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口述回忆亲历者口述和回忆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王学孔:被掳劳工的痛苦回忆

添加时间:2018-10-11 16:23:07 来源:《济南文史》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我叫王学孔,1927年农历2月28日出生于胶县袁家巷街。1937年7月,日军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1938年1月,日军占领了胶县,到处抓壮丁,建据点,修工事。当时的胶县是胶东抗日革命根据地的重要城镇之一,东与敌占区青岛相接,北与海阳老区相连,又是连接鲁西北地区的重要交通线。1942年春天,日军在北营院子(现北关街道办事处大庄东南三百多米,西松园西北百多米处)建了据点,周围拉了铁丝网,还有2个高高的炮楼。

  驻扎在北营院子的日军头目叫阿部喜郎,经常带着日本兵沿铁路两侧的村庄抓人,有时也到城里偏僻的居民区抓人,有老人,也有儿童。有时一天抓五百多人。我就是这期间被抓去的。在日本鬼子的监视下,我们挖壕沟,修工事,干勤杂。干活慢的被用鞭抽、用枪托砸。我当时只有15岁,长得瘦弱,跟大人一同挖壕沟,干不动了,刚趴在沟边想休息一会儿,脊背上就被日本鬼子砸了3枪托。特别是被日本鬼子怀疑是游击队员的人,更是遭到用枪刺、狗咬等手段残害。我挖了几天壕沟,鬼子见我实在拿不动锨了,就把我赶到伙房干勤杂。当时我想:他们是“照顾”我,还是要杀我?心中无数,成天提心吊胆。后勤活又脏又累,成天忙个不停。时间一长,他们对我这个小孩放松了警惕。不管白天还是晚上,鬼子来了我就拼命干,鬼子走了就到处走走望望。大约10月的一天中午,日本鬼子用绳子绑了13名老百姓,关在离伙房不远的一间屋里。天刚黑就关上门不准出入,我被关在院子里。夜里,鬼子把这13名老百姓赶到西松园村西小茔地南侧,强迫他们挖坑。待挖完坑后,让他们站在坑边,荷枪实弹的鬼子们围住他们,把他们当做练兵的靶子,用蘸着水的刺刀活活刺死,再用脚踏进坑里埋掉。后来听大人说,铁路沿线共产党活动频繁,鬼子和伪军经常扫荡,抓来的这些人被怀疑是共产党员。

  在茔地西侧,日本鬼子有专门训练狼狗的训狗场,养的狼狗都有半人高。日本鬼子专人训练,一日喂3次。有一天下午,我担着菜,跟在鬼子后边,路过训狗场院边,看到狗场的狗乱窜(可能中午没喂食),晚上仍没喂。大约夜间12时左右,我起身小便,借着月光看到几个鬼子把一个老百姓绑在训狗场的木桩上,堵住嘴,然后放出饥饿凶残的狼狗扑到他身上撕咬、吞噬。不久,大活人成了一堆骨头。当时我被吓坏了,好几天没睡着觉,一闭眼就被狗咬的场面惊醒。日本鬼子经常出去扫荡,实行“三光”政策,遭到老百姓的反击。有一次,阿部喜郎带领鬼子到闸子西北角的东流口子和孙家堠子村扫荡,被当地民兵还击。阿部喜郎的胳膊和腿被打断,满身是血地逃回了据点。从此,好长时间不敢出据点。据解放后调查,2年的时间,日本鬼子在这个据点杀害了我们174名同胞。

  

  1944年3月下旬的一天,日本鬼子把全体修工事的民工召集起来训话,一个小头目讲,根据战时的需耍,派我们到青岛修港口……第二天,就把我们运到青岛体育场。到了那里才知,要把我们用船运到日本去做“劳工”,我们知道被骗了。同被骗去的还有日照、即墨、高密3县的六百多人。青岛是胶州湾的一个重要军事基地,他们为加强防务,海里布有水雷。日本鬼子不管我们的死活,把我们分装在5艘船上强行起锚。我们在船舱里挤坐在一起,臭味刺鼻,不准说话,否则就遭到打骂。我们船上的“长官”叫竹子小佐,非常凶狠,任意打骂我们。经过漫长的5天4夜,到达了日本长崎港口。到达后听说行船中有3艘船被炸坏,1艘船被水雷炸沉,我们部分同胞随着沉船葬送在大海里。

  我和胶县(今胶州市)同去的宋本昌、韩二(因不知道名字都叫他韩二,被派到长崎港口二号地段干活。到那里一看,有很多骨瘦如柴的“劳工”在卸煤卸盐,中间混杂着些日本人,拿“文明棍”打人。我们很快被赶到装卸货物的队伍中开始干活。天刚亮就开始干活,太阳落了才收工。吃的是发霉的橡子面、臭咸菜,住的是低矮、潮湿的小房,睡的是地铺,铺的是草,盖的是草花子。1间房里住十几个人,躺下翻身都困难。累死、病死、打死的工友天天有。一天早晨,我和韩二一起上工,他说:“夜里闹肚子,现在感到浑身无力。”上午8时,韩二就想大便,确实憋不住了,向避人的地方跑去。刚蹲下,被监工发现了。鬼子跑过去,照准韩二的头狠狠地就是一“文明棍”,眼看着韩二歪倒在地,四肢抽动,随后用“文明棍”打了多下,直到韩二不动了。日本鬼子怕污染环境,当场把尸体浇上油,点上火烧掉了。我看着同胞被残害,欲哭不敢,只觉得心在流血。夜里,我和宋本昌偷偷地找到韩二被烧的尸体,弄了一部分骨灰藏在宋本昌铺底下。后来,由宋本昌把骨灰带回了家乡,交给了韩二的亲属。

  1944年9月下旬的一天,监工传唤我到工头滕聚士郎办公室去。我一听心里害怕极了,是不是藏韩二骨灰的事被鬼子发现了?正考虑着到了办公室。滕聚士郎对我进行了长时间的训话……而后叫我给他和他儿子家买东西。在日本人的刀尖上生活,我被迫学会了简单的日语。

  滕聚士郎有个儿子叫滕聚大座,父子二人都是有身份的人,家中的生活用品都是凭本供应,于是给了我个像通行证的东西,拿着它可以出入港口给他买东西。到了外面更危险,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遭到日本人盘查毒打,到处都有被日本人奴役的人。为了活命,我心里就有了逃跑的念头,可始终找不到机会。

  滕聚士郎家有两个保姆,都是北朝鲜人,其中一个叫金玉琴。认识后我就试探她,问她想不想逃走。她用日语说:“我非常想逃走,但是朝鲜是日本的殖民地,地方又小,就是逃走了,也会被抓回来,那样就可能被打死。我的哥哥也被抓来了,在船上做苦力,跑长崎港口到仁川。咱们都是苦命人,向哪里跑呢?”金玉琴一番话让我感到绝望,于是就死心塌地地给他们买东西。有一天,天非常冷,我又去买东西,路上遭到日本人的盘查,不知什么原因就被日本人打了一顿,我擦了擦嘴角的血,跌跌撞撞地回到滕聚士郎家。心想:与其被打死,还不如冒险逃跑。我又找到金玉琴问她哥哥叫什么,她说:“我哥哥叫金康禺。”我又问:“你能不能和你哥哥说一下,把我救出去?”金玉琴说:“那样被日本人发现了,我哥哥就没命了。不过,我求他试试吧。”一线求生的希望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我苦苦地等待着。

  

  大约腊月二十几的一天晚上,天又冷又黑,金康禺用暗号(船起锚前红绿灯亮,不起锚信号灯亮)把我叫出来,跟我说:“今夜船起锚,你要回到你的国家,现在是个绝好的机会,但必须听我安排,否则,咱俩就都没命了。”我听后使劲点了点头,心想:就是死也要逃出这鬼地方。我两眼含泪,非常感激,紧紧抱住了金康禺。

  金康禺偷偷地把我领到铜丸号上,给了我点吃的,把我藏到船舱底下,不准出声。我在船舱底下爬了两天三夜,不住地呕吐,最后吐的全是黄苦水,干裂的嘴唇滴血,头脑一会儿清醒,一会儿昏迷。当时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坚持住,活着回到自己的国家。一天夜里,船在仁川靠岸了,金康禺偷偷地把我拉出来,给了我一点吃的和一顶皮帽子,对我说:“兄弟,吃上点儿东西,用皮帽子护住下身,我送你一段路,朝着我指的方向走,不管多冷、多饿都不要停下,就能保住你的性命,天亮时就能回到你的国家。”

  我怕被敌人抓回去打死,还怕一停下冻死,摸着黑路磕磕跌跌,跑一会儿,走一会儿,向前摸去,天亮时,踏上了鸭绿江岸。

  在拼命奔向祖国的路上,有一种精神支撑着,但到了目的地,就再也支撑不住了,昏倒在临江路边的柴垛旁。当地有一个曲大爷,天刚亮起床拾粪,把我救起来,背回了他家。一家人给了我无微不至的照顾,我苏醒了。老人家原籍是山东省诸城县吕标村,因为和我是同乡,他们更是用亲人的温暖照顾我,保住了我的性命。

  春节刚过,我就想回家,可身上分文没有。于是。我就跟随曲大爷的3个儿子到浑江铜康煤矿干活。我先挖了几天煤,然后从煤矿中拖煤。一个人肩上挂上绳子,拽着一跑小轨道的大箱子,死命地拉,天天这样干。这些力气活我能干了,可是煤矿是日本人开的,看到日本人我就恨得眼冒金星儿。我坚决不干了,决定回家。曲大爷的3个儿子看我执意要走,就凑了几个钱给我,依依不舍地送我上路。

  清明刚过,东北还非常冷。路上,我沿路乞讨步行奔向自己的老家,有时冒着生命的危险爬上拉货的火车。几千里的路程走了近5个月,终于回到了家。

  回家不久,就听说日本鬼子投降了,我心中无比高兴,心想:日本鬼子该完了,中国人民受日本鬼子压迫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了。后来,我参加了国民党军,后随军起义投诚,参加了解放军,最后转业参加了工作,直至退休。现在,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我过着幸福的生活。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黄时陶:我所经历的一次日机大轰炸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叶子
最后更新:2018-10-11 16:26:31

亲历者口述和回忆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