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时中国战时教育战时大学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河南大学:避战潭头“桃花源”

添加时间:2018-08-10 11:45:45 来源:《大河报》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1938年10月,鸡公山沦陷。

  1938年8月,河南大学文学院、理学院及校本部撤离鸡公山;9月,与农学院、医学院在镇平县会合,开始上课。

  此时,河南省政府也迁避在镇平县(1938年6月~1939年10月)。

  不但省政府、河大迁避镇平,省内外50余所公立、私立学校也陆续迁到了南阳西部,即镇平、内乡(今内乡、西峡两县)、邓县(今邓州市)、淅川宛西四县。

  山川形势,固是一大因由。

  再追问,还有“宛西自治”成效卓然。

  1932年夏,中原大战(中华民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军阀混战)刚刚过去1年多,《大公报》记者来豫采访,写一路所见,其云:“沿途所过村庄,尽断壁残垣。而以叶县迄保安驿(保安镇,在叶县县城南30公里)一带为尤甚。地皆荒芜,房屋毁百分之九十九。”到了镇平境内,则云:“公路皆宽三丈,中稍鼓,两旁有流水沟,虽遇雨大,亦无泥泞。城内之大街小巷之道,均经修过,光硬异常。菜市、肉市、鸡蛋市、粮市均有一定地址,秩序井然。”

  “自治”,是1930年代中国最重要的政治词汇。阎锡山评论“宛西自治”说:“抗战期间,余以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驻守晋西吉县,闻知别廷芳所领导的宛属13县自治情形:道不拾遗,夜不闭户,村村无讼,家家有余,颇具尧舜圣治之风。余深钦佩,又感惭愧,遂将第二战区司令长官司令部与山西省政府高级人员之集体办公室,命名为‘愧别室’。”

  内乡县的别廷芳,故事多,名气大。

  但“宛西自治”的先行者与精神领袖,是彭禹廷;“宛西自治”的发源地,在彭禹廷的故乡镇平县。

  彭禹廷认为: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是以国家为单位的,拯救镇平,非研究镇平的“三民主义”不可:“我们的自卫主义,即是民族主义;我们的自治主义,即是民权主义;我们的自富主义,即是民生主义;合而言之,我们的地方主义,即总理(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也。”

  朱玖莹曾任南阳专员,也说:“初到南阳,环宛东、南、北三面九县,群盗蜂起,不可扒梳。南阳高城深池,亦一夕数惊,昼不为市。而宛西三县则夜不闭户,道不拾遗,虽有巨寇,不敢叩镇、内、淅之门。余向耆老问之,皆曰:内乡别司令领导地方自治、自卫,编保甲、训民兵,农隙讲武,则全民皆兵,兵不废业而可以自养也;入境出乡负贩,皆验证设卡,昼夜巡查,使内匪不生,外匪不入,则奸宄无所混迹也;而又治河改地,课农劝工,使村无游民,野无旷土,则农、教皆兴矣。余以为善,邀别氏移其法于南阳等十县,先生遂抽调团队全力进剿,宛东匪患亦先后肃清,社会秩序以此始安。”

  彭禹廷表示:“自治这件事,万无官民合作之理。”为推倒“官治”,他不但在镇平县内取缔了一切党派活动,还以“自卫”的名义,驱逐一切“匪式军队”和“贪官污吏”,甚至“追剿”过境红军。

  回望“宛西自治”,乱世权宜之计耳。

  但是,这个“天外之国”,也是省府机关、流亡学校“避难”的天堂。

  何况别廷芳等,总在妥善安置流亡学校……

  “小憩”镇平县

  红墙黛瓦屋檐下,悬金字黑底“雪枫中学”横匾。

  推开金钉密布的朱漆大门,古色古香的厢房、三洞门楼、大殿与古树、残碑、钢筋水泥堆积的教学楼、办公楼次第展开。

  亦古亦新,相映成趣。

  这,就是镇平县雪枫中学;这,就是河南省文物保护单位镇平县城隍庙古建筑群落。

  雪枫中学在老城区中心中山街中段,前身是彭禹廷创办于1930年6月的镇平县县立中学。为纪念抗日英雄彭雪枫将军,1949年2月,镇平县县立中学易名“雪枫中学”。

  彭禹廷“为地方做事”推行镇平自治,彭雪枫“为国家做事”血洒抗日疆场。

  论辈分,彭禹廷是彭雪枫的族叔。

  城隍庙,还曾做过河南大学文学院与校本部(1938年9月~1939年5月)的栖身之所。

  一间千人大学突然“空降”镇平县,没谁有能耐“一口吞下”。

  只能“四分五裂”,以学院为单位,各找各的地方去。

  “理学院在老城乔家祠堂、医学院在老城东北约2公里的安国寺、农学院在老城正西约3公里的五岳庙。”雪枫中学教师任杰说,“都是‘公共建筑’,也都是那个时代镇平县规模最大的建筑群落。”

  至于师生食宿,则分散在百姓之家。

  城隍庙后面是清真寺,周边住着不少回民,河大迁驻后,双方关系比较融洽。

  当地不少百姓患有瘿瘤——甲状腺肿瘤,影响呼吸。河大教授让百姓在水缸里泡海带,防治此病。20世纪初,就有人提出缺碘可致甲状腺肿瘤的学术观点。

  还有话剧演出、抗日演讲等。

  镇平“文明”起来了,俨然成了一座大学城。

  但是,1939年5月,日军进犯南阳,逼近镇平。

  1939年5月1日,日寇调集10万兵力,自武汉分路向北进犯,第5战区李宗仁将军率部在湖北省随县(今随州)、枣阳与日军展开作战,史称“随枣战役”。

  10日,新野沦陷;13日,唐河沦陷。

  别廷芳、王金铎组织“民团”奋勇配合国民革命军,战功赫然。

  在桐柏县,镇平民团在王金铎的率领下,配合国民革命军作战,歼敌600多人、炸毁坦克6辆,击退东路日军。

  经此一战,王金铎名震第5战区。

  日军骑兵1000余人突袭新野。日军第一次进攻,被内乡民团压了回去。5月10日下午,新野县城被日军攻占。别廷芳得知消息,调集内乡、淅川、新野等民团反攻新野,“一定要把小日本赶出南阳”。宛西民团三军用命,次日下午就收复了新野。

  5月12日,日军10辆坦克开道,数十门大炮轰击,以千余骑兵作为先锋强攻唐河,被宛西民团与国民革命军压了回去。其后,日军出动10余架飞机轰炸守军阵地与唐河县城。13日,唐河县城失守。

  当天下午,第二集团军30师与宛西的三个民团集结在唐河县城下,别廷芳派人化装入城,搞清日军驻防情况。次日凌晨,大炮齐鸣,30师和民团自不同方向强攻县城。4小时激战,日军伤亡惨重,被迫南撤,唐河县城光复。

  “新唐御敌”共歼日军3000多人,打死战马1000多匹,摧毁坦克25辆,俘虏120人,其中指挥官3人。

  经此一战,宛西民团名扬全国。

  蒋介石将别廷芳由少将提拔为中将,并授予其陆海空一级勋章。

  7月,国民党元老、国民党中央慰劳团总团长张继率团来宛西慰问,在西峡口举行庆功大会。

  别廷芳将缴获的汽车等战利品排列在会场周围,将俘虏的120个日本兵全都拴在会场旁边的大树上……

  “藏学”潭头镇

  镇平,平安无事。

  1939年5月下旬,河南大学却告别镇平,搬迁到茫茫八百里伏牛的最深处——嵩县潭头镇(今栾川县潭头镇)。

  镇平县紧邻南阳城,无遮无拦。日军一旦进入南阳盆地,镇平县城就是四战之地。

  在南阳白河岸边方便一下,不出3天,武汉就有了味道。

  南阳诸水,自北而南汇入汉水,在武汉注入长江。汉、宛之间,水运通畅。

  1938年10月,武汉已经沦陷。

  镇平,已经变得不那么安全。

  河大也曾到内乡、淅川寻找办学地点,想着向大山深处搬迁。寻来找去,就是觅不到落脚点。这儿,早已是学校内迁、政府避难、衣冠避祸的“热点”。

  浏览1939年河南抗战地图,伏牛山腹地,已然成为河大选项不多的世外桃花源之一。

  何况当时的河大校长王广庆是豫西(新安县)人,更和豫西“绿林”出身的国民党军官乃至政府高官多有关联。

  王广庆是一位老官僚、新教授,其系张钫(新安县人,辛亥革命元老,民国陕豫两省“黑白两道”上的龙头大哥,其部收编的都是河南刀客和绿林人士,因此其也被戏称为“中原老贼头”,因创办《千唐志斋》芳名远播,将永垂青史)、于右任部下。

  更何况,河大动议迁校之初,张钫即主张河大是省立学校,应留在河南境内,就近培养本省青年,且建议将河大迁到豫西山中。当时,刘季洪校长主张迁往四川万县。其计划落空后,“感到学校前途艰难万分,个人不能承担此重任,不得已向省政府辞职”。

  王广庆临危受命,接任河大校长,得力于张钫极力推荐。

  河大迁往豫西山中,似乎是命中注定的事儿了。

  王广庆到嵩县县城选择校址,恰遇自潭头到嵩县开会的老同学——马振堂先生。

  这次巧遇,将河大引向了嵩县潭头镇(今栾川县潭头镇)。

  王广庆是河南大学校长,马振堂是嵩县潭头镇高级小学校长。

  获知老同学心事,马振堂建议河大迁往潭头:“校舍不成问题,镇上的神庙很多;潭头四面环山,比嵩县县城要安全……”

  潭头镇虽比不上嵩县县城,却也是除却县城之外的嵩县第一大镇。

  潭头镇位于伊水上游,是伊水航运的中转站。

  嵩县解放,栾川自嵩县析出,栾川县政府很想驻在潭头镇。“大山连绵,整个栾川县,只有一北一南两块山间小平地:潭头镇,今日栾川县城。那时,潭头镇比现在的栾川县城要繁华。后来考虑到县城选在南部山区更利于全县发展,才放弃了潭头镇作为县政府驻地。”栾川地方史研究者姜晋森说,“现在的潭头镇还是次于栾川县城的栾川第一大镇。”

  嵩县县城、潭头镇、栾川县城,都在伊水岸边。

  潭头镇距嵩县县城约50公里,距栾川县城约60公里。

  1939年,潭头镇是伏牛山腹地最最繁华的所在。

  潭头接纳了河大,河大选择了潭头。

上一篇:岳麓山上的清华界碑
下一篇:抗战中的湖南大学教师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8-08-10 11:47:17

战时大学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