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专题栏目抗战寻亲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寻张传福烈士遗骸】抗联师长破产抗日血洒西征路 三代寻亲八十年

添加时间:2018-08-14 09:29:19 来源:李一菲 张志刚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编者按:十四年抗战,多少仁人志士怀抱救国理想,少小离家,谁知家亲永别;十四年抗战,烽火连天,多少家庭妻离子散,无奈海角天涯;十四年抗战,多少英雄驰骋疆场,挥别战友,怎堪聚首无望;十四年抗战,多少亲人从此骨肉离分,多少友人从此天各一方,多少战友从此音讯茫茫!很多人通过我们的网站、微博、微信、QQ等寻找抗战中失散的亲人、失联的战友。基于此,抗日战争纪念网开通抗战失联寻亲平台,希望让更多在抗战中离散的亲人重聚,希望让更多因抗战而结缘的战友再会,也许只是后人重逢,但是情谊传承,也弥足珍贵!如有寻找抗战中失联的亲人、战友的朋友,请与我们联系,如有抗战中失联寻亲的任何线索,请与我们联系。

  抗日战争纪念网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微信号:kzjnw0903;

  电子邮箱:tougao@hnkrzzjn.com;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英才园1片17栋)

  张传福烈士孙子联系电话:13274546199

  qq号码: 2966740597

  邮箱:2966740597@qq.com

  地址: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向阳区
 

  (张传福烈士牺牲地纪念碑。)

  青山已老,英雄未归——

  英勇的东北抗日联军与凶残的日本帝国主义浴血奋战14年,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在与日寇殊死战斗中,无数战友为国捐躯,永远消失在白山黑水,兴安老林.....抗联六军二师师长张传福就是其中一人......

  80年了,他孤独长眠于青山怀抱之中,陪伴他的只有满是弹孔的戎装、一床沾满鲜血的毛毯和两把盒子枪....

  80年了,踏遍老林深山,寻遍铁林绝壁,都找不到他的踪影!

  今生,我们还能找到他吗?

 

  【前言】

  这是一次特殊的抗战寻亲。

  因为我们要寻找的主人公早在80年前已为国捐躯。

  他,就是在中华民族危亡之际,挺身而出,带领全家投身到伟大抗日救国运动中,无私将全部家产奉献给祖国解放事业的著名抗战英烈——东北抗日联军第六军第二师师长张传福烈士。

  1938年7月上旬,他与东北抗联六军参谋长冯治纲率领三百余指战员踏上西征路,远征千里之外的松嫩平原,开辟新的根据地。8月23日,在黑龙江省汤原县北黑金河沟口遭日伪袭击,突围激战中壮烈牺牲,时年36岁。

  因战况紧急,战友们只能用刺刀刨开草皮乱石泥土,将他匆匆掩埋在兴安老林。

  没有棺材,没有葬礼,没有墓碑。

  一身满是硝烟弹孔的戎装、一床被鲜血染红的军毯,两把让敌人闻风丧胆的盒子枪,那是他的全部陪葬。

  由于日伪四处追杀,颠沛流离中的亲人半年后才得知他牺牲的消息。

  ........

  历史的尘烟已经远去,我们今天已无从知晓他的亲人在得知他牺牲消息后是怎样一种撕心裂肺。但此刻,我们依然能感觉到当时那种凄惨与绝望的场景。

  这,就是东北抗联军人。

  这群特殊的人,他们为民族独立、自由和解放而战斗,为祖国和信仰而牺牲。

  牺牲后不久,亲人们便开始在烽火硝烟的历史尘埃中,寻找这位铁血英雄的忠骨与人生点滴。他们的脚步踏遍了他曾浴血奋战的三江大地,悬崖峭壁茫茫森林,黑金河沿岸洒满鲜血之地......他们翻越“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人迹罕见的密林,历尽艰险,在林海深处,与野兽搏斗,遭毒蛇袭击……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清明时节,阴雨绵绵,在那个荒凉偏僻的角落,冷冷清清,除了凋零在墓碑周围厚厚的落叶,除了偶尔来缅怀英雄的亲人,也就剩下那被风霜洗刷得看不清名字的纪念碑!

  ......

  80年里,硝烟散尽。

  80年了,人们已渐渐将他鲜活的模样忘记。

  在时间的冲刷下,他与他的名字,早已淹没在浩如烟海的战史与英烈名录里,变成为一块冰冷的石碑。

  泣血问苍天,您在何处?大声唤亲人,您在哪里.....!

  一次一次,千呼万唤。

  一次一次,泪雨纷纷。

  兴安松涛阵阵,三江之水低鸣,青山犹闻哭声……

 

  一 【寻亲背景】

  (张传福将军画像。)

  寻找人姓名:张传福

  出生时间:1902年4月

  出生地:吉林省公主岭

  所属部队番号:东北抗日联军第六军第二师

  军衔职务:东北抗日联军第六军第二师师长

  作战特点:常胜将军,擅长对敌伏击战,快速机动,精确全歼

  牺牲时间:一九三八年八月二十三日

  牺牲地点:黑龙江汤原县北黑金河沟口

  墓地大概方位:黑龙江省汤原县黑金河暖泉沟

 

  二 【简历】

  张传福原为汤原县自卫团团长。1934年秋带领自卫军起义参加抗日,成为一名忠诚的共产党员。曾参加汤原抗日游击队任小队长,第三中队队长。193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6年1月任东北人民革命军第六军第四团团长,同年6月任东北人民革命军第六军第三团团长。1936年12月任抗日联军第六第第二师师长。1938年8月23曰,奉命西征途中遭到日寇的突然袭击,突围激战壮烈牺牲,时年36岁。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报道张传福烈士事迹。)
 

  三 【寻亲请求】

  为了实现张传福烈士家属的愿望,现恳请全国读者,张传福烈士战友及东北抗联战士后裔,抗战历史研究专家,抗战老兵志愿者,社会公益人士以提供下列帮助:

  1、为寻找张传福烈士忠骨(遗骸)提供人力援助(张传福烈士牺牲后埋葬地是一个很宽的山沟,需人力搜索);

  2、为寻找张传福烈士忠骨(遗骸)提供探测仪器设备(张传福牺牲后,抗联战士们把他生前2把盒子枪与他葬在一起,可用金属探测器探测);

  3、提供张传福烈士曾指挥的战斗史料及其他生活资料;

  4、提供张传福烈士遗骸/遗物下落线索;

  张传福烈士次孙:张德昌

  联系电话:13274546199

  邮箱:2966740597@qq.com

  地址: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向阳区

  张传福烈士的亲人及抗日战争纪念网所有员工在此向您表示衷心感谢。

 

  四【张传福烈士率队西征、牺牲及所葬地点】

  西征

  西征部队出发时间:1938年7月。

  出发地点:梧恫河畔的老等山密营。

  西征部队人员:东北抗联第六军二师十一团、一师六团,共三百余名骑兵组成。

  指挥机构:东北抗联第六军参谋长冯治纲和二师师长张传福负责指挥。

  西征目的:穿越人迹罕至的小兴安岭,冲破日寇对下江地区的重重包围,到达松嫩平原,创建新的根据地。

  壮志未酬 血染黑金河

  据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东北抗日联军》中,曾参加西征的原黑龙江省省长陈雷同志的回忆录中记录了张传福师长的牺牲:(P306)

  “8月23日,部队行至汤原县黑金河西沟,在岔口宿营。半夜时,百余名日伪军“讨伐队”偷偷的摸到我宿营地,向我军发起了突然袭击。战斗打得相当激烈,炮声轰鸣,第二师师长张传福在战斗中负了重伤。但是他仍忍痛指挥战斗。经过激烈交战,队伍终于冲出了敌围,到达安全地带。我的肩头锁骨被敌人的子弹击中负伤,战士们抬着张师长前进。但因伤势过重,流血过多,走了不倒三里地张师长就牺牲了。”

  (记载张传福烈士牺牲过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

  据张传福儿子张永胜回忆录:

  “1938年7月,我父亲张传福向下江人民和家乡亲友告别,按军部命令率领第二师(二师十一团、一师六团)首批远征部队,由梧桐河畔老等山密营启程,进行西征。

  西征部队途中在鹤岗、太平川等地多次补充给养。

  8月22日,西征部队途经汤原县太平川耿家围子时,通过群众秘密送出粮食,以济(接济、保障)部队继续西征。不料,因天黑下雨,一匹驮着粮食的马,不慎脱缰,脱离驮运辎重的队伍,顺路跑到太平川伪警察署院里,被敌人发现告密。汤原日本守备队立即调集大批兵力,全力乘汽车随后跟踪追击。到第二天傍晚,队伍行至黑金河小南沟时,准备宿营,突然遭到从北山摸上来的百余日军的袭击。在激烈的战斗中,我父亲张传福身负重伤。战斗结束后,部队在六军参谋长冯治纲等领导同志的率领下继发西征,留下一部份战友护送我父亲张传福等人转移。但因我父亲张传福伤势过重,流血过多,在转移的第二天夜里,即1938年8月23日英勇牺牲,终年三十六岁。”

  另据参加西征的曾将张传福师长从枪林弹雨抢下战场的王钧将军在回忆录《血荐轩辕》中,对此次战斗有过记述:(P101)

  (记载张传福烈士牺牲过程的王钧将军的回忆录《血荐轩辕》。)

  王钧将军回忆录记载:

  “1938年7月初,我们按预定的计划出发,第一天部队走到汤原北山黑金河西沟岔住下。部队刚刚把马背上驮着的米盐放在地上,敌人就从西北山岗梁上开枪,向我们十一团射击,把做饭用的铁盒子打的尽是窟窿。敌人抬高了射线,打到师里去了,把张师长腿打断了。敌人采用的战术是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形,用机关枪和掷弹筒猛烈火力压制我们,在山下用机动部队向我们冲锋,想打得我军什么也带不走。在万分激烈的战斗中张传福师长腿被打断,我立即命令十一团就地卧倒向敌人射击,顶住敌人的进攻,冒着冰雹似的弹雨,和同志们一起用毛毯将张师长和十一团董英华连长等重伤号拖出险地,然后命令十一团撤下来。部队撤到沟里冯参谋长处,他在此情况下极为果断的处理这一问题。把二师保安连留下,委托温连长负责,把张传福师长和董英华连长放一安全地方养伤,买药,运粮,伤养好,继续西征。”

  目前,关于张传福将军的牺牲,从陈雷、张永胜、王钧的回忆里以及其他抗战史料佐证,张传福师长牺牲后,二师保安连护送伤员战士们将其埋在了黑金河暖泉沟山坡密林中,是用军毯包裹着埋葬的,没有棺材,用刺刀挖开草皮乱石,用石头垒的坟,他的两只匣子枪也同时埋在了坟里......

  张传福师长牺牲是被击中腿部动脉血管,腿被打折了,因失血过多而死。抗联战事多险恶,环境艰苦,难于想像,漫漫西征途中,一个伤口,没有了鞋子都可能丧命,更何况是断腿重伤。几乎没有任何医药救治,负了伤,除了靠自己生命的自我医治,只能眼睁睁看着鲜血流尽而死了....
 

  五 【关于“张传福烈士牺牲地”】

  (张传福烈士牺牲地纪念碑)

  黑龙江汤原县黑金河果树示范场坐落于城北黑金河沟口处,东面山坡立着一块石碑,上书一行字:张传福烈士牺牲地。2017年12月7日,张传福孙子张徳昌寻觅到此,拜谒爷爷牺牲地,此前他一直不知道此处有一块标明为爷爷牺牲地的纪念碑。该场场长王友林说,这块碑起初是他们立的,是县里安排的,他们离的近,就让他们场子給立上了,前几年又在原址换了一块大碑,重新修了围栏。其实张传福师长的牺牲地不在这儿,在场子西面暖泉沟里。

  (张传福烈士牺牲地——暖泉沟远景)

  (张传福次孙张德昌拜谒爷爷张传福将军。)

  (张传福将军次孙(右)与林场场长王友林(中)夫妻留影)

 

  六 【委托人自述】别梦依稀八十年 漫漫无尽寻亲路

  2018年8月23日,是我爷爷张传福烈士为国捐躯八十周年。八十年来,他静静的长眠于三江大地,白山黑水,老林深山....站在抗联将士们曾经浴血奋战的小兴安岭山麓上,站在爷爷为国捐躯的地方,回顾他英雄而传奇人生,我不禁心潮起伏,黯然泪下!爷爷是我们全家的骄傲和自豪,但更多的是我们心中永远的痛!

  我虽没见过爷爷,但小时候总听张和爷爷(爷爷大哥)给我讲述他的战斗故事。从那时候开始,爷爷高大而英雄的形象就扎根在我的心里。慢慢长大了后,我便开始思索:是什么让爷爷在中华民族危难之时,面对残暴的日寇义无反顾的无反顾地走上了抗日救亡的伟大斗争,是什么原因让他放弃富裕的生活抛家舍业、毁家纾难....?每当此时,我的的脑海就会浮现爷爷驰骋疆场与日寇激战的身影,他血沃沙场倒下的瞬间....

  那一刻,我被爷爷高尚爱国情怀深深感动,更敬佩他为了中华民族独立、自由不畏强暴,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

  那一刻,我既为自己作为一名东北抗联英雄的后代而骄傲,同时也为自己一直找不到爷爷忠骨而心如刀割!

  那一刻,我默默发誓:今生一定要找到爷爷!

  …………

  当年,我的亲人因为躲避敌人的追捕而隐姓埋名,组织无法找到我们,而后,埋葬爷爷的抗联战士由于各种原因阴差阳错失去联系。而在黑金河与日伪激战中冒着枪林弹雨把爷爷从战场上抢下来的王钧将军,也只知道爷爷埋在暖泉沟里的大概位置。他曾2次去暖泉沟山找寻爷爷,因行动不便(王钧将军因作战腿部负重伤,落下终身残疾)他每次都站在暖泉沟山下久久不肯离去,临走时指着山上说“师长就埋在那沟里”....

  姑姑告诉我,当年爷爷牺牲的噩耗传来,全家人都心如刀绞,悲伤不已......!不久曾祖母就因思念儿子过度悲伤抑郁含恨去世!...在她咽下最后一口气时交代后事:一定要找到老四(张传福在家排行第四),把他葬在我旁边......从那以后多年里,我们家人就一直在寻找爷爷的下落......

  父亲懂事后,就便开始在爷爷牺牲地附近找寻,他逢人就问,见人就打听。暖泉沟山高林密,常有野兽出没,尽管多次受到野猪野兽攻击,受惊后常在深山丛林奔跑被绊倒滚下山坡而伤痕累累,尽管如此,也从未放弃....由于牵挂爷爷,57岁的他于1995年10月20日带着一生遗憾含恨离世,临终前父亲含泪拉着我们的手,说:“你们要记住:爷爷是真爷们儿,是真英雄。我没有找到他,你们继续找,你们没有找到他,就子子孙孙找,直到找到他!不能让爷爷一个人孤独的躺在大山里....!”那一次,我们全家人都嚎啕大哭,抱作一团....

  姑姑,因为失去父亲哭坏了眼睛。生前,她多次去爷爷牺牲地附近找寻。从家里到爷爷牺牲地要走一天一夜。而姑姑家里非常贫穷,没钱坐车,每次都是自己赶着驴车,一路颠簸,饿了渴了就吃自己带的馍馍和水,累了困了就躺在马车上歇歇。黑金河附近的村民都认识她,他们说,常看到一个女人在黑金河两岸不停徘徊,一会儿啜泣抽噎,一会儿悲痛欲绝,劝都劝不走……

  而我,在长大后,除了在浩渺的史海记忆中,追随爷爷英雄人生轨迹,也常去爷爷牺牲地找寻。每次去我都要在爷爷牺牲地挖一捧泥土,存放在爷爷老宅.....暖泉沟山高林密,危机四伏,寻觅途中常遭到野兽毒蛇攻击...为保自身安全,去时要随身带自卫武器(刀具、钢棒、锄头之类),偶尔也邀两三好友结伴而行。尽管如此,由于林深面广,又无仪器设备导航,我还是多次迷路在大山里…...

  为了不让英雄被时间无情的吞没,也为了更好的传承抗战爱国精神,2008年9月,我用平时积攒下的钱买下汤原县胜利乡一座破旧的老房子。那房子是我爷爷曾经艰辛创业积攒下来的家业,也是我的祖辈们被日寇抓走后,爷爷宁愿烧掉也不愿留给日本鬼子的我们的家!…….

  其实,我买下抗战时爷爷烧掉的老宅子,就是想在心里永远留着他,留着这份深深的思念!同时,我也想在这里建一座抗战纪念馆,纪念那些在白山黑水中为中华民族独立、自由和解放不畏强暴而为民族献身的抗联英雄们。从而将这种伟大的抗战爱国主义精神传承下去......!

  ...........

  血浓于水,情重于山!

  思念爷爷的情感打开了阀门般的洪水,一泻千里.....!

  当年,爷爷血染疆场,为国捐躯,最后马革裹尸,化作青山!

  今天,一张《烈士革命证书》和国家给爷爷的画像,这就是他留给我们张家唯一的“财产”!这是一种至高无上的殊荣,是祖国和人民对他革命功绩最高褒奖!

  ..........

  8月23日,是爷爷为国捐躯已80周年纪念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想到爷爷的忠骨仍不知何处,仍流落异乡,我们全家都魂牵梦绕,心痛不已!

  80年了,爷爷长眠青山,他已化作一缕英魂,融进广袤的大地...他用头颅和热血,还有36岁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铸成了中华大地上不屈的脊梁。山上那巍然屹立的松柏,就是我英雄的爷爷!

  ...........................

  为告慰抗战英烈,让他魂归故里,在此,我代表全家恳请社会力量提供帮助找寻。以此祭奠一名为捍卫中华民族尊严而壮烈殉国的烈士,同时也了却一名东北抗联英烈后代的心愿。

  万分感谢抗日战争纪念网、抗战文史专家以及无数爱心人士的帮助,在此感恩叩谢!

  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二日

  抗联老战士李敏(中)亲自书写“传承”赠张传福将军之孙张德昌(左)

  (张传福毁家抗日火烧的原胜利村张家大院所在地(现已由张传福次孙出资从他人手里购回)

 

  七 威震敌胆的武将 壮士热血沃中华

  张传福师长是一名威震敌胆的武将,战功赫赫。在下江抗日部队西征前,他带领二师指战员转战汤罗绥,小兴安岭,伏击日寇军车,经历多数著名战例,是一名常胜将军。其战功战绩战例如下:

  创建汤原游击总队第一支骑兵部队,后来,这支骑兵队伍驰骋在东北大地上,不断与日伪军展开短兵相接的战斗。成为抗日战场上消灭日寇的主力部队,对抗战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指挥了西北沟伏击战、宋大洋犁“逆袭战”、三甲复胜村尹家大院伏击战、横扫“铁打”满洲国省会穿越战、马家沟骑兵遭遇战、梧桐河遭遇战、智取“公顺永”金矿、三打鹤岗战役、两次截击日寇军列等重要战斗。

  一、亲自创建了汤原游击总队骑兵部队,日后该支骑兵部队成为战场上消灭日寇的主力,为抗战做出了重要贡献。

  (张传福师长亲自创建了汤原游击总队骑兵部队,日后成为战场上消灭日寇的主力部队,为抗战做出了重要贡献。来源:英烈传略)

  二、两次伏击日军从佳木斯开往鹤岗的军列,指挥尹家大院伏击战

  (张传福将军两次伏击日军从佳木斯开往鹤岗的军列,指挥尹家大院伏击战。 来源:英烈传)

  三、指挥马家沟骑兵遭遇战

  (张传福将军指挥的马家沟骑兵遭遇战。来源:英烈传略)

  四、二师骑兵横扫“铁打”满洲国省会穿越战

  (东北抗联六军二师骑兵横扫“铁打”满洲国省会穿越战。来源:英烈传略)

  五、智取“公顺永”金矿,并救出六军二十三团政治部主任李延章

  (智取“公顺永”金矿。来源:中华英烈传---吉林名人)

  六、宋大洋犁“逆袭战”

  (宋大洋犁“逆袭战”战史截图。)

  七、三打鹤岗战斗

  (张传福师长三打鹤岗战斗。来源:王明贵将军回忆录《忠骨》)

  八、西北沟伏击战

  (媒体报道张传福将军指挥“西北沟伏击战”。)

  (王钧将军《血荐轩辕》记述张传福烈士指挥战例)

  (《三江晚报》报道张传福烈士事迹。)

  (日军悬赏捉拿张传福师长及抗联部分军长师长的价格。张传福师长与军长价格相等同,为5000块大洋)

  (张传福雕像)
 

  八【抗联师长张传福妻女的苦难人生】

  (原黑龙江省军区副司令员王明贵(前排左)、张合(前排右,张传福大哥)后排为张传福三个子女)

  多少年来,在研究东北抗联史的岁月里,每当进行到抗联战士家庭遭遇的叙述,我的心情都十分沉重。东北是个寒冷的地域,下江更是荒僻几无人烟,在那个恶劣的环境里,抗联战士固然历尽艰辛,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他们的亲人,他们的妻子儿女和父母,因为敌人的追杀,也是一样颠沛流离,饥寒交迫。

  张传福,东北抗联六军二师师长,所部辖十团十一团十二团。1935年,在汤原县太平川,率伪自卫团起义,舍家撇业,投身抗日。下江抗日部队西征前,他带领二师指战员,转战汤罗绥,小兴安岭,伏击日寇军车,经历多数著名战例,1938年秋,牺牲于西征途中的黑金河畔。

  张传福抗日前是太平川张家大院大掌柜,娶福民屯大户栾姓女子为妻,生二女一子,长女张淑学,次女张淑珍,小儿子张永胜。一人抗日全家抗日,这是必然结果。凶残的日本人不会允许张传福的妻小安稳地生活在乡间,她们注定要过着东躲藏,颠沛流离的生活。

  张传福儿子张永胜在“张传福抗日回忆录”中记述:

  我父亲张传福参加抗日后,日本子和汉奸天天像狗一样守在我们家门前。对我们进行监视。有时还气势汹汹地闯入我家。不是翻箱倒柜,就是质问我们要人。不说就要遭到一顿毒打。然而尽管我们一家人整日生活在他们的魔爪下去没有一个人屈服。

  1935年秋天的一个下午,汤原县为警察大队长廉成平,带着四五个鬼子兵,野蛮地闯入我家。不但抓走了我的伯父张合、叔叔张文东,还抓走了我四奶、二娘等十几口人。同时还赶走了我家两挂马车、一车粉条和五十口猪。当他们把这些人押到汤原监狱时,还发现黄有刘铁石两家的部分家属也同时被捕。敌人抄了我们的家,抓走了我们的人,我父亲张传福没有产生任何动摇,他坚定地向党组织表示,让敌人抓吧杀吧,无论敌人使用什么样的残忍手段,我抗日的决心不会变,不把侵略者赶出中国去,我死不瞑目。然后他怀着满腔的怒火,率领队伍回到家里,点起一把仇恨的火焰,烧毁了自己亲手经营起来的全部家业和房屋。

  我家人被捕后,敌人使用了各种酷刑和残忍的手段,灌辣椒水、施火棍、坐老虎凳等,这一切都没有征服每一个被关押者,相反地使它们更加团结更加坚强起来。敌人一看再也无计可施了,就决定把这些人推进汤旺河的冰窟窿里。当时,多亏一位和抗日队伍有密切联系的伪县长方向学,出面找日本驻汤原县守备队长当面交涉。他说,你们不能把这些人往冰窟窿里塞,张传福不会眼看一家人被害而坐视不顾,那时想抓张传福就更不容易了。我看到不如把他们遣送到原籍公主岭去,然后再设法说服张传福投降。这样,日本人就听信了方县长的“高见”,在这年冬天,将我家被关押的人押送到吉林省公主岭原籍的监狱里。直到1936年春末夏初,才在地方党组织的营救下出狱。出狱后一家人的生活就更加艰苦了,一是房子被烧毁无处安身,二是还要随时躲避敌人的追捕。全家人只好整日钻山沟蹲草塘,过着饥寒交迫流离失所的苦日子。我二娘被捕时家中还留下一个只有三个多月的吃奶孩子。当时被邻居收养,他们出狱时,这个孩子几乎就要饿死了,后来虽然能活下来,也是死里逃生。

  (原抗联老战士、曾任汤原中心县委保卫部部长刘忠民回忆录)

  敌人诱捕张传福、刘铁石、黄有,是一个恶毒的阴谋。当年这三家几十口人被捕后,关押汤原伪县公署监狱,受尽了凌辱摧残,历尽苦难,险遭毒手,后被遣送原籍。党组织曾想方设法营救,但是眼见是敌人挖好的陷阱,无法实施。汤原县委和游击总队研究,征得张传福刘铁石黄有同意,决定烧毁已遭查封的三家房产,以不资敌。当夜,游击总队下山,张传福等人亲自点燃了熊熊烈火,将辛勤劳累几十年的房产家业烧为灰烬。烈火焚家旷古难见,革命意志在烈焰锻炼之下更加坚定。

  张家人出狱后,四散飘零。张传福的母亲和妻子儿女辗转又回到下江,跟着张传福上山,过起了抗联战士艰苦的生活。9岁的女儿张淑学,参加了青年队,跟着母亲祖母,给抗联战士缝制衣衫,照顾护理伤员。张传福负伤后,就是母亲、妻子和年幼的女儿照料护理的。

  (张传福外孙唐殿生接受采访)

  唐殿生,70岁,张传福的外孙子。2017年12月,接受笔者采访,并召集家人回忆,整理了如下材料。

  当时母亲刚九岁。在山里的日子不好过,她吃过野菜树皮。有时被敌人包围后,部队得不到外援,吃过马肉,吃过棉花,橡子面儿来度命。住的是用木头板子树枝子架起的窝棚,周围用树皮茅草遮风挡雨,到了晚上不敢点灯取暖,在外面能看到透过的亮光。怕鬼子偷袭经常摸黑吃饭干些零活,给伤病员包扎伤口上药,都得用黑布遮着才能点着灯干活儿。抗日非常艰苦,冬天,母亲的手脚都被冻坏了,夏天时身上都起一身潮湿疙瘩。鬼子一来扫荡,吓得母亲和姥姥,浑身直打冷颤。被树枝绊倒摔坏,那是常有的事,有一次,母亲的左腿还中了飞来的子弹,被打伤了。

  母亲也就是从那时候起,落下了心脏病,后来邻居柴草垛着火了,都吓得她马上吃救心丸。姥姥后来疯疯癫癫也是那时吓的。在部队里,母亲和姥姥给战士们做饭洗衣,缝补做鞋,照顾伤病员,甚至危急之时,也给部队送过信。至于姥爷张传福在战斗中受伤流血,那也是经常有的事儿,都吓得母亲呜呜直哭。每次姥爷都会说,孩子,别哭,爹命大着呢,死不了的。

  不幸的事终于发生了,在母亲十三岁时,姥爷张传福遭到敌人袭击牺牲,当时才三十六岁。姥爷牺牲后,母亲便和姥姥一起回到姥姥的娘家去住。住在姥姥娘家也一直担心害怕,怕鬼子再找来。

  张传福儿子张永胜回忆张传福负伤后,母亲、姐姐等人护理他的情景:

  我父亲张传福负伤后(三甲伏击战负伤),当晚就被送往亮子河沟里密营进行治疗。同时跟随护理的人,有我二伯父张有、我祖母、母亲、姐姐等人。我父亲在一个临时搭起的小马架房里养伤,其他人都住在露天,无遮无盖。以后由于我家经常遭到敌人的追捕,一些叔伯婶子大娘等人也都陆续转移到山里。为求安身,他们支起木板房,一家几十口人同住一屋,条件十分艰苦,有时还要受到野兽和毒蛇的威胁。一天,我母亲正在小马架房里给我父亲包扎伤口,突然一条七八尺长的大蛇从房梁上爬下来,直奔我父亲的床头。我父亲发现后,立即拿起身旁的木棍,同我母亲一起奋力把蛇打死。至于其它猛兽和威胁,那是经常的事。在这样的条件下,我父亲的伤势已经一年来的医治,但始终不见好转,何况又伤在大腿根部,无法行动。党组织又从哈尔滨请来大夫,再次揭开伤口,清除残留的弹片后,又经两个多月的疗养,伤口才基本愈合。

  此处记述张传福养伤之事,时间不到一年左右。此后张传福伤愈归队,重上战场。

  下面的记述,则是张传福伤愈归队后,或者是西征牺牲后,妻女的生存状况。

  我的母亲和我年幼的姐姐虽然是侥幸者,当时没有被抓走(指张传福抗日后,张家人被日寇抓捕汤原宪兵队的事。),但是长期的山野生活和饥饿寒冷的威胁,再也坚持不下去了。在一个寒冷的夜里,她母女二人从山里出来到汤原北柈场子,一个姓王的亲戚家。谁知还没等站住脚,就被敌人发现了。一伙特务汉奸从前门闯进,逼得我母亲和我姐姐只好急忙从后窗跳出,再次逃走。连夜他们顶着寒风脚踏积雪,落荒逃到田家屯何家粉房。可是何家怕受牵连,不敢收留。正在她母女走投无路时,多亏了一位人称王老三的老人,冒险把他们领回家中,躲藏了一天一夜。在第二天夜里,他们离开王家,过江来到佳木斯。最后改名换姓,我姐姐改名叫徐树青,在佳木斯市以东悦来镇隐居下来。

  (汤原县胜利乡外张家泡子,曾是张家大院所在地。)

  栾氏与女儿在悦来镇隐居到何时,期间状况如何,暂无资料。接续的情况是,采访时从其儿子儿媳的叙述中得知,栾氏母女后来回到下江太平川。昔日的张家大户早已不复存在,张家人四处逃散。栾氏和二女一子,似断线风筝,漂零在下江广袤的原野,孤苦伶仃无人收留,吃了上顿没下顿。

  (汤原县胜利乡原张传福家老宒所在地)

  后来,栾氏终日操劳,加之在山上密营时,屡受惊吓,山上潮湿寒冷,经常吃不上喝不上,导致身患甲状腺病和抽疯病,时不时发作。终不得治故去。张传福的大女儿张淑学,更是有诸多苦楚,难于说尽。数年后,张淑学十七岁,栾氏不忍女儿再寄人篱下,意欲使其早点成家。张淑学的婚姻,竟是一场荒唐的联姻。张传福抗日前,有一磕头弟兄,叫唐永贵。家住太平川南田家屯。二人“指肚结亲”,定下了儿女亲事。十七年过去了,唐家人依然惦记着这事,栾氏力劝女儿嫁給唐家儿子唐福君。

  张传福外孙子唐殿生回忆:

  在姥姥娘家住的那段日子,姥姥疯疯癫癫,全靠母亲照顾生活,别提有多苦了。好歹到了十七岁那年,唐家催婚,母亲便嫁到了唐家。

  张淑学的儿媳崔淑云回忆婆婆生前与自己唠起往事时的叙述:

  我婆婆干活累了,就和我唠嗑,说,“这日子太苦了,我这一辈子净过苦日子,在娘家呢,爹上战场打仗,我跟着绕山跑,你姥姥也惦记,后来,你姥也上山了,也去了。也抓不着爹的影。后来,跑来跑去的,把爹也跑没了,就剩俺们娘几个了,完了说是回家吧,就回到她们所住的地方。完了后来你姥姥说:淑学,你不能找婆家了。你爹不是把你许给老唐家了吗。你没听你爹说嘛,当你面说的,你生是唐家人,死是唐家鬼,你不能找第二个主,就得嫁给老唐家。”

  唐家是啥样人家呢?穷的叮当响的农民。最让人不能忍受的是,唐家的儿子唐福君,生来就是个拐子,残疾人,是一个失去劳动能力的废男人,走路几乎就是在地上爬行。这就是现实,让人不忍再述说下去的现实。

  张传福的女儿张淑学,身高近一米八十,长像俊美,如花似玉的大姑娘,竟要步入穷的不能再穷的人家,嫁给一个废人,真是出了苦海又跳火坑。她不愿意,谁愿意嫁给一个拐子呢,张淑学趴被窝里哭泣。哭着哭着,她想起了爹爹张传福,爹活着时,身挎2把匣子枪,骑马在山上奔跑,爹骑前面她骑后面,双手紧紧搂着爹的腰……如今,爹爹血洒荒丘,尸骨都不知道埋在了何处。既然爹定的亲,管它享福遭罪呢,反正就一辈子呗,我就听我爹这一句话吧,我得孝顺我爹呀,不能让我爹伤心。

  这些话,是张淑学晚年说給自己儿媳的。她就这样嫁給了唐家,从此成了唐家的劳金、扛活的。她生养了五个孩子,白天干农活,晚上在昏暗的油灯下給儿女和残废丈夫缝补衣衫鞋袜,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直到七十多岁了,还像一头牛似的,在东北荒敝的田野上劳作。

  采访进行到这里,拍摄视频的抗联后代赵喜德,双眼湿润,拿着机器的手在颤抖。笔者热泪滚滚,已经看不清笔下的字迹……

  张传福的另一个女儿张淑珍,嫁给另一家穷的叮当响的农民,丈夫会赶大车,嗜酒如命,脾气燥。她是个受气的女人,多种疾病缠身,干不了活,不受人待见。和自己的母亲栾氏一样,她也在五十几岁上,早早死了。

  张传福的儿子张永胜在红旗公社文教组,转到郊区林业局工作。身体不好,五十七岁未退休就去世了,他是三个孩子中唯一有工作的,生育三子二女。次子张徳昌,工作于佳木斯郊区林业局,他是所有张传福后人中一直坚持寻找张传福遗事的人。他说,我有个梦想,就是找到爷爷掩埋尸首的地方。我爷爷死时,他的两支手枪也埋在坟里了。如果用现在的高科技,就能找到。

  光复后,张家人陆续回到太平川生活,张传福的几个哥哥都是大个子,其中四大个子张和个子最高。张德昌说,四爷的个子真高,我站在他面前看他,得仰着脸。他喜欢我,总扯着我的手,給我讲爷爷的抗战故事。两个姑姑也待我好,特别是大姑。小时候挨饿的时候,我父亲去我大姑家。大姑从棚上拿出细细的一个袋子,打开一看,是白白的大米,要給我父亲带回家给孩子吃。我父亲只拿了一半,剩下的一半留給了大姑。那是大米啊!一年到头吃不着的东西,不知道大姑从那里攒下来的。

  张淑学死于2004年,快过八月节了,要割地的时候。她常年有肺结核病,肺病发作,喘不过气来,硬憋死了。

  儿媳崔淑云回忆:我小叔子出车祸受伤,我婆婆听到信吓着了,肺结核病犯了。她自己感觉不好,就打了五天点滴,不见好。我老婆婆心就抽。到最后,躺炕上八天呀,就死了,抽死了。死前跟我说,淑云呀,我要不行了。我说,没事,大夫给你打针呢。能治好。她说,不行了,你们都好好过吧,妈要不行了。你爹以后就归你老弟吧,俺们的房子都他占了,就得跟他过了。这是头一天说的,第二天晚上,她就死了。头一次抽叫过来了,后来他就抱着(指她儿子唐抱着),抱着瞪着眼睛,妈呀妈呀地叫唤。后来叫着叫着就不吱声了。俺们寻思不吱声消挺了,没事了呢。他们信阴阳先生给掐算的。说过半夜要过来就过来了,要过不来,就完了。过半夜真抽了,又抽了,完就没过来,死了。

  崔淑云说,在我婆婆面前不能提日本人,她恨得咬牙切齿的。电视里出来日本人,她也气得不行:日本人,日本鬼子,不是人啊!她就这样骂。晚年的时候,婆婆干活累了,偶尔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我唸叨:我这一辈子啊!净遭罪了,遭不了的罪都遭了。我十一岁就跟爹妈钻山沟,多少日子也看不到爹一回。爹死了,没人管了,东躲西藏的,也没个家。临了还嫁个废人,吃不上,穿不上。白天下地干活,晚上回家做饭伺候孩子,有啥舍不得自己吃,给孩子吃。这辈子,净当牛做马了。

  ..........

  抗日英雄牺牲后,其亲人生活如此艰辛,令人唏嘘慨叹,不能自禁。这有当时条件环境的因素,也有抚恤工作没有做好的因素。我们应该检讨,从灵魂深处检讨,这对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是有利的。

 

  (在张传福为国捐躯八十周年之际,抗联六军第二任军长戴鸿滨儿子戴春江、女儿戴兵悼念张传福烈士敬挽的花圈。)

 

  九、说明

   图片来源:张传福之孙张德昌先生提供

  《抗联师长张传福妻女的苦难人生》原创作者为黑龙江抗战历史专家 张志刚先生 略有改动。

  张传福烈士亲属与抗日战争纪念网向所有提供资料与关心他们的读者致谢!

 

  ———值民族英雄张传福烈士牺牲八十周年之际,仅以此向英雄致以崇高敬礼!

上一篇:为去世老兵找到亲人 为健在老兵寻找后人
下一篇:修水县征村乡横坑村(乱坟山)抗战川军阵亡将士墓群续考!

责任编辑:李一菲
最后更新:2018-08-14 11:51:02

抗战寻亲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