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口述回忆口述和回忆综合资料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吴佩玠:亲历鄂西会战

添加时间:2018-10-11 16:44:49 来源:《黄埔》2008年第3期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1942年4月,我从成都黄埔军校十七期炮科毕业,分配到第六战区江防部队九十四军炮兵团任少尉排长。当时该团驻防宜昌,正利用战隙整训。

  休整数日后,炮一营奉命随一二一师向沙市出击。当时一营三连调七十五军,乃由我连增补。因是山地且道路被破坏,骡马难行,故将骡马留驻后方,山炮分解成部件,由四人抬一件向刘家湾、松滋、公安挺进。在公安曾配合一二一师攻打弥陀寺,双方发生炮战,我方发射50余发炮弹,将日军压制后,撤到公安与松滋之间构筑炮兵阵地。约10天后,在奉命转移途中,不意与枝江方向来敌遭遇。我连在一小山坡下,尚可利用地形、树林隐蔽,二连则处在开阔地暴露无遗,因距离太近,无法发挥炮兵威力,虽有师特务连掩护撤退,仍伤亡惨重。我营撤到渔洋关镇,又遭敌夜袭,被迫以排为单位向五峰县方向撤退。半夜既无月光又无向导,且山道崎岖。我只得命士兵将山炮拆卸,化整为零,肩扛手抬,摸索前进,直到天明才脱离险境。那时沿途荒凉,很难买到食物,只能以土豆、包谷充饥。经过10多天长途跋涉,终于到达五峰县。1943年,我调升二营六连中尉连副。全军调赴四川奉节整训。

  1943年夏初,日寇纠集28万兵力大举西侵,由此揭开鄂西会战的序幕。九十四军开赴宜昌三斗坪集结待命,我连奉命配属七十五军进袭宜昌守敌十三师团主力,牵制敌军,策应主战场。

  当时日军十三师团以主力驻守宜昌,主阵地在城北俗称“土城”的大娘子岗、二娘子岗一线,以钢板构筑的工事极为坚固,碉堡群之间贯通有隐蔽的交通壕,并有暗堡延伸于阵地前,且设置电网数道。城东牛鼻子岗、杨岔路亦有坚固工事。日军另以一部扼当阳、土门垭,此地为军需物资屯集地,并控制汉宜公路。七十五军经年征战,颇多伤亡,兵员不足,进袭宜昌任务十分艰巨,所幸有盟军参战,援华空军“飞虎队”已掌握制空权,加以将士同仇敌忾,士气高昂,誓死歼敌。

  为迷惑宜昌守敌,七十五军分几路,虚张声势向宜昌挺进。到达宜昌以西,才乘夜集中组成南北两路。休整一日。我连在南路受命以一个排配属前锋营,挺进距敌千米以内,以直接射击摧毁其前沿工事、火力点,支援前锋营攻击。另以一个排在师指挥部附近远距离炮击敌阵地中部的碉堡、重要设施,更主要的任务是以弹着点指示空军进行轰炸。连长命二排长谢楚石(炮校十七期)去前锋营报到,命我和观测员数人随他潜入宜昌西郊山地,观察敌情,选择阵地。在山腰处发现一个朝宜昌方向的天然巨大山洞,经探测,洞口宽约12米,射界广阔,山洞面积大,足可容数十人活动,放二门山炮和大量弹药尚有很大回旋余地。在洞口用望远镜、剪形镜观察,可隐约辨明敌碉堡阵地,令我们喜出望外。当晚南北两路开始行动,我们按计划进入阵地。

  黎明,战斗打响,前方枪声不断传来。我从望远镜中看到敌前沿工事已被炮火击中,烟火腾空,双方枪战十分激烈。连长电话命令我立即按预先测定的目标进行试射,修正后猛烈炮击。空军数架轰炸机在战斗机掩护下飞临敌军阵地上空,按弹着点俯冲投弹。霎时,宜昌城内外浓烟滚滚,火光冲天,爆炸声不绝于耳。因我们所在的山洞是个死洞,更感到爆炸声震耳欲聋,官兵虽以棉球塞耳、张嘴,耳膜仍嗡嗡发麻,听不到对方话音,只能打手势示意。

  相持数日,空军日夜对敌阵及后方轮番轰炸,十多天仍胜负未决。我前锋营因伤亡甚众,已更替两次。几次冲锋均因敌连贯、纵深之防御设施坚固,无法逾越。守敌亦曾几次出击但被我猛烈炮火所阻。双方死伤均极惨重。我连山炮被击毁一门,士兵伤亡过半,排长谢楚石右臂被炸断,在运送后方医院途中因流血过多不幸牺牲。

  当我们得知主战场日军已陷入包围之中、胜利在握的战讯时,无不为此次孤军完成牵制敌军而欢欣鼓舞。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贾连绩:攻克宜昌回忆
下一篇:马培刚:再忆抗日将军--黄维纲军长

责任编辑:叶子
最后更新:2018-10-11 16:45:14

口述和回忆综合资料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