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日老兵卫湘老兵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参加长沙保卫战的抗战老兵危榜荣 光着脚板去抗日

添加时间:2015-03-17 10:41:21 来源:凤冈县对外宣传中心 作者:胡启涌 王珺偲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贵州遵义凤冈县石径乡90岁的抗战老兵危榜荣的小屋,在几簇翠竹的掩护下显得十分清静。危老兵虽然右脚带残行走不便,却一点也闲不住,得知我们来访后,他才从一块菜地里回来,清瘦而精神,满脸的皱纹让人一下子就能感受到曾经的硝烟岁月。

  光着脚板去抗日

  抗战老兵危榜荣,出生于1925年3月22日,家中有四兄弟,他排行第二,父母是厚道本分的庄稼人,拖着儿女艰难地生活着。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中日战争爆发,当时的国军99军99师驻守贵州,傅仲芳任军长兼99师师长,受命加强遵义警备和湘黔公路护路的军事力量,同时在遵义开展征兵扩军工作。

  1938年,在“三丁抽一,五丁抽二”的国民政府兵役政策下,刚满13岁的危榜荣被强征入伍。“当时,抓兵的来了,我们一家都被吓着了,父母再哭再求都没用,我还是被捆走了。我一个乡下娃儿,年龄小又没见过世面,只好哭着被捆走。”危老至今清晰记得当年被抓走的一幕。当时正值农历9月,天已变凉。危老被捆到凤冈县城后,连同先后被抓来的100多名新兵,分别关押在县城区和郊外真武山的一座破庙里。“新兵都是抓来的,一到晚上想家就哭,带兵的见状就打,那时我才13岁个子又小,看到带兵的恶煞煞的大气都不敢出。”忆往昔,危老显得十分伤戚。“过了一个星期后,我爹来看我还带来一件衣服,临走时父子俩哭得够惨了,最后带兵的活活把我父子扯开……”危老兵讲到此处时,显得哽咽难述,声音低沉得近似沙哑,老泪将他眼眶胀得红红的。

  危老兵还回忆,在凤冈被集中关押的那段时间,他们整天不得自由,每天统一出操、起床,带兵的哨子一响大家就集中用餐,用餐时没得凳子只有蹲着吃饭,顿顿都是白水稀饭,菜是清一色的萝卜颗,清汤寡水的,莫要说油水就连盐巴都没得多的。一个月后的一天,新兵部队集中向湖南开拔,直奔即将开战的长沙会战。“当时虽然是9月,天气已冷,100多名新兵多数穿着草鞋,我和少数几个还打着光脚板。带兵的歹毒得很,为了防止我们逃跑,用绳子将3至4名新兵的手连在一起捆着。就这样,我穿着补巴衣服光着脚板,离开了凤冈,别了爹娘走向抗日前线。”虽然时隔70多年了,危老兵依然记得那段难忘的从军岁月。

  一路都有逃兵

  在去湖南抗战前线的路途中,带兵的时时防着新兵逃跑,危老跟着部队走了两天才走到贵州省的思南县。进城后被安排在一个破庙里住下,当晚有个新兵就翻墙逃走了。第二天新兵在过一条河时,又有几个胆大的扯掉绳索成功逃脱。

  “当时的新兵真造孽,又冷又饿又挨打,随时都想逃跑”,危老回忆。“部队到思南的鹦鹉溪时,一个约30多岁的新兵没有跑得脱被抓了回来,在当天的中午部队为了正法,就地召开大会宣布把逃兵活埋掉,于是命令大家挖了个土坑将逃兵推到坑里,又强迫大家往坑里铲泥巴 ,带兵的心狠得很,当泥土埋到逃兵胸部时,叫大家用力踩紧泥土,活活的将逃兵窒息至死,那场面可惨了。”说到动情处时,危老边叹息边摇头,他停了一会接着说:“那场面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他死时眼睛鼓得圆圆的,可惜当时我被吓傻了,没问他叫什么名字,不然的话现在过年过节给他烧几张纸。”在思南县呆一个星期后,队伍先后经过黄平、麻阳、芷江等地,一路向长沙前行。

  危老回忆,活埋逃兵不久,新兵部队里又发生一起逃兵事件,当时随军的一个伙夫约40岁,部队在一处住下后便安排埋锅造饭,伙夫被安排去挑水,为了防止他逃跑,部队派一名士兵挎着枪押着去寻井挑水。伙夫有胆识也机灵,当在一个山弯找到水井后,在放下水桶时的一瞬间,顺势用扁担把士兵打昏后将枪抢走了。“这次打人拖枪的事件影响很大,以后带兵的更加小心了,时时提防着大家,稍有点苗头就是一顿毒打或不给饭吃,这样才阻止了逃跑现象。”危老接着说:“部队后来经过湖南的麻阳、保庆、衡阳,然后坐飞机到长沙,当时第二次长沙保卫战结束不久,我们没来得及经过军事训练,就被编入99军99师295团第3营8连1排1班当一名士兵,没有配枪,主要是负责抢修工事。”

  打了两次胜仗

  1941年12月,第三次长沙保卫战已全面打响,危榜荣老兵所在的国军第99军99师也奉命参加。当时还是新兵的危榜荣被安排去湖南湘阴县一带挖工事,“挖战壕很讲究,要求两米深两米宽,挖好后在战壕里埋下竹签,竹签是通过桐油煮过的,十分锋利,就连日本鬼子的皮鞋都戳得穿。还在战壕上安放铁丝网,有效拖延了日军的进攻速度。”老兵接着说:“工事挖好后我们就奉命撤下,住在废弃的民房里待命。”

  不久,部队给危老配发了一支“汉阳造”步枪,“那时我军武器太差,汉阳造的枪栓有时都拉不开,射程又不远,但是枪再不好都很金贵,长官经常给我们训话说枪是军人的第一生命,人才是第二生命,丢枪如丢命,丢命不丢枪。”危老还回忆:“有一天天还没大亮,30多架日机从我军上空飞过,我们隐蔽在汩罗江边没被发现躲过了日机的轰炸。约两个时辰后,日军的汽艇便从对岸驶来。我军等日军汽艇开到江中间后才开火,当即打沉几艘,并打死日军10多人,这是我参战后的第一个胜仗。”危老一脸的笑。

  危老打第二次胜仗是在南昌郊外,那是一次遭遇战,危老至今清楚记得:“那次该狗日的日本鬼子倒霉,日军3班遇到我营第8连,被我军活活的硬吃了一个未留,赢得十分痛快。因为日军的装备十分精良,士兵用的‘三八’大盖步枪射程远,杀伤力强,我们要打赢日军只能采取数量上的优势和战术的灵活才能战胜鬼子。”讲到打胜仗,危老一脸兴奋地接着说:“那次胜仗后,我军士气大振。”

  参加第三次长沙保卫战

  在长沙保卫战中,第九战区总指挥薛岳将军采取的“天炉战法”取得了第一次、第二次长沙保卫战的胜利。1941年12月,第三次长沙保卫战打响后,薛岳将军继续使用“天炉战法”,由于日军已产生“畏炉”心理,使双方进入了短时间的武装对峙。这时,危老在给99师295团第3营营长当警卫员,不久,被下放到第8连1班当一名机枪手。危老是个出色的主机枪手,连队还给他配备了两名副机枪手,专门负责保管机枪管、弹夹,作战时负责装子弹和输送子弹。危老边说边做出机枪射击的动作说:“机枪重15斤,作战时机枪的选点很重要,选得好才能体显出机枪的火力优势。”

  在第三次长沙保卫战中,为了达到总指挥薛岳将军天炉融敌的战略目的,危老所在的99师在新任师长朱志席的率领下,负责将日军引入“炉膛”,于是一路佯败。危老说:“为了达到战略目的,我99师要装着败得惨才能让日军上钩。为此,我们被日军一路追打,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牺牲了不少战士,最后,我军成功将日军吸引到‘炉膛’进行歼灭。”

  据史料载:第三次长沙保卫战从1941年12月23日开始,至1942年1月15日结束,共毙伤日军5万多人,俘虏139人,是中日开战以来歼灭日军最多的一次。

  俘获一名日军士兵

  1942年1月中旬,第三次长沙保卫战结束后,危老所在的99师295团退到江西一带打了一年多的游击,摧毁了不少日军据点打死了很多鬼子。“说老实话,当时部队整天都在行军,时时都在交战,我一心只想到杀敌,经过哪些地方都记不清楚了”,危老回忆道。

  危老至今记得抓获日军俘虏一事,那是在江西的一次清乡战斗中,部队为了将潜伏在乡村的日军清剿彻底,在一个村开展清剿工作时,危老发现一个木制挞斗(收割谷子的农具)下面有动静,立即警觉起来,将子弹拉上膛后悄悄靠近,然后用力将挞斗掀开,果然发现一名日军藏在里面。但是这名日军一点都没有反抗,原来是身染重病掉队了,为逃避清剿才躲藏在挞斗下面。士兵们见到日军怒火中烧,冲上去就是一顿的拳脚,打得日军俘虏哇哇求饶。后来,大家还不解气又将俘虏捆在树上用柳条抽打,一阵泄愤后才将俘虏送到营部。

  日本投降后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危老随部队到九江一带参加军事基础设施建设。不久,又到上海守飞机场,期间,亲眼看到了受降日军回国时的狼狈样子,两个月后,部队受遣到江苏省镇江待命。

  1946年,国内战争打响后,危老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11师3团2营4连当一名干事。1947年在一次战斗中右脚受伤致残。“我当时右脚中弹后疼痛难忍,只好用绷带扎好枪伤采取自救。但是,哪怕我当时受伤了也没把枪弄丢,我知道枪是军人的生命,直到后来我被送到医院救治时,才把枪交给院部。”危老显得很激动,一双苍皱的手不停地挥动着,仍然显现出一名职业军人的飒飒气质。 危老的脚伤得很严重,先后转辗了几家医院,直到1948年才出院,落下了终身残疾,至今受伤处还有脓水流出。随后又到“荣军医院”学知识,直到1951年转业回家。

上一篇:浴火长城:我们身边的抗战老兵 7人参加过湖南抗战(图)
下一篇:91岁抗战老兵杨光荣:一梭子弹过去,便衣鬼子被撂倒(组图)

责任编辑:李祖琨
最后更新:2015-03-17 10:43:07

卫湘老兵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