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口述回忆抗战将领口述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文武兼备 忠诚笃实——纪念中共南满省委书记魏拯民

添加时间:2018-10-08 11:04:05 来源:王宜田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魏拯民将军像

   在东北抗日战争中,在吉林大地上,有一位与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总司令兼政委杨靖宇并肩战斗,并结下深厚革命、战斗友谊的中共东北党和军队的高级干部和将领,他就是吉林省第一个中共省级机构——中共南满省委书记兼东北抗联第一路军总政治部主任、副总司令魏拯民。在短短32岁的人生里,他有16年的革命生涯,其中9年零1个月战斗在东北,6年战斗在吉林,直至生命的最后一息。魏拯民为东北抗日战争的胜利,为吉林人民摆脱被奴役的地位做出了巨大贡献。

  三晋大地的青年革命家

  1909年2月3日,魏拯民出生于山西省屯留县王村的一个农民家庭。原名关有维,字伯张,魏拯民是他到东北后的化名。他9岁在本村私塾启蒙,13岁考入县立高等小学。1925年,16岁的魏拯民考入山西省立太原第一中学。此时,正是国民革命运动高潮时期,各种进步报刊传入学校,他如饥似渴地吸收革命营养,立志投身革命,报效中华民族。第二年,他在省立一中,参加共青团,次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4月,蒋介石叛变革命后,山西军阀阎锡山也开始大肆逮捕共产党员,太原的党组织遭到破坏。魏拯民被迫于5月回到家乡屯留县,与家乡的几位党员成立党支部,继续从事革命活动。1928年2月,屯留县党组织遭到破坏后,魏拯民去北平(今北京)考入私立宏达学院,一面学习,一面坚持革命活动。他与家乡的几个党员共同编辑《锄耕》小报,在北平印刷,然后运回家乡散发,揭露军阀的黑暗统治和乡绅的罪行。

  1930年11月,魏拯民受党指派,考入军阀石友三办的安阳军校,从事兵运斗争。第二年4月,魏拯民返回北平,在北大旁听,同时从事革命宣传工作。九一八事变后,中国共产党选派大批干部赴东北直接参加抗日战争,魏拯民即是其中之一。1932年春,魏拯民到达哈尔滨,先后担任市委组织部长,道外区委书记和哈尔滨市委书记。为了便于工作,魏拯民到东北后,还有过魏民生、魏锄耕、李新良、张达、冯昆、冯铿、冯康等化名。

  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忠实执行者

  九一八事变后,针对东北已经成为日本独占殖民地的事实,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决定实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向东北各级党组织下发《一•二六指示信》,东北先于全党实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但是,东满(今延边地区)抗日游击根据地在执行统一战线政策的过程中出现了曲折和反复。东满特委领导的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独立师,因执行“左”倾关门主义和土地革命政策,而与其他武装处于对立状态,而日本侵略者又乘机挑拨离间,提出“专打人民革命军,不打山林队”的阴险口号,独立师处于内外夹击的危险境地。在这种情况下,1934年冬,中共满洲省委派魏拯民到东满任特委书记,那年他26岁。

  1935年2月,魏拯民到达东满后,纠正原东满特委的“左”倾关门主义错误,全面贯彻执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他决定不分民族、不分阶级,把一切同情和赞成反日的人们和队伍都联合起来,统一起来,反对共同的敌人,并确定于1935年4月间成立东满抗日联合军总指挥部。魏拯民不顾个人安危,亲自到抗日义勇军、山林队各部,送还被革命军缴械的枪支,宣传党的统一战线政策。他经常说:“凡是抗日的就是朋友,凡是亲日的就是敌人。每个抗日的人我们都要结为兄弟。”魏拯民的行动和宣传收到了良好的效果,共有10余支山林队表示愿意参加联合指挥部。魏拯民还在较大的山林队中成立了党支部,发展党员,使统一战线更加巩固。

  魏拯民还把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扩大到对伪满国军工作中。提出并积极宣传“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抗日军不打满洲兵,专打日本子”等口号,号召伪军反正。在这一政策的感召下,1935年4月,驻珲春大荒沟一个连的伪军反正,加入人民革命军。驻汪清大甸子的伪军——孟营,不与革命军作战。据敌伪资料记载:1935年1月至8月,在东满人数较多的伪军哗变就有8起之多。

  1935年5月末,魏拯民奉上级指示,赴前苏联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根据共产国际“七大”精神,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决定成立东满、南满、吉东、松江4个省委,改编东北人民革命军为东北抗日联军。魏拯民被任命为东满省委书记,受命回国传达共产国际“七大”关于建立世界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精神和中共代表团的决定,在东南地区组建新的省委、成立东北抗日联军,进一步贯彻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

  1936年2月5日,魏拯民回国,到达黑龙江省宁安县镜泊湖南湖头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五军密营。向五军和吉东党组织传达共产国际七大精神和中共代表团的指示。五军领导人周保中听取魏拯民的传达后,于2月下旬,在宁安县三道河子,最先把东北反日联合军第五军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五军。

  3月,魏拯民在安图县迷魂阵密营召开二军领导干部会议,传达会议精神和指示后,与会者一致决定把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军长王德泰,魏拯民兼任政委。

  中共南满省委的创建人

  1936年6月,魏拯民到达金川河里,与杨靖宇会面,应邀参加中共南满特委第二次代表大会。魏拯民在会上作了《关于国际形势和共产国际七大精神》的报告。会议根据他的报告决定将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军。紧接着,在河里会家沟召开中共东、南满特委及抗联第一、二军主要领导干部联席会议,亦称“河里会议”。鉴于东满特委和抗联二军已撤出东满,挺进南满地区建立新的游击根据地的形势,魏拯民与杨靖宇商议,把东、南满党组织合并,不再成立东满省委,建立新的南满省委,经过会议讨论,与会者的一致赞同;会议同时决定把抗联一军和二军合编为东北抗联第一路军,杨靖宇任总司令兼政委,魏拯民任南满省委书记兼一路军总政治部主任。

  中共南满省委是吉林省历史上出现的第一个中共省级机构,魏拯民则成为吉林历史上第一位中共省委书记。南满省委下辖东满特委、磐石中心县委、柳河县委、桓(仁)兴(京)县委等地方组织。作为南满省委书记,魏拯民注重加强军队内部党的建设。他兼任二军党委书记,一路军团以上部队设党委,连建支部,还有团小组。

  在政治方面,南满省委给抗联一路军的军事斗争提供有力的政治领导和思想保障。1937年7月7日,全国抗战爆发。魏拯民起草一路军总司令部布告——《为响应中日大战告东北同胞书》,号召东北人民武装自卫,支援抗联,配合全国抗战。一路军各师在吉林省东南部山区和辽宁省清原、兴京(今新宾)、桓仁、宽甸等县境纷纷出击,给日伪以沉重打击。

  抗联的军事行动在牵制、打击日本关东军的同时,也遭致日伪当局更大规模的军事进攻、政治诱降和经济封锁,尤其是全面推行“集团部落”政策造成了抗联和人民分离。1937年末至1938年初的一段时间,一路军内部产生了急躁、消极等待和悲观失望等不良情绪和错误思想。在这关键时刻,魏拯民于1938年1月10日及时地发出了《给二、四、六师和独立旅及教导团党委、全体党员的信》(史称“一一0指示”), 要求各部队坚决贯彻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加强地方工作和群众工作,采取灵活的小部队的活动方式,加强部队的思想政治工作,克服各种不良情绪和思想,树立长期抗战思想。该信给困境中的部队指明了斗争方向,统一了部队思想。

  1938年5月,魏拯民与杨靖宇在集安会师,召开领导干部联席会议(即“第一次老岭会议”),会议在确定一路军的军事方针的同时,决定由魏拯民担任一路军副总司令。会后,魏拯民又主持召开部队干部、战士大会,杨靖宇在大会上作形势报告。

  魏拯民在抗联一路军极端困难时期,充分发挥了南满省委的旗帜和精神核心的作用。1938年7月,魏拯民与杨靖宇在集安老岭召开紧急会议(即“第二次老岭会议”),讨论抗联一军一师师长程斌叛变后的形势与对策。会议决定取消一军、二军番号,成立三个方面军和一个警卫旅。1939年7月,魏拯民在安图县汉阳沟正式将二军第四、第五两个师改编为抗联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指挥陈翰章、副指挥侯国忠。同年11月5日,党的六届六中全会致电以杨靖宇为代表的东北抗日联军和全体东北同胞,“鼓励坚持更加长期的持久的艰难的游击战争,巩固和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12月,为贯彻中央的指示电精神,魏拯民在抚松县黄泥河子东北的二道松花江沿岸,召开南满省委会议,决定出版省委机关报《列宁旗》,面向中国民众编辑《中国报》。魏拯民亲自撰写政论文章,宣传党中央的关怀和关内抗战的大好形势,在《列宁旗》上发表。

  1939年7月7日,七七事变爆发二周年之际,魏拯民以南满省委和抗联一路军总司令部的名义发表《告东北中国同胞书》,同时,又以一路军总政治部的名义发表《告伪满军中国籍全体官兵同胞书》,两个同胞书进一步坚定了南满人民抗战必胜的信心。

  魏拯民在充分发挥南满省委政治、思想保障作用的同时,还积极配合杨靖宇制定重大的军事方针。从1939年10月开始,日伪当局针对抗联一路军发动间岛、通化、吉林三省联合“大讨伐”,斗争形势进一步恶化。为粉碎日伪的军事进攻,1939年10月1日至5日,魏拯民与杨靖宇在桦甸县头道溜河主持召开中共南满省委和一路军主要领导干部会议(史称“第一次头道溜河会议”),决定改变斗争策略,一路军各部实行化整为零、分散游击的方针,以保存实力,以利再战。

  1940年2月,杨靖宇牺牲后,魏拯民肩负起抗联一路军的全部重任。3月13日至15日,魏拯民在桦甸县头道溜河主持召开南满省委扩大会议(史称“第二次头道溜河会议”),会议对杨靖宇表示沉痛的哀悼。魏拯民带领大家庄严宣誓:“为了祖国人民,为了杨总司令,我们一路军全体战士,紧密团结,坚决继承杨靖宇的事业,踏着烈士的血迹,继续奋战,克服一切困难,一定把鬼子赶出去。”会议决定一路军余部向北转移至京图(今长春至图们)铁路以北活动,同时派人赴苏联寻求与党中央取得联系,抽调干部加强地方工作。会后,魏拯民抱病出征,继续战斗。

  抗日战场的优秀将领

  魏拯民受过高等教育,给人以儒雅的印象。到东北后,一直担任党组织的主要负责人,似乎与军事指挥无缘。但是,自身固有的素质和客观环境,造就了魏拯民的军事才能。

  魏拯民到东满后,即改变“不放弃游击区一寸土地”的“左”倾教条军事方针,指示二军独立师跳出根据地,主动袭击敌人,开辟新的游击根据地。1935年春,独立师各团不断袭击敌人的车站、集团部落,并越境进入朝鲜境内袭击日军。抗联二军进入南满地区后,魏拯民开始直接指挥战斗,特别是1936年冬,抗联二军军长王德泰在小汤河战斗中牺牲后,魏拯民肩负起抗联二军军事指挥的重任。

  1936年冬至1937年春,魏拯民统一指挥二军四师、六师和一军二师,以师为作战单位,或化整为零,或化零为整,或师与师之间相互配合,战斗在抚松、长白、临江、辉南、濛江(今靖宇)等县,共进行大小战斗上百次,与战斗在兴京(新宾)、桓仁、宽甸、清原等地杨靖宇直接指挥的一军各部队遥相呼应,给日伪军以沉重打击,使其围歼二军的计划化为泡影。

  七七事变后,一路军总部决定由杨靖宇亲自带队远征沈海铁路(今沈阳至海龙),配合全国抗战。为牵制、迷惑敌人,魏拯民率二军教导团、独立旅一部、六师八团等部队共400余人,进攻辉南县城。1937年10月26日凌晨,魏拯民采取偷袭战术,命令部队隐蔽接近南城门,摸掉哨兵,突然攻入城内,共击毙20几名日军,一部分伪警察被缴械。他指挥部队,把大批敌人压制在营房内,迅速打开仓库,运出大量物资,然后迅速撤离。

  1938年初,杨靖宇率一路军总司令部直属部队从桓仁进入辑安县(今吉林省集安市),开辟新的游击根据地。魏拯民计划同杨靖宇在辑安会师,但日伪军布防于浑江两岸和通化一带,阻止二军会师。于是,魏拯民采用调虎离山计,派一部分部队猛攻濛江、金川一带的集团部落,把敌人调离浑江两岸,然后又把部队分为两部分,分别向桓仁的两个方向前进,造成二军要挺进辽东山区的假象,吸引敌人前往围追堵截。魏拯民则亲率300余人突然转向,进入辑安境内,与杨靖宇部胜利会师。在辑安,魏拯民与杨靖宇共同指挥了蚊子沟和长岗战斗,彻底消灭了“满洲剿匪之花”索旅。此后,魏拯民又同杨靖宇共同指挥了第二次袭击老岭隧道工程、岔沟突围、柳树河子摸火堆、攻打木箕河等多次在一路军乃至东北抗日联军历史上有重大影响的战斗。

  1939年8月,魏拯民率一路军第三方面军进入安图县境内活动。他巧施围点打援战术,先攻下大沙河镇,引出安图县城和明月沟两处敌人出援。魏拯民把部队埋伏在大酱缸以北的山沟里,一举将从明月沟出援的宫本“讨伐队”歼灭,将其所乘8辆汽车全部击毁,全歼宫本队长以下近百名敌人。接着,又在大酱缸以南5公里处,伏击从安图县城(今安图县松江镇)出援的150余名日军和20余名“朝鲜特设部队”,将其全部歼灭。整个战斗共歼敌500余名,击毁汽车10余辆,缴获轻机枪7挺、步枪300余支。同年9月,魏拯民与一路军三方面军陈翰章部在敦化县寒葱岭设伏,击毁敌人汽车11辆,打死日本关东军驻敦化“讨伐队”司令松岛少将以下100余人,同时缴获一批武器和物资。1940年末,魏拯民的病情愈加严重,不得不离开部队,到密营休养,但是他仍关心着部队的思想政治建设。

  思想政治工作的典范

  魏拯民作为中共东北党和军队的高级干部,他能够从大处着眼,从细微之处入手,率先垂范,进行部队的思想政治建设。为“使人民革命军在政治上巩固起来”,魏拯民到东满后,就成立一所“随营学校”,对下级干部进行政治军事教育。“随营学校”的政治课程占三分之二,军事课程占三分之一。

  魏拯民严格执行党的民族政策,关心爱护部队中的朝鲜族干部战士,并与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魏拯民还利用冬季部队在密营整训的机会,举办党员训练班,以提高党员干部的政治素质。他亲自编写面向战士的《政治读本》和《抗日救国千字文》。到1939年12月,他已编出《政治读本》一至四册,由一路军军需处各印300本,发至各部队。

  1939年1月19日,正值春节,一路军总部在桦甸县头道溜河密营举办党员训练班,魏拯民和杨靖宇分别在会上作了报告。然后,他亲自讲课,内容包括党的基本知识,党的优良传统和党员在抗日民族革命战争中如何发挥模范作用等等。他常对学员们讲:“革命不能光靠勇敢和热情,还要有政治头脑,要有远大的理想。政治是武器,它不但能使我们进步,更能有力量打击敌人。”

  身教重于言教。魏拯民作风民主,平等待人,与干部战士同甘共苦,真心地关心、爱护他们,因而他能够得到大家的爱戴和拥护。魏拯民在北京求学、从事革命活动期间,由于缺少经费,有时,一天只能吃上一顿三合面的窝窝头,他因此患上严重的胃病,到东北工作后,环境更加艰苦,他的病情日益加重,而且还得了心脏病,但他保持乐观的态度。他常说:“病怕什么,不怕肉体病,就怕思想有病。”见他行军时气喘吁吁,有时心脏病发作昏迷过去,同志们便为他做了一副担架,可他怎么也不肯坐。同志们把缴获的马留给他骑,他却常常把马让给伤员。为了他的健康,警卫员有时把好东西多留给他一些,他知道后总是分给伤员。杨靖宇非常惦念他的健康状况,常常派人送来一些缴获的大米、白面。而每次魏拯民都分给大家一起享用。有一次,部队在战斗中缴获几斤咸菜、几个苹果和两盒罐头。战士们立即想到了魏拯民,把苹果和罐头给他送来。魏拯民摸了摸罐头,闻了闻苹果,连说感谢的话。可是他一个苹果也没舍得吃,让通信员把苹果捎给杨靖宇,把罐头分给两个伤员。

  魏拯民始终对党忠贞不渝。由于日伪当局的严密封锁,南满省委和一路军同党中央失去联系,他通过各种方式千方百计寻求同党中央建立联系。他在一次给党中央的信中写到:“我们有如在大海中失去舵手的小舟,有如双目失明的孩提,东碰西撞,不知所从。当目前伟大的革命浪潮汹涌澎湃之际,我们却似入铜墙铁壁之中,四面不通声息,长期闷在鼓中,总听不到各处革命凯歌之声。” 该信充分表达了魏拯民非常渴望得到党中央的领导、听到党中央声音的迫切心情。

  魏拯民和战士们在密营中时常断粮,无医无药。1941年3月8日,带着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念和抗战必胜的信心,魏拯民在桦甸县夹皮沟牡丹岭二道沟密营不幸病逝。

  魏拯民的卓越才能和巨大贡献,当年就得到上级党组织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赞誉。中共代表团的文件评价他是“一位忠诚笃实很有毅力,富有一切能力,久经斗争的革命家,他的身体虽然不很强壮,可是他以十二分强度支持东满南满救国总会的工作,担负二军整个的领导。”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吉林人民不能忘记包括魏拯民在内的无数优秀共产党员为新中国建立所付出的牺牲。我们缅怀魏拯民的功绩,不仅是为了记录历史,更是为了昭示世人,中华民族正是因为有了像魏拯民那样的共产党人的奋斗牺牲,才有了今天的独立和繁荣富强。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口述历史】关于“丁大干”的若干考证(下)
下一篇:坚持淮南抗战的新四军第二师

责任编辑:李一菲
最后更新:2018-10-08 11:10:11

抗战将领口述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