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铭记抗战综合资料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飞虎队的桂东传说》--从传说/遗骨/墓碑

添加时间:2018-08-29 14:45:46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 作者:崔述伟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桂东三台山“文峰塔”和飞虎队罗伯特之墓

  1944年9月,来华支援抗日的美国北卡州莫尔郡青年罗伯特·厄普邱奇,奉命驾驶一架战斗机,在株洲市炎陵县上空与日军战机发生激烈空战。罗伯特驾驶的战机受到重创,坠毁于桂东县四都乡桃寮村附近的八面山上,罗伯特英勇牺牲。桂东人民将其掩埋在当地,几十年如一日祭扫悼念这位英雄。2005年,在中美两国政府共同努力下,罗伯特的遗骸被运回他的家乡美国北卡州。2007年11月,桂东县与美国北卡州莫尔郡签约结为“友好城市”。

 

  促使我将自己的“梦想”付诸实施,让我得以在三天前重返桂东,寻觅自己婴幼年时期,即0—1岁多,在桂东避战祸的“马迹”的,上月以来,“恰是时也”在湖南图书馆阅览楼大厅滚动、反复播放的视频《飞虎队的桂东传说》,我少说也断断续续地看了六遍,但因为不识英文,不懂英语,而想去找这部一个多小时长度的资料的制片人,或湖南广播电视台这一编制单位,但一直没有机遇和时间。这两件看似风牛马不相及的事情,却有机地集于笔者一身,且让我两天来的收获,超乎预期。因为我执着的傻想,这两件事必有关连。

  一个美国人,1944年10月6日,在他21岁时,因为自愿从万里外,自费到缅甸,参加飞虎队援华抗日,年轻的生命嘎然而止,坠落在华南桂东境内的八面山中……

  这位烈士的后裔,在得知乃(叔)祖的人生“终止”地后,多次赴桂东,且认为“自己一生中最大的成就是和中国的合作。”

  笔者作为一个中国人,月子里被迫成为“幼小难民”的抗日战争的幸存者,因之也觉得自己更应该来桂东。弄清自己和家中诸先(人),当年在桂东的情况。这不仅仅是我对个人、家庭的责任,还因为任何家史,都是历史,都是“国族史”的一个“细胞”,是我自发的使命与宿命。中国要赶超(上)美国,国人应有这种人文意识,才会促进我们社会进步的群体认知,认识和国民素质。我这样想和做,也是为国人争气。中华民族在抗日救亡的那场艰苦卓绝的神圣战争中,付出了三千多万人伤亡的惨重代价。笔者父系母系中,即有伯伯和父亲等投笔从戎;伯伯所属的中国远征年戴安澜部(二00师)在缅北密支那野人山,大多殉国,且尸骨无存。他即其中一员。随后家乡常德沦陷,且被血洗。祖父和外公,一致决定,让时任国军军医的父亲,随同撤退,撤至长沙的军队和难民,并保护待产的母亲。我就在这兵荒马乱的猴(1944)年马(5)月,生不逢时地“来到”危城、长沙的外公家中。其时,日寇已占领湘江西岸岳麓山顶的制高点,炮口可直指长沙内城区,襁褓中的我是在长沙沦陷前,由外公一家随同在省府工作的大舅舅,搭上后撤的难民家属平板货(火)车逃离省会,一路坎坷,逃至桂东的。时隔70多年,如果我连自己和先辈当年的栖身地都搞不清楚岂不是稀里糊涂一世人?

  抗战胜利,长沙光复后,先辈们带着在桂东已站稳学步,牙牙学语的笔者回到长沙重建家园。祖辈在50—70年代皆已谢世。父母那辈,亦在20世纪末,撒手人寰……我迄今是崔氏长孙长子,且已熬成人祖,五代人中排行第一的“责任人”和传承者。

  时隔73载,才“重返”桂东,斗转星移,人事全非。昨(24号)天,我此行寄住处的山莊“莊主”引领我造访桂东本地名流,业余文史专家郭君。他在听我讲述此行目的,和我婴幼年时在桂东与逃出笼子的野猴“遭遇”的往事……竟然出乎我意外地肯定我早年的寄居地,就在猴子岭一带,亦即我此行所寄住之地。

  郭名德君等,是“飞虎队的传说”,由山野荒草到挖掘出遗骨的探索者,始作俑者、亲力亲为的实践者,和资料整理人,功不可没。郭君之有有备,直觉,有心,有据,令我折服他的自信执着,亦使我相信他之所言有理,并敬重他为我指点的方向竟无谬误。

  我之“集两事于一身”,竟然在桂东也无独有偶。何况,还有从美国来的飞虎队后裔,都要仰仗和感激他郭名德之“古道热肠”。得以幸会在这——《神奇桂东》(郭著大作)因为此前50多年,桂东只有飞虎队坠机的“传说”,很多人都几疑真否?是郭名德等民间人士,努力从史料中搜寻线索,多次多年执着地进行调查和考察,从众多淹没在野山荒草中的无主土塚中,渐次排除筛选出那三台山上距离文峰古峰20米左右的一个土堆,三人一致认定为“二战飞虎队英雄”落土之处,且在此后七,八年中每逢清明,即自发地结伴前往祭奠。机遇是给有准备的“有心人”留着的。2003年国庆“重走红军路,开发新桂东”的旅游科考活动前,他们把握多家媒体云集桂东的时机,大胆地决定给那荒塚“完善”一下,将墓碑樹起来,三人一起敲定了墓碑的书写内容和外型。郭名德去南街木2厂定做了一个厚2.5cm、高200cm、宽150cm的杉木十字架,且以繁体隶书写上“盟军美籍飞行士之墓”,再用透明聚胺脂漆漆上,郭名德又去买了个大花圈,写上“反法西斯无名英雄永垂不朽”,落款为“湖南桂东各界和平爱好者敬輓”。三人一道上山安置了十字架,献上花圈。郭名德、邓建中参加上述科考队,向大家介绍郴州桂东发现美国飞虎队英雄遗迹,引领并参观飞虎队无名烈士之墓。10月12日,互联网上首次出现《郴州桂东发现美国飞虎队英雄墓》的报导,并引来了连锁反应。10月18日国务院新闻办和美国空军博物馆联系合举办的《历史的记忆》,在美国空军博物馆举行。湖南代表在开幕式上,向飞虎老兵和美国媒体发布了“在桂东发现飞虎队英雄墓”的消息……进一步引起了美方的互动和我国外交部及地方政府的重视……此后,才会有遗骸挖掘,DNA鉴定,和今日桂东三台山上的罗伯特·厄普丘尔奇(Robert Hoyie .Upchurch)墓庐,以及湖南省政府与美方合拍的,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视频,让“冇事成真,见证桂东传说”(引自郭著P144之小标题后半句),以及此后十多年来,飞虎队英雄后裔不远万里,多次从美国来桂东拜访。

  而我,也是在这件事情的影响和感动后,才有了此行。尽管我只是位中国的老“百姓”,从长沙至桂东,也才几百华里,但这是我——一位普通中国人自己的事情,73年来,头一遭。

  “这野猴才冇来(抓)你。要不然,这样细(的年龄),就破了相,几多造孽啰。”孰料郭君却在饶有兴趣地聆听之余,击掌叫好,说我这故事很有意思,我们见面是种天意。我住的地方,也是一种巧合和“安排”。带我去造访他的户主小陈给我拍摄了一张照片,并写上:“气指正东方,遥望猴子岭,手执《神奇桂东》,蓝天白云下,半仙亦逍遥(潇洒)……”

  两天后,我客居的“峒”中,另一位本地人士“罗总”,免费专车送我至县城。我拜访了县广电台,王冬媛,郭星梅两位副台长。她俩亦饶有兴趣的倾听了我的“私家往事”,为我提供了县内方家及有关人士的联络方式,并建议我扩展思路,向沙田方向、106国道附近进一步调查。

  上述官、民人士之古道热肠,让我至为感佩。几天来,我所见所闻,所受的帮助和礼遇,让我更深刻地体会到此地民风纯正、厚道,亦如未被污染的美好天然环境。但是,我也有些矛盾,因为能在此停留的时间等有限,而且我也执着的认为,我这所以客居猴子山下,并非自己瞎撞,而是“头顶三尺有神明”,有先人在指路。虽说1944年涌入桂东的军、公、教及家属,难民多达五、六万人,散布在桂东县境内,但究竟我和先辈们“落脚”在何方呢?我既不能“多信”,也不能“瞎蒙”,主观地猜度非彼即此……而好生犯愁,举棋不定。

  小陈又专车来接我回峒。我在归途中,讲述了自己的无所适从。孰料,小陈说“薛岳的夫人,那时就住在我们本乡这一带。”令我闻之大喜,一扫阴霾。因为当年我的大舅,就是湘省政府机关的职员,外公家及我家,皆是以“家属”之名,随之撤离长沙,来到桂东的。

  我在听郭君的口述时,听到“轿子”之简陋(竹篾片编、竹竿组合而成),顿时联想到我外婆的小脚,并想象着老人坐在轿子上,怀中还“搭乘”着刚满月不久的我。其他长辈则艰难地左保右护,尾随其后,气喘吁吁地行进在弯曲且似乎没有尽头的山道上……我热泪盈眶。

  我还“不敬”地联想到,1944年10月6日,在飞虎队与日寇战机,在湘南上空激烈空战中,以及此后的追逐,围歼时,罗伯特及其战友的两架B-25,皆遭数倍于己的日机击中……他飞至桂东海拔2042米的八面山主峰时,云遮雾障,致使他撞山失事。此前,B-25拖着长长的黑烟,已艰难地在空中左奔右突,或许曾低空掠过我家寄居地,吓得我母亲,在轰鸣声和机炮的曳光弹痕下,一把将我从摇篮中抱起“躲飞机,防伤害”的动感画面。那时,我才一百多天,清澈的目光无知无邪,莫辨飞机,飞过蝴蝶、乌云……“无知者无罪”哦。

  远去的,我儿时,那日、那时,那刻,桂东八面山区猴子岭下那“历史的天空”。

  今朝,当我渐入老境时,亦受罗伯特事迹及后续之感动,来到此地,“遥望猴子岭”。

  县广播电视台的王女士告知,不久前的初夏,与罗伯特的战机一道受伤,后被中国军民营救的幸存者后裔,和罗伯特后人一起来桂东,在三台山献上一束鲜花。

  我想我应该也能在小陈、老郭等“地主”的引领下,登顶猴子山/灵猴岭(郭氏更名)伫立在巨大的风电翼下,自转360度,遥祭先烈、先人及先贤,感恩上苍,以及世世代代的桂东山民,甚至那“放我一码”的猴子的子子孙孙,无匮无穷。

                                                                                                            崔述伟 2018.07.27于天湖山莊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抗战”存婴”重返桂东

责任编辑:叶子
最后更新:2018-08-30 19:51:10

综合资料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