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战研究名家论抗战专家论坛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拒绝抗日神剧!!中国70个师扛不住日本7个师团,一文告诉你侵华日军真实战斗力

添加时间:2018-12-25 09:02:36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兰台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只有认清侵华日军真实的战斗力,才知道抗战时中国军队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手,才知道为了不做亡国奴,我们的先辈除了付出数倍甚至数十倍的鲜血为代价,确实再没有其他的路可以与日军抗衡。

  01

  —

  来自抗日将领的回忆

  林彪:从北伐到苏维埃战斗中不曾碰到过这样强的敌人

  中共名将林彪在《平型关战斗的经验》中写道:

  敌人实在有许多弱点可为我乘,但敌人确是有战斗力的。也可以说,我们过去从北伐到苏维埃战斗中还不曾碰到过这样强的敌人。我说的强,是说他们的步兵也有战斗力,能各自为战,虽打败负伤了,亦有不肯缴枪的。战后只见战场上敌人尸体遍野,却捉不着活的。敌人射击的准确,运动的荫蔽,部队的掌握,都颇见长。对此种敌人做战,如稍存轻敌观念,做浮躁行动必易受损失。

  我们的部队仍不善做疏散队形之做战……我们的军事技术,特别是战斗员与班排连长的技术与战术教育,实在还须大大的努力。过去大半年,部队虽然得到了休息整顿的机会,在风纪、礼节与正规化上进步很多,但对战术训练还很差。今后应努力加强这方面的教育。

  李宗仁:日本陆军训练之精和战斗力之强,举世罕有其匹

  台儿庄会战指挥官,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回忆:

  日本军队的长处,那也确是说不尽的。日本陆军训练之精,和战斗力之强,可说举世罕有其匹。用兵行阵时,上至将官,下至士卒,俱按战术战斗原则作战,一丝不乱,令敌人不易有隙可乘。日本高级将领之中虽乏出色战略家,但是在基本原则上,绝少发生重大错误。日本将官,一般都身材矮小,其貌不扬,但其做事皆能脚踏实地,一丝不苟,令人生敬生畏。

  陈诚:兵在精而不在多

  曾分别任第六、第九战区司令长官,指挥武汉会战和远征军入缅的陈诚更是对中日两军做了直接对比:

  优势兵力,不能专就量言,质的关系尤为重要。我们抗战动员的兵力,在任何一次会战中,都比敌人多几倍。即如武汉会战,光是九战区指挥的部队,最多时有七十多个师;而敌人使用部队,据先后发现之番号计算,总计不过七个师团。其所以能以少击众者,除装备关系外,就是因为素质的优越。反过来看我们自己,部队虽多,但量的优势每为质的劣势所抵消,徒然虚糜饷糈,并无补于败亡——此“兵在精而不在多”之所以为至理名言也。

  日军甲种中队编制205人,人数相当于中国军队1.5个连,但拥有步枪、轻重机枪、掷弹筒、迫击炮等。以装备水平看,已经接近中国军队的团级单位。

  日军还在步兵各级编制内配备加强武器,以增强压制火力:个别加强的分队配备1具掷弹筒;在步兵小队配备3具掷弹筒;在步兵中队则配备1-2挺重机枪,有的还配备1-2门迫击炮;在步兵大队配备2-4门九二式步兵炮,另增配4-8挺重机枪(即增强一个1个机枪中队),个别大队还加强2门四一式山炮。在步兵联队配备4门四一式山炮或6-8门九二步兵炮,6门37毫米反坦克炮。

  抗战初期,日军地面重武器数量也多于中国军队。日军一个师团的支援火炮有24门四一式75毫米山炮、12门75毫米加农炮(亦即野炮)和24门三八式70毫米步兵炮。

  近代特别是一战以来的武器对抗,除了单项性能对比外,还需要武器配置按作战要求力争达成最优化。日本作为一个实现了近代系统工业化的国家,在侵华战争前已基本跟上国际战争水平的要求,从而对军队装备进行配置,在陆海军之间、航空兵与地面部队及舰艇之间、陆军的步、炮、骑、装甲兵之间的武器使用能达成有机结合,战时有较好的火力协同。从这点上说,日军的军事实力达到二战时期国际先进(陆军次于德美苏英,海军仅次于美军)水平,远强于当时的中国军队。

  反观中国,无论是中央军还是地方杂牌军,缺枪少弹一直是普遍难题。

  国民政府缺乏工业基础,国内兵工厂只能生产少量轻迫击炮、步机枪和子弹,多数武器购自德、苏、英、捷克等国,虽然多数品种质量还略优于日军装备,然而财力不足,外购数量有限。

  以当时最精锐的中央军德械88师为例,全师也只有4000多支步枪,70多挺重机枪。主力部队尚且如此,其他部队就不用说了。

  抗战前贵州军阀的部队中,有一部分士兵还居然是手持大刀长矛作战的,最多身上背几个手榴弹,这种士兵在贵州叫做徒手兵。

  1944年10月,魏德迈担任蒋介石的总参谋长后,发现士兵无力行军,不能有效作战,而其主要原因是他们处于半饥饿状态。由于后勤、补给工作不良,后方军粮不能按期送达第一线,导致前线部队常常断粮。

  就是这样一直身体和文化素质均可用低劣来形容的军队,在另一个战斗力构成的重要因素:训练上,也远远被日军甩在背后。

  日军的训练相当严格。据昭和十五年(1940年)日军颁发的《步兵操典》规定,步兵单兵及大队以下步兵分队训练主要内容包括:

  单兵教练,即单兵队列(包括射击、投弹和动作),单兵对歩、机枪的射击和掷弹筒的使用。

  中队教练,包括队形、战斗、分队、小队、中队的进攻、防御。

  轻机枪和自动炮教练,包括密集队形、射击、分队、小队、中队进攻、防御,以及夜间战斗。

  步兵炮、速射炮教练。

  大队教练,包括进攻、防御、追击、退却,以及夜间作战。

  抗战初中期参战的日本士兵,从训练上大体上要接受将近一年的军事训练。

  前5个月是新兵集训,训练课目包括队列、刺杀、射击及拉练。在这期间最少要有一次在严冬条件下的五天野营拉练,训练士兵严寒耐力及夜间应战能力。

  接下来2个月是常规单兵综合素质训练,强调小队、中队一级作战协调。在这期间每天必须有30公里以上行军耐力训练。并由教官掌握其中强行军比例,但不得低于每日5公里的强行军。

  新兵在转入小队、中队级协同战术训练时,大都加入该部队老兵的“私货”。这些“私货”练起来都很苦,例如立姿加重物持枪长瞄,打夜间100米外香火头,避弹奔跑及针对避弹奔跑的射击方法,狙击与反狙击术,突发情况下防守与反击的动作等,都是在战场上非常实用的技术。

  再接下来的1个月是中队、大队级作战训练。新兵从这个月开始接受野战射击训练,游泳训练及强化刺杀训练。除此之外,另有每天40公里的行军。

  最后2个月搞大队、联队级作战协同,高级技战术动作及火线机动。

  经此训练,抗战初中期的日本普通士兵已经具备了相当的单兵作战技能。

  日军《步兵操典》规定:新兵入伍以后每月用于实弹射击训练的子弹,步枪不得低于150发,机枪不得低于300发,每年用于训练的步兵子弹则为1800发。在这种严格要求和训练条件下,日军射击水平普遍较高,通常每个中队(连)优秀射手占到三分之一左右。英国军事评论员给日本军队军事素质的评价是:装备B级,战术水平A级,单兵射击技术A级。

  据一些抗战老兵回忆,许多日军士兵在乘车行进时举枪射击,仍能较准确地打中百米内的人形目标。而普遍受过基础教育的日本兵在受到长时间严格训练后,对技术兵器的操作、保养水平更是远优于中国士兵。

  到战争后期,日本在战争的泥沼中越陷越深,兵源枯竭,不得不扩大服役年限,征召了许多“胡子兵”和“娃娃兵”,老的老,少的少,且训练的时间、质量都不能保证,军事素质就大打折扣。

  国民党征兵主要靠强抓壮丁,川、黔、滇军部队还多是大烟枪不离手的“双枪兵”,其精神面貌可想而知。由于财政困窘,当权者珍惜所购武器却轻视人命,加上士兵经常开小差,因此舍不得消耗弹药对其进行训练。

  当时外国来华人员感到很奇怪的一件事,便是“国军”士兵手中能有先进的德、美枪支,却赤脚穿草鞋,连一双极便宜的防护脚的胶鞋都不发。士兵如此不受珍爱、缺乏训练又充斥文盲的部队,使用武器的效能肯定不会高。

  由于后勤、补给工作不良,国军士兵还要承担繁重的杂务。据估计,一般部队因领粮、领草、搬运、打柴、磨麦等,每星期竟难得三天的训练。一个连往往有二分之一或三分之一的人力,经常在打杂。新兵入伍后半年,还不知如何瞄准,如何使用表尺与目测距离。国军士兵的射击技能远不如日军,大多数士兵打仗时只是胡乱扳放。

  战斗情绪的热烈高涨,以及勇于牺牲,本为国军士兵最大的长处。冲锋和白刃战,也是国军最有可能取得胜利的方式。但直到日军素质一落千丈的的抗战后期,国军士兵的劈刺技术还是比不上日军,二、三个士兵尚不能敌过一个日本兵,原因固然有国军士兵营养不良,体力太差的原因。而劈刺技术训练不足,也是重要原因。冲锋与劈刺的战斗技能,平日不注意训练,每遇近距离与敌交锋,只知一味喊“冲”、喊“杀”,如同儿戏。

  国军士兵不但技能差,且不沉着,往往过早发射,甚至一发现敌人,即到处放枪,无异暴露自己的位置,给敌炮以良好的射击目标。投掷手榴弹,大多失之过早,常被敌人掷回。由于缺乏沉着应战的工夫,日军在攻击国军高地时,常在远处大声呼叫,诱使国军过早投弹或射击,以消耗国军的弹药。

  徐永昌反省国军屡战屡败的原因时,在日记中写下了这样一段话:“关于战事,致胜条件太不够,固无法使之有利,但如超过限度之败,则又完全为官兵训练太差,风气太坏所致。”

  “训练太差,风气太坏”,确是国军弊端的经典总结。这里风气之坏是严重影响战斗力的又一重要因素。

  连蒋介石自己也承认,中原会战(即豫湘桂会战中的河南战场作战)时,“我们的军队沿途被民众包围袭击,而且缴械!这种情形,简直和帝俄时代的白俄军队一样,这样的军队当然只有失败!我们军队里面所有的车辆马匹,不载武器,不载弹药,而专载走私的货物。……部队里面军风纪的败坏,可以说到了极点!在撤退的时候,若干部队的官兵到处骚扰,甚至于奸淫掳掠,弄得民不聊生!”长沙会战时,部队主官因营商应酬,脱离部队,官兵擅入民房,攫取财物。有的守备部队,当敌人攻击时,尚在掩护体中赌牌,以致失守。

  与日军相比,尚未近代国家化的中国军队,其风气也带有浓重的前现代流寇风气,与近代国民国家军队相比,风气与素质实在有霄壤之差。

  素质、训练、风气,这些在一定程度上比武器的先进程度还要重要的因素上,中国军队与日军相比,其差距更远远超过了武器的落后。

  对日军军事素质的丑化与贬低,实际上也贬低了那些在抗战中牺牲的烈士和活下来的老兵。抗日战争,是一个前近代国家对一个近代工业国家的拼死抵抗,拒绝抗日神剧,记住历史上真实惨烈的牺牲。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远东战役与东宁要塞
下一篇:李宗远:近代日本“大陆政策”与七七事变

责任编辑:文小铃
最后更新:2019-02-12 16:03:08

专家论坛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