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线战役正面战场湘西会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围歼改击溃的雪峰山之战

添加时间:2019-01-26 15:07:05 来源:抗日战争图书馆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雪峰山战役也称湘西会战,是国民党正面战场中日两军主力最后一次大规模会战。战役起于1945年4月9日,止于6月7日。主战场为湘西雪峰山东麓的洞口县的高沙、江口、青岩、铁山一带。双方参战总兵力28万余人,战线长达200余公里。结局是中国军队彻底粉碎了日军进攻,获得战役的胜利,但也留下了遗憾。

  日军异想天开的战役赌注

  1945年2月25日,一支神秘轰炸机编队轰炸日本本土,其中几颗炸弹命中日本裕仁天皇皇宫,日本举国哗然,认为天皇尊严遭受凌辱,不可忍受。于是,日本首相小矾国昭责成日军大本营调查此举系盟军那支航空队所为,日军大本营很快查明这支轰炸了皇宫的航空队系中美联合航空编队,起自中国湘西小城芷江。此外,日军还发现,战略交通平汉、粤汉、津浦铁路线经常遭受起自芷江机场的美机破坏。日军大本营遂下令日军中国派遣军给予报复。

  日军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得此令欣喜若狂。冈村宁次是日军著名的中国通,策划和指挥了许多侵华事件和重大战役,在华北占领区对八路军抗日根据地实行“三光”(杀光、烧光、抢光)政策,极其凶残和狂妄。1944年11月,冈村宁次就任日军中国派遣军总司令,他上任伊始,踌躇满志,拟定进攻重庆方案,企图一举消除中国政府军的抵抗。但方案被东京大本营否决。因为日本判定美军将在中国东部沿海地区登陆,由此大本营规定中国派遣军实行东、西两面战略,东主西从,即以对美军为主,对中国军队为辅的方针。对此,冈村宁次表面服从,内心仍坚持自己的方案。他认为,必须在美国军队登陆之前,消灭中国军队,否则会遭受东西两面夹击,腹背受敌的困境。此次冈村宁次依令拟定芷江攻略作战,其实该作战只将进攻芷江,捣毁中美联合航空队机场视为小目标,即战役第一步。而下一步则沿湘黔公路攻占贵阳,尔后会攻重庆,战役终极目标旨在歼灭中国军队主力,逼迫中国政府投降。冈村宁次自己的算盘打得很好,但是能实现吗?有实现的条件吗?

  日本军人向来有冒险赌运的传统,这种传统也确实给他们带来了太多的甜头。如甲午战争袭击北洋舰队,日俄战争偷袭旅顺港,九一八侵占东北,1941年偷袭珍珠港。岗村宁次正是基于此准备再下一次赌注,达到他异想天开的目的。

  为什么说冈村宁次是异想天开呢?因为即便日军攻占了重庆,中国政府也不可能投降,重庆后身还有成都,成都后身还有西康。从1937年到1941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前,是中国军队单独同日军作战的时期,在那个非常困难的时期,中国国民党政府都顶住了日本的压力,止住了日军攻势。而到了1945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形势一片大好,在主战场欧洲,苏军与美英军分别从东、西攻进德国,德国行将灭亡;在太平洋战场上,美军节节胜利,正向日本本土逼近,中国会在这样的形势下投降吗?况且面对诸多已更换成美式装备的国军师旅,日军有能力打到重庆吗?用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的话说:日军恐怕连芷江的边都摸不到。

  陆军总司令何应钦是国民党军中老资格军人,曾任黄埔军校军事总教官,娴熟军事。他于1933年任北平军分会代理委员长期间,代表国民政府被迫与日本签订过屈辱的《塘沽协定》及《何梅协定》。而签订《塘沽协定》的日军代表,便是时任日本关东军副参谋长的冈村宁次。此次湘西作战,何应钦为何信心十足呢?

  驻扎在芷江机场的中美联合航空队共有500多架作战飞机,6000多名航空人员。大名鼎鼎的飞虎队首领陈纳德将军在此指挥联合编队,战场的制空权将得到绝对的保证。芷江东面的雪峰山横亘在日占区邵阳、益阳与芷江之间,是日军进攻芷江必攻的屏障。其山势地形复杂,便于排兵布阵,易守难攻。布防于雪峰山的国军第四方面军所辖的73军、74军、100军皆为美械军。此外位于鄂北的18军入湘编入第四方面军,在云南的新6军将空运至芷江,作为战役预备队。雪峰山两翼各有27集团军、10集团军进行策应。国军5大主力部队有3大主力即74军、18军、新6军在此会战序列中。

  国军兵力多于日军,装备优于日军,地形有利又有绝对制空权,焉能不胜。

  国军挽回“豫湘桂战役”颜面的机会

  美军自1942年底取得太平洋战争主动权后,开始对日本本土逐步实行全面海上封锁,使得日本南洋派遣军处于孤立、困难境地。日本为补给南洋军,于1944年4月,发动了旨在打通中国东北至越南的大陆交通线的豫湘桂战役。8个月中,国民党军队在豫湘桂战场上损兵50多万人,丧失拥有146座大小城市、6000万人口的2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失去美军空军基地7个、飞机场36个。

  这场战役让中国国民党政府大跌眼镜,颜面丢尽。

  因为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国民党军尚能同日军独立进行正规作战,无论是淞沪战役、徐州战役、还是武汉会战,虽然败了,仍能保存主力,重新组成新的防线与日军对峙,直至日军成强弩之末。

  而1944年,形势已经发生逆转,国民党军获大量美军装备,且中国上空日军已经完全丧失制空权。在战争条件得到根本改善的情形下,国民党军仗打的反而不如以前,这让国内外各方面很难接受。

  1945年2月,美国政府背着中国政府签订了出卖中国主权的《雅尔塔协议》。美国政府为什么这样做?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豫湘桂战役的惨败,让美国政府不相信用美式装备武装的中国军队可以独立收复被日军占领的国土。

  中国政府和中国军队太需要打一场胜仗了。此次雪峰山战役,中国军队将肩负起挽回豫湘桂战役失败影响的重任。此战役必将引起国际国内的广泛关注。开战伊始,恰逢联合国在美国旧金山召开制宪大会,蒋介石深信,“国际地位的提高,取决于国家的实力和战力。”他对出席大会的中国代表宋子文说:“我们一定争取把湘西会战打好,给你们撑撑台面”。

  冈村宁次投入雪峰山战役的兵力共4个半师团,8万余人。选定的前线指挥官是日军第20军司令官坂西一郎中将。坂西一郎曾是留学德国的高材生,崇尚奇袭和进攻,是日本陆军中的骄子。战役发起前,坂西一郎将兵力集结于益阳、邵阳、东安一线部署,拟定兵分三路合击芷江。    中路为主攻方向,由第116师团、第47师团和独立混成第86旅团担任。从邵阳出发,沿邵榆公路西进,预定将此线中国军之主力围歼于洞口、武冈以北、沉江以东地区,然后突进安江,攻占芷江。

  南路重广支队向新化、辰溪、溆浦方向进攻,从右翼策应中路,稳固湘西北地区,然后配合116师团在沅水以东、资水以西地区,寻歼中国军。

  北路第68师团之关根支队、34师团一部,分别攻占新宁、武冈,然后再沿巫水攻洪江,直取安江;或沿武阳至瓦屋塘,经水口协攻安江、芷江。

  另遣第64师团及68师团一部,分别向宁乡、益阳攻击,目的是牵制驻鄂的中国军队南下增援。

  4月9日开始,各路日军隐蔽快速向前运动,突然发起攻击,一路斩关夺隘。几天之内突进数百里,进入雪峰山腹地。中路进至芷江门户龙潭,北路攻占新化,南路攻占瓦屋塘。攻击行动出乎预料的顺利,让坂西一郎更为狂妄,在他的内心感觉里,中国军队到什么时候也是不堪一击的。

  然而,坂西一郎似乎高兴的太早了。与坂西一郎对阵的是能征惯战的王耀武及其统领的国军第四方面军。王耀武系黄埔三期生,是国军将才中的精英。由于战功显赫,连连提升,许多出类拔萃的黄埔一期生都被他越过成为其部下。抗战以来,王耀武率部参加10余次正面战场主力会战,具有丰富对日作战经验。日军部队流传着,宁碰阎王,不碰老王。

  王耀武部署雪峰山战役制定的作战方针:诱敌深入,逐次抵抗,分割包围,聚而歼之。他准备首先打击日军南、北两路,即斩断日军两翼,将中路担负主攻日军放进他布设的口袋阵,而后围歼。

  南路关根支队进占瓦屋塘后,随即进攻武冈城。守城系74军第58师。师长蔡仁杰率部在城内外构筑三道防御阵地,皆以黄泥、细沙、石灰混合筑成,其内里一线,百姓献出存放过年用的糯米,熬成稀粥掺和三合土构筑,其固无比。

  4月27日,日军关根支队在坦克配合下,分东、西、南三面发起猛攻,一连3天均未得手。无奈,支队长关根少将使出了“杀手铜”,即组织特攻队实施人肉炸弹攻击。第4天。日军特攻队员身绑炸药,头缠涂了太阳徽号的白头巾,在坦克、炮兵火力掩护下冲击西门。一些特攻队员冲过护城河,到了城墙下便拉响炸药,血肉纷飞中,城墙也被炸开一个个洞。但守军早有防范,立即用装满砂石的麻包将洞口堵住。特工队又用绳梯爬城,想将城墙炸开更大的缺口,但守军待敌爬到中途,用冲锋枪、机枪扫射,护城河里,日兵尸体累累……

  但仍有几处城门被破,就在日军后续部队蜂拥而至战情紧迫的时刻,国军第44师奉王耀武之令至武冈城郊,从日军后侧发起攻击,守城的部队也组织突击队乘势反击,围城的关根支队腹背受敌,终于不支退去。

  关根支队退至武阳至绥宁一带。王耀武通过何应钦向美驻华空军司令官陈纳德请求支援,于是,美空军两个编队的“野马式”、“P一40鲨鱼式”战机,连续几天轮番攻击武阳、绥宁一线的日军据点,日军主阵地被凝固汽油弹烧成一片火海。

  5月5日拂晓,王耀武指挥中国军队发起总攻,武阳附近各要点相继被夺回,其残部在逃窜途中又屡遭中国军堵截,大部被歼。5月6日,何应钦向前来采访的中外记者宣布:“武阳之捷开湘西战役胜利之先声。”

  日军北路重广支队攻占新华后,开始向预定攻击目标击发,进至沿溪附近遭中国第73军的有力抵抗,并于4月底被该军包围于红岭山。在中美空军的轰炸扫射下,该支队只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其后续前来接应第86混成旅团在小溪猪栏门等处渡河时,恰逢河水暴涨,乘竹筏至河中心时,遭美机轰炸,伤亡惨重,勉强抢渡过去的若干联队,不能对重广支队进行有效支援,招致北路进攻的失败。

  坂西一郎在南、北两翼被斩断的情况下,不甘心失败,仍令中路继续进攻。

  中路担负主攻的第116师团一路长驱直入,攻抵洞口镇附近时,遭到了中国军队的顽强抵抗。洞口镇地处公路线上,是通往安江、进达芷江必经之隘路。该地中国守军100军19师利用险峻的地形,把阵地如货架子一样层层构筑在山梁上,并设有掩盖枪位的鹿砦,而且阵地的前方是广阔的水田,视野很宽,轻重武器交叉射击,组成极浓密的火网,给日军的攻击造成了极大伤亡。岩永汪师团长使用“特攻队战术”,虽然占领洞口镇,但随即陷入前来增援的数师中国军队的包围之中。日军孤注一掷,向通向芷江最后一关的江口镇其两翼高地青岩和铁山发动猛攻。青岩、铁山是王耀武布设的口袋阵里的口底,决不能让日军打破口袋底,锋指安江、芷江。防守青岩、铁山阵地的74军,顽强抗击,日军付出重大伤亡无法突破。单就防守青岩的57师170团共击退日军15次冲锋,击毙日军1600多人。

  坂西一郎终于认清形势危急,向岗村宁次发电要求全线撤军。冈村宁次接到撤退请求十分震惊,从前线回来的中国派遣军参谋长小林向冈村宁次陈述前方将领请求撤军的3条意见:1、日军在没有任何空中保障的情况下,只能是美机的靶子;2、中国最精锐的新6军廖耀湘部已陆续从云南空运到芷江,即使打到芷江城下,已成强弩之末的攻击部队也无法击败这个军;3、若继续作战,请冈村宁次总司令官增加2?D3个师团兵力。冈村宁次虽然骄狂,但也不是那种明知输了,也不承认输的顽固之人。他认为武士道的可贵之处还有敢于承认失败的一面。冈村宁次于5月9日下达中止芷江作战的命令。

  在日军决定撤兵之际,中国军队开始酝酿反攻。日军败局已定,让蒋介石大喜过望,5月5日,国民党在重庆召开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期间,求胜心切的蒋介石接连两次给何应钦发报,要求迅即组织反攻,让正在进行的六中全会洋溢出胜利的喜气,一雪上年豫湘桂战役之耻。

  何应钦围三缺一的动因

  在安江第四方面军司令部,两个反攻方案争论不休。一个是陆军总司令参谋长萧毅肃和新六军军长廖耀湘的方案,主张实行中央突破。另一是第四方面军参谋长邱维达的方案,主张从侧翼插入敌后,切断湘黔公路,合围日军。邱维达认为实行中央突破固然能胜,但不能达到全歼日军的目的。邱维达的方案表达了王耀武的意愿,王耀武旨在打一个对日作战前所未有的歼灭战。最终何应钦批准了邱维达的反攻方案。    岗村宁村的撤退命令是5月9日下达的,但各路日军早已开始撤退,脱离战线。中国军队于8日采取陆空协同向日军发动全线反攻。北路日军重广支队已于5日就开始撤退,18日在巴油地区被中国军队分割,损失惨重;南路关根支队残部于5月6日开始沿白家坊、黄土塘、李溪桥,向花园市撤退;最迟撤退的是担负主攻的第116师团,也于7日晨开始撤退。至11日,116师团退至洞口、竹蒿塘一带。13日,该师团在洞口、金龙岩、竹蒿塘地区被中国军队袭击,经两天激战,以死伤极为惨重的代价,于16日午夜退至东圳地区集结。

  日军为掩护部队尽快脱离战场,占据要点高地鹰形山阵地,顽强坚守,死战不退。74军、100军组织力量数日反复进攻而不能攻破。王耀武亲临鹰形山前线查看,他看过之后,告诉部下要采用火攻。前线指挥员感到蹊跷,连天下雨,山地潮湿,如何放火?王耀武笑了笑对大家说,你们只管做好进攻准备就是了。第二天,一批P-40轰炸机飞临鹰形山上空,投下美国最新式的纳帕姆燃烧弹,顿时鹰形山阵地变成了一片火的海洋。国军乘势冲上去,一举攻克鹰形山。

  正面进攻酣战之时,国军精锐18军沿常德、桃源地区南下,切断湘黔公路,其杨伯涛11师的一个团占领了石下江,堵住了日军撤退的唯一后路,至此,进攻芷江的南、中、北三路日军已陷于中国军队的包围之中。

  王耀武设想的全歼进攻芷江日军的基本条件已经完备。敌人已是瓮中之鳖。只要进行艰苦作战,付出一定代价后全歼日军不成问题。此战役将成为中国抗战以来最为辉煌的战役,因为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围歼战。战果也将会超过不久前结束的由美军发起的硫磺岛战役,以及正在进行中的夺取日本门户之战的冲绳战役。可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给这次战役本应获取的巨大战果打了个不小的折扣。

  何应钦突然下令,让18军11师某团撤离已经占领的石下江。这给被包围的日军留下了一个缺口,被围日军正是由此脱离包围,逃回原出发阵地。何应钦又令各军师乘胜追击掩杀,各路国军虽有斩获,但是日军大部都已逃脱。

  何应钦为什么要下这个命令呢?明眼人一看便知,何应钦采用了围三缺一的战法。围三缺一是孙子兵法里的作战要则,这条作战要则是有适用范围的。通常情况下,围三缺一是在没有实力全歼对方时实行的一种战略。可以使敌军感觉有生路不至于困兽犹斗拼死抵抗,从而快速击溃敌军而不是全歼。但是,何应钦调动了26个师,当中有15个师是美械师,是被围日军的数倍。此外,陈纳德将军指挥的中美联合航空队临近战场,具有连续不断对敌实施空中袭击的便利条件。而包围圈里的日军后勤被切断,给养严重困难,已经支持不了多久。在这样优势的条件下,有必要围三缺一吗?战役后期,国军打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滑头仗。

  采用围三缺一的动因有两点:1、在对日军构成包围之际,何应钦便发电重庆告捷,重庆大街小巷开始张贴标语庆祝雪峰山大捷,实际上雪峰山仍在炮火连天中。如果不网开一面,战役会旷日持久,不知何时结束,会对国民党六大的闭幕六届一中全会的召开产生影响。这个形势导致战场草草收兵。2、包围日军的各部队多为国军的精锐主力,如果彻底围歼日军,必有很大损失。考虑还需保存实力,毕竟还有一个内战的对手。

  雪峰山战役虽然留有遗憾,但也不失为一次大捷。此战日军伤亡28174人,其中阵亡12498人,被俘447人。国军伤亡26000余人,阵亡7817人。雪峰山战役之后,日军再也无力发动进攻,开始收缩兵力,转入战略防御,而国军则处于战略进攻态势。雪峰山战役的胜利,使芷江享誉全国。两个月后,芷江被国民政府选定为日军中国派遣军受降的洽谈点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湘西抗战:你不知道的营田惨案
下一篇:湘西会战:侵华日军的最后疯狂

责任编辑:李一菲
最后更新:2019-01-26 15:10:15

湘西会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