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线战役文化战线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湖湘抗战联话(上)

添加时间:2018-08-07 15:29:06 来源:湖南文史网 作者:胡静怡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麓山忠烈祠刘建绪所撰楹联

  百战裹尸还宜藏,兹猿鹤幽栖麒麟高冢; 

    千秋灵爽在此中,有苌弘碧血阁部衣冠。 

  但凭铁血建奇功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的枪声,惊醒了东方睡狮的沉梦,掀起了全民抗战的怒潮。洞庭波涌,衡岳风号,誓师抗日的大会纷纷召开,宣传抗战的楹联纷纷面世,给湖湘文化史添上了浓涂重彩之一笔。 

  新晃各界抗日誓师大会会场联,杨台南撰,号召全民团结一心,挥戈杀敌: 

  辽沈已沉沦,愁看铁骑纵横,蓄意南侵吞禹甸; 

  倭奴应打倒,尚冀民心团结,挥戈东渡靖扶桑。 

  韶山清溪乡召开青年抗日救国动员大会,胡隐一联,激励人们以勾践卧薪尝胆的精神,矢志救亡:

  青春难再得,纵是舞雩风咏,乐育一场,国蹙岂忘心,莫向新亭空洒泪;

  年力已增强,际兹海水波腾,痛深五月,事成原有志,须知勾践卒吞吴。

  1938年,衡阳召开“九.一八”纪念暨抗战誓师大会,会场一联,怒忿填膺:

  东北不抵抗而亡,积七年旧愤难平,木落飘萧增隐痛; 

  国难到今兹已亟,正八月秋潮怒涨,江声日夜吼同仇。 

  常德会战时,抗日铁血团成立,张渥潜所题会场联,表达了血战沙场的决心:

  国威不振,民命堪嗟,远望烽火连天,大好河山都变色;

  前敌方张,后援有待,遽看英雄起义,但凭铁血建奇功。 

  李芬题抗日军校联,则士气高昂,勇往直前: 

  挥十万长矛,指东京落日; 

  愿三湘子弟,发上国雄风。 

  1940年,武冈各界庆祝元旦,会场联激励有志青年披甲从戎,挥戈杀贼: 

  时势造英雄,好向疆场建功业; 

  烈风知劲草,急从危难显精神。 

  1941年春节,武冈又一联,则期望扫尽倭氛,春回大地:

  武备为建国根基,愿八十万人民,皆能披甲持戈,逆熖倭氛期尽扫;

  冈陵非旧时景物,看廿四番花信,又是红梅绿柳,春台衽席乐同登。

  同年春节,汨罗亦举行军民大会,何绳床所题会场联,充满了抗战胜利的坚强信心:

  春融腊鼓报平安,愿大家兴起轩昂,四六句凯歌从头唱; 

  古话今谈诚有准,看倭寇横行残暴,三十年强盗倒肩枪。 

  倒肩枪者,枪口朝下揹,以示投降休战也。不到四年,日寇果然倒肩枪,灰溜溜地滚了回去。

  穴中蝼蚁岂能逃 

  1939年7月7日,铜官人民集会纪念芦沟桥事变两周年,会场悬挂着这么一副长联:

  两春两秋,乃樱花岛倭奴肆虐之秋,且任它暴恃暴,强恃强,强暴取长城,若项王扛鼎拔山,胜利一场终属汉;

  七月七日,正芦沟桥战事起端之日,几使我民不民,国不国,国民齐努力,效楚人揭竿伐木,英雄三户足亡秦。

  该联作者李宝玉,望城铜官人氏,湖南第一师范毕业,抗战时期撰写了大量抗日楹联,其最享盛名的作品为题铜官学校联: 

  铜可制器,铁可成钢,尔诸生努力攻书,天下英雄非有种; 

  官不爱钱,民不怕死,我同志精忠报国,穴中蝼蚁岂能逃。

  上下联结句化用明英宗《赠毛伯温》诗中之一联。全诗为:“大将南征胆气豪,腰横秋水雁翎刀。风吹鼍鼓山河动,电闪旌旗日月高。天上麒麟原有种,穴中蝼蚁岂能逃。太平待诏归来日,朕与先生解战袍。”

  李宝玉,任教于铜官小学,抗日时期,为该校题联多副,均以抗战为主题。下一联亦首嵌“铜官”,更为简洁明快:

  铜铁一齐收,制器制刀堪杀贼; 

  官民都有责,同心同德速擒王。 

  另有一联,志气轩昂,信心百倍: 

  廿四时解决支那,堪笑小丑无耻,大言不惭,自卢沟桥流血到今,屈指偏令廿四月; 

  五千年文明古国,只要黄帝有灵,苍天能佑,把法西斯齐声打倒,后头何止五千年。 

  李国春为某校之题联,则鼓励学子们投笔请缨,共赴国难: 

  寇势方张,彼纠纠武夫,正宜枕戈待旦; 

  国仇未报,我萃萃学子,也应投笔从戎。 

  日寇犯湘时,沅江师范迁往汉寿,新址开张,曹邦训所题一联,贯穿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理念: 

  鼙鼓起渔阳,杀贼擒王从我始; 

  弦歌来汉寿,求仁取义正其时。 

  1944年庆祝双十节,宁乡高露乡中心小学由杨节钦书联一副悬于校门,联曰:

  双十节维新革命,卅二年多难兴邦,海寇纵飞扬,敌不住民族精神,男儿铁血;

  同盟军胜利花开,轴心国危亡势迫,神州将奠定,伫盼到天回玉垒,地复金汤。 

  李白诗云:“天回玉垒作长安。”此时,欧洲战场上希特勒已溃败濒亡,亚洲战场上日军亦成强弩之末,抗日胜利之曙光已显露无遗。该联做得志壮眉扬,神清气朗。

  长缨系倭寇归来 

  抗战的洪流席卷北国南疆,西陲东海,各行各业全民总动员,掀起了一股又一股抗日的怒潮。这一时期,各个商号的门联皆无不宣传抗日,出现了一大批既切合行业特点又紧扣抗战精神的的楹联佳作。最有名的当数湘乡某理发店联: 

  倭寇不除,有何颜面? 

  国仇未报,负此头颅! 

  铁匠铺联也很不错: 

  百炼中华,全民成铁汉; 

  长期抗战,大地作洪炉! 

  缝衣店联典雅而豪壮: 

  忍令上国衣冠,沦于盗寇? 

  相率中原甲胄,还我河山! 

  毛笔店联则意志坚定: 

  执笔从戎,方称志士; 

  征夫杀贼,不愧书生。 

  帽子店也做起了抗日文章: 

  大汉簪缨,同心救国; 

  中华冠冕,合力驱倭。 

  照相馆也不甘落后: 

  耻重辱深,表表复仇相貌; 

  邦危寇亟,堂堂报国身材。 

  连旅舍也不忘抗战: 

  今夜望门投宿; 

  明朝万里从军。 

  钟表店同样发出誓言: 

  月月年年,誓雪中华奇耻: 

  时时刻刻,勿忘民族深仇。 

  宁乡汤匊中,抗日时期为本乡店铺题写了数副春联,均主题突出,旗帜鲜明。如题染丝厂联: 

  赤手把经纶展布; 

  长缨系倭寇归来。 

  题颜料店联则为: 

  粉墨登台,终究是一场春梦, 

  丹青著史,俾母忘百战殊勋。 

  当年日寇侵华,大言不惭地宣称要把东亚从西方列强的奴役之下解放出来,建立所谓的“大东亚共荣圈”,这种为自己涂脂抹粉的鬼蜮伎俩,又骗得了谁?今天,安倍打着积极和平主义的幌子,到处挑事,企图重走军国主义的老路,势必重蹈东条之覆辙。 

  逐北应寒倭寇胆 

  八年抗战,亿万中华儿女勇赴国难,饮弹浴血,谱写出一曲曲爱国主义与民族精神的壮歌。1945年,抗战胜利后,驻湘七十三军在长沙举行追悼阵亡将士大会,会场悬联为: 

  雪百年耻辱,复万里河山,秦汉无此雄,宋元无此壮; 

  写三楚文章,吊九原将士,风雨为之泣,草木为之悲。 

  联文悲愤而雄豪,传为丁濬源所撰。 

  友人口述谢宝树挽湘北抗战阵亡将士联一副,典雅而沉痛:

  波撼洞庭秋,剧怜戟折沙沉,剩有深闺萦远梦; 

  魂归明月夜,对此江流石转,得无遗憾失吞吴! 

  戟折沙沉,化用杜牧“折戟沉沙恨未消,自将磨洗认前朝”句。下联则取杜甫《八阵图》句意:”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江流石不转,遗憾失吞吴。” 

  贺慈僧之作则工雅而哀深: 

  万里赴戎机,可怜四面鼙声,日暮乡关何处是? 

  大名垂宇宙,莫怨陌头柳色,古来征战几人回? 

  “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源于《木兰辞》,“日暮乡关何处是”源于崔灏《黄鹤楼》,“诸葛大名垂宇宙”源于杜甫《咏怀古迹》之五,“忽见陌头杨柳色”源自王昌龄《闺怨》,“古来征战几人回”源自王瀚《凉州词》。全联除第二句外,全取古人诗句为之,或全取,或截取,或略略改变,用五人之作组合成篇,浑成一体,大匠也。

  湘乡三少女谭熙云、彭馨临、陈定亚投笔从戎奔赴广西抗日前线,浴血苦战,城破濒危,为免受辱,自杀捐躯。黄旭初挽之,赞誉有加: 

  不降其志,不辱其身,女界有英雄,湘水能增漓水色; 

  甘役于兵,甘罹于难,宾阳留壮烈,活人奚及死人香! 

  佚名一联,则哀思不绝: 

  深闺未字,易髻从戎,几千里结伴同行,看满地黄尘,明月三更三瘦影;

  强寇骤临,危城已陷,七六师驰援西去,叹空山匹练,斜阳一缕一销魂!

  汨罗张巡庙一场血战,杀得日寇鬼哭狼嚎,作为医师的刘炳凡为阵亡将士所挽一章,今古英雄同颂,气壮云天: 

  豪杰有渊源,奏一代殊功,逐北应寒倭寇胆; 

  英雄无今古,看万家凭吊,招魂犹壮楚歌声。 

  易象离挽营田抗日阵亡将士之作亦然: 

  虎贲三千,热血一腔无反顾; 

  秋风八月,寒潮百里有馀哀。 

  心香一瓣史篇青 

  1939年三月三日,时值清明,国民党第九军九十三师召开追悼大会,公祭阵亡将士,会场高挂一联,程述皋撰: 

  龙战用九,雪涸冰枯,魂招九地九天,楚些数声关塞黑。 

  节届重三,草凄花落,人尽三薰三沐,心香一瓣史篇青。 

  杜甫《梦李白》:“魂来枫林青,魂返关塞黑。”此处化用之,将“枫林青”易为“史篇青”,以颂烈士之长垂青史。楚些乃《招魂》之代称,因《楚辞.招魂》句尾皆用“些”,故云。 

  沅江某士抗日捐躯,李象仙挽曰: 

  遍地峰烟满目愁,可怜白骨黄沙,千秋凭吊千秋恨; 

  孤灯风雨三更梦,料得玉楼红粉,一寸相思一寸灰! 

  李商隐《无题二首》:“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此处用之,倍加沉痛。 

  两连襟共赴国难,一人战死,一人未归,其姨妹挽之,雅而不纤,哀而不怨: 

  金陵告急太原危,大局如斯,一战竟伤身殉国; 

  公瑾未归孙策死,同仇消恨,两乔何悔婿封侯。 

  江南二乔典,用得何其恰切,才女也! 

  周士华夫妇为日寇所逼,誓不为辱,双双自缢而亡,柳色新钦其气节,赞誉有加。挽曰: 

  是情种亦是情痴,交颈死仍如交颈眠,可怜碧練无情,竟把鸳鸯双系绝; 

  有贤夫固有贤妇,同心结化作同心鸟,从此芳魂足伴,永教鸿鹄两相随。 

  李世林女士,抗战捐躯,沅江汪孔科挽之,雅切之至: 

  人生有死死何悲,可怜娘子将军,桃花点点马前落; 

  我辈悼君君已去,愁煞封侯夫婿,环佩声声月下闻。 

  李卓群之挚友刘恕,投笔请缨,抗倭杀敌,不幸飞机失事牺牲,李挽一联,其情其事交待得一目了然,无一虚浮之语: 

  君游宦海,我守家株,云路慨迢遥,七载鸿鱼频往返; 

  志杀倭奴,身焚霄汉,英雄嗟已矣,千秋忠骨不归来! 

  宁乡张颂昌 挽抗日烈士一联,则通俗而悲壮: 

  为国竟捐躯,一寸河山一寸血; 

  乡人齐下泪,半哀英烈半哀时。 

  宁乡青山桥境内,有地名峡山。山间一小溪,谓之峡水。为方便往来客旅,昔日人们临水建一茶亭。抗战时,邑人李元燮题联曰: 

  峡水最清涟,邀过客煮茗谈心,莫嫌他水峡; 

  山河多破碎,望诸君匡时努力,誓还我河山。 

  煮茗谈心,勿忘国难;誓师杀敌,收复河山。此百姓之呼声、人民之矢志。 

  三千铁甲杀回来 

  抗战时期,戏台楹联成为了宣传抗日、激励民众的重要手段。某年,宁乡岳王庙祭祀,唱连台本《岳飞传》。时大雨倾盆,雷鸣电闪,当地名士杨节钦即席撰书一联曰: 

  霹雳数声,攻秦桧一生罪孽; 

  滂沱大雨,洗岳飞三字奇冤。 

  应景应情,堪称杰构。 

  无独有偶,同样在宁乡,同样唱《岳飞传》,不过地点在杨林桥。当地一秀才所撰之戏台联真叫痛快淋漓、令人解恨: 

  我若奉诏班师,大敌当前,十二金牌召不转; 

  君果精忠报国,权奸在位,三千金甲杀回来! 

  绝非对岳武穆之不敬,实乃抱大不平,怒忿填膺之发泄也!有抄本言该联作者为左钦敏,可存一说。 

  宁乡唐市戏台戴煜庠一联,则雄豪而激奋: 

  歌舞几时休,借此唤起同胞,豪气直吞河朔虏; 

  春光三月暮,听到声嘶杜宇,不平尤为岳王鸣。 

  “歌舞几时休”一句,不禁使人想起宋人林升的“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吹得游人醉,只把杭州作汴州”。其间激忿之情溢于言表。 

  非仅宁乡人对岳飞情有独钟,各地人皆如此。盖因国难当头,不由得不对抵御外侮的英雄顿发追思,以激励心志。抗战时期某年,嘉禾大旱,人民打醮祈雨,唱戏三天。周培庸题戏台一联,也情不自禁地与岳飞挂起了钩: 

  想旱魃是桧贼化身,不然我辈何辜,三字起风波,祸酿当时,灾遗后世; 

  愿雷霆代鄂王息忿,趁此天心厌乱,九重多雨露,膏流遍野,泽被苍生。 

  杨节钦先生一生所撰联语甚丰,其慈云庵戏台一联,亦堪一读: 

  倭寇犯中华,地陷东南,天倾西北,茫茫大陆,造成血海骨山。仗神明砥柱八荒,解除荆棘铜驼厄;

  英雄扶汉室,春风汗马,夏雨磨刀,赫赫武功,谱入管弦钟鼓。值此际江城五月,吹出梅花玉笛声。 

  “铜驼荆棘”一词,出自《晋书.索靖传》:“靖有先识远量,知天下将乱,指洛阳宫门铜驼,叹曰:会见汝在荆棘中耳!”自此,该词成为国土沦丧之代名词。至于”梅花玉笛“,则来自李白诗句:“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梅花”非腊月所开之梅花,乃古曲《梅花三弄》也。 

  古代英雄犹活现 

  浏阳郭宗文抗日时期题青莲庵戏台一联,虽以口语出之,然而大气磅礴: 

  全球炮火正纷飞:陆上有坦克车,海底有潜水艇,空中有轰炸机。想第一次世界大战,酿成遍地疮痍,洗甲恨无河,忍教悲剧重演? 

  古代英雄犹活现:平蛮若诸葛亮,讨贼若郭汾阳,伐金若岳武穆。自东三省倭寇入侵,激起国人义愤,弯弓怒射日,誓把妖氛扫清! 

  上联纵论国际战争形势,以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严重破坏告诫人们必须高度警惕,阻止悲剧重演;下联鼓动人们效法古代英雄,奋起战斗,扫清日寇,还我河山。不可以简单的戏台联观之,应视为一篇抗战檄文,一篇抗日救亡之动员令。

  但笔者窃以为,郭先生列举之诸位先贤,其中一位列举不当。郭子仪讨伐安禄山,岳家军抗击金兀术,均为抵御外侮,用在联中,切时切事,十分妥贴。唯独把诸葛亮七擒孟获纳入其中,便逊色了。倘若是换成“抗倭若戚继光”该有多漂亮!

  用戚继光典事为联者,真有一副,为宁乡坝塘清安庙戏台联,乡人张颂昌撰: 

  戚继光快些出台,早将倭寇歼除,还我河山酬国耻; 

  清安佛也当说法,倘若中原沦陷,有谁庆贺祝生辰? 

  作者不仅是想来一个全民总动员,而且想把长眠地下的戚继光,安居天上的清安佛都一齐唤起,参加抗战。构思奇特,别出心裁。

  永安抗日义演戏台联则号召人们踊跃捐资捐物,支援抗日前线:

  一曲奉场,唤起四海国民,可称无价宝; 

  千金捐献,慰劳前方将士,不是冤枉钱。 

  联文明白晓畅,把义演的宗旨宜示得清清楚楚,很容易为人理解。作者雷晋阶,浏阳北乡人。 

  (本文原载《文史拾遗》2014年4期总第98期   作者为湖南文史馆馆员)

 

  长沙天心阁崇烈门门联

  气吞胡羯;勇卫山河。 

  犯难而忘其死; 所欲有甚于生。 

上一篇:抗战时期的中国知识分子:我不能逃避我的责任
下一篇:湖湘抗战联话(下)

责任编辑:

文化战线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