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黄埔军校黄埔回忆黄埔生活回忆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记武汉分校

添加时间:2018-10-29 19:43:30 来源:黄埔武汉分校 范继文 撰稿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一九二六年十月,北伐军克复武汉,因应革命形势发展的需要,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决定成立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以训练储备革命的军事人才,是武汉国民政府唯一的军事学府。

  一九二六年十一月初,武汉分校筹备成立,开始在武汉和各省、市陆续招生;并在邻近中国的朝鲜、琉球、安南等地秘密招考入伍生。十一月底入学,一九二七年元旦正式举行开学典礼。原定三年为养成教育时间,计划通过苏联驻中国的总顾问鲍罗廷、军事顾问加伦将军的关系,聘请苏联红军军事专家为顾问,并拟通过早年在德国留学的邓演达、季方、包惠僧、黄琪翔等关系,聘请德国著名的军事专家为教育顾问。后来因为政治变化,未能实现。

  武汉分校校本部,设在两湖书院;该院系前清湖广总督张之洞创办的。辛亥起义革命元勋黄克强在此读过书。全校学生,计有黄埔本校第五期政治科四个中队,炮兵科四个中队,工兵科四个中队,第六期入伍生总队政治科第一大队四个中队,第二大队四个中队,女生队三个中队,每中队辖三个区队,每区队分三班,每班十二人。女生队三百多人,此外还附属有一个学兵团。第五期有三个大队,共计十二个中队,工兵大队的学生,逢山开道,遇水搭桥。炮兵大队的学生,实际参加炮战。政治大队的学生,参加阵地战-战地宣传。各大队的学生,均等于战斗兵。广东国民政府出师北伐,于一九二六年七月九日,在广州东校场举行誓师典礼,印有“我不杀贼,贼岂甘休,势不两立,义毋夷犹”的誓词。是准备与敌军破釜沉舟地拚一死战的。把这些学生军调到前线,是增加北伐军的声势,必要时如一九二五年东征军在惠州作战时的黄埔教导团一样的作用。待南昌底定,这一部学生军,再调到武汉分校训练,这不独是为了升学,同时有巩固后方的意义。

  第六期入伍生总队和女生队,共十一个中队,是在武汉招考的。一部分是由各省市党部秘密招考,再送到武汉复试的,一部分是由北伐前线各军师政治部保送来考的,多数是中学生,也有大学生,也有现役干部。(我原在广州政治讲习班毕业后,参加北伐第二军政治工作,在第五师任连党代表,由军党代表李富春,师党代表方维夏选送考录的。政治讲习班的同学,还有张敬、林昌炽、郭轶平,谢厥成等,同时考入了武汉分校。张敬编在第六期入伍生总队第一大队第一队。郭轶乎编在第二大队第七队。林昌炽编在第二大队第八队。谢厥成原在第十四独立师夏斗寅部充任团党代表,因夏斗寅瓶变,所有该部政工人员,逃到武汉分校,临时编入校本部直属连。我编在第二大队第六队,与现在湖南省参事室的刘世善同队)。

  同学的籍贯,两湖最多,江西、四川、河南等省次之;两广,两江、华北、东北、台湾等地又次之。各队有朝鲜、琉球、安南等地区的同学。我第六队有朝鲜籍的安子山同学,有台湾省的李鸿基同学。

  第五期政治大队,驻武昌两湖书院的西斋,大队长张鸿儒,第一队队长徐向前。工兵大队长蓝腾蛟、炮兵大队长史文桂,平湖门炮标,前临大江,后枕蛇山,右抱黄鹤楼,左前方与赤壁古战场遥遥相对,风景开阔,形胜天然。两湖书院与平湖门炮标,相距咫尺之遥,后门是相通的,但门虽设而常关。两湖书院有内湖,校本部的办公楼耸立于湖滨。

  第六期入伍生总队部,驻两湖书院的西斋。总队长杨树松,政治第一大队、第二大队,驻两湖书院的东斋。大队长曾松卿,大队副谢任难,第二队队长王锡钧,第五队队长胡斌,第六队队长苏道存、继任队长胡显辅。区队长孙业超、张博、贡坤、吴勤吾、周宪邦、周淘漉等。女生队驻两湖书院的西斋。附属学兵团三个营,驻武昌南湖马标,兼任团长张治中,继任团长史文桂。

  ??? 军校大门,粉刷有两行庄严的标语:第一步使武力与国民结合;第二步使武力为国民的武力。两旁墙上,制有对内政纲和对外政纲,对门墙上,制有国民政府建国大纲二十五条。入伍初期,代理校长为邓演达,教育长张治中,办公厅主任兼军事总教官季方,继任军事总教官蓝腾蛟,政治部主任包惠僧,政治总教官恽代英,秘书长周佛海,政治教官高语罕、谭平山、徐谦、施存统、吴文祺、陶希圣、梅思平、甘乃光、李鸿林等。周佛海一度兼任办公厅主任和政治教官,恽代英亦曾兼任政治部主任、秘书长,施存统兼任特别党部秘书长。

  在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的领导下,学校的领导权,掌握在邓演达、恽代英的手里。

  一九二七年一月,毛泽东被特邀到两湖书院作特约讲演,讲的内容,是两湖农民运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和有关湖南农民运动的情况。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课,我于一九二六年在广州政治讲习班听池讲过,那时他是政治讲习班的理事,兼任教官,主讲农民运动,他在讲台上曾指导我们作小组讨论,时他兼任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所长,分批约见政治讲习班的同学个别谈话。态度和蔼,平易近人,操一口道地的湘潭口音。先后特约讲演的,还行谭延剀、郭沫若、彭泽民、徐谦、谭平山、甘乃光、高语罕、陈独秀、瞿秋白、彭述之、陈公博、何香凝、吴玉章、宋庆龄、顺孟余、李鹤林、高一涵、董必武、孙科、唐生智、向忠发等。

  在北伐军克复南昌之初,蒋介石就想劫持国民政府迁都南昌,作为他政治独裁的工具。当时在武汉方面的左派领袖邓演达、宋庆龄、何香凝、董必武、陈友仁、吴玉章、徐谦、谭平山、甘乃光、高语罕等,均坚决反对。认为武汉是全国的政治中心,中央政府应该留在武汉,继续执行北伐大计。经中央执监委员会联席会议一致通过决议,旋即发生反蒋示威运动。三月十二日,武汉各界,假座血花世界,召开孙中山先生逝世纪念大会。实际就是反蒋动员大会。那天武汉分校,每队派学生二十人,领队的区队长一人,统由总队值星官-第六期入伍生总队政治第二大队长曾松卿率领,武汉学兵团,每连派同学二十人,由第三营营长宋湘涛率领,整队到汉口血花世界参加纪念大会。武汉工人代表走上主席台上,揭发蒋介石背叛革命,祸同殃民的事实,主张罢免蒋介石本兼各职,一致申罪致讨。正讲得慷慨激昂的时候,武汉分校参加大会的一部分第五期同学(暗藏的孙文主义学会分子),别有用心地站起来反对,提出质问,当场退席,以示抗议,不听大会总指挥的劝告和指挥,当场遭到军校大多数革命同学和工人代表的愤怒谴责,竞致互相动武,打伤了工人代表。一部份同学,回到校本部报告,旋即由武汉分校特别党部召开各队党员紧急大会,同学们慷慨陈词,一致坚决响应反蒋的号召,并把第五期一部份闹事的同学清洗出来,关禁闭去了。执行禁闭任务的,是总值星官-第五期政治大队第一队队长徐向前。

  第六期入伍生总队政治第二大队附谢任难,湖南耒阳人,黄埔军校第二期出身,他当时是个拥蒋分子。看到这次声势浩大的反蒋运动对他们不利,就哨集全大队同学整顿队伍,同学们觉悟很高,坚决不听他的指挥,依然痛切陈词。谢任难恼羞成怒,辱骂同学不守纪律,等于土匪一样!企图用军令来压制革命同学的热情,革命同学群起而攻之,一举把他哄走了。顷刻之闯,堂堂的中校大队副,变成禁闭室的囚徒,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他的踪迹了。同时各中队党员紧急开会,革命同学登坛演说,把拥蒋分子一个个清洗出来,一时禁闭室大有人满之患。武汉分校内部,从此起了两极分化,展开了尖锐的斗争。

  二月十五日,武汉军校全体同学,加上武汉学兵团,共计三千余人,集合在两湖书院大操坪,开了一次声势浩大的反蒋大会。同学们面对孙中山先生遗像行三鞠躬礼,高声朗诵总理遗嘱,静默三分钟,庄严肃穆;并向受伤的工人同志们行鞠躬礼,赔礼道歉。“打倒独裁的蒋介石!”“打倒新军阀蒋介石!,“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是孙总理决定的,我们坚决拥护到底!”“三大政策万岁!”“反共产就是反革命!”,“中国共产党万岁!”等口号,响彻云霄。会后赠送工人同志们锦旗,高奏军乐,吹起军号,点响鞭炮,同学们高唱《国际歌》、《少年先锋队歌》、《工农兵大联合歌》、《黄埔行军歌》、《除军阀》等歌曲,雄纠纠气昂昂一路游行到汉阳门过江。沿街人山人海。家家户户,悬旗志庆。军校的教室内外,走廊、礼堂、操场、大门外两旁贴满了反蒋标语。

  反蒋运动发展到最高潮,教育长张治中见势不妙,竞跑到南京靠拢蒋介石去了。他由九江拍来了一个“告别武汉分校同学书”的电报,在武汉分校的校刊《革命生活》的头版发表了。从这时起,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的全衔,经武汉中央政治会议通过,正名为中央军事政治学校。

  蒋介石盘踞南京,阴谋组织了国民政府,另成立了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委派张治中为教育长。从这时起,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废除了校长制,设立了校务委员会。以邓演达、恽代英、徐谦、谭平山、侯连瀛、程潜、唐生智、孙科、顾孟余、谭延剀、汪兆铭为校务委员会委员。推举谭延垲、邓演达、恽代英、侯连瀛、徐谦、谭平山为校务委员会常务委员。由侯连瀛继任教育长,史文桂兼任武汉学兵团团长,郓代英任政治部主任,施存统继任办公厅主任兼秘书长。

  在时局紧张声中,我们时常整队到武昌阅马厂参加群众大会。会场四周,由军校入伍生担任警戒。阅马厂位于蛇山南麓,这里设有湖北省党校,湖北省农民运动讲习所,湖北省党部等。

  每逢星期日上午七时许,照例举行总理纪念周。全校男女同学,包括武汉学兵团,以迅速的动作,整队于武昌两湖书院大操坪(有时举行扩大纪念周,则在武昌阅马厂),恭听邓演达、恽代英或其他军政首长的政治报告(国民政府代理主席谭延剀、中政会主席汪精卫、总司令部参谋长朱绍良均作过报告)。每次照例由总队长、总队值星官、大队值星官报告到会人数,全场肃穆,鸦雀无声。纪念周散会之后,实行内务检查和武器检查。当邓演达、张治中、侯连瀛、杨树松、恽代英、季方、蓝腾蛟、张鸿儒、史文桂、曾松卿等,轮流到各队检查内务时。依然由大队、中队值星官报告应到和实到人数。然后再一一检查每个学生的床位。同学们床上的被毯,折叠得方方正正,洗脸手巾、面盆、嗽口杯、牙刷,对正标齐。这种整齐严肃的作风,为我以后的生活,培养了良好的习惯。

  邓演达,别名择生,系先烈邓仲元之侄,广东人,是国民党最坚定的左派领袖,以后另组第三党。邓原任总司令部政治部主任,兼北伐军战时宣传大队长,当北伐前锋逼近武汉时,兼任中央政抬委员会武汉分会主席,武昌攻城总司令。他身材魁伟,仪表庄严。早年由孙中山先生选送德国留学,学成回国后,孙中山先生组织黄埔陆军军官学校,邓演达被委派担任过黄埔军校教练部副主任和教育长。在黄埔军校和武汉军校,他的威信很高。

  武汉军校校刊《革命生活》,每星期出版两次。内容丰富多彩,有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战斗生活,以及革命与恋爱的辩论等文章。主编人为陆侃予,特约编辑有孙伏园等。同学杨家祺、谷万川、高标、符浩、陈龙池、唐维、叶镐、陆更夫、袁裕、李鸣珂、高天一、周思齐、刘醒民、刁福君、胡兰畦、谢冰莹等,都是校刊的积极撰稿人。女同学谢冰莹,参加西征战役后,写了一本女兵的《从军日记》。胡兰畦曾任宋庆龄委员的秘书,抗日战争时期,在上海任战地服务团团长。

  四月初旬,国际工人代表团汤姆斯等一行来到武汉,在两湖书院大操坪出席武汉各界的欢迎大会,并作了重要报告。武汉军校第六期入伍生总队政治大队第五队同学邓超担任翻译。在这次欢迎大会上,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领袖宋庆龄、何香凝、董必武、陈友仁、孙科、徐谦、唐生智、彭泽民、吴玉章、谭平山、高语罕、邓演达、谭延剀、向忠发等,都出席了大会。海外部长彭泽民,妇女部长何香凝,中央监察委员吴玉章等发言,颂扬孙中山先生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的伟大。湖北省农民协会主席向忠发,在大会上痛斥蒋介石背叛革命。第四集团军总司令唐生智在会上说,我们在武汉召开这个大会,帝国主义者和新老军阀听了,一定在发抖!《中央日报》社社长高语罕和司法部长徐谦,亦高声痛骂蒋介石。

  蒋介石背叛革命,割踞南京。这时汪精卫由海外归来,曾发表上海公报-反蒋的两党联合宣言。但他经过南京下关,又与蒋介石联名发表宣言,主张武汉政府与南京政府合作。武汉军校的同学对于汪精卫这种朝秦暮楚的行径,极为不满,在校刊上撰文讽刺汪精卫“挂羊头卖狗肉”。

  汪精卫回到武汉后,武汉国民政府发表了四个集团军总司令的命令:蒋介石为第一集团军总司令,要他戴罪立功;冯玉祥为第二集团军总司令;阎锡山为第三集团军总司令;唐生智为第四集团军总司令。唐生智兼任第四集团军第一方面军总指挥,张发奎为第二方面军总指挥,孙连仲为第三方面军总指撂,程潜为第四方面军总指挥。

  奉系军阀张作霖统率所部大军盘踞中原,堵塞冯玉祥部不能出潼关。继而觊觎武胜关,妄图挥戈南下,对武汉政府的威胁很大!武汉中央军事委员会,决定对张作霖下讨伐令,北伐河南。

  四月中旬,武汉北伐大军集结河南,留驻武昌的,只有第十一军第二十四师叶挺的部队第七十、七十一两个团,加上一个学兵队,以及武汉军校第五期和第六期同学,包括学兵团,国民政府警卫团,湖北省党校,农民运动讲习所学员,共计五千多人,担任武昌卫戍勤务,由叶挺将军任武昌卫戍司令。

  在卫戍武昌的过程中,武汉军校的同学,一部分打着纠察队的旗帜,天天在武昌长街、阅马厂、汉阳门、平湖门、通湘门、宾阳门、鲇鱼套、抱冰堂、黄鹤楼、首义公园等地日夜巡逻,严防奸细,维护治安秩序。一部分派到汉阳龟山、明月堤、睛川阁、鹦鹉洲;汉口大智门、循礼门、王带门、桥口、江汉关、刘家庙一带担任宣传工作。这蘸犬任务,是男女同学配合的。大部分同学,则在宾阳门外、洪山、长春观、何家拢、通湘门外黄土坡山地,东湖边珞珈山,卓刀泉,以及南湖飞机场附近,沿一九二六年十月武昌攻城的故道,演习攻防战术。每天下达的课目,有攻击、防御、射击、冲锋等。由军士总教官蓝腾蛟讲授射击示范,演习实弹射击,由教育长侯连瀛讲授筑垒教范,又在山地郊区,参观城外战壕遗迹、炮兵阵地、机关枪掩体等。

  五月中旬,驻防鄂南的独立第十四师师长夏斗寅突然叛变。他接受了蒋介石的密令,出其不意,进迫距武昌城外三十里的纸坊车站附近。四川军阀杨森,受蒋介石收编为第二十军军长,趁武汉空虚,由鄂西进追距汉阳县一百八十里的仙桃镇。原直系军阀投诚过来的第十五军军长刘佐龙,亦受蒋介石的怂恿,由鄂东方面向汉口推进。对于武汉三镇,已形成一个大包围。与湖南马日事变的罪魁祸首许克祥等遥相呼应。???

  武汉中央军校,在武汉危急的紧张情况下,改编为中央独立师,受命西征,以保卫大武汉,西征指挥官叶挺,中央独立师师长为侯连瀛、副师长杨树松,师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恽代英。这时周佛海逃到南京投靠蒋介石去了。他在南京写了一篇《我逃出了赤都武汉》,在南京《中央日报》发表,作为对南京党政当局的献礼。

  第五期炮兵大队、工兵大队编为中央独立师第一团,张鸿儒任团长。第六期入伍,卜总队政治第一大队、第二大队编为中央独立师第二团,由蓝鹏蛟任团长,胡斌任团附,武汉学兵团,编为独立师第三团,史文桂任团长。女生队同学,临时编配到师政治部、军医院,以及各连队担任宣传救护工作。这时第五期政治大队举行毕业典礼,同学们分派到前线北伐部队和湖北省保安团队担任下级军官。

  五月十七日下午,我们正在武昌宾阳门外打野外,突然听到紧急集合的号音,遂停止演习,跑步回到校本部,又跑步到大操坪集合,马上发给子弹,补充行军作战所必需的装备。武汉军校的同学,一变而成为士兵了。

  领足武器弹药,检查装衙后,静候叶挺指挥官、候连瀛师长、杨树松副师长、恽代英党代表的训话。嗣后,第二团由蓝腾蛟团长率领,沿粤汉铁路正面,向叛军夏斗寅攻击前进。第一团由张鸿儒团长率领,渡过长江向汉阳仙桃镇前进迎击杨森。第三团由史文桂团长率领,向长江下游,沿葛店青山之线布防。

  蓝腾蛟团长当场下达作战命令:“有与我优势之敌,盘踞在纸坊车站附近山地。我团有歼灭该敌的任务,第一营为前卫,第二营为本队,第三营为后卫,第一营派出尖兵连,目标纸坊车站搜索前进!"我们大多数同学,多半没有上过火线,突然听到作战命令,人人奋臂扬威,全团按下达的行军序列,沿武昌长街、大朝街、小都司巷、出通湘门。沿途高唱国际歌等革命歌曲,精神抖擞,斗志昂扬。

  西征战役告一段落,第五期工兵大队、炮兵大队、第六期女生队同时举行毕业典礼。同学们分派到第二方面军各军师任下级军官。女同学担任党务政治宣传工作和医务救护工作。

原文地址:http://www.hoplite.cn/Templates/jxshhy0041.html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长沙分校纪实
下一篇:一九二七年的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女生队

责任编辑:振中
最后更新:2018-10-29 19:47:48

黄埔生活回忆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