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英雄名录各省抗战将领名录与英勇事迹陕西抗战将领名录与英勇事迹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周洪涛

添加时间:2018-06-13 10:16:54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周洪涛 (1911―1940),原名崇义,字洪涛,化名光波、必达、松林。陕西西安人。

  生平事迹

  1930年入西安中山中学(现西安二中)学习,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活动。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在西安、北京等地从事地下斗争。7月,陕西地下党遭破坏,周洪涛逃离西安到达北平,参加了北平地下党的工作和“反帝大同盟”。

  1934年初,周洪涛受党派遣回到西安,继续党交给的工作,创办《民意报》,后被查封。

  1934年夏入上海蒙藏学院学习,并参加“陕西旅沪学友会”和“中国人民武装自卫会”等进步组织,从事抗日救亡活动。

  1936年秋,党组织派周洪涛前往米脂民众教育馆工作,同年秋,又调他到山西前线参加抗日,曾在薄一波领导的山西抗日决死队任第四纵队十二分校教官、民运工作团副团长等职。

  1937年奉派回西安,从事学生运动。

  1938年调任山西新军青年抗敌决死队第四纵队十二分校教官、民运工作团副团长。

  1940年初,调任太原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同年6月8日,农历五月初三,周洪涛和一名姓董的科长从太原平川出发,赴晋绥边区八分区(当时分区专员为康世恩,曾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开会,途经交城县上石沙村时突然与“扫荡”抗日根据地的日军遭遇,惨遭枪杀。时年29岁。

  后世纪念

  1944年,晋绥边区在周洪涛牺牲的上石沙村竖起一块“殉国烈士纪念碑”,除了贺龙、关向应、林枫、康世恩等人的题词,还刻有一千多名烈士的英名,周洪涛排在左侧第十位。

  寻亲历程

  1939年3月,在山西抗日前线战斗的周洪涛借到后方开会的机会,给远在西安的父母写了这封现存的惟一家信。在信中,周洪涛解释说:“最近儿在这里均很好,身体也很健康,工作甚为顺利,敌人在我们这区域里(清源、太原、徐沟、阳曲)虽然统治得很厉害,但始终限制不了我们的活动。中国人总是中国人,老百姓始终向着我们,所以敌人总是没办法。”“近几个月来,家里没有什么变动吧!大人身体都健康吧!大盖(原文如此)是因为政治部的经常活动不定,所以也没有接到家中的一封信,我想一定是邮局没有寄到。今后交通恐怕还要困难些,所以要是接不到儿的信时,希大人勿忧。我们住的是敌区,最近是来后方开会路过临县,便给家中写了这封信。最近若能来信,可寄至山西交城岔八区专员公署转太原县政府交即可,若时局无甚大变化即可收到。以后我们那里邮局若能通,那我们的交通就比较便当,我这次回去预备同邮局交涉一下,交涉好那就没有什么问题。”  这封周洪涛写给父母的信件,是由一个商人装束的人捎回来的,另外还有两句口信,说是叫家里人不要给他来信,等他来信后再联系。从收到这封信后,周家老小就再也没有了周洪涛的消息。

  周洪涛的信件真实地反映了当年抗战的艰苦性:“儿现在的工作比前更为繁忙,一方面负责四纵队工作队的工作,另一方面又负责太原县一县的行政工作,一天的工作真忙得人头痛,尤其是行政工作,因为这里是敌人统治的区域,县城里面还有敌方的汉奸县长,我们经常连(原文如此)这些家伙进行斗争,我们是本着保国卫民的精神替老百姓解除痛苦,为中国千百万被鬼子屠杀柔(原文如此)躏而遭难的人民服(原文如此)仇除害,打击鬼子铲除汉奸,所以鬼子虽然占了这地方已经两年多,但这地方的老百姓还是中国的老百姓,还是向着我们的政府,我们的政令依然还能在敌区各地通行,在这些地方我们很明白地可以看到敌人想灭亡中国是不行的,只要中国人心不死,只要中国人内部能团结,只要我们能坚决抗战到底,日本鬼子一定可以(被)打出中国去,在后方的人看不见敌人占领区的真实情况,只看见敌人的飞机,只听见敌人怎样厉害,所以他们觉得中国没有办法,但只要他们在这里把实际情况一看,他们就会看到敌人真没有办法,敢见(原文如此)我们再合(原文如此)他们抗战两年,恐怕敌人自己就要崩溃,这里敌人的兵多半出发打仗时都哭,他们都说我们再不能回本国了,经常闲谈时都很丧气喊叫着想回去没有法子,这是我们的工作同志在鬼子兵营里停(原文如此)差时亲自见到的事实。这里最可恨就是那些最不要脸的汉奸,一种是公开给日本人办事害中国人,一种是自己不抗战反而在后边暗中捣乱,但是中国人总是中国人,这些人不过是很少的一部分,所以对我们的工作并不能有多大损害,我们在这里还可以很平安地工作着。”

  周洪涛的这封信,一直由其母亲(周莲芳的奶奶)保管。在后来的日子里,这封信先后为周生华、周莲芳的入党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当周生华在兰州工作后申请加入党组织时,周莲芳的奶奶将信交给了前来调查的同志,后来就存放在周生华的档案之中。等到周莲芳入党时,这封信又调到了她的档案中。周氏三兄妹当中,周莲芳从未见过父亲的面,她心中一直都想着怎样才能找到父亲。  尽管没有了丈夫的消息,但周刘氏(周莲芳兄妹的母亲刘孝贞)始终坚信自己的男人是革命的,她就是革命家属,街道组织的缝衣服、做鞋等拥军活动,她从不肯落后。  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周莲芳得知信的内容,越发觉得母亲的想法是对的。  最先急着寻访的是周洪涛的父亲,但一直没有消息。到了1950年,老人在报上登了消息,结果就有人找到周家,说是周洪涛被困在延安,需要很多钱才能救出来,让周家人送钱到某地,由他转送给周洪涛。周莲芳的姑父提醒老人说不要轻信来人之言,建议最好让来人告知周洪涛的下落,由周家人亲自去送钱,结果发现来人是个骗子,那人根本就没有周洪涛的消息。老人一着急,犯了高血压,不久就离开了人世。后来又有谣传,说周洪涛“被当成叛徒处决了”,这个说法让周家人更加担心,从那以后,周家就没人再敢提寻找之事。  随着时间的推移,周莲芳寻父的愿望越来越强烈。退休前,周莲芳长期在陕西师范大学图书馆工作,有一次,她在山西的一个文史资料当中看到一篇文章,发现里边一些叙述和父亲信件当中所写的内容极为吻合。这个发现让周莲芳激动不已,她将这个发现赶快告诉给哥哥,兄弟二人也很高兴。

  尽管周莲芳发现的文史资料和父亲的信件内容有相关信息,但要在多年后寻找一个很可能已经去世的人,难度可想而知。  知道父亲在山西太原曾参加过抗日斗争,兄妹三人就以此为出发点,翻阅了很多文史资料,随即就向武汉、重庆、四川、甘肃、广州、北京、山西等地发了近百封征询信,尽管回信者人数不多,但获取的信息还是让兄妹三人激动不已。  最先回信的是曾和周洪涛同在晋绥边区八分区工作、时任山西教育学院党委书记的肖平。肖平是西安人,毕业于陕西师范。  在复信中,肖平写道:“上周来信收到,翻印家信和照片一张拜阅后,我对您的革命的父亲深切怀念……我和你父亲在抗日战争初期,同在山西吕梁地区,反顽固斗争后改为晋绥八分区工作。”在信中,肖平又给周氏兄妹提供了几个知道情况的人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很快,新的证明材料接踵而至,有太原市古交区文管所、原晋绥边区八分区交城县县长任悟僧、原清太徐游击队四大队二连连长张四本、睦联坡“殉国烈士纪念碑”(照片)等。

  越来越多的材料,清晰地勾勒出周洪涛光荣的革命历程。  周洪涛,原名崇义,字洪涛,1911年生于西安市。1930年,周洪涛考入西安中山中学(现西安二中)。“九·一八”事变后,西安各中等学校成立了“西安学生抗日救国总会”,周洪涛被中山中学学生推举参加这个组织,并负责宣传股工作。1933年上半年,周洪涛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西安秘密从事党的地下活动。同年7月,陕西地下党遭破坏,周洪涛逃离西安到达北平,参加了北平地下党的工作和“反帝大同盟”。1934年初,周洪涛受党派遣回到西安,继续党交给的工作,创办《民意报》,后被查封,同年夏,经组织介绍,到上海蒙藏学院学习。1936年秋,党组织派周洪涛前往米脂民众教育馆工作,同年秋,又调他到山西前线参加抗日,曾在薄一波领导的山西抗日决死队任第四纵队十二分校教官、民运工作团副团长等职,“晋西事变”后,我党成立了晋西抗日民主政权,开辟了清(源)、太(原)、徐(沟)、阳(曲)地区的工作,遂派周洪涛担任晋绥边区八分区太原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领导清、太、徐、阳等地人民开展抗日斗争。  1940年夏,农历五月初三,周洪涛和一名姓董的科长从太原平川出发,前往晋绥边区八分区(当时分区专员为康世恩,曾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开会,行至交城县上石沙村(现太原市古交区)不幸与向我根据地“扫荡”的日本鬼子相遇,二人惨遭枪杀,周洪涛牺牲时年仅29岁。  1944年,晋绥边区在周洪涛牺牲的上石沙村竖起一块“殉国烈士纪念碑”,除了贺龙、关向应、林枫、康世恩等人的题词,还刻有一千多名烈士的英名,周洪涛排在左侧第十位。

  1979年4月,周生荣、周莲芳和陕西师范大学组织部门的同志一同前往山西,寻找父亲的遗骨。在睦联坡村,兄妹二人亲眼看到了高6米多的殉国烈士纪念碑,看到了父亲周洪涛的名字。在父亲牺牲的上石沙村,看到周生荣的老人都说“很像周县长,只是没有周县长高”。在村里老人的带领下,周莲芳和哥哥前往埋葬父亲的山坡,由于时间已经过去了39年,老人们已经无法准确回忆起埋葬的确切地点,有人就按当地的风俗,点燃了一张烧纸,燃烧的烧纸在半空里飘荡盘旋着,随即大家就在烧纸一直盘旋的下方开挖,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周洪涛就埋在这里,直贡呢(音)的棉袍正是周洪涛下葬时穿的衣服。村人告诉周氏兄妹,同时牺牲的董科长在1952年被起走,而“周县长可能无儿无女一直就没有动”。  “当听到当地的老人说这个话时,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眼泪刷刷地往下流,心里说,对不起,爸爸,我们来迟了!”提到十多年前的事情,年过花甲的周莲芳泪流满面。  由于当时认定烈士还有许多手续要办,周莲芳兄妹就将父亲的骨灰从山西带回来,将一部分骨灰放进了此前刚刚去世的母亲的骨灰盒。1982年3月,周洪涛烈士的骨灰安放到了太原双塔烈士陵园。  “陵园给父亲开了一个专版,照片和父亲生前读的书都是我们送的,1998年我们周家20多口人去山西看望,我大哥大女儿的婆家在山西,每年回家去看一下,我总想把骨灰接回来。”  除了父亲的老照片,周莲芳还保存着父亲随身携带的一个皮箱、一件睡袍,“都保存了40多年了,舍不得扔,总是个念想呢。”(本文采写参考了《周洪涛烈士传略》和张军孝《周洪涛烈士》,谨此说明。)

上一篇:梁希贤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钟思宇

陕西抗战将领名录与英勇事迹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