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日本投降芷江洽降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芷江洽降”始末

添加时间:2018-07-10 11:11:13 来源:铁血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1945年8月21日至23日,中国战区陆军总司令部在湖南芷江约见侵华日军洽降代表,这一历史事实,即是“芷江洽降”。

  中国军民经过八年抗战,打败了日本侵略者。8月15日,日本天皇通过无线电广播宣读了《终战诏书》,宣布日本战败,无条件投降。盟军方面,中国战区由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上将代表蒋介石受降。

  8月17、18两日,蒋介石连续两次电令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大将派代表到芷江洽降。19日,冈村宁次复电蒋介石,派其副参谋长今井武夫少将及参谋、翻译数人,乘坐中型双引擎运输机前往芷江。

  由于日军代表系副参谋长,何应钦便安排陆军总参谋长肖毅肃中将出面,代为接见。重庆方面,派陆军副总参谋长冷欣中将和蔡文智少将、处长钮先铭少将先抵芷江,作受降准备。同时,令驻芷江的新六军政治部主任陈应庄少将挂少校军衔,具体负责警戒和接待工作。20日,何应钦、肖毅肃和他们的重要幕僚及新闻记者共50多人,分乘四架运输机,从重庆飞抵芷江。当晚,即与国民党各战区高级将领张发奎、卢汉、余汉谋、王耀武、顾祝同、汤恩伯、杜聿明、郑洞国、孙蔚如等,以及湖南省主席吴奇伟、新六军军长廖耀湘 举行军事会议,决定在芷江设立陆军前方司令部,负责全部受降事宜。

  21日早晨,天气晴朗,碧空万里。芷江城内张灯结彩,悬旗鸣炮,军民沉浸在欢庆胜利的气氛中。空军派出野马式战斗机三架,由中国空军中尉周天民、娄茂吟、林泽光、徐志广和美国空军上尉葛兰芬、乐威六人驾驶,向常德方向寻找日机。自汉口起飞的日机为绿色九五式运输机,两翼系红色布条,于11时20分被引导到芷江军用机场着陆。着陆次序:前后为中国飞机,日机排第二位,美机紧随其后。日机一着陆,机外悬挂的太阳旗即被美国飞行员扯去,作为战胜日军的纪念品。今井武夫立在机门前,请示前来接待的陈应庄能否下机。在陈应庄的应允下,今井武夫和参谋前川岗雄、桥岛芳雄、翻译木村辰男、飞行员小八童正及其他人员中川正治、松原喜八、久保善助等八人走下飞机,由中美宪兵搜查全身,并检查行李。然后,分乘两辆插有白旗的吉普车,驶向离机场两公里的招待所。中外记者沿途拍照,今井武夫横目挺胸,手握军刀,面带戚容,缄默无语,随员情绪皆颇紧张。

  招待所周围有一营宪兵担任警戒,不许百姓入内,也禁止记者采访。供食宿用的木板平房各一栋,每室备有未加油漆的木床、木桌、门帘和被单,皆系新置。

  下午3时左右,陈应庄领今井、前川、桥岛和木村四人乘车入会场。会场设在机场南端七里桥的空军第六、七队俱乐部,为一西式平房。房前有一操坪,左右皆通公路。路口扎松柏牌楼各一座,左边缀“公里”二字;中间“和平之神”四字,用一巨大“V”字撑托。场中悬中、美、英、苏四国国旗,正面墙上挂孙中山遗像。条桌内侧中央坐着肖毅肃、冷欣和中国战区美军参谋长柏德诺准将,张发奎等高级将领、国民政府行政院派来的顾问团、以及陆军总部文职参议顾毓琇、刁作谦、刘英士、邹毓麟、龚德柏等一一列席。记者都挤在走廊上,等待拍摄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场面。

  今井武夫向肖毅肃等敬礼,报告了自己的身份后说:“天皇业已接受波茨坦公告,日本政府代表将在马尼拉向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将军办理投降手续。在此之前,本人无代表签订降书之资格,仅系负责联络任务,前来接受蒋委员长和何总司令指示。”肖毅肃按受降准备的程序,介绍了在座中美要员的身份之后,便要今井交出日军在中国(包括台湾)、越南和北缅等地的兵力布置、指挥系统表册。今井只呈交了驻华日军战斗序列图册,申明说:“冈村宁次司令官仅负责指挥中国战区的日军,台湾、越南、北缅的日军不属他指挥。”接着,肖毅肃将中字第一号备忘录交给今井,并通知他:“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将现在南京设置前进指挥所,派冷欣中将任主任,以便让日军投降事项顺利进行。”会上所有发言,除用中文记录外,还译成英、日文字。最后,肖毅肃宣布:今井等应停留三天,其他问题随时解决。

  22日和23日上午,肖毅肃有先后交给今井三份备忘录,今井一一出具收据,答应转交冈村宁次。中国方面觉定按战区划分15个受降区:

  受降区 受降主官 受降地点

  1 卢汉 越南河内

  2 张发奎 广州

  3 余汉谋 汕头

  4 王耀武 长沙

  5 薛岳 南昌

  6 顾祝同 杭州

  7 汤恩伯 上海

  8 孙蔚如 汉口

  9 李品仙 徐州

  10 孙连仲 北平

  11 李延年 济南

  12 胡宗南 洛阳

  13 刘峙 郾城

  14 阎锡山 太原

  15 傅作义 归绥

  此外,台湾、澎湖地区的受降地点,由陈仪确定。肖毅肃还特别强调:“日军要负责保管好各地的武器及财产,不得交与没有接收权限的任何军队和团体。”今井回答:照此执行,很难做到。肖毅肃当即授权:“对强行接收的土匪或地方杂牌部队,日军可采取适当防卫措施!”

  23日下午1时30分何应钦召见今井武夫等,陪同召见的有肖毅肃、冷欣、蔡文治、钮先铭和柏德诺。最后,何应钦宣布:本总司令已决定于本月26日以后、30日以前,开始空运部队至南京,望贵官转告冈村大将,做好一切准备。“下午3时左右,今井武夫一行仍由陈应庄用吉普车送往芷江机场,乘原机起飞,去南京向冈村宁次复命。中国军队受降先遣人员孙桐岗上校、陈绍凯少校及一名译员同机前去。晚上,何应钦在洽降会场举行鸡尾酒会,以示庆贺,并向报界发布新闻。9月9日,中国战区的受降仪式在南京正式签字。

  为了纪念抗日战争胜利,1946年在“芷江洽降”的地址---芷江机场七里桥空军第五、六队俱乐部前的操坪路口,修筑了一座石牌坊,名为“受降纪念坊”。抗日战争是近代中国反抗外来侵略所取得的第一次完全彻底的胜利,“受降纪念坊”就是这一历史性胜利的记录。

上一篇:芷江受降蜚声中外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钟思宇

芷江洽降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