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时中国战时教育综合资料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向抗日战争中的英雄教师们致敬

添加时间:2018-09-10 16:45:14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综合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今天,在这样一个感恩教师的日子里,让我们一同来回顾抗战英雄教师们的光荣事迹,让我们一起向抗日战争中的英雄教师们致敬。

  教师寡母周咏南:带领独子从军抗日

  周咏南,号秋琼,是湖南祁东县(1952年从祁阳县析出)白地市区万福岭乡元木冲人。出身名门,“不仅爱武,亦爱学文”。5岁时,和兄弟们随名师学武,“至11岁时,练就一身过硬的本领,三五人围攻,她也不在话下”。“9岁能写短文,11岁能吟诗答对,且爱好音乐、绘画,写得一手颜体字”,还著有《孤灯诗稿》。19岁结婚,20岁生子,21岁丧夫。丈夫逝世时,儿子黄天才9个月大。本来,周咏南可能就这样和孩子相依为命,熬过贫困、寂寞的一段,在孩子长成后做奶奶,享受人间天伦之乐。可她凭着对生活的向往,继续深造,成为一名小学教师。

  1937年,七七事变让她生活的轨道转了一个弯。全民抗战爆发,周咏南心情很不平静。1938年长沙“文夕大火”后,难民拥入祁阳。眼见无数的孤儿寡母,背井离乡,俱是日寇造成,想到自已经历的坎坷和痛苦,联想到战时寡妇孤儿还在不断地增加,《流亡曲》中“百万荣华,一刹化为灰烬,无限欢笑,转眼变成凄凉”的情景,她的心碎了,认为日寇不灭,难以为家,遂立志投笔从戎,并号召学生共赴国难。

  这年冬天,儿子黄天高中毕业,周咏南突然取消了为他完婚的计划。这让儿子很是吃惊:“难道母亲不想养孙继承香火,她自己不想弄孙自乐?”

  周咏南接着告诉儿子,也不能去考大学,母子一起报考军校!儿子说:“国家规定,独子不得从军。”她十分严肃说:“日寇并没有规定,不准屠杀寡妇孤儿!”这让儿子无言以对。

  1938年冬,母子双双报考黄埔军校。报名时,衡阳招生处负责人田指导员对周咏南说:“你年纪已39岁,超过年龄太多,不能报考。”周咏南含着眼泪指着儿子说:“他是我的独生孤子,9个月失去了父亲,我吃尽千辛万苦,把他拉大成人,难道我舍得把他送到血肉横飞的战场上去吗?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是教员,应以身作则。今送子参军,我亦决心以身许国,报名投考,共赴国难,您忍心拒我于报国门外吗?”田指导员被感动了。

  1940年1月,母子同时毕业。在毕业典礼上,校方嘉奖周咏南:“母子从军同学,共赴国难,夙世楷模,殊堪嘉奖。”《救国日报》亦以《母子从军抗日》为题,作了报道,号召全国人民,要像周咏南哪样爱国,寡母孤儿,同时从军抗日。

  周咏南本有武功,经过正规的军事训练,到毕业时又练成了“双枪将”,且枪法精准。

  1943年冬天,常德会战爆发。会战前,黄天在湖北前线,收到母亲的来信:“吾儿悉知,常德战事,一触即发,尔我母子,既以身许国,勿以安危系念,母如马革裹尸,志所愿也,希继承吾保国之志,激励士卒奋勇杀敌,是所愿也。”

  在会战中,周咏南率女兵连参加了津市保卫战。在战斗中,表现得镇定自若,顽强英勇,敢与敌人正面交锋。在激战中,周咏南腿负重伤,却仍然指挥女兵抗击日军。后被抢救,送一二九兵站医治。

  周咏南在作战间隙中,常以诗自励,兼励所属女生。其中一首是: “胡马纵横澧水边,倭头未尽懒升天。昨宵又得从军乐,横枕沙场骷髅眠。”

  1944年,周咏南伤愈后,调任一二九兵站医院新闻室少校主任,从事伤兵的安慰工作。

  烈士教师赵淮:曾被敌人用猪毛绳蘸凉水抽打

  赵淮,河北行唐三区梨沿庄人,抗战开始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后来他把小学民校恢复起来,自己当教师,坚持工作,被选为全区模范。

  1944年冬天,赵淮不幸被俘,和附近村上80多个老乡,被囚禁在南城寨的敌据点里,一个个被绳索绑着,不能坐也不能躺,不让吃喝,有许多人被冻死、饿死。但赵淮仍告诉群众不要暴露抗日秘密。后来敌人让群众每人用一百斤小米自赎;对赵淮不但不放,反绑在柱上,用猪毛绳蘸了凉水来抽打,用铁丝捆起他的手脚,抛在喂牲口的棚子里,任骡马践踏,赵淮老师就这样壮烈牺牲了。直到南城寨据点被打下时,人们才在马粪中掘出了他的尸体。

  据《行唐县志》记载:“革命根据地和游击区,由抗日民主政府动员农村中思想进步和有一定文化水平的知识分子,经过短期培训,到小学任教师。他们边教学边做抗日工作,尤其在日军不断扫荡的残酷环境中,仍有300余名教师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

  据赵淮的学生赵晨妮的儿子赵雪兵介绍,年近八十的母亲时常回忆赵老师为他们讲课时的场景,“战争时期条件艰苦,赵老师用石子在瓦罐底部写字教书,日本人来了就埋进土里,走了再挖出来继续讲课。”

  在这个西靠太行山的小村庄里,还保留着70多年前抗日英雄教师赵淮执教过的小学。现在有一名在此任教了15年的教师赵焕运,教着14个孩子。

  卧底教师陈钦:我们的队伍干掉过两个鬼子

  陈钦出生在浙江宁波邱隘横泾村。抗战爆发后,宁波成为日军攻击的目标,不断受到空袭,陈钦跟着父亲逃往象山。

  1941年2月,陈钦被分配到象山十里乡任教。同年4月19日,日军在象山石浦登陆。

  在十里乡,也有不少和陈钦一样痛恨日本侵略者的学员、老师,他们和当地其他年轻人一起,打算成立一支抗日队伍,并且拥戴一名在家养伤的军官朱敌做他们的队长。很快,这支队伍就有五六十名队员了。

  人有了,武器怎么办呢?陈钦说,武器有枪支,也有大刀片,其中枪支有两个来源:一是当年十里乡、泗灵乡警备班的枪支弹药,还有一批是日军的两支部队撤到泗洲头后留下的武器。

  陈钦记得,抗日队伍组建后,打的第一场战斗是风水墙外阻击战。“当时日本人经常来村里骚扰、抢劫,我们队伍就决定,要给他们几次有效的阻击。”陈钦说,那天,朱敌得到情报,日本鬼子要通过风水墙洗劫西洋村,抗日独立中队五六十人,就在路上进行埋伏,把两边的石墙加高两米半,每两三公尺就留有一个枪洞。

  当时日本人有20多人,一个个都趾高气扬的,走在最前面的一个机枪手的机枪是背在身上的,根本没有要拿出来用的准备。

  “打!”朱敌率先开了枪,很快,子弹密密麻麻地射去,首要目标是机枪手,因为那20多个鬼子,拿的最有杀伤力的武器就是机枪了。

  很快,机枪手倒地。这一下,鬼子们都慌了,他们压根没想到路上会遇到埋伏,也不知道对手有多少人,于是连忙掉头逃跑,一边跑一边往后乱开枪。

  “看到鬼子跑了,我们还是继续朝他们射击,过了几天后才发现又打死了一个鬼子。”陈钦说,不过,他们并没有向鬼子发起进攻,因为他们的队伍刚刚成立,战术水平、武器装备都还不行,冲出去会吃亏。

  除了打鬼子,除汉奸也是这支民间抗日队伍的主要任务。

  1943年底,发展日趋庞大的“象山县抗日别动中队”转战台州,陈钦则继续留在象山,以教师的身份为掩护,继续进行抗日救亡运动。

  抗战胜利的那天,陈钦和往常一样在学校里上班,通过广播听到日本投降的消息后,他兴奋地跑到教室里。“同学们,今天不上课了,大家尽情地玩吧,鬼子投降了!”面对学生,陈钦顾不上老师的形象,大声地向学生们喊道。很快,教室里一片欢腾。

  抗日烈士梁雷:从教师成长为游击司令

  梁雷,原名德谦,字雨田。1911年1月31日出生于河南邓县。早年丧父,靠寡母抚养成人。社会的不平,苦难的童年,生活的磨练,使他对旧社会无比痛恨,逐惭养成发奋向上、不畏强暴的倔强性格。他在读小学时,就受共产党员吴寿青引导,奠定了进步思想基础,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在开封第一师范求学时,参加了“左联”,并于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期间,积极开展地下工作,宣传抗日救国,参与领导了开封南关推水工人(当时没有自来水)为要求增加工资进行的罢工斗争,并取得胜利。

  1932年8月,开封地下党、团组织遭破坏,梁雷转移到泌阳县立师范任教,从此,开始了教师生涯。先后在民权县师范、杞县大同中学,邓县女子师范等校任教,从事革命活动,尤以在大同中学时间最久,为革命贡献最显著。在学校,梁老师既进行独具特色的课堂教育,又组织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活动,成为大同中学进步师生的灵魂人物。为党和祖国培养了一批批革命青年,有的参加了新四军,有的活跃在抗日救亡的其它战线上。有些人在新中国成立后,仍为保卫和建设社会主义祖国继续艰苦奋斗,辛勤耕耘。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河南党组织派遣梁雷于8月初奔赴太原,参加薄一波等中国共产党人领导的山西省牺牲救国同盟会办的太原军政训练班教导队。8月下旬,山西省牺盟会任命梁雷担任牺盟会雁北战时委员会主任、雁北十三县游击司令,接着阎锡山又任命他为第二战区战地执法司令,同年10月25日又兼任偏关县县长。

  在雁北广袤的大地上,梁雷组织民众,武装民众,训练民众,保护生产,发动游击战争。他把偏关县旧政府改造成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政府;把逃亡地主的土地分给无地、少地的农民,改善民生,深得贫苦农民的拥护;他主办的中共晋绥边区特委的机关报《怒吼》周刊,是指导全边区人民抗日救亡的唯一喉舌;他镇压了一批罪大恶极的汉奸,煞了投降派的邪气,长了抗战军民的威风;他组织了十三支游击大队,独立开展游击活动,到处袭扰打击敌人。其名字威镇雁北大地,使敌伪闻之胆寒。

  1938年2月中旬,在日军对晋西北抗日根据地大举扫荡的形势下,梁雷带领县政府机关人员撤出偏关县城,到南山区光明村、柏家嘴村一带打游击。3月18日,数百名日伪军偷袭包围了柏家嘴村,在突围中,梁雷为掩护战友转移,不幸壮烈牺牲。豺狼成性的日本鬼子,竟把他的头颅割下来悬挂到偏关县城的城门上。

  体育教师刘树藩:空军抗战胜利第一人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后,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8月13日,日军以重兵向上海发动进攻。8月14日,即淞沪会战爆发后的第二天,日军鹿屋航空队18架九六式重轰炸机14时50分由台北起飞,轰炸大陆沿海机场,其中9架飞临杭州笕桥机场上空。因当时天空乌云密布,能见度极差,投弹命中率不高。中国空军第4大队在高志航大队长率领下,驾驶霍克III式战斗机腾空迎战,从云层上摸索到云层下,发现敌机后,立即占据有利位置,展开攻击。日机慌乱投下其余炸弹,企图逃跑,但中国空军健儿紧紧咬住敌机,瞄准开炮,击落日机3架。曾在浙江舟山中学担任过体育老师的刘树藩也参加了此次战役。

  据查,刘树藩老师祖籍山东,生于1916年11月13日。父廷弼,经商辽宁开源,全家移居于此。1931年“九一八”日军侵略东北,他和家人从东北流浪至上海,后来经人介绍到定海中学(舟山中学前身)任体育教师。年纪虽轻,但个子不小。他性格沉默寡言,为人温和友善,上课认真负责。

  1932年1月28日夜间,日本侵略军发动事变,由租界向闸北一带进攻。经历过“九一八”苦难的刘树藩辞掉教师的任职,前往上海寻找投军机会,不久正逢国家招收空军学员,他便报考空军。1934年春间,他考入中央航空学校第五期。第五期学生400余人,分编为两个学生队,分为飞行、机械两科。他是飞行科(又称驱逐科)学员。在学习中,他克己自励,守诺不二。1935年秋间,第五期学生毕业。他任空军第四大队第二十一中队少尉队员。

  1937年8月14日,奉命由河南周家口驻地,驰援淞沪会战,进驻杭州笕桥,经两时余之长途飞行,抵达降落后,敌机临空来袭,刘树藩立即随队起飞应战,正要加速追击,因油尽,发动机熄火而迫降野外。然触及树端,刘树藩头部受伤,在送到杭州广济医院15分钟后,因流血过多而牺牲。为空军抗战牺牲第一人。时年二十一岁。

上一篇:三尺讲台,民国教师的奋斗人生: 一切都是为了抗日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智轩
最后更新:2018-09-10 19:21:09

综合资料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