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口述回忆口述和回忆综合资料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邹崃生:罗桥战斗回忆

添加时间:2018-10-11 16:18:28 来源:《黄埔》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1942年的春节快到了,按传统习惯来说,每年的腊月廿几,是忙年的时候了。但几天来,乡村里没有一点动静,就连那些眼巴巴等着过年喝酒吃肉的士兵们也不提过年的事。只见他们三三五五地夹杂在老百姓中间,挥动圆锹,举起洋镐,在村子的四周,从早到晚,除吃两顿饭以外,一刻也不停地挖土筑大堤。动起土来也算快。三、四天时间大金庄、小金庄、张家码头、罗桥、风谷……这一带村庄,都筑起了大圩子。如果绘制一张军事要图,这一线防御阵地,用红线勾划一下,多少还有点学问。有突出部,有侧防,各点能互相支援,互相配合,在阵地前可构成密集的火力网。看来这些圩子非铜墙铁壁,但总算是有个掩蔽的地方。

  大圩子刚筑成,团部来了命令“调防”。调皮鬼又发牢骚:“活见鬼,自己筑圩子,地形较熟悉,又不知调到哪里去?”“军人以服从为天职嘛……”你一嘴,他一言议论了一会儿。掐指一算这天正是小年卅晚。当天吃过下午饭,各村驻军活动起来了。田野里的小路上,来来去去,熙熙攘攘,一队队兵士扛着六五步枪,挂着瘪瘪的子弹袋,背着小树枝绑上草绳网成的小背包夹,头戴帽沿子盖睫毛的帽子,腰束皮带,脚蹬自制草鞋,拖着两条硬棍子似的腿向防地迈步前进。跨着斜角红值星官带子的李排长,走在田里,嘴里喊:“不掉队,跟上!”西边的太阳离地平线已不足一竹竿子高了。我们一一二师六七二团三营七连的队伍踏进了罗桥村头。这时值星官喊了起来:“一、二、一,一、二、三、四”接着唱起了:“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到敌人后方去……”“工农商学兵……”唱唱又喊喊口号“国家至上,民族至上”“抗战第一,胜利第一”“抗战必胜,建国必成”“军民合作……”响亮的口号声振动着很寂寞的罗桥。部队在行进间要显威风,卖神气,但也没有老百姓来围观,因为老百姓差不多跑光了。队伍在罗桥东侧防地停下。各排接受了防务,派出哨兵,打铺的打铺,放哨的放哨。伙夫埋锅,各做各的事。天快黑了,村子里亮起零星的灯火。刘书维团长和苏开选营长在崇静波连长的陪同下还来查问布防情况。这天夜里虽然睡在草地铺上,却睡了一夜痛快觉。第二天,大清早看看阵地前没有布置什么障碍物,只有一条几公尺宽的圩河,开阔地上几座小土坟。就在这天上午饭过后,上边传令领弹药。官兵们听说领取弹药,每个人都咧开了嘴。到下午大家才知道领了一批七九子弹和几柳筐土造手榴弹。这一下子兵士们大拇指掏耳朵,不禁破口大骂韩德勤:“不存好心,不怪人家说扫帚星,六五枪怎么使用七九子弹,土铁弹子怎么比得上大刀片?”年卅晚上外边一片漆黑,除了一声半声犬吠声,其余听不到什么。村子里一片寂静。除夕夜里虽然没有可消遣的,但是烤烤火取取暖倒也不错。坐夜代守岁,尽管值星官催促睡觉,兵士们还是围着火,不停地吸烟叶子……

  人人一阵呵欠,时近五更,东边一股黑气,突然响起口哨声。“一、二排进入阵地,第三排轻装速赴前哨迎敌!”不到十分钟,前哨的地方响起了一阵机枪声,接着就是鬼子机枪声,越来越紧,越来越密,还夹着轰隆隆爆炸声,不用说是鬼子六零小炮开口了。从枪声中已经估计到这次来的鬼子人数不少,火力特别足,并且是清一色的鬼子,没有汉奸的枪声。迎敌的那个排刚撤进罗桥圩子,东方已发白,小鬼子的山炮开口了,一开始就来个面积扫射,阵地前后颗颗炮弹落下爆炸,谁都懂得他是在搞火力制压。我们和往常一样,躲进散兵坑,不睬他。东边的太阳露头了,北风开始呼呼地吹,地上有些霜,冻得人鼻子酸,但是河水只有一层薄冰。在阵地上也不觉得冷,人人虽然面上一层沙土,两小团子眼屎,但还是那么精神抖擞。我们行动很是谨慎,都弯下腰,只有那个鲁南的下士小班长逞英雄,头露出土堤骂鬼子。刚骂了一句,“格格格”打中了他三枪,倒下去。从肩到腰像老鼠咬破了棉袄似的三个小洞,肩部还冒出一些血。那个张相玉排长还骂他:“你骂鬼子,他懂吗,你暴露目标,老鬼子射击准,知道吗,活该!打伤了,谁抬你,哪来的医务员?”说着用绑腿子把他捆扎起来。这个小子还算英雄,牙未咬,一声不响睡进掩蔽部。

  望哨报告,东南上空来了两架飞机,注意!话未说完,敌机到了,往阵地上投弹,没有炸到什么。四枚弹丢完,就靠机枪扫射,对我们来说也是习惯了的。炸弹过后炮火又紧起来,原来鬼子从北边开阔地上散开来了。在大炮和重机枪的掩护下,他们头戴钢盔,手持步枪,刺刀在朝阳中闪闪发出寒光,脚穿皮靴,好像小黄狗,向前跑几步,趴一次。看最前面一个,手执月亮旗,向坟头上插。200米、150米,逼近到百米左右了。一排长袁大麻子,从射击孔里看见此景,红了眼实在也忍不住了,一声“兔崽子,去见鬼吧!”呯!插旗子的小鬼子翻了下去见他的天皇了。

  送死的鬼子,硬打硬上,一直奔到圩河边。连长命令“准备!”先来一顿手榴弹,人不露头,使劲将土铁蛋子往外扔,可恨的是,大铁弹子不肯炸,有的黑烟一冒了事,有的扔过去鬼子又扔过来,还不炸,真讨厌,大铁弹子威力差,没有杀伤力。枪上没刺刀,又没大刀片,那个捷克式机枪,打半夹子就出故障。几十公尺内成团的鬼子杀不尽,怎么不躁死人……一时战场上沉寂下来,准备着等鬼子下河爬圩子,用枪来戳他。狡猾的鬼子把枪都摔在田里,徒手溜进了一个洼塘里,估计他在分工计划冲锋,强渡圩河。八连长请示营长出击过河去抢鬼子枪。苏营长摇摇头:不能,这是鬼子调虎离山。正在谈出击与不出击的事,忽然发现鬼子后面冒起一股黄烟,升向天空,在大北风中慢慢扩散,向我们下风飘来。连长说:烟大,敌人要冲锋。营长说,是催泪性的瓦斯,注意掩蔽撤出南门,迅速。得令后,我们动作敏捷,带好那个负伤的下士,接着一个一个顺着墙根溜走。出了罗桥南圩门,落荒而跑。天上敌机飞来飞去,也无睱去惹它了,万不得已朝它放几枪,叫它起得高些,它的机枪命中率也就差了许多。距离罗桥约二里路,回头望罗桥只见一团烟,还有枪声,鬼子差不多攻进了空城。这时只有西北方向传来一阵冲锋号声,隐隐约约的喊杀声,那是双方在肉搏。三连的魏连长阵亡了,撤下来的二十多人,和我们一同到了风谷村。

  风谷村是一一二师师部所在地。这时的师部也散了。只见霍守义师长和士兵一样打扮,站在街头上,好像在考虑什么。大概是想把平射炮炮身藏起来。中午,谷风村的老百姓都走光了,所有的部队也撤光了。成队的人都向巴泥沟车桥方向跑,小鬼子在后面跟着。出了巴泥沟向西北跑,这里是一片开阔地,几个团的人散在这一带野田里,东一个西一个四处奔逃。田里都是带刺的植物,刺脚底。一夜未睡大半天未吃,真累死人。遇到几个小坟,都想抢去弯弯腿。那个师参谋长同样有这个要求。参谋长刚在坟背面跪下来,从东北方向很快跑来两个老百姓,头戴马虎帽,系一条大腰布,跑来就跪下,打听谁是官长。乍一看这二人是纯粹的老百姓,但从他说话和神气看,根本不是老百姓。“坟后就是参谋长。”一人随口告诉了他。“我们是黄克诚部队,在东北方向,距此不足十里,我们是灰色衣,你们是黄衣。防止误会,前来联系。东南方向发现有敌人骑兵向西南方向移动,速过老黄河……”一人跪在坟边对参谋长说。“好!多和我们的便衣交换情况。”参谋长话未说完,飞来了山炮弹,从头顶上呜地飞过去。一定是刚才人有点集中,鬼子发现了,大家迅速散开。据炮声估计大炮距离我们在1500米至2000米之间,接着重机枪也向我们扫射来。就连那崔旅长也急得摔去大衣,谁都在想这一次是完蛋了。那个怪物敌机也来了。如果这时敌人再来坦克,骑兵再迂回包围,一个也走不了。人人对死字却置之度外,就是穷累难挨,脚被刺破的,最难受。就在这紧张时刻,忽然发现交通沟,还是新挖的,横一道竖一道,左一弯右一拐,通向老黄河边,沟里有散兵坑,有轻重机枪阵地。好极了,直往沟里跳,那么多人,很快地都下了沟。在沟里大摇大摆,一点不拥挤,一个接一个,顺着沟向西北方向走。顿时炮也不响,枪也不响,那两架敌机,光哼哼,没交易做了。好个交通沟,救了多少人的命!走了很长时间到了沟的尽头,出了沟就是老黄河堤。我们连全部上了堤,鬼子被我们甩到谷后好几里,看样子他们是不敢贸然下沟的。

  太阳落了,河南岸一片沉寂。河北岸到处有火烘棉衣,部队整理就绪,又出发了,一个跟一个,到了当地一片村子驻下,封锁消息,进屋睡大觉。在这里和黄克诚部队同住了好几天,有个规矩相互不乱跑。没几天,天刚亮,鬼子又找上门,打了一仗。从这个时候起。我们在鬼子前边,黄克诚部队就在鬼子右边,掉过来我们就在鬼子后边。或前或后或左或右,我们在敌后的部队就是这样和鬼子捉迷藏。二十多天的鬼子扫荡,小鬼子没有捞到黄克诚部队和我们部队的一滴油水。

  正月底,一一二师向皖北转进,一路上在黄克诚部队的掩护下,渡过了大塘河,偷过了津浦路,顺利地到达阜阳城。苏北大片国土保卫的重任,落在黄克诚部队肩上。

  三四月间春暖花香,在阜阳忙练兵。一天,那个在罗桥受伤的下士小班长突然回来了。他身穿便衣,官兵们都围了上来,问长问短。他说:“鬼子进罗桥没停留。第二天罗桥老百姓发现了我,将我送到黄克诚部队军医所去。他们给我换药,伤口好了,我要回来,就给我粮食和盘缠,换上便衣,摸了回来……”“好个长命鬼!”“一路上没遇大困难,老百姓听说我是打鬼子负伤的,都说我是抗日战士,很客气,指给我道路……”三谈两谈,谈上了那次战斗的经过。都说那一次如果不是田野里那么多的交通沟,我们哪有今天!早就喂苏北的狗了。排长李庆和插嘴:“唉!土圩子挨打,劳命伤财,怎么比得上交通沟灵活。”大老粗袁大麻大声说:“他们对友军很有帮助。”四十多岁的王录事望了他一眼。

  时过几十年,回顾这一战斗,不得不让人感慨:“合作则昌,分裂则亡”。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周运南:入缅作战纪实
下一篇:贾连绩:攻克宜昌回忆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18-10-11 16:18:53

口述和回忆综合资料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