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专题栏目抗战寻亲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修水县征村乡横坑村(乱坟山)抗战川军阵亡将士墓群续考!

添加时间:2018-08-14 10:50:43 来源:李建国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编者按:十四年抗战,多少仁人志士怀抱救国理想,少小离家,谁知家亲永别;十四年抗战,烽火连天,多少家庭妻离子散,无奈海角天涯;十四年抗战,多少英雄驰骋疆场,挥别战友,怎堪聚首无望;十四年抗战,多少亲人从此骨肉离分,多少友人从此天各一方,多少战友从此音讯茫茫!很多人通过我们的网站、微博、微信、QQ等寻找抗战中失散的亲人、失联的战友。基于此,抗日战争纪念网开通抗战失联寻亲平台,希望让更多在抗战中离散的亲人重聚,希望让更多因抗战而结缘的战友再会,也许只是后人重逢,但是情谊传承,也弥足珍贵!如有寻找抗战中失联的亲人、战友的朋友,请与我们联系,如有抗战中失联寻亲的任何线索,请与我们联系。

  电话:0731-85531328;QQ:2652168198;微信号:kzjnw0903;

  邮箱:tougao@hnkrzzjn.com;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英才园1片17栋)
 

  故乡山水频入梦,儿时记忆总牵魂!放不下的乡愁,忆不完的旧事。印象最深竟的是童年时的恐惧!几十年过去了,这恐惧的谜团一直縈绕在心中。老家徐鼓塅山上排列有序的坟墓,薯窖里的森森白骨,他们是谁?从哪里来?为什么会集中埋葬在徐鼓塅山上?

  为了揭开这个谜底,我在荒山野岭中寻找蛛丝马迹,遍访历史的见证人,渐渐的国民革命军三十集团军、彭桥阻击战、鼓桥到赤江的便道、野战医院、徐鼓塅墓群,似乎形成了一条完整的链条……

  家父在世时,曾无数次和我聊过赤江老街的过去。志大恒家大业大,姚生盛人多势众,普仁堂悬壶济世,李记杂货歇铺以及许多老街的逸闻趣事。而聊得最多的还是王总部的野战医院,众多伤兵和被服厂驻扎老街时的往事。父亲说:王总部的野战医院和被服厂,是1938年上半年进驻老街的,川兵来时地里的玉米有一人多高,很多农户家里养了蚕。野战医院机关驻扎在志大恒内。被服厂扎在茶行里,伤兵就安置在万寿宫(真君殿)和茶行的二楼。当时的伤员满街都是不知道有多少,每天都有数量不等的伤兵死去,伤兵死后都被草草埋葬在徐鼓塅山上,医院缺医少药有些伤兵伤口发炎高烧,伤轻点的就自己挪到河里洗伤口降温,伤重的就在操场边的烂泥田里打滚,最后死在田里……

  86岁的陈雪霞是志大恒的第三代。陈雪霞老人说:1938年我才7岁,当年听说日本鬼子要来,一家老小连夜躲到的黄泥塬的大山里去了。躲了几天后,家里的大人让姐姐和我回老街探下虚实,进入老街后,只看见满街都是兵跟蚂蚁一样,万寿宫和茶行里放满了伤兵。好不容易回到家(志大恒),发现家门口有兵站岗,家里有很多穿白衣服的军医和士兵,有的士兵的在就诊,有的在呕吐。那些军医和士兵的态度都很好,他们摸着我的头笑着说,小东家回来了……

  90岁的石理梅老人说:我们家当时就住在万寿宫隔壁,万寿宫内住满了野战医院的伤兵。白天晚上伤兵哭天喊地的叫,每天都有很多人死去,埋葬伤兵时都要抬着经过我们家门口,有些伤得重的抬去埋葬还没断气。徐鼓塅山上原来没有这么多树,远远看着山上都是一排一排的新坟,死的都是20多岁的年轻后生,真是可怜……

  92岁的单兆集老人说:我是1937年随姑父姑母从高安逃难到赤江老街的,当时我10岁,一同逃难过来的还有姑父的叔叔,和一个妹妹及刚出世不久的弟弟,1938年日本鬼子炸老街时,扔了一个炸弹在万寿宫的左边,把我姑父的叔叔炸死在厕所里,街上很多人都躲到山里去了,没来得及进山的就躲在徐鼓塅边的王米地里。不久王总部的伤兵就来了,他们是一批一批从河对面渡船过来的。都安排在万寿宫和茶行里。茶行的一楼是被服厂,每天有一两百人在被服厂做事。万寿宫和茶行里的伤兵很多。有的伤兵抬去埋时还在呻吟……

  96岁的老兵莫双和说:我是l938年去当兵的,当时带我们走的是一个姓莫的连长。我们走路到奉新的,部队上新兵是不发枪的,每人只发一把大刀,不久部队就开始打仗,我们的部队打散了,莫连长也不见了,我就用衣服包着部队发的大刀,走山路逃回了修水。回来以后,王总部的兵还在赤江老街驻扎,有一个兵擦枪时走火,把对门梁家一个去老街买豆腐的姑娘打死了。王总部专门派人来处理后事,还赔了钱给梁家……

  94岁的何崇吉老人说:1937年老家钟坑要抓我的兵,我就逃到了赤江老街,先是在赤江的保长李高德家落脚,给保长家做事只给饭吃不给工钱。一年以后,保长见我上有老下有小生活很困难,就安排我到普仁堂药行打长工赚钱养家。我在姚生盛也打过长工,帮志大恒到西摆守过茶行。在赤江老街打长工前后四年,我和单兆集(92岁)徐荣昔(96岁)都是好伙伴。当时,赤江老街的伤员特别多,太阳出来后,能动的都挪到操场上晒太阳,捉虱子,伤兵身上的虱子非常多,万寿宫每天都要死十几二十个伤兵。伤员死得多的时侯,队伍上就请当地的老百姓帮着埋。所有的伤兵死后都没有棺材的。记得有一次查拨胜和另外一个人抬伤兵到徐鼓塅掩埋,伤兵尸体是用地箕卷着的,拨胜走后,前面的人上陡坡时,伤兵的尸体从地箕筒里溜了出来,一双赤脚正好叉在拨胜胸前,吓得拨胜扔下伤兵尸体不要命的往山下跑……

  96岁的饶明英老人说:我丈夫刘玉光是四川成都人,20岁随王司令出川抗日被编在警卫营,因对日作战立了功在战场上升为排长,他们的部队驻扎在良塘陈德夫家(陈家大屋),当时中美调查室也扎在陈家,有很多外国人。我们结婚后,我在师部所在地渣津生下了我儿子刘九文,我随军去过湖北的铁山、武汉。陪同我们采访的当地村民郭志希说:刘老爷子在世时,曾多次和我聊过,抗战时期从良塘、赤江、枫树坳、征村、山口、漫江都驻扎了大量的部队。就是为了防止日军从高安经铜鼓、山口、赤江,前往长沙的……

  经过对以上几位老人的采访,基本上可以认定两个事实,一是根据单老和何老回忆,当年伤兵是一批一批从明山方向过来,再从鹳嘴岭下面坐渡船到赤江老街的,而明山又是彭桥到赤江老街最近的也是唯的一条路。由此可见,当时赤江老街的众多伤兵应该是是彭桥阻击战场下来的。二是彭桥阻击战是为了堵截高安的日军经奉新、铜鼓、黄沙港、黄沙、彭桥增援长沙战场。而高安的日军还可经奉新、铜鼓、山口、征村、赤江增援长沙。通过对山口柘篷村望夫山墓葬群墓碑考察证明,布防在山口铜鼓沿线的是三十集团军,72军新十四师,十五师及部分其他序列的部队,据采访居住在望夫岭下的老人得知,当时有部队驻扎在柘篷村的查家大屋,部队上用木板做好成批的木盒子,用来埋伤兵用,(当地人称之为火板)从铜鼓方向战场下来的伤兵都由担架排送到柘篷。死了的就由军政部九四收容所,将其埋葬在望夫山上,伤势稍轻的就送往赤江老街救治。由此可以基本认定:当时驻设在赤江老街的是三十集团军一所规模较大的野战医院。

  彭桥阻击战(又称黄沙桥战役)

  1939年9月14日,赣北日军106师团(师团长中井良太郎)和101师团佐枝支队为配合冈村宁次在湘北发动攻势,进攻会埠(江西奉新县)、高安,与宋肯堂32军、王耀武74军激战。9月18日,日军第6师团、33师团在湘北发动攻势,第一次长沙会战打响,日军企图打通武宁、修水至湖南通道,以牵制长沙会战守军主力,以一部由奉新甘坊经修水毛竹山、沙窝里、黄沙桥进犯修水,企图与自通城来的第33师团协力围攻在修水县城即渣津一带阻击的国民政府军第27和第30集团军,继而增援长沙。

  9月25~26日,日军第l06师团主力开始向修水方向西进,经九仙汤、沙窝里突进至修水东南约30公里处的黄沙桥,展开对中国第30集团军王陵基部的攻击。26日,策应第1集团军作战的第30集团军78军新13师38团于修水毛竹山遇日军106师团某部,与之交战,战斗不久,敌军即向沙窝里进犯。27日王陵基令第30集团军第72军新14师在黄沙桥对来犯日军予以阻击,日军即调集第101师团佐枝支队主力绕道茅田、大坪,以飞机大炮开路,包围黄沙桥,新14师不支被日军击溃。28日72军新15师向黄沙桥反击,稍有进展,但基本形成僵持。是日新14师奉令回攻黄沙桥,以掩护集团军侧翼,但至29日,黄沙桥战事进展不大。薛岳想再创一次万家岭大捷,吃掉这个当时险遭全军覆灭的日军特设师团,30日,遂令罗卓英增调第72军和第74军的第57师,连同第60军第183、第184师,将日第106师团包围于修水境内。彭桥东西长约5华里,山峦起伏,丛林密布,一条马路从中间穿过。这里人烟稀少,居高临下,是个打伏击的好地方。诸师就选择在黄沙桥西北的彭桥一带布阵,并构筑工事,对敌实行反包围。开战之初,日军出动五架飞机并配合野战重炮向黄沙桥狂轰滥炸,而我军则坚守阵地,毫不动摇。日军误以为我军无力再战时,便集中炮兵、骑兵、装甲兵、步兵沿路涌进。当日军大部进入我伏击圈及有效射程范围之后,三声信号弹腾空而起。顿时轻重机枪、步枪、迫击炮、手榴弹一齐飞向敌人,五里长的战场上是一片火海,敌人被打得晕头转向,进退失据,鬼哭狼嚎,横尸遍野。激战4天,尽管日军组织多次反扑并拼命肉搏,但仍然丢下1200多具尸体,三名负伤俘虏,日军损失惨重,此次战斗,缴获日军重机枪3挺,轻机枪5挺,大炮2门,步枪、手榴弹和其它军用物资不计其数。但是,日军师团居然于10月3日冲出重重包围,一股沿进犯时老路朝沙窝里方向逃窜,一股经何市郭城、上奉石街向铜鼓大塅方向逃窜,达到预定的赣北西行最远点。5日,薛岳再次电令罗卓英、高荫槐、王陵基所部,务必将日第106师团和佐枝支队全歼。结果,当国军发起进攻时,该师团以反突击冲出国军的重重包围,撤回武宁据守,赣北作战至此结束。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血泪怆悲歌!忠魂屹山河。枪无情,刀如影,战旗破,烟尘落,马革裹尸英雄寞……

  80年沧桑岁月,弹指一挥间,战争的硝烟已经远去,我们永远不能忘记抗日救国的悲壮历史,永远不能忘记那些挽民族于危亡的英雄!永远不能忘记日寇入侵忘国灭种的屈侮!希望有更多的人用大善大爱之心,祭奠那些为国捐躯的先烈!祭奠长眠于荒野的众多无名英雄!

  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6月17日

  李建国记于修城七圣庙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寻张传福烈士遗骸】抗联师长破产抗日血洒西征路 三代寻亲八十年
下一篇:抗战英烈守墓人希望英烈后人每年前来祭拜

责任编辑:李一菲
最后更新:2018-08-16 15:45:48

抗战寻亲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