅余部,共约5个团,此外,还有10个炮兵团,由第七集团军总司令兼第35军军长傅作义为预备军总指挥,指挥部驻金山铺。忻口正面战场中国军队共投入99个团,约10万人左右。

  战役开始,日军即集中兵力猛攻南怀化,试图实施中央突破。在日军猛烈的炮火下,南怀化中方阵地几乎被夷为平地。但守军虽身陷焦土,仍英勇杀敌,激战至深夜,阵地13次易手,终于将突入南怀化之敌包围歼灭。14日,日军增兵数千,再次猛攻南怀化阵地,中国守军与日寇展开更为激烈的战斗。右翼中国守军第15军与敌战至傍晚,将日军一部赶至灵山脚下;左翼第10师则将敌一部击溃,收复了旧练家庄等地,但南怀化主阵地陷于敌手。

  10月15日,二战区司令部为进一步扩大战果,歼灭敌人,收复中央阵地,调第9军、第21师等部约5个旅兵力在中央兵团总指挥、第9军军长郝梦龄的指挥下,向日军占领的南怀化阵地发起反攻。战斗异常惨烈,双方再次形成拉锯战。此役郝梦龄军长壮烈殉国(郝梦龄牺牲后,由陈长捷任前敌总指挥),南怀化阵地依旧掌握在日军手中。

  南怀化阵地失守后,整个战场形势骤然紧张,日军的进攻也更加猛烈。鉴于此,周恩来致电阎锡山、卫立煌:“一、必须转变作战方法,力争在忻口等地求得小胜利;二、保卫太原作战必须背靠山地,在野战中求胜,不应以众多兵力守城或正面阻击;三、开展游击战,放手武装民众,部署山西的持久战局。”他提议:立即令王靖国第19军一部守崞县,钳制当面敌人,以大部星夜回击绕攻原平之敌而歼灭之,以掩护中地区部队集中;电请南京另派三四个师实施战略上的出击;立即组织武装正太、同蒲铁路员工和井隆、阳泉的矿工,准备破坏铁路、矿井。卫立煌采取了周恩来提出的战术建议,命令李默庵率领第14军主力部队和晋军孟宪吉部绕至敌人后方,对日军造成包围;命高桂滋部猛攻敌军后部;命赵承绶的骑兵部队,由宁武奔向崞县和阳明堡一带,在敌后再加一层堵截,彻底围歼日军;电令朱德指挥五台山的部队截击敌人后方交通,阻断敌军后续增援部队。

  随后,在朱德的指挥下,八路军120师切断了日军由大同到忻口的交通补给线,115师打击了蔚县至代县的日军交通补给线,使进攻忻口日军的弹药、油料供应濒于断绝,攻势顿挫。卫立煌十分兴奋,他在忻口会战后曾对周恩来说:“八路军把敌人几条后路截断了,对我们忻口正面作战的军队帮了大忙。”

  此后,虽然日军猛攻半月有余,但由于忻口中国守军的勇敢作战,其并未完全占领忻口中央阵地。地面攻击受挫,日军便频繁出动飞机,加紧对忻口阵地进行狂轰滥炸。敌机每日清晨即来中方阵地侦察,随即以数十架飞机轮番轰炸,中国军队伤亡惨重。鉴于此,周恩来电告朱德,要八路军设法侦知敌机场确切位置,相机炸毁敌机,摧毁其空中优势。八路军129师第769团遂于10月19日夜,火烧代县阳明堡日军机场,炸毁敌机24架,大大缓解了我军正面战场的压力。

  鉴于忻口会战日益紧张,双方已进入对峙状态,周恩来高瞻远瞩,向阎锡山积极建议派重兵据守娘子关,以防止日军占领娘子关,对忻口守军造成侧翼威胁,但他的建议没有引起阎锡山足够的重视。周恩来还亲赴娘子关,同守关的中国军队最高指挥官黄绍?f会谈,对东线作战提出积极建议,但同样没能引起黄的重视。

  此时,日军见在忻口战场得不到进展,便一部转而进攻晋东重镇娘子关,企图南北夹击忻口战区的中国守军。驻守在正太路娘子关隘口的中国守军是国民党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黄绍?f所部。自10月13日开始,中国守军就在黄绍?f率领下与日军在正太路及娘子关周围地区进行战斗,在日军的猛烈攻势下,娘子关终被攻陷,忻口守军顿时陷入日军的南北夹击之下,战争形势急转直下。鉴于忻口守军腹背受敌,为保存有生力量,阎锡山与卫立煌做出放弃忻口、保卫太原的决定。国民党各部队遂撤出忻口,退守太原。至此,持续了20多天的忻口会战,最终以国民党军队的失败而告终。

  忻口会战是全国抗战初期华北战场规模最大对日军打击最重的一次战役。此役,虽然中国军队在付出死伤3万余人的巨大代价后仍然失败了,但国共两党军队携手阻敌21天,歼敌2万多人,给气势汹汹的日寇以当头一棒,鼓舞了中国人民的抗日斗志,写就了中华民族历史上一段可歌可泣的抗倭史话。

  忻口失守后,山西战局急转直下。没过几天,太原、上海相继失陷,华北屏障不复存在。全国抗日战争形势发生了急剧的变化。华北正面战场无战事,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深入敌后,开辟根据地,开展游击战争,逐渐成为华北抗战的主体。

  综观忻口会战的前前后后,正是由于周恩来的多方奔走,尤其是他同阎锡山、卫立煌等的频繁接触和会谈,给战役提供了诸多具有重要价值的建议和计划,才为战役最终取得一定成果打下了基础。只是由于阎锡山等人未能对周恩来的建议予以足够的重视,尤其是拒绝接受其据守娘子关的建议,导致战略要地娘子关失陷,从而引起了整个战局的迅速恶化,直接造成忻口会战的失败。阎锡山后来曾说:“如按周先生的计划,抗战必胜”、“周先生的确是个大人才,国民党中是没有这样的人才的”。这是亲身经历过忻口会战的阎锡山对周恩来为忻口会战做出的一系列艰辛努力的最好评价。□

  编者注:关于忻口会战持续时间,本文采新华网1937年10月13日至11月2日,历时二十一天之说。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太原失陷后的山西战局——八路军进入太行山建立敌后抗日根据地的背景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李一菲
最后更新:2019-01-26 17:17:23

太原会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