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黄埔军校黄埔师生知名校友资料延伸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周逸群:贺龙革命的引路人

添加时间:2018-09-14 16:53:49 来源:贵州日报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周逸群烈士故居

  年轻的周逸群意气风发

  逸群小学的少先队员朗诵诗歌,缅怀革命先烈。

  6月15日,“走进红地标——黔东革命根据地”火把传递活动在铜仁市举行。图为副市长张萍高举火把进入周逸群烈士陈列馆。

  铜仁市部分党员在周逸群烈士陈列馆重温入党誓词。

  铜仁市逸群小学的少先队员向周逸群烈士塑像敬献花篮。
 

  从上海笔伐到黄埔论剑

  1898年7月23日,酷暑难当的铜仁城,一个男孩在当地的望族周家诞生了。清道光年间,他的曾祖父在从湖北蒲圻(现赤壁)迁居铜仁,靠油漆发家,其间家道虽小有中落,但到孩子父辈这代仍较殷实。

  孩子取名周立凤,后改名为周逸群,并成为了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湘鄂西革命根据地和红军创建人。

  周逸群年幼时,父母相继辞世。他进入族叔周自炳与人创办的本地唯一新式学堂——城南小学(现逸群小学)学习,受到了良好的启蒙教育。

  在贵阳读完中学后,周逸群回乡成为了小会计。1919年3月,已有妻儿的他东渡日本入东京庆应大学攻读政治经济学,结识了同在日本求学的李侠公。期间,阅读并接受了大量进步书刊、先进思潮。

  4年后,周逸群学成来到上海。他联合李侠公、胡秉铎等几位青年同乡组织“贵州青年社”,创办《贵州青年》旬刊,宣传反帝反封建思想。周逸群发表了大量文章,揭露西南军阀投靠北洋军阀的罪行,影响很大。

  他们还受到共青团中央负责人、《中国青年》主编萧楚女的赞扬与支持。周、李还写了一首诗给萧,云:原来楚女非巾帼,忧国忧民慈母心;诛伐魑魅如椽笔,九洲风雨一奇人。

  在恽代英、萧楚女的帮助下,周逸群的思想有了很大的进步,进一步认识了中国共产党。1924年10月,周逸群“废书学剑”,与胡秉铎进入黄埔军校第二期学习,而李侠公离沪赴穗,出任黄埔军校特别官佐,从事教导团秘书工作。不久,3人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成为黄埔军校的风云人物。

  李侠公、周逸群联名写信给孙中山表达求见之情。时隔一周,先生便在广州大元帅府召见了他俩,并勉励他们:“你们的前途更加远大,国家民族的希望,寄托在你们年轻人的身上。”

  经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周恩来提名,周逸群担任了中共黄埔军校特别支部宣传委员。成为了周恩来的得力助手。

  周逸群、李侠公等成立了秘密革命团体“火星社”。1925年初,周逸群又与人成立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成为该会的主要创始人和领导人之一。9月,周逸群毕业,留任“青军会”主席。“青军会”团结广大青年军人,创办了《中国军人》、《青年军人》等刊物,宣传孙中山的新三民主义和中国共产党的统一战线政策。

  随着工农运动、青年军人运动的不断高涨和广东革命根据地的统一,统一战线内部的斗争也日益尖锐起来。国民党右派组织在黄埔军校成立了“孙文主义学会”。周逸群站在斗争的最前沿,口诛笔伐,据理力驳国民党右派的谬论,深刻揭露他们反对孙中山新三民主义、反对共产党的真面目。

  1926年3月中山舰事件后,“青军会”被蒋介石下令解散。党组织安排周逸群到国民革命军政治训练部协助周恩来,为国民革命军挥师北伐作了大量准备工作,成长为优秀的军事干部。

  贺龙参加革命的引路人

  1925年10月至次年2月,贺龙驻兵铜仁,高举“讨贼联军”大旗誓师北伐。其间,他在好友同事家中,见到了周逸群从黄埔军校寄回来的一些宣传革命的资料。

  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出师北伐,周逸群随军来到长沙,任北伐军总政治部宣传队长。根据党的指示,他到国民革命军第九军工作,在途经常德时与九军一师师长贺龙相识,并任一师政治部主任兼常德地方书记。从此,两人并肩战斗,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贺龙在湖南招收新兵3000人。他还按照周逸群的主张,在原随营军官学校的基础上开办“政治讲习所”,由周逸群带来的大部分宣传队员担任教官,周逸群本人则担任讲习所首任所长。这是贺龙方面欢迎左翼宣传队帮助改造部队、接受中共主张的开端。

  贺龙要求参加共产党,周逸群告诉他:共产党不会关门的,只要够条件,一定有人找你。

  在周逸群同志的帮助下,贺龙同志更加接近共产党,认为共产党的主张好,有办法,能够救中国,决心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干革命。贺龙也对周逸群更加信任了。

  1927年春,贺龙率部脱离第九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独立第15师,周逸群继任政治部主任。贺龙奉命第二次北伐,开赴河南前线。

  出发前,该师参谋长——右派军人陈图南唆使少数人闹事,企图谋刺贺龙。贺龙果断处理,交武汉公安局枪决了陈图南,迅速平息了骚乱。这一当年在武汉轰动一时的政治事件,虽使贺龙历经风险,但确实增长了他政治斗争的经验,显示出他与国民党右派的彻底决裂。

  当然,这也与周逸群分不开。贺龙自己也说过,周逸群对他的影响,是对他思想上的第三次推动,也使他真正地接近了共产党。

  独立第15师在讨伐奉系军阀中屡建战功,回到武汉后,扩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贺龙任军长,周逸群任政治部主任,后兼任第3师师长。

  此时,国内革命形势急转直下,继蒋介石在南京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武汉国民政府和各地国民党的地方势力也开始反共。贺龙拒绝了国民党各派的拉拢,为避开说客,还于6月底经周逸群安排从英租界搬到了俄租界。他对中国共产党和周逸群的信任有增无减。

  在这里,贺龙结识了不少中共中央的负责同志。他对共产党从思想上、政治上接近,进而发展到组织上的一致了。

  南昌起义的关键人物

  当时党内职务并不高的周逸群在“八一”南昌起义中是个关键人物。他最大的贡献在于:深刻地影响了当时并不是共产党员的贺龙跟党走,使二十军成为当时中国共产党掌握的一支重要武装力量,而该部后来是起义部队的主力。

  有人说周逸群“像一滴红水落到缸里,正在逐渐扩散,改变着部队的颜色。”

  其实早在从河南回师武汉时,周逸群和贺龙就曾向党中央和周恩来建议在武汉起义,但当时党中央未采纳。部队到达九江后,原中央政治局委员谭平山专程会晤贺龙,把党内正在酝酿的在南昌举行武装暴动的计划透露给了他。贺龙表示热烈拥护。

  7月28日傍晚,周逸群陪同周恩来到了贺龙驻地。在谈话中,周恩来分析了形势,谈了共产党对政局的看法和主张,精辟的见解使贺龙思想上豁然开朗。周恩来对他说出了起义的设想。

  7月30日,张国焘来到南昌反对举行起义。周逸群参加了前委会议,与其余参会人员坚决支持前委举行起义的决定。会上,任命贺龙为起义总指挥,周逸群和刘伯承一起协助贺龙制定起义的行动计划。会后,周逸群将会议精神传达给贺龙。

  7月31日深夜,贺龙和刘伯承、周逸群等同志走到二十军军部即起义军总指挥部大院门口,掌握部队的动向,指挥部队的行动。起义打响后,周逸群参与指挥战斗,消灭了敌指挥部警卫团,后又指挥3师教导团击溃敌九军79团。

  之后,起义队伍按计划撤离南昌、南下广东。这时,周逸群的黄埔师兄陈赓,还是贺龙第20军3师任营长。

  途中,周逸群和谭平山介绍贺龙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周恩来主持了入党仪式。随后,起义军占领潮汕地区,周逸群兼任潮汕卫戍司令。

  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对国民党的第一枪,周逸群在其中建立了不朽的革命功绩。对此,彭真曾有过中肯的评述:

  “贺龙绝不是一次谈话把他拉过来的。这好比春天播种,夏天除草,到了秋天该收获了”;

  “贺龙在斗争中找出路……血淋淋的事实,使贺龙同志彻底认清了他们的反革命本质”;

  “贺龙部队里早有共产党员了,周逸群同志就是一个代表,贺龙与共产党人长期接触,对党的战线、方针、政策逐渐有所了解,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在复杂的社会现实面前……他认识到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才不计个人名利地位,不顾个人安危,把个人的命运同共产党紧密联系在一起。”

  创建湘鄂西苏区

  1928年1月,党中央派周逸群与贺龙前往湘鄂边开展武装斗争,并决定组织湘西北特委,由湖北省委负责人郭亮任书记,周逸群、贺龙等为委员。周逸群等到达汉口后,因郭亮另有任用,由周逸群担任特委书记,并成立以周逸群为书记的湘鄂边前敌委员会。

  1月下旬,周逸群等发动了荆江两岸的年关暴动,消灭反动民团,打击土豪劣绅,点燃了革命的烈火。

  按原定计划,贺龙、周逸群前往湘鄂边,于1928年3月到达贺龙的家乡湖南省桑植县洪家关。贺龙利用亲族和旧部属的关系,很快组织了3000人的武装,攻占了桑植县城,建立了苏维埃政府。4月,国民党军进攻桑植,革命军战斗失利,士兵大部失散,周逸群与贺龙在战斗中也失去了联系。

  周逸群从湘鄂边辗转来到洪湖,将石首、监利、公安等地农民武装集中起来,开展游击活动。1928年5月,周逸群得知鄂西特委被破坏,旋即赶到沙市,重新组织鄂西临时特委。7月,正式组成以周逸群为书记的鄂西特委。经过近半年的工作,鄂西特委所领导的革命力量扩大到23个县。

  1929年春,周逸群设法与贺龙取得联系,将有关决议和经验及时传达给贺龙为首的湘鄂西前委。会后,鄂西特委将江陵、石首、监利三县游击队编成游击大队,在周逸群的直接指挥下,采取“敌来我飞、敌去我归、人多则跑、人少则搞”的战术,开展灵活机动的游击战争,在15天内连打了21个胜仗,攻占石首县城,并在江陵、石首、监利、沔阳、华容等县,建立了区、乡红色政权。

  8月,游击大队正式编成鄂西游击总队,周逸群任总队长,形成了以洪湖为中心的湘鄂西苏区。12月,该总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独立第一师,段德昌任师长,周逸群任政委。

  1930年2月,独立一师与另一支游击纵队被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六军,孙德清(不久患病,由贵州思南人旷继勋继任)任军长,周逸群任政委。

  此后,鄂西根据地迅速扩大。1930年4月,鄂西五县联县苏维埃政府成立,周逸群被选为主席。这时,贺龙已在湘西桑植、鹤峰一带建立了工农红军第四军。

  7月4日,红六、红四军在公安县南平胜利会师,建立红二军团,贺龙任总指挥,周逸群任政委。红四军改称红二军,贺龙兼任军长,旷继勋仍任红六军军长,同时成立前敌委员会,周逸群任书记。

  在周逸群为首的前委领导下,红军集中兵力,拔除洪湖苏区的白色据点,肃清反动武装,使湘鄂苏区连成一片,形成了以洪湖为中心的湘鄂西革命根据地。

  1930年9月,中央派到洪湖执行“左”倾盲动主义的领导人邓中夏决定红二军团配合红一、红三军团攻打长沙,周逸群和贺龙提出不同意见,遭到反对。接着,鄂西特委被改组为湘鄂西特委,邓中夏任特委书记和二军团前委书记,调周逸群做地方工作,任湘鄂西联县苏维埃政府主席。因邓中夏随军出发到前线,由周逸群代理湘鄂西特委书记。

  红军主力离开根据地后,苏区的武装力量大大削弱,敌人乘机发动对根据地的“围剿”。周逸群率部开展机动灵活的游击战,相继取得了第一、第二次反“围剿”的胜利。

  为革命英勇献身

  1931年,王明“左”倾教条主义占据了中央的统治地位。3月,中央代表夏曦被派到洪湖地区,并组成了以夏曦为书记的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他全盘否定根据地所取得的成绩和经验,撤销了周逸群的职务,将其排斥于领导核心之外。

  但鉴于周逸群在苏区有很高的威信,夏曦要他以巡视员的身份去江南洞庭湖检查、指导革命工作,以此调虎离山。周逸群以大局为重,率领一批干部和游击队离开了自己一手创建的苏区。

  就在周逸群着手建立洞庭湖特区之际,夏曦又担心周逸群会与贺龙、段德昌串通,架空自己,于是又莫名其妙地来信指责周逸群,说其开辟洞庭湖特区是分散兵力,是逃离洪湖的“右”倾逃跑主义,并责令他速回湘鄂西苏区中心——瞿家湾汇报“南巡”工作情况。同时,又派宋盘铭来洞庭湖拟取代周逸群的工作。

  悲愤交加的周逸群召开了会议,会上,宋盘铭认为周逸群开辟特区的做法是正确的,还以工作十分复杂为由,也建议周逸群不必往返江北,那样太浪费时间。

  宋盘铭和周逸群还联合给夏曦写信,报告江南的情况,但夏曦还是坚决要周逸群回江北汇报工作。

  1931年5月20日下午,周逸群乘船由洞庭湖出发。战友们不放心,派了一个班的战士护送。途中,发现有一只船在跟踪,他们便在岳阳附近的采桑湖上了岸,然后从树丛中隐蔽前进。当他们行到贾家凉亭王家屋场附近时,与从岳阳过来偷袭的敌军遭遇。交战中,周逸群不幸中弹牺牲,年仅33岁。当地的老百姓将他安葬在君山许市镇月台村。

  周逸群的牺牲是个谜团。1932年5月至1934年春,夏曦在苏区进行了残酷的“肃反”扩大化运动,经过清洗,最后只有夏曦、贺龙、关向应、卢冬生“3个半党员”。其间,残忍杀害了柳直荀、段德昌、万涛、朱勉之、宋盘铭、叶光吉、盛联均等千余名红军高级将领和各级指挥员,以及大批地方领导和无辜群众。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夏曦的亲信、掌握“肃反”生杀大权的政治保卫局局长姜奇,竟被查实为国民党特务!

  红三军在苏区遭受重创后,于1934年5月转战至沿河、德江一带,创立了黔东革命根据地。红三军初步总结了“肃反”扩大化的惨痛教训,10月,红六军团与红三军(后恢复为红二军团)会师,任弼时、萧克、王震向中央建议撤销夏曦湘鄂西分局书记和军委会主席职务。11月,中央决定撤销原湘鄂西中央分局,成立中共湘鄂川黔省委,任弼时为书记,夏只是委员之一,失去了核心地位,并受到进一步批判。1936年2月,夏曦在长征途中经毕节时溺水而死。

  周逸群之死,正统的版本为遭敌军伏击牺牲。但也有人说周逸群之死是夏曦设局暗算,还有一种说法是遭叛徒出卖。但是,因为时间久远,没有找到强有力证据。(记者 陈玉祥)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人民英模】周逸群:中国工农红军高级将领
下一篇:周逸群(二首)

责任编辑:振中
最后更新:2018-09-14 16:57:13

资料延伸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