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口述回忆口述和回忆综合资料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周运南:入缅作战纪实

添加时间:2018-10-11 16:10:42 来源:《黄埔》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投笔从戎

  我于1938年在广州考进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四分校十五期步兵科。因当时日机经常轰炸广州,学校由广州西江迁到肇庆,续沿西江等行到广西宜山县才定址受训。原定时间三年,后因战事紧,前方急需人员,因此改为两年半提前在1940年冬毕业。毕业后,我们几十名同学被分派至十二集团军军官补训团(团长余汉谋)当见习官,约过四个月,我又调到三团二营五连任少尉排长,团长李文伦,营长张惠民(海南万宇人)。约过两个多月,补训团改编为五十五师,归第六军指挥(军长甘丽初,辖四十九、五十五、九十三3个师)。编师以后,装备全部更新,团长把我从第五连调到团部特务排当排长,晋升中尉。

  参加远征军

  1941年秋,部队逐渐向南移动,编制上每个营又增添一个迫击炮排,由于我在军校时学过迫击炮,于是我又被从特务排调到二营迫击炮排当排长。部队继续向云南边境移动,过昆明到下关,那天正是1942年春节,全团在下关休息一天,欢庆春节,集体会餐。团长召集全团干部开会,会上团长宣布:“我们这个师甚至整个军都已编入远征军,配合第五军出国到缅甸同日本军作战。我们第六军为左翼挺进队, 第五军为右翼挺进队。第五军是装备最强的机械化部队,而我们这个军是步兵陆战部队……”副团长、团参谋长也讲了话。

  第二天,团部下达命令,队伍朝西南继续前进。到达保山车站,只见到处停着数不清的车辆,车辆上全都写着“西南运输公司”的字样,探问之后,才知道都是海外侨胞赠送给祖国的。按照团部的安排,从一营一连起,按顺序乘车。单我这个排就占用了六卡车(包括九匹驮马在内)。卡车一辆接着一辆开得很快,只几个钟头,就到达畹町了。公路两旁都是华侨,他们听说国军入畹町作战,大受鼓舞。他们手中都拿着一面小旗,不停地摇动着,不断地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把日本帝国主义赶出缅甸去”、“我们祖国有力量,日本敢来侵犯,我们就坚决把它消灭”等口号,并向我们赠送罐头、香烟、瓜果等类的物品。

  车再行十多公里,就到缅属的南山镇,黑夜队伍就在南山宿营。当夜我突然发高烧,被送进医院,经过两天的治疗,病情有所好转。第三天,团部的副官黄治中和我的勤务兵来,说团长要我归队,队伍明天就要出发。虽然我病还未痊愈,但作为军人只有坚决服从命令,副官为我办好出院手续,我们乘车到了团部。

  半道受挫

  第二天早晨,我们列队到车站乘车,车沿着两南方向驶去。经过一天一夜,到达“他希”火车站,拂晓下车的时候,团长即下达命令,各单位在车站附近,用最快的速度挖出临时的防空壕来,尽量避免敌人的空袭,做饭只能在野外做,除了警卫连和团部的军需处留下少数人外,不准在车站附近停留。当各连队刚撤到野外的时候,敌人的飞机就到了,一来就是18架,从东方窜入车站的上空平行飞去,大家都以为没事了,谁料过了车站十几公里又转回头来,在车站的上空盘旋,并用水平投弹的方式投弹,炸弹像雨点般落下来。顷刻间,火车站变成浓烟弥漫的火海。飞机过后,人还不敢接近车站,因为留在车站的军用品枪支弹药等,不断地爆炸着。下午清查时,估计伤亡270多人,战马也死的死,跑的跑了。从那天起,任何连队都是在火车站附近野外露宿,就这样部队在“他希”火车站停留了几天。第六天再次出发,既没有车又没有马,只凭每人两条腿前行,并且夜晚行军多于白天。

  遭受奇袭

  经过两天两夜的艰苦行军到达缅甸的南方,团长正召集各营连主官,到前方侦察地形,其余原地休息,置锅做饭。大家全身都是汗泥,纷纷解衣准备跳到河中洗澡。这时,突遭埋伏的敌人奇袭,一时枪声四起。团长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大声喊着:“冲啊!杀啊!”在这紧急关头,大家奋起应战,三五成群自觉地向敌人冲杀,就这样打了一场恶仗,一直打到下午五时,才将敌人杀退,敌我双方死伤严重,我军和敌人的尸体混在一起难以分辨。下午六时四十分,团长急令单位清查人数,据全团统计,伤亡人数将近三分之一。团长当即布置警戒,清扫战场,把伤员送到后方并向师部报告战斗情况。当夜召开全团军官紧急会议,安排作战方案。

  报仇雪恨

  第二天,睛天无雨,在这高山老林之中,天气比中国还要热。夜晚蚊虫又多,难于入睡,待我将要睡着时,小河之滨响起了手榴弹的爆炸声,夹杂着稀稀拉拉的枪声。我暗自猜测,部队可能摸哨去了。大约过了半个钟头时间,施营长真的带着队伍胜利归来了。营长说:“看来敌人很骄狂麻痹,在桥头放了一个排哨,只有一个敌兵怀中抱着一支枪坐在桥上打瞌睡,其余的都在桥下的草坪上围着一堆大火,背靠背睡着了。我们沿着河边慢慢摸了上去,到了跟前,他们还没发觉,我一挥手,各人都取出手榴弹,打开盖盒拉引导火线等哧哧地冒出烟来才投了过去。敌人在爆炸中,死的死,伤的伤,不死不伤的到处乱撞也溜走了。”这次共计缴获敌人“三八式”枪48支、背包52只、钢帽30顶,打死打伤敌人多少就不知道了。

  战略转移

  凌晨四点多钟,各连排已经作好战斗准备,东方吐白,部队按计划行动。团长特别交待我说:“炮排今天的任务,就是用炮封锁那座石桥,掩护我们前进。”这时,一营副营长李志辉,由于一营的编制已散,便主动到我排来当观察军士,在我们进入炮兵阵地后,他爬上高高的大树中,帮我选择瞄准点。根据他报的距离850公尺,炮轰向右42.8,我查览射表,寻数据,把两门炮赋予射向,等待他再次报信。李志辉在大树上喊:“基准炮先试射一发。”我即发出口令。“先试射一发。”他又喊道,向左修正12.5,我亲自调整射向,第二发射出后,他喊:“命中了,继续射击。”这时我这两门炮就发挥威力了,把这座石桥及石桥的前前后后都封锁得严严实实。

  今天的仗打得很好,我们继续向敌逼进。步兵渡河,我们也跟着过河。过河的任务和封锁石桥不同,迫击炮是配合步兵行动,主要任务是消灭敌方的死角,使敌人在棱线的后面找不到容身之地。渡河后,当我们换第二次阵地时,有两个敌兵来了。当时发现敌人的是我的传令兵,他轻声对我说:报告排长,有个敌人向我们这边摸来。我说你怎样知道?他说敌人戴的是钢帽,我们戴的是布帽,以帽识别。我从传令兵手中把步枪取过来,上了子弹,利用依托点把枪架好,向敌人利用的土包瞄准好,等待他出现。不一会,他抬起头来,那钢帽在太阳照射下,明亮清晰,左顾右盼,我就趁这刹那,给他放了一枪,敌兵就闻声而倒。这时,勤务兵对我说,可能是打中了,我便利用地形掩蔽,向敌接近,发现敌兵真的死了。那天的战斗,我方步步顺利,敌人节节惨败。

  到了下午三点多钟,忽然营部的传令兵来了,向我报告说:营长命令要迫击炮排立即撤退到后方待命。我即带领士兵背起炮盘,扛起炮架,抬着炮身向后疾退,随后队伍即继续向前疾行……

  撤离缅甸

  当我们急行退却,大约走了十几公里,到公路旁的一个小山丘后,听见营长的声音,他也认出了我和士兵们。他问我,你还有多少人。我说:只有18人了,步枪7支,两门炮尚在。他说:敌人已把缅甸包围了,我们危在旦夕,能否回到祖国,看来是凶多吉少了。

  在这十分困难的处境下,我请示营长:现在我们才18人,这么多的武器搬移实在不易,士兵们几日都没有饭吃了,这样下去,不被敌人打死也被饿死,你看怎么办?他叹了口气说,算了吧,炮弹都已打光了,要他何用!干脆把它抛掉,免得成为我们的累赘,但是那瞄准器,并不十分笨重还可以携带,炮万一被敌人捡去,没有瞄准器也等于一堆废铁,你就照这样办吧!就这样我们把炮身炮架盘找个偏辟的地方丢了。此后我们跟着营长向山上慢慢爬行,意在离开大路。走约一公里多到了一个小村子,团部不知什么时候已先在那里了。

  过了一夜,团长召集我们干部开个小会,共商下一阶段的行动。大家讨论了一下,一致认为,我们当前的兵力少,战斗力不强,加上又缺乏给养,都已精疲力竭,还是坚持下去,绕小道,慢慢地往北方向走。于是,团长便下令:各新编的连排明天继续向祖国方向撤退。

  死里逃生

  当天深夜,我的旧病又复发了。天一亮,团部开拔,而我是病人,走得很慢,大约走了两公里,此时我头晕眼花,昏了过去。幸得郑应新同学带着几个士兵为收容队,应新同学用手扶着我后背腰部一步一步地向前走。估计大约走了四五公里,太阳渐渐西斜了。我想按照这样的走法,我们一辈子都不能回到祖国,我们两人都一起完蛋。我就要求应新先走,这时他停下,泣不成声地说,那你就在此好好休息,我走了。

  我独自在田野边一个小山丘处,那里有一棵大榕树,在树下倒头就睡着了。太阳落山的时候,朦胧中听见有两三人说话的声音,其中有一个人走到我身边,用手摸摸我的额头,口中喃喃有词说:还有气,没有完全死掉,并伸手把我的手枪摘下了,连胸章领章也一起撕去了。可怜我一时不能动弹,只好静静让他离去。

  天将亮了,东方显出鱼肚色的曙光,这时自己感到体温有所降低,然而动弹仍感到笨重,勉强坐了起来。忽然间,听见有车轮转动发出的声音,车由远而近,徐徐而行。大路距我卧的地方是一箭之地,看见牛车上有男有女,还有三个小孩,不用说,定是逃难的难民。当他们接近我的时候,听出他们是海南华侨。我拼命地爬到大路边,用海南话和他们搭话。后来,车主和那位女人交头接耳片刻,对我说:那你就上车来吧,我赶忙拼命地向车上爬,找个空地方坐下,车子继续向前行。车上他问我:你得的是什么病?我说,发高烧。他伸手向箩筐中摸出一个药瓶来,打开盖子,倒出几粒药丸,叫我咽下去。我看那药正是军队常用的“亚得平”,美国制造的。车边行我们边谈,好像是老故交。

  回归祖国

  经过四天行程,估计已走200多公里了,我精神渐渐恢复,沿途人烟也渐渐多起来了。当我们车子在一个市上停下的时候,车主林有伦把牛栓在一棵树上,大家都下了车,我看见市中心有一间小瓦房,墙上贴着一张布告,写的是中国字,知道这里是云南省车里县勤笼区(即现在的西双版纳),终于回到祖国的怀抱了……

  忆往事,峥嵘岁月,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我已由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变成了头发花白的老头了。然而,过去的一切包括第六军第一次入缅作战的溃败,我和我的战友们九死一生的前景,都一幕幕浮现在我的脑海。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方国宏:难忘同乡兄长方国元
下一篇:邹崃生:罗桥战斗回忆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18-10-11 16:11:28

口述和回忆综合资料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