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线战役正面战场长衡会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长衡会战中的萍乡战场

添加时间:2018-05-16 18:01:42 来源:屋前小事百家号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长沙陷落后,五十八军仍在原地区继续战斗。二十日一度截断敌南进路线。但当军指挥所自萍乡葡萄岭转进至赤山桥时,日军亦改采进攻萍乡,经莲花、茶陵以会师衡阳的计划。萍乡郊外的赤山桥大战便这样爆发了。

  在端午节前二日的早晨,初夏的阳光照射着大地,夏之神与战神在原野上携手了。往日行人如织的赤山桥,现在是呈现着暴风雨前可怕的沉静。黄色的河水静静地流去,晨风吹到田里,泛起了滚滚的波浪。鲁军长偕幕僚正在桥畔徘徊,细思对付日军的计划。

  第二天云淡星疏的午夜,从赤山桥附近山岭上了望,隐约可见敌阵蠕蠕欲动。不一会,轰隆一声,带着啸声的炮弹像一团团火圈,映得半天通红。鲁军长一面令号兵吹冲锋号,一面派鲁参谋长亲到阵地督战。我炮兵营和第一线的战士随即向犯敌攻击,登时硝烟腾起,如百火千山,同时爆发。

  日军原来对我第一线作战的183师完成了包围态势,549团在运动间被截断为数段,纵横联络中止。团长陈绍桓率营长张双云、于万寿、杨保鸿等排除万难,率部苦战,终于突破重围。但经过这一次血战,死伤累累,已造成183师鲁南战役以来的最重损失。

  在最惨烈最紧张的战斗中,电话铃不断地响。

  “报告军长,日军……”

  “打完再讲,不听你的理由,谁退就杀谁!”

  鲁军长答复完部下的报告,立即派特务营罗营长在桥上堵守,没有伤的退下就杀。

  当时军指挥所的空气异常紧张,一刹那间,轰!轰!轰!炮弹竟在赤山桥畔军指挥所门前冒起烟来了!战斗的局面是非常突兀、紧急,赤山桥前后左右枪炮声密如联珠,阵地上的伤兵纷纷而来,武希良督战官屹立在指挥所门前,目睹过桥的滑杆,见轿夫在枪炮横飞下仆地,他依然神色自若;指挥所的人们——鲁军长、龚副参谋长、李副官长、蒋日文秘书及本书作者等在那危疑震撼中都镇定如常,沉着应变。

  电话铃还是不断地响,鲁军长的答复是:

  “士先呀!要努力干呀,要对得起国家民族,无论如何不能退!”

  “靖臣呀!要努力攻击,打光了再说,要注意侧面的日军,要战士坚守阵地,不许后退一步!”

  “沛苍呀,派邓四先到右面去,注意那面的日军,要完全歼灭才好。”

  正午,双方炮火更趋激烈,轰隆轰隆的炮声,格格格格的机枪声,和战士们高唱《大刀进行曲》的歌声混成一片,使人分不出哪里是炮声,哪里是枪声,哪里是歌声,只感到天地在震动,在愤怒着。战壕里的战士个个脸上张满了仇恨,眼睛怒瞪前面,等待和日军一拼。这时,28团马德兴副团长看见一股敌兵正向阵地窜来,他吼叫起来:“弟兄们,怕死不怕死?”

  “不怕死!”回答的巨声有如雷鸣。

  “不怕死的跟我冲上去!”

  顷刻间,战士们从壕沟里跃出,好像潮水滚涌一样,随即开始的喊杀声、手榴弹爆炸声、刺刀搏击声,也好像潮水咆哮的声音一样。军直属部队的炮兵营长徐肯堂、工兵营长王文华、特务营长罗用颜,也都和马副团长一样,个个身先士卒沉着指挥。

  鲁参谋长在最前线严令各部死守,至午夜,日军逃窜了,丢下步枪、掷弹筒,还遗下一批伤兵被我们俘获。战士们冲锋陷阵异常英勇,28团马德兴副团长和许多战士都光荣负伤;28团的连长杨介凡、工兵营排长陈玉泰,在负伤后犹指挥部属追亡逐北,最后终至为国殉身。

  战士们的死伤是有代价的,我军在这一役中发挥了山地战的高度机能,教日军不敢轻易窜进。

  赤山桥战役是长衡会战中最惨烈也最动人的一幕,鲁参谋长在第一线督战的时候,目睹我战士冲锋陷阵奋勇杀敌的场面,极为感动,他当场曾吟诗道:

  “忽传蠢虏窜辕外,愤起官兵气倍豪。拔地喊呼动四极,声声活捉莫教逃。头颅作阵血作穽,充溢精神作铁镣。嗟尔小丑身插翅,今日岂容逃虎牢。急弹如雨飒遮地,浓烟若雾骤笼郊。人人挥血复挥汗,处处飞抢并突刀。炮兵猛轰称威烈,步卒天矫斗勇骁。更绕奇支突前后,分头急袭四包抄。伤官伤兵劝不退,但愿成仁义冲霄。滚滚前仆复后继,攻势奔腾似涌潮。输卒运伤与抢尸,敏捷更番不辞劳。炊兵送饭送茶水,墨夜翻山念腹枵。更有传令通讯兵,途险路折日继宵。吾卒可爱尤可敬,精忠义烈情相交。纷纷顽敌奏击灭,挺刀一笑马蹄骄。可怜倭儿万里地,桥北桥南尸骨抛。记取六月廿三日,赤血洒遍赤山桥。”

  以后赤山桥及附近地区虽仍有拉锯式战斗,军指挥所并数度移动。到了六月二十六日,五十八军接到更紧要的任务,奉命向萍乡攻击。

  这时衡阳的攻防战已经揭幕,粤汉线外围野战军的重要任务,是在阻止日军经茶陵会师衡阳。[1]

  [1] 《壮志千秋 陆军第五十八军抗日战史》 黄远声著 汉文正楷印书局1948年

上一篇:抗战时期正面战场22次大会战之长衡会战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张波

长衡会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