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时中国湖南抗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抗日重地重千秋——抗战时期的怀化

添加时间:2018-08-10 12:18:21 来源:怀化日报 ,作者:麻少军, 夏益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怀化地处湖南西南部,旧称“下湘西”,有连接东西的京昆古道和通江达海的沅江水道,自古为湘桂黔川滇五省通衢,素有“滇黔门户”、“全楚咽喉”之称,为通往大西南之主要门户,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由于背靠国民政府战时首府重庆,又是通往西南的战略要道,随着战事的发展,怀化迅速成为扼守西南、支援抗战前线的重要战略基地。历史选择了怀化,而怀化这片神奇的土地和英雄的人民不负历史的重托,在艰苦卓绝的八年抗战中发挥了重大作用,上演了中华民族反侵略斗争的传奇:抗战中,怀化是全国的区域性避难中心,它犹如一艘“诺亚方舟”庇护了数十万计的难民、伤员和大量的战时急需的生产力;中国和盟军空军以芷江机场为基地,对全国各地的抗战给予了有力的空中支援,有效地打击了日军的重要目标,是抗日战争重要的空军战略基地;在这里中国军队取得了抗日战争的最后一次重大战役——湘西会战的胜利,敲响了侵略者的丧钟;1945年8 月21 日,中国人民和全世界反法西斯人民盼望已久的重大历史时刻——日本帝国主义向中国投降仪式在芷江进行。“八年烽火起卢沟,一纸降书落芷江。”怀化,见证了八年抗战的烽火硝烟,更铭刻了中国和全世界人民取得反法西斯斗争伟大胜利的辉煌。

  避难怀化,市井繁荣

  1937 年7 月7 日“卢沟桥事变”,日本悍然发动了全面的侵华战争。华北、华中、华南大片领土相继陷落,大量难民和机构取道湘川、湘黔公路和沅江西迁。怀化作为战时大后方和通往西南的战略要道,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成为国民政府军政机关和人员西迁的重要站点。一时间,怀化各县呈现出人口激增、工商云集的空前繁荣的景象,怀化一度成为全国区域性的军事、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一是大批的机构迁入。随着抗战形势的发展,怀化境内的沅陵、辰溪、溆浦、芷江为中心的大湘西成为沦陷区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内迁集中之地。1938 年4 月1 日,国民党省政府在沅陵设立“湖南省政府沅陵行署”,辖21 个县。6 月底,两湖监察署从武昌迁芷江;11 月3 日,国民党湖南省政府迁沅陵。随后,国民党一些办事机构在怀化境内设立办事处。中国战时儿童救济协会湖南办事处、经济部工矿调查处驻湘办事处、湖南省审计处、电信管理局、邮政管理局、税务管理局、烟类专卖局等机构分别迁入怀化的沅陵、芷江、晃县。二是收容了大量的伤员和难民。

  怀化于1938 年3 月开始收容6 省难民。1938 年3 月,张学良从郴州移禁沅陵凤凰山。芷江、晃县、辰溪等县都设立了难民收容所、临时伤残军人教养院,收纳伤员和难民。1942年,靖县设立“荣军生产处”,接纳“荣军”官兵及家眷5000 余人。其中,芷江由于有芷江机场,大量的中美驻军涌入,原先不足3 万人的县城,骤增至10 余万人。而沅陵人口随着抗战期间大量人口迁入,到1945 年,人口上升到39.75 万人,比原来增加了5.11 万人。辰溪县城人口也由战前6000 人猛增至10 余万人,县城由大路口延伸到向家园乃至孝坪,到处熙熙攘攘,车水马龙。就连处于湘黔边境的晃县也由几千人激增至4 万多人。三是大批的工矿企业迁入。抗战初期,以机械制造和纺织为主的工厂沿沅水大批迁入怀化的沅陵、辰溪两地。从1938 年开始,上海中国机器厂、新成布厂、汉口精益铁工厂等30 余家企业相继迁入沅陵,沅陵的工商企业随之勃兴,工矿业一度达到100 余家。迁入辰溪的有汉阳兵工厂、华中水泥厂、上海亚洲制刀厂、中亚机器厂、河南农工机械厂、利生棉织厂等50 余家,职工逾万人。当时,辰溪工厂林立,一跃成为湖南战时一个颇有生机的重要工业城镇。据《大公报》载:“自抗战以来,前方工厂相继迁辰,目前工厂林立,纵横10 余里,每值华灯初上,恍如武汉三镇之夜景”。怀化的安江、新晃、洪江等地也成为战区工厂内迁和新开工厂的集中地。迁入安江的有湖南第一纺织厂等;迁入新晃的有新友企业公司、宝通运输公司等等。1941 年7月,湖南省机械造纸厂从长沙迁来洪江,企业资本十余万元,有职工200余人,年产300 余吨。同时, 洪江商业也迅速繁荣,外商云集,传统的桐油、木材业盛极一时,从一个偏僻小镇成为一个新兴城市,人称“小南京”。沅陵的商店由战前的544 家,资本不足40 万元,骤增至3500 多家,流动资金达373 亿元(法币)。战时内迁的大批企业,带来了怀化工商业的快速发展和经济的繁荣。不仅为战时的军工用品和民需用品生产、支援前线、安定后方提供了重要的物资保障,而且这些门类齐全的工矿企业对改善湖南乃至全国的工业布局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四是怀化成为当时遭到重创的文化的延续和发展的安全场所,一些大中小学纷纷搬迁怀化。如1937 年10 月,北平民国大学迁溆浦大潭。1938 年2 月初,国民党中央政治学校由南京迁芷江,5 月15 日,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央政治局学校教育长陈果夫由长沙抵沅陵,16 日赴芷江主持中央政治学校事务。10 月12 日,湖南大学迁辰溪。省内省外中等学校往湘西搬的就更多,其中省立第十二中学、长沙雅礼中学、福湘女中、长沙新华初中、云麓中学、艺芳女中、岳阳贞信女中、湖滨高级农校、国立艺术专科学校、江苏医学院、浙江银行专科学校等10 多所学校先后迁到沅陵。而由安徽迁入的国立八中就有学生6000余人,它们分布在乾城、花垣、保靖、洪江、麻阳等地。1939 年6 月26 日,教育部决定本年度国立各大学及独立学院统一招考新生,全国设15 处招生区,湖南招生处设辰溪。一批文化界知名人士也随文化团体来到怀化从事抗战文化宣传和教育工作。随北平民国大学迁入溆浦的有著名学者翦伯赞、谭丕谟、张天翼、顾颉刚、徐炳昶等;《抗战日报》1938 年11 月9日迁至沅陵,社长田汉、副总编廖沫沙,周立波也随之迁来;《中苏半月刊》1938 年11 月也迁入沅陵。1938年11 月,湖南广播电台也迁沅陵,次年11 月12 日正式播音。1938 年12 月,长沙一致剧社迁沅陵,进行抗日宣传。

  中国共产党的各级组织在怀化的活动也较为活跃。1938 年10 月,中共湘西工作委员会在沅陵成立, 加强了党对湘西抗战救亡工作的统一领导。1938 年11 月20 日, 由八路军高级参谋徐特立筹建的八路军驻湘通讯处从湘潭迁沅陵。

  战略要地,空援基地

  1937 年国民政府迁都重庆,怀化的军事战略地位得以提升,成为进出陪都重庆和捍卫大西南的军事要地。大批中国及美国、苏联等同盟国军事力量陆续迁入怀化芷江、沅陵、辰溪、溆浦、黔阳、洪江等地。其中, 从1937 年7 月至1945 年9 月,驻芷江的各种军、警、特、宪机构多达220 个,包括第六战区长官司令部,宪兵司令部,陆军总司令部,空军第九总站,空军第一、第二、第四大队,陆军大学,美空军第十四航空队等重要军事机构和部队。据当地年长的老人回忆,驻军从芷江七里桥一直驻防到竹坪铺的五里牌,军营绵延12 华里,形成了“美国街”。迁入辰溪的国民政府军政机关有国民党中央海军办事处、陆军通讯兵团、海军鱼雷营、新编陆军独立第30 师第32 旅等。1941 年,蒋介石兼任校长、徐廷瑶任教育长的“陆军机械化学校”

  由广西柳州迁来黔阳寨头和洪江罗卜湾一带,专务训练汽车、坦克驾驶员、修理兵及培训技术军官。1943 年“中美特训班”由南岳迁至黔城,蒋介石到黔城视察,鼓舞士气。这时的怀化真正成为了大军云集的军事要地和前哨阵地。

  为强化怀化军事防御能力和空中支援抗日前线,1936 年至1938 年,国民政府几度下令抢修扩建了怀化芷江机场。使芷江机场成为盟军远东第二大机场和对日作战的重要空军基地。随后,国民党武汉航空第九总站及南昌飞机修理第二厂相继迁来芷江。从1938 年冬到1945 年10 月,先后有苏联志愿空军中队、中国空军第二大队、美空军第十四航空队第六十八飞行联队、运输机队、中美空军混合团的第一大队( 轰炸机队)、第五大队( 战斗机队) 和中国空军第四大队等空军部队进驻芷江机场。尤其是1944 年初至1945 年8 月, 中美空军的大批鲨鱼式、野马式、黑寡妇式战斗机、侦察机、中程B -25 型轰炸机、大型C -46 式运输机聚集在芷江机场,最多时达400 架,仅美军地、空勤人员就多达6000 余人。

  1944 年7 月衡阳机场失陷后,芷江机场成为盟军唯一未被日军占领的前进机场,成为中国中南部的最后一个空军堡垒和华中空中军事指挥中心,在对日战略攻防方面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自1944 年5 月12 日至1945 年8 月14 日,在1 年零3 个月的时间里,驻扎在芷江空军基地的美空军第14 航空队第68 飞行联队、中美空军混合团的第1 大队(轰炸机队)、第5 大队(战斗机队)和空军第4 大队等中美空军部队,先后参加了1944 年5 月下旬至8 月上旬的长衡会战,9 月上旬至12 月中旬的桂柳会战和1945 年4 月上旬至6 月上旬的湘西会战。据不完全统计,共出动战斗机、轰炸机1200 余批,4100余架次,出色地完成了夺取制空权、空中歼敌、对粤汉、湘桂等铁路、公路运输线及长江、湘江、洞庭湖等处水路运输线的轰炸和封锁,切断日军后方补给,阻滞其南下西进和支援中国陆军地面部队作战等项战斗任务,毙伤敌军数以万计,击沉、击毁敌运输舰船、坦克和军车数以千计,击落击毁敌飞机328 架,给日军以沉重的打击,为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为增强对日军的打击力量 完善芷江机场的作战功能,1944 年5月,美军在溆浦修建了怀化地区的第二座军事机场,即桥江军用机场。此外,还修建了辰溪皂角坪机场、黔阳沙湾机场等,使怀化可用的战时机场达4 个,这些机场为前线的抗战提高了有力的空中支援,怀化成为大西南名副其实的重要空军基地。

  1945 年4 月,日军为夺取芷江机场,发动了“芷江作战”, 中国方面称为“湘西会战”,又因战场主要在雪峰山,故又称“雪峰山会战”。

  1945 年4 月9 日, 日军集结5个师团、3 个混合旅,总兵力约8 万余人,兵分3 路,从宁(乡)益(阳)至邵(阳)新(宁)的1300 余公里的扇形地段实施全面攻击。中国军队有9 个军、18 个师,总兵力约10 万人,其中包括王牌主力军之首的第74 军和全美械装备的王牌军第18 军,并从昆明把廖耀湘的全美械装备的新6军整装空运至芷江作为总预备队(这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实现整军空运的史例)。担任湘西及芷江飞机场全面守备部队为王耀武第四方面军,辖第73、74、100 军,司令部设辰溪。第74 军于雪峰山东麓占据山险要隘有利地形,构成决战主阵地。第100 军连结第74 军左翼,主阵地配置于雪峰山东麓之山口、龙潭一线。第73军主力占据新化、安化县城。这次会战最高指挥官为中国战区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前线指挥所设于黔阳县安江镇。芷江飞机场驻有中美航空兵混合团,另有美国陈纳德率领的第十四航空队和中美混合空军大队参战,共拥有远程轰炸机及战斗机、侦察机群,参战各型飞机400 余架。中国军队采取梯次防御,诱敌深入,实施围歼的战术,给日军以重大打击。6 月3 日,湘西会战以中国军队的胜利而结束。

  湘西会战历时55 天,此役共歼灭日军28174 人,其中毙敌联队长2 人,俘敌官佐17 名、士兵430 名,缴获战马3347 匹,火炮24 门,各类枪支1333 支,其它战利品20 余吨。

  中国军队伤亡8000 余人。湘西会战重挫了日军的锐气,写下了中国抗战史和中国近代史极其光辉的一页。此战是中国人民八年抗战最后一次规模较大的重要战役,彻底粉碎了日军攻占芷江机场、威胁陪都重庆的企图,标志着日本对中国战略攻势的最终结束。美国《纽约时报》对此评论为“中日战争的转折点”。此战之后,日军被迫缩短战线,转入守势。会战的胜利,彻底打破了日军吞噬中国的迷梦,加速了日军投降的进程,也预示着中国抗战胜利即将来临。

  震古烁今 受降芷江

  1945 年 8 月15 日,日本不得不接受波茨坦公告,宣布无条件投降。

  至此,历时八年的抗日战争,以中国人民的最终胜利、日本法西斯的彻底失败而结束。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8 月15 日,蒋介石以中国战区最高统帅的名义急电南京日军最高指挥官冈村宁次,提示日军投降原则。8 月17 日、18 日,蒋介石连续两次电令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大将派代表到芷江受降。

  8 月17 日,重庆方面指派人员先期到达芷江筹备受降事宜。8 月20 日,何应钦、肖毅肃和重要幕僚及新闻记者50 多人,乘飞机从重庆抵芷江。当晚,何应钦召集军事会议设立了“陆军前进总指挥部”负责全部受降事宜。

  8 月21 日上午,日本降使今井武夫一行飞抵芷江,下午开始洽降会谈。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萧毅肃代表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在七里桥空军俱乐部主持受降会议,张发奎、卢汉、余汉谋、王耀武、顾祝同、汤恩伯、郑洞国、杜聿明等高级将领,以及国民政府行政院顾问团成员和美军驻中国战区参谋长柏德诺参加了会议。今井武夫呈交侵华日军战斗序册图表。肖毅肃将“中字第一号备忘录”交给今井武夫。会上所有发言,除用中文记录外,还译成英、日文字。8 月22 日至23 日上午,肖毅肃先后交给今井武夫三份备忘录。中国确定了16 个受降区,全面接受日军的投降。8 月23 日下午,何应钦最后召见今井武夫,要求日方按照四项备忘录照办,并做好南京受降仪式的准备工作。下午3 时,今井乘原飞机去南京向冈村宁次复命,中国军队受降先遣人员孙桐岗上校、陈邵凯少校及一名译员同机前往。晚上,何应钦在洽降会场举行鸡尾酒会,以示庆贺,并向报界发布新闻。

  芷江受降的消息传来,举国欢庆,标志着以国共合作为基础,包括一切爱国力量参加的抗日战争,以中国的最后胜利和日本帝国主义的彻底失败而结束,这也是近代史上百年来中国人民反抗外国侵略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民族解放战争,它不仅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全面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而且一举洗雪了自19 世纪40 年代鸦片战争以来的民族耻辱,成为中华民族由危亡走向振兴的历史转折点。以芷江受降为标志的中国人民抗战的胜利,大大增强了全国人民的民族自豪感,促进了民族觉醒和民族团结。

  共赴国难, 遍地英烈

  从1931 年九· 一八以后的抗日救亡,特别是七· 七事变以后的八年抗战,怀化人民始终站在抗日战争的前列,以高昂的爱国主义热情共赴民族大义,以鲜血和生命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

  1、投工投劳,抢修机场和公路。

  抗战期间,怀化作为重要的军事基地,怀化人民为修建军事设施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芷江机场先后扩建三次, 其中,1938 年1 至10 月的扩建,第四行政专员公署就从芷江、麻阳等11 县征调19000 名民工,工程十分浩大,占用大量的良田、道路、村舍,搬迁民房20 余处,计建筑面积7755.35 平方米;搬迁坟墓24000 余座。据官方统计,在几次扩修机场中, 因患霍乱或劳累而死亡的民工不下5000 人。湘西人民用血肉筑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盟军东方的第二大军用机场——芷江机场。

  日军为了摧毁芷江基地,不断出动飞机轰炸。自1938 年11 月8 日起至1945 年2 月21 日止, 日机轰炸芷江达38 次, 而这38 次轰炸中,攻击机场的就有23 次, 在机场上投掷的炸弹多达3109 枚,838 名同胞在日机的炸弹下丧命或伤残。每当机场遭受日机轰炸后,成百上千的民众, 就带上锄头畚箕, 填补弹坑,抢修跑道,确保了作战飞机的正常起飞降落,为湘西会战和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1939 年修建溆浦桥江机场,征调民工1 万人,1944 年重建时征调民工10 万人,经一年抢修建成。1944 年修建辰溪皂角坪机场,又征调民工5 万人,黔阳沙湾机场都是征调民工修建。此外,为沟通交通,在怀化境内修建了常德——沅陵——榆树湾、洞口——榆树湾——安江——洪江、溆浦大江口——辰溪山塘驿等公路,这些重要军事设施的修建,都是无数民工用血汗和生命筑成。

  2、组织武装,参军参战。抗战期间,湖南在怀化设立了沅辰预备师管区,招募兵源,怀化广大爱国青年纷纷奋起抗战,先后有数万人从军抗日。会同县在1939 年5 月至9 月,6 次组织壮丁自动从军抗日,从军人数达1800 余人,仅在9月6 日,就输送兵员700 多人,号称“ 八百壮士”, 开赴抗日前线。

  1940 年至1942 年, 辰溪、沅陵、溆浦 、黔阳、怀化、芷江、会同7县有2800 名青年自愿者入营。1944年,全国组建抗日“青年军”,驻辰溪的湖南大学、桃源女子中学、云麓中学及县立简易师范、县立初中等学校共有400 余名学生报名编入青年军。湘西会战期间,怀化人民积极参军抗敌,或协同军队疏散群众、修筑工事、侦察敌情、破坏交通、输送弹药、抢运军粮、救护伤员、劳军济饷。溆浦、沅陵、辰溪、黔阳等县组织游击队等抗日武装,开展了游击战争,他们采取伏击战、麻雀战等方式与日军作战。溆浦县老庵堂一带以瑶族群众为主的“嗅枪队”,不仅经常单独袭击日军,而且还经常配合国民党军队打击日军,他们协助国民党第六十三师第一八七团在白石界、塘坎溪、镰刀湾等地先后歼灭日军第一O 九联队700多人,受到第一八七团嘉奖。龙潭司外线之役,老百姓手拿竹杆和部队并肩作战,冲锋陷阵;安江动员10 万民众,协助军队修工事,服劳役。辰溪有60 余名青年奔赴龙潭直接参与了雪峰山战役。怀化的抗日勇士,先后参加过长沙会战、衡阳会战、昆仑关等战役,有的还加入远征军,远赴滇缅作战,他们用鲜血和生命捍卫国家的尊严,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仅在黔阳的忠列祠里,就供奉了421 位本土抗日烈士灵位。

  3、捐款捐物,劳军支前。抗战爆发后,怀化人民发动了多次募捐献金活动。1935 年,沅陵举行万人群众大会,当场募捐4000 多元。

  沅陵衡光工艺社组织工人利用节假日加班,将所得工资购买寒衣支前。

  辰溪妇女慰劳委员会先后募集资金2000 余元,布鞋200 余双,还发动部分缝纫工人,开办支前缝纫厂。

  1940 年1 月,迁辰的湖南大学师生征募寒衣数百件、募集资金1000 银元,还在学校举办了“青年号献机”

  募捐活动,募集资金400 多元,学校歌咏戏剧队将公演所得2000 余元全部捐献。溆浦县模范学校组织了劝募队,在县城民众教育馆和女校分别设立了两个“献金台”,收到群众捐献的金银首饰和光洋,折合银元千元。1943 年9 月,芷江成立劝募委员会,开展“一元献机”运动,全县共捐174529 元。1943 年12 月,迁入安江的湖南第一纱厂全体员工捐薪2 个月,合计20 万元,慰劳参加常德会战的第六、第九战区将士。

  1943 年4 月,麻阳县商界教育界捐募1 万元,1943 年5 月,麻阳县教职员工捐募4.6 万元。1944 年春,麻阳县再次捐募20 万元。洪江各行各业在1944 年至1945 年的一年时间里,就募集各类款项4000 余万元(法币),支前抗战。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邵阳县抗日战争时期
下一篇:抗战中的临时省会—耒阳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8-08-10 12:21:27

湖南抗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