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战研究国民革命军军史陆军军史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国民革命军第六十四军

添加时间:2018-08-10 19:36:24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国民革命军第六十四军原本是粤系部队,前身是粤军第八路军一部,抗日战争爆发前后第六十四军成军。该军历练成长于抗战中,在第二次国共内战时一度是华东战场国军的”救火队“,哪里吃紧哪里去堵。最后该军作为黄百韬兵团主力,碾庄战役被歼灭。后再广东重建,但是很快损失巨大,余部经海南岛撤回台湾。

  粤军前身

  该军前身是粤军第155师、第156师。1926年7 月,粤系第4、第5军主力参加北伐时,各留一部坚守广东,由李济深统一指挥。1928年春,国民党军使用路军编制体制后,将留守在广东的粤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8路军,李济深任总指挥。1929年3月,蒋桂战争爆发后,李济深被蒋介石扣留在南京后,第8路军由陈济棠任总指挥。陈上任后对第8路军进行整编,将原来所属部队合编为第1、第2、第3军。1936年6月,陈济棠与桂系李宗仁、白崇禧联合发动反蒋的“两广事变”时,由于陈济棠部下余汉谋被蒋收买,倒戈拥蒋,迫使陈济棠下台出逃,余汉谋篡夺粤系领导权后遵照蒋介石的命令,于1935年将粤系第8路军第1、第2、第3军,按国民党军统一番号改编为第151至第160师等部。

  抗日战争

  正式成军

  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国民党政府对全国军队进行改编,以第155师、第156师合编组成第64军,隶属第12集团军。李汉魂任军长,邓龙光任副军长,下辖:第155师,李汉魂兼任师长;第156师,邓龙光兼任师长。同年10月,邓龙光被任命为新组建的第83军军长,第156师调归第83军建制。另将新建的第187师拨归该军建制。

  豫中会战

  1938年5月,该军由广东开赴河南,参加了豫中战役。

  武汉会战

  同年6月,该军奉命调往武汉,参加了武汉会战。

  广东会战

  10月,武汉会战结束,李汉魂升任第8集团军副总司令兼第29军团军团长,带领所部回师广东,参加了保卫广州作战。12月,李汉魂改任广东省政府主席,副军长邓龙光任军长。此时,该军下辖:第155师,陈公侠任师长;第187师,孔可权任师长。1939年1月,该军改隶第16集团军时,邓龙光升任该集团军副总司令兼军长,陈公侠任副军长。同时,将第187师该隶第65军,另将第83军第156师拨归第64军建制。此时,该军下辖:第155师,张驰任师长;第156师,王德全任师长。

  桂南会战

  同年10月,该军该隶第35集团军,先后参加了桂南会战和1939年广西冬季攻势作战。1940年1月,邓龙光升任第35集团军总司令,陈公侠继任军长,梁世骥任副军长。此时,该军隶属国民政府国民党军事委员会直辖。同年3月,国民党军队调整编制时,该军第159师调归第64军。此时,该军下辖:第155师,邓鄂任师长;第156师,王德全任师长;第159师,官炜任师长。此次编制调整后该军驻防广西柳州,担任海防守备任务。1944年6月,陈公侠任第35集团军参谋长,张驰继任军长,王德全、邓鄂任副军长。此时,下辖第155师、第156师、第159师编制不变。

  桂柳会战

  同年8月,该军奉命参加了桂柳会战。1945年3月,该军第155师被裁减,另将新组建的第131师列入该军序列,黄炳钿任师长。同年5月,该军参加了广西境内对日军的追击作战。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后,该军由广西移防广东江门地区,隶属广州行营。下辖第131师、第156师、第159师编制不变。

  收复澳门未果

  1945年11月20日,国民党64军159师武装封锁澳门,断绝澳门与香山交通、贸易,谋收复澳门。慑于英美干涉,国民政府下令撤销封锁,行动宣告失败。1945年11月20日,一名国民党少将师长签署了一份作战指令,当晚,驻扎拱北、前山的炮兵营将炮口指向南方,呼啸的炮弹划过澳门上空。多年以来,第一次有中国军队向伶仃洋发出了收复故土的怒吼,令国人扬眉吐气。这支军队的指挥官,刘绍武将军,国民党64军159师师长,一员率部和日军激战于南京城头,厮杀于粤北山区的百战名将。这时,他的一个步兵团和师属炮兵营已封锁澳门边境。面前,只有1000余葡澳士兵,收复澳门指日可待。然世事难料,直至国民党败退内地,159师官兵终未踏上澳门一步。

  12月22日,蒋介石指示:“即电何应钦总司令饬知张发奎转饬所属勿对澳门封锁,倘澳门政府有庇护奸匪或敌伪情事,即由外交部严厉交涉。”电文大意如下,159师应立即停止封锁澳门,此后涉及澳门事务交由外交部办理,广东少给中央政府添麻烦。蒋介石一声令下,事已不可挽回。军令部在12月28日将此指示同时通报广东政府和外交部。接获命令后,广州行营决定撤销对澳武装封锁,159师477团受命返回中山县驻地。刘绍武的麾下有数千名在抗日战争中出生入死的老兵,他们全副武装,澳门,只有一步之遥。如果他们能跨过边境,这块名叫MACAU的土地就能恢复真名姓,重回故土。

  第二次国共内战

  整编第六十四师

  1946年5月,国民党军队进行整编时,该军改编为整编第64师,隶属整编第19军。军长张驰改任师长,刘绍武任副师长,陈郁萍任参谋长。原下辖第131师改编为整编第131旅,张显岐任旅长;原第156师改编为整编第156旅,刘镇湘任旅长;原第159师改编为整编第159旅,刘绍武任旅长。1946年秋天,该军接受整编,成为一师3旅的整编师,不过师长倒是换人了,薛岳一系的黄国梁由整65师调任该师师长,刘绍武虽还兼任159旅旅长,但实权旁落,该旅已由专任副旅长韦德执掌,粤军中央化的进程正稳步进展。

  调入华东

  1946年冬天,当宿北战役硝烟未尽时,薛岳把整64师调往华东战场,131、159两个旅先由粤汉路运往武汉,然后坐船到南京,再由津浦路到达徐州附近的韩庄,156旅也于47年新年,经海路调往徐州,三个旅在韩庄集结成军。1947年1月,加入华东战场整64师辖三旅六团,全军2万5千人(缺额2500人),师部直辖山炮营(8门)、特务营、工兵营、辎重营、通信营以及野战医院等单位。战斗序列是131师(桂系番号原155师)师长张显岐,391团团长陈桃、393团团长郑曦,156师师长刘镇湘,466团团长林亚人,468团团长黄觉,159师师长为副军长刘绍武兼任,专任副旅长韦德,475团团长李镇中,477团团长陈庆斌。

  刚刚抵达徐州的整64师就因为马励武在鲁南告急而被派上战场,也就在该师集结完毕的第三天,整64师接到命令向兰陵镇前进,相机加入马家地的战斗。但此时马励武部已被歼灭,64师奉命折回韩庄休整待命。

  1947年2月,一直作为徐州绥署预备队的整64师终于上了战场,他们第一次行动就跟整11师搭档编成一个纵队奉命打通津浦线。156旅旅长刘镇湘称其为“宝塔”战术,即以精锐部队为尖端,其余部队成梯次配备。这一次整64师就给11师打下手。两军互相掩护,由峄县、临城附近到达滕县,再由邹县侵占曲阜,向西与兖州的吴化文部取得联系,由131旅占领泗水。这一路上因为华野北上打李仙洲,整六十四师基本没有与解放军交手。直到4月底,159旅才在太平邑与华东地方部队见了几面,但战斗都不激烈。在占领曲阜、蒙阴地区后,整六十四师负责掩护津浦铁路,两师在此地逗留三个月以上。整六十四师在曲阜晒着太阳,日子过得十分逍遥,惟一的烦恼是来自两广地区的士兵们吃不惯山东的大饼大葱。只是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就当整六十四,整十一师享清福的时候,华野早就惦记这俩多少遍了。华野在五月初就曾打算打新泰的整十一师,但由于五军和八十五师靠拢上来,华野临时改变作战计划。本应爆发的一场恶战就这样与整六十四师擦身而过。

  进入华东半年以来,那些小规模交战无法让华野判断出整64师的实力,此时在华野心中,国军主力却是整74、整11、7军、48军这些中央系、桂系部队。

  南麻战役

  孟良崮战役后,直接导致陆总对山东国军进行大调整,为了恢复士气,陆总在南京中训班设立军官训练班,召集团长以上的军官约百余人,以范汉杰任训练班主任,训练以精神教育、战术研究为主。蒋介石亲临讲话数次,甚至亲自参加战术研究。这次中训班渗透着两个信息,一,对鲁中的进攻走马换将,范汉杰将取代汤恩伯出任一兵团司令;二,国军准备祭出“钓鱼”战术,以一主力军为核心,守备重点,吸引共军围攻,其他部队再行包围以竟全功。到了6月底,国军战术进行了调整,以整编十一师为箭头由新泰东北经张家庄向南麻进攻;以第五军掩护左侧背,由莱芜到新泰以北;以整编二十五师、整编六十四师、整编九师(属三兵团)在新泰至蒙阴一线,做梯次配备,掩护右侧背,随整十一师攻击前进;整七十五师位于新泰县做总预备队,此谓“宝塔”战术。此时第一兵团司令由范汉杰担任,总兵力六个整编师(军),一兵团另有整八十五师在大圣井庄。

  7月,胡琏的整十一师在南麻被围,为避免孟良崮战役的下场重现,蒋介石责令整二十五,整六十四师等部队全力解围。其中,整六十四师的刘镇湘的156旅在于家崮血战中表现出色,使之为解围南麻的关键之一。此战整六十四师打得很有特点,首先是士气旺盛,在于家崮,胡庄,131、156旅采取轮番冲击的布置,不给对方喘息之机,拼死相搏,毫无怯意;其次步炮协同很好,对于家崮的进攻,156旅集中全旅火炮火力急袭,步兵跟进及时,火力延伸压制对手预备队,从而取得很大战果;富有攻击精神,敢于夜战,穿插,为了解围,采取交替前进,边打边钻的战术,以最快速度接近南麻。经此一役,这支广东军的信心悄然树立。

  临朐战役

  来自潍县的李弥的第八军,为了策应南麻作战,于7月23日攻陷临朐。这一行动虽然威胁到华野的退路,但还让粟裕产生了求战欲望。此次进军临朐的八军乃中央系美械军,曾经打过著名的松山战役。自从抗战胜利登陆青岛以来,一直在胶济线东段驻守。八军在46年夏秋季节打通胶济线的战役中与山东军区地方部队交手,并获得一些战绩,协助济南方面的部队打通了胶济线,但与野战军主力鲜有过招。而且一个月前,其独立旅一个团在寒亭及齐家埠地区被歼;华野估计第八军刚刚进入临朐,没有时间构筑如南麻那样坚固的阵地,实际上在进入临朐四小时内,八军每个班均已筑成一个地堡。所有因素加起来令华野对八军战斗力判断存在偏差。

  整六十四师在南麻卖了一把力气,战役结束正准备休整,但24日又有了新的情况,二十集团军司令夏楚中将整六十四师划归整九师王凌云统辖,不待休整西进解临朐之围。这一战是整六十四师第一次和整九师搭档,没想到两支部队却成了莫逆之交,之后在胶东两军互相扶持,倒是打出了一些战绩。此番解围,整六十四师比较持重,在布置任务时规定必须向每个山头都排出尖兵搜索,谨防共军设伏。8月1日,整六十四师进抵临朐,除了看到临朐的断壁残垣不免唏嘘一番之外,一路上已无战事,临朐之战又以国军达成战役目的而告终。

  此战,整九师伤亡仅400余人,整六十四师更以200余人的代价获得了很大战果。金银葫芦顶一战是整六十四师156旅在整个临朐解围行动中打得十分成功的战例,强攻,夜战偷袭,迂回包抄,步炮协同,显示出相当高超的战术素养,仅用两天,不到200人伤亡的代价便突破了重要支撑点。

  南麻临朐战役,是整六十四师在华东地区真真正正打的第一战,两度为中央军精锐解围,因为有孟良崮的前车之鉴,整六十四师自师长黄国梁以下所有官兵皆不敢怠慢,在一系列进攻战斗中,体现出了狠劲(如攻击于家崮),有巧仗(攻击金葫芦顶),有国军大部分部队不擅长的夜战,显示出该师较高的战术素养。而且两战下来,以不大的代价均取得战术胜利,使得该师的信心大增,士气大涨。

  胶东战役

  汇集临朐附近的华野部队星散,走的时候不留痕迹,对于整六十四师来说,这个战乱的夏天终于过去了。他们也迎来了一段难得的休整期,在休整期间,整六十四师发了一笔小财。其时,南京参谋次长刘斐与青岛十一绥靖区主任丁治磐讨论了兵力部署,丁治磐认为胶东已有8军,54军加上整六十四师,再加上两个军就够了。刘斐认为应该再加四个军。最后形成的方案是增加三个军,王凌云的整九师,黄百韬的整二十五师,还有从一绥区调来的整四十五师。胶东会战点的将依然是范汉杰,丁治磐任副司令兼参谋长。一开始整六十四师的任务不在一线,只是以156旅坚守诸城,主力置于平度高密之间,协同整编四十五师遮断华野的南北交通。然而整个师被拆得四分五裂。156旅授命9月3日发出占领诸城,9月5日又授命派出131旅393团守潍县,然后又从这个团分出一个营守潍河大桥。六日师部接到范汉杰命令,黄国梁率领159旅,131旅(缺一个团)赶往平度布防。

  9月7日一早,刘镇湘率领着156旅从岞山向诸城开进,颇有点上刑场的味道。11日正午,131旅张其中到达诸城,整二十三军李荣良部也在这天下午2时抵达诸城。而黄国梁在第二天也率部抵达。各部汇合自然要开个会总结一下战事,黄国梁率领随行人员巡视了诸城工事,回到156旅旅部召集旅团长以上干部开作战检讨会。黄国梁上来就表扬156旅官兵奋勇牺牲,将士用命,方才得以战胜匪军云云。坐在一旁的刘镇湘脸色越来越难看,没等黄国梁说完,就突然跳起来发飙,“这都是你指挥无能,所以才使部队遭受这样的损失,主帅无能,累死三军。”说完甩袖而去,留下面色尴尬的黄国梁还有一众将校。其实这已经不算什么,在此前该旅阵亡官兵追悼会上,刘镇湘骂得更狠,在他嘴里黄国梁是“糊涂昏聩,指挥无能的乌龟王八蛋。”诸城一战,是156旅参加华东战场最危险的战斗,一个旅抵挡东兵团南指2个纵队又1个师另1个团,共7个师1个团的围攻(其中2个师1个团打援)。在缺乏城墙依托的阵地上与共军大战一昼两夜,险遭灭顶之灾,但各级官兵经验丰富,虽打得惨烈,但伤亡却不多,全旅只伤亡700余人。

  10月2日,整六十四师进至范家集,2、9纵随即出击打一个立足未稳。可是从3日打到4日始终没有进展,阻击部队也抽不开身支援。于是我军改打三户山高地,5日占领,局势十分有利。6日我军发动了志在必得的攻击,25、26师倾巢出动,结果又遇到了南麻一样的子母堡问题,华野四个突进团全被打散,黄国梁虽然顶了几天也受不了了,范汉杰于是集中主力支援,我军无奈撤退。此战聂凤智受到了各方面的压力,多把失利按在他“指挥不当”上。此战华野损失13000人以上。

  整编第二军

  1947年10月21日,蒋介石在青岛举行的胶东会战检讨会上盛赞整六十四师“三点信心”,并且以此战功绩用整六十四师为骨干组建整二军,师长黄国梁调升整2军军长,156旅旅长悍将刘镇湘正式成为整六十四师师长。刘镇湘上任后,在军内提出“范家集精神”,即坚持最后五分钟争取胜利的精神。广东子弟兵经过血战的磨练,无论技战术水平还是信心都得到极大提高。在此期间整六十四师经历了内战中最大的整编,131旅改为后调旅,麾下391、393两团分别改编为156旅466团,159旅476团。旅长张其中率部分人员回粤,他可能万万没想到,这一走就是与老六十四师的永别,一年之后张成为六十四师最后一任军长,此乃后话。

  三军效命未必能扭转乾坤,经过两年鏖战,国军堪战之兵不过尔尔,为了应付大别山腹心之患。蒋介石只能拆东墙补西墙,在胶东尚未竟全功之时,调出整二十五师,整九师转战大别山。胶东会战五大金刚去其二,胶东国军顿时没了戏唱。其实共军还不愿意让胶东的兵力调走,增加其他战区压力,11月10日中央军委电令华东局又转许世友、谭震林,命其想办法阻止九师、六十四师加入陇海线。于是便有了11月中下旬对胶高线整九师的围追堵截,在这场战役中,又是整六十四师全师来援,接应整九师且战且走,留159旅476团扼守高密,余部接应整九师退至城阳,后改海运上海再转赴中原。整六十四师对于上峰勒令留一个团于高密守备十分不满,经多次力争不果,结果只能眼睁睁看着陈杰所率476团在高密被老对手华野二纵三个师围攻,从11月20日至27日支撑了一周,最终被歼灭。这也是整六十四师调入华东后,惟一丢失的一个整团。加上这年年底水沟头的死战,整六十四师已经削弱到了相当程度,全军只有19033人,比刚调入华东时少了6000人,步枪6705支,轻机枪331挺,重机枪61挺,手提机枪77挺,手枪374支,中口径迫击炮46门,60迫击炮1门,战防炮9门,步兵炮6门,山炮5门,战防枪4支,枪掷弹筒316支,信号枪23支,火箭筒9支。在整九师,整二十五师调离山东之后,整六十四师俨然成为了华东战场国军头号主力,从48年开始,整六十四师依然左冲右突,与共军奋战不已。3月古砚战斗,4月葛各庄战斗,六十四师所部都顶住山东兵团优势兵力的围攻,虽有损失然筋骨未动。

  沭阳战役

  此时,国军方面已经闻到了大战的味道,对于共军动向密切关注。八月底,徐州剿总发出秋季作战指导,命七兵团进逼宿北,分南北纵队压迫共军至新安镇以东聚而歼之。按原计划行动于9月6日开始,但苏北兵团北上的情报已被国军侦悉,黄百韬遂命六十四师、六十三师提前行动向宿迁境内沭阳县出击。此战共军仅阵亡就有5、600人,由此推断共军两个纵队加上地方团队在此战中伤亡2000人以上。整个沭阳战役包括三个战斗在内六十四师总共伤亡700余人。

  附给六十三师的40旅前锋在南房山附近芝麻坊、小刘坊一带抓住二纵的后卫打了一场小仗,双方战史对此形容不一,二纵征战纪实说是六师17团与六十三师及40旅交战,七兵团战役报告称是40旅118团与六师18团接火,可能二纵各部在北进过程中都与国军发生了小规模交战,但无论如何,战斗结果国军俘虏了20名共军,2门82迫和1挺轻机枪。但这已经无济于事,只是起到送行的作用。二纵已于12日穿越陇海线,到达山东郯城。对于后面这段,六十四师上下十分气恼,认为是友军也就是六十三师动作迟缓没有能堵截住北逃的共军,以至于沭阳之战未竟全功。

  吃过不少亏的国军选择兵力密集,正面强攻的战法无可厚非,但问题是7日国军已经侦知共军在桑墟有部队,为何黄百韬没有明确指示六十三师派出搜索队,直到9月8日才命其在第二天向北警戒,而明确命令派出搜索部队是在9日夜,两天时间就这么白白浪费掉了。这场沭阳战役还有一个相当搞笑的结尾,11日,沭阳陷落,苏北兵团二纵、十二纵北撤,十一纵队逃向涟水之时,粟裕于晚间19时向中央军委并华东局发电:以打援集团之一个兵团(苏北兵团)向徐州东南郊攻歼外围,以配合江淮、豫皖苏部队及一、八纵队徐海、徐蚌及商兰段破击,造成攻击徐州之势,以吸引敌人注意力于徐州,尔后适时发起对济南之真面目攻击。

  碾庄战役

  同年,整编第六十四军恢复军级番号,第六十四军。碾庄战役中,刘镇湘提出就地坚守,黄百韬有些犹豫不定,就打电话向“剿总”司令刘峙请示,而刘峙让他自己决定。六十四军是黄百韬的主力,且在这次西撤中基本没受损失。对他的意见,黄百韬考虑再三,最后同意了就地坚守的方案。

  在碾庄战役中,六十四军作为第七兵团主力,一直抵抗到最后。21日黄昏,9纵开始攻击大院上,先集中全部大炮猛轰,甚至将两天前刚在碾庄圩缴获的大炮都用上了,经一夜激战于次日上午十时,攻占大院上。黄百韬和64军军长刘镇湘在大院上被攻占前逃往小费庄,继续指挥余部抵抗。11月22日,4纵、8纵、9纵合兵一处围攻小费庄,黄百韬率部拼死顽抗,到黄昏时分,他见大势已去,就让64军军长刘镇湘指挥残部向西北突围,但部队刚一冲出村子就遭到解放军迎头痛击,很快被全歼,中将军长刘镇湘、少将副军长韦德、军参谋长黄觉被俘。这样,六十四军基本香消玉殒。

  第一次重建

  在淮海战役后期,国民党军又以第7兵团残部和原山东保安第1旅残部等重组第64军,李荩萱任军长,项金烘任参谋长。但是该军基本是个空番号,该军尚未组建完毕,就被人民解放军全歼,军长李荩萱和参谋长项金烘等被俘。

  第二次重建

  1949年1月,国民党为加强广东地区的防御力量,以广东编练新兵第131旅为基础,再次重组第64军,隶属第4编练司令部。容有略任军长,张其中任副军长,下辖第131师,张其中兼任任师长。另以编练的新兵重新组成第156师(师长张志岳)、第159师(师长倪鼎垣)。该军此次重建后,在海南岛西部地区担任防御任务。此后容有略被薛岳提拔为海南防卫军第3路司令官,64军军长一职由对重建64军出力颇多的副军长兼131师师长张其中来接任,1950年4月,该军第156师在海南岛战役中被人民解放军歼灭,其余登船撤逃台湾。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国民革命军第六十三军
下一篇:国民革命军第六十五军

责任编辑:振中
最后更新:2018-08-10 19:40:29

陆军军史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