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专题栏目抗战寻亲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漫漫77年寻亲路,方知抗战老兵王行干英魂早已长留大青山

添加时间:2018-11-30 11:25:46 来源:田国庆、文勇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文勇小时候常听母亲讲,他的外公王行干是一名抗战老兵,据说牺牲在了抗日战争的战场上。但外公什么时候牺牲的?到底牺牲在哪里?牺牲时是什么情况?却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说不清楚就容易让人产生联想,有时候他就想,外公牺牲是不是一种传闻啊?他是不是没有死呢?会不会有一天忽然会找上门来,回到自己的家。

  寻找外公,是兴城退役军人文勇有记忆之后印象最深的一件事。那时候他的母亲总是唠叨,找找你们姥爷吧,老人家说不定还活着呢。遗憾的是,鉴于那时交通、信息的不便,很多事情谁也没有真正放在心上,全家人只是在母亲的反复催促下,经意或不经意间顺便打听一下,结果自然而知。直到前不久,文勇和同样当过兵的哥哥突然意识到,有些事情不能再等了,才正式进入“刨根问底”程序,并最终弄了个水落石出,而这时据抗战老兵王行干牺牲已经过去了77年……

  寻亲之路

  2018年清明节期间文勇回山东老家祭祖,父亲又提起寻找岳父王行干的事情,觉得不管怎么样,如果寻找不到,对于后人都是一种遗憾。听了父亲的话,弟兄三人突然感到,有些事情真的不能等,便当即下定决心,不管遇到多大困难,一定要找到外公的下落,以告慰他的在天之灵。

  在此之前,文勇的大哥文永锋多次到过外公的老家,也就是今天的山东省临沂市临港区团林镇王家黄所村查找,但外公的邻居后代只知道外公在家时的情况,对参加革命的以后的事并不清楚。三哥在镇民政部门找到了1981年山东省人民政府编著的《莒南县革命烈士英名录》,那上面有外公的信息,但除了名字、单位外,经查证其他信息均有误。

  回到居住地辽宁兴城后,文勇以英名录中外公牺牲前的单位“抗大教导团”为线索,在网上查有关的历史,才知道原来抗大教导团,是抗大一分校在山东办学后期的一个别称。又搜索“抗大一分校”的信息,偶尔看到了乔志学老人组织编著的《在敌后的抗大一分校》一书,他感到上面可能会有外公的消息。等网购回来一翻看,果然找到了外公牺牲的准确信息。

  得知这种情况,文勇立即直驱北京,拜访乔老,试图揭开外公生死之谜。

  拜访乔老

  乔志学原是抗大学员,解放后一直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勤学院任教。离休以后,他积极宣扬抗大精神,成立了北京抗大一分校校史研究会,呕心研究抗大历史十余年,为抗大历史研究作出了卓越贡献,有着抗大历史“活档案”的美誉。如今虽然已经91岁高龄,但依然身体康健,精神矍铄,英姿不减当年。能亲眼所见外公的老战友、北京唯一健在的抗大学员,文勇倍感幸运和亲切。

  文勇向乔老说明了来意:他的外公叫王行干,小时只听母亲说,外公是在抗大中牺牲的,年仅21岁。外公牺牲后不仅连张照片都没留下,而且牺牲的时间、地点等情况都无人知晓。为了继承了外公的遗愿,母亲先后送三哥文永宁和他参了军,并叮嘱他们寻找外公的下落,但因当时部队工作繁杂,加之信息不畅,直到母亲去世,也没有结果。后来父亲也多次提起这事,让他们兄弟寻找,但由于事过多年,一直没有如愿。

  战友的后代来访,让乔志学老人倍感亲切,思绪也仿佛一下子回到了77年前的战场,回到了大青山。

  英雄长眠大青山

  巍峨雄伟的大青山,耸立于山东省临沂市费县西北部,蒙山主峰的东麓,系蒙山支脉,因松林茂密、四季常青而得名。大青山主峰海拔686.2米,是费县、蒙阴、沂南县三县交界处的最高峰。多少年来,她像一座丰碑,铭记着沂蒙军民在热血与烈火中,同敌人进行的一场场惊心动魄的斗争。大青山胜利突围战,是山东抗战史上最为壮烈的战斗。

  随着乔老深情的讲述,一场波澜壮阔的战争画面在文勇面前徐徐展开……

  1941年11月,侵占山东的日寇,从全国各地调集了5.3万名日军和伪军,对沂蒙革命根据地进行了“铁壁合围”,妄图一举消灭我主力部队和领导机关。大青山一带是沂蒙革命根据地的中心地区,山东分局、省战工会、八路军第115师师部,在沂南县青驼寺、马牧池一带驻扎。抗大一分校驻在大古台、胡家庄一带。王行干所在的第二大队,之前一直在东蒙山活动。11月28日,奉命向彩石山一带转移。

  11月30日上午8点,11月30日8时,第二大队行至燕子山附近时,东北方向突然传来激烈的枪炮声,部队迅速进入山坳隐蔽待命。侦察得知,驻在青驼寺的115师师部,突然遭到了敌人围攻。不久,学员们就看到漫山遍野的慌乱奔跑的人群和骡马。部队继续前进时,却在山路上被从红花峪方向分散撤退过来的115师一部冲乱了,随后敌人也追击过来。慌乱中,走在队伍前面的学员,被挤向了东南方向北竹岚子一带。这部分学员,随115师部分人员突围了。

  追击的敌人占领大青山主峰,以密集的火力向我突围人群射击,后面队伍想向东南突围的路线被阻断。这部分学员和大队部,被卷入向西南突围的人流。战斗中,第二大队的政委刘惠东不幸在椿树口牺牲。文勇的外公掩护着机关人员,边打边向南涝坑方向撤退。

  这时候,抗大一分校校部转移到大青山半腰时,侦察员报告,前方发现大批人员,正向这里转移。原来,山东分局、第115师首长决定,于11月29日发起绿门山战斗。为便于部队作战,减少损失,令师司令部五科科长袁仲贤、省战工会副主任陈明,率山东分局、八路军第115师、省战工会等3000余机关非战斗人员,暂时转移到大青山地区。他们连夜跋涉,越过了临蒙公路,于拂晓前即到达了大青山东北地带,没想到却进入了敌人早已设下的包围圈。

  大青山东北脚下,有一条南北长约5华里、东西宽200余米的梧桐沟。当时,三个机关和抗大一分校将近有6000多人马,全部困在山坳里。一旦敌人围攻过来,将会有被全部聚歼的危险。慌乱中,校部参谋向周纯全校长报告,第115师首长指示,三个领导机关人员的突围工作,统归周纯全指挥。

  被困的三个领导机关中,只有115师的特务营、山东分局的警卫连有些武器,其他人员都是手无寸铁。抗大一分校部队中,只有校部的警卫连、侦察队和军事队才有些轻武器,但数量少、性能差。其他队的学员队,个别人手里才有枪,子弹也很少,大部学员只有两枚手榴弹。抗大一分校本来是被掩护的部队,现在却变成了掩护部队的主力。周纯全临危受命,立即召开了紧急会议,大家同意,由周校长统一指挥突围。但当时单位多,人员多,武器弹药却很奇缺,要和一个日军混成旅交战,而且还要掩护人员突围,周纯全的压力可想而知。

  周纯全沉着冷静,他仔细分析了敌情、地形和我情,果断地命令:立即掩护部队向西蒙山方向突围。突围战一开始就异常惨烈,大部队在前面跑,日本人在后面追着打。梧桐沟是南北敌人的结合部,合击圈尚未形成,但已遭火力封锁,日寇用迫击炮顺着梧桐沟来回连续地狂轰乱炸,突围人员乱成一团,不断有大批人牺牲。大青山下硝烟弥漫,爆炸声、枪炮声、战马嘶叫声、受伤人员的呻吟声响成一片。

  敌人居高临下,离突围人员只有100米左右,在敌人重机枪疯狂的扫射下,人群中随处可见牺牲和受伤的同志,血雨腥风,惨绝人寰的场面,令人目不忍睹。这时,东面的青驼寺方向又上来了一批敌人,如果敌人一旦包围过来,与南北两侧的敌人形成三角夹击之势,后果将不堪设想。

  危急时刻,第二大队机关从椿树口村方向过来了,王行干和马洪全、吴法中等40名营连排干部,边向敌人射击边撤向大山顶。大山顶位于今大青山西侧南竹岚子山梁,犹如一道屏障遮蔽住了梧桐沟。青驼寺阵地失守后,大山顶一线成为阻击东路之敌的关键阵地。王行干和战友们转移了敌人的火力,领导机关和大部分人员,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胜利地突围了。

  被阻的敌人认为遇到了八路军的主力,于是疯狂地用迫击炮、重机枪不断攻击大山顶阵地,敌兵边射击边向山上冲来。我军为了节约弹药,依靠有利地形地物,等敌人靠近时才打几枪。子弹打完了,就用石头打击敌人。石头用完了,敌人又开始往上冲,等敌人冲上阵地后,王行干和战友们就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战。他们拼命地用石块、枪托拼命与敌搏杀,但终因体力不支、寡不敌众,全部壮烈牺牲……

  第二天,打扫战场的人员看到,大青山脚下方圆二十多里,到处都是人和骡马的尸体。梧桐沟底散落着衣服、档案资料、干粮袋,还有被炸飞的残肢断臂……大山顶阵地上的情况更惨,勇士们有的身首异处(明显是敌人攻上山顶后,看到的并不是主力,而是人员少、武器差的抗大学员,于是恼羞成怒,砍杀泄恨),有的遗体被打成了蜂窝,面目烂糊的已无法辨认。有的后背插着刺刀,下面还压着打死的敌人……

  魂兮归来今长祭

  大青山突围战中,因敌我力量悬殊,虽然胜利了,但却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抗大一分校牺牲了500多人,仅梧桐沟一地就有300多人牺牲。山东分局领导黎玉沉痛地指出:“大青山突围战,是山东抗战史上一次空前壮烈的战斗,抗大一分校立下了独特意义的战功。”原国务院副总理谷牧曾以“北有平型关,南有大青山”,赞叹这场突围战。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想起那些牺牲的好战友,我心里就会很难过。你的外公王行干作为“抗大”培养的优秀干部,英年早逝,真是可惜呀!”听着乔老的叹惜声,泪水模糊了文勇的双眼,他默默念叨,外公是黄河之滨集合起来的优秀青年,在深冬的大青山上,用年轻的生命践行了“艰苦奋斗、英勇牺牲”的抗大传统,英勇事迹必将永远印记在中国抗战胜利的史册上。

  岁月悠悠,大青山之战已过去77年,王行干和他的战友们也远去了77年。2018年11月30日上午,远在辽宁的文勇和生活在老家山东的亲人们齐聚大青山上,一杯水酒,一个军礼,凝结着全家人对母亲的告慰,对外公王行干的祭奠。英雄的人啊,77年过去,你和亲人们已经团聚,你所盼望的中国已经强盛,你可以含笑九泉了。

  一阵清风吹过,大青山显得愈加肃穆、巍峨。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96岁抗战老兵寻找失散80年的四川江安弟弟宋书麟
下一篇:缅怀抗战,为昌邑籍阵亡老兵寻找家人并招募志愿者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9-02-12 10:40:18

抗战寻亲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