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纪念场馆和文物抗战纪念场馆和遗址江苏抗战纪念场馆和文物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国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第五军无名英雄纪念碑

添加时间:2018-05-16 15:15:41 来源:中国黄埔军校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国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第五军无名英雄纪念碑

  位于苏州市藏书镇善人桥之北的马岗山,本是一个鲜为人知的小山丘,但是,73年来,马岗山山麓的英雄冢却长眠着抗日阵亡的十九路军、第五军78位将士。在1937年“八·一三”淞沪会战中,为国捐躯的千余名将士也迁葬于此。就是这样一块圣地,如今却岌岌可危。笔者在马岗山看到,马岗山几乎被掏空,崖危峰圮,英雄冢、无名英雄纪念碑濒临滑坡的险境。

  英雄冢与李根源的名字紧紧相连。李根源是云南腾冲县人,早年追随孙中山投身革命,任云南讲武堂监督时,破例录取朱德。辛亥革命时,他在昆明和蔡锷等人举兵起义,领导云南光复。黎元洪当总统时,他先后任陕西省长、国务总理等职。1923年,曹锟以5000银元一票贿选国会议员,当上大总统,李根源坚决反对,愤而退出北洋政府,定居苏州。

  1932年初,日本侵略者妄图侵占上海和东南沿海地区,制造一系列事件作为借口。1月28日晚,日军提出中国驻军必须撤出上海闸北的要求,并向上海发动进攻。当时驻守上海的十九路军总指挥蒋光鼐、军长兼副总指挥蔡廷锴未接到抵抗的命令,激于民族义愤,奋起抗敌,十九路军将士坚守上海月余,击溃日寇,毙敌万名,迫使日本侵略者三易统帅,但终因蒋介石无意抗日,不发援兵,日军又在太仓浏河潜渡登陆,两面夹击,十九路军孤军血战,腹背受敌,被迫退守苏州昆山,最后,以蒋介石政府与日本签订卖国的《淞沪停战协定》而告结束。

  李根源、张一麟及苏州爱国绅耆组织红十字会赴淞沪战地,抢救伤员到苏州治疗,将在苏州不幸殉难的78位将士安葬于善人桥马岗山。

  当时,苏州城内城外空地、荒地甚多,之所以将78位抗日阵亡将士安葬于离城二十多公里外的马岗山,是因为百姓认为这批阵亡将士是善人,善人必须葬善地。出于敬仰之诚,要选个能以地喻人的地方,李根源等爱国人士为了满足百姓的愿望,捐款在善人桥买下坟地。

  当年的英雄冢封土高2米,墓地东西28米,南北7米,地形长方,东西两端各立石碑一块。岁月沧桑,石碑残损,字迹模糊,拭去尘土,一碑之阳,阴刻古隶“英雄冢”雄浑,为李根源所题,“中华民国二十年九月十八日,日本陷我辽东三省。明年一月二十八日,复犯我上海。我十九路军、第五军与之浴血鏖战,至三月一日,援兵不至。日寇潜渡浏河,我军腹背受敌,二日全军退昆山。是役也,战死者万余人,舁葬于苏州善人桥马岗山者七十八人。著姓氏于碑。题曰:英雄冢。中华民国二十二年四月朔日腾冲李根源题书”。碑阴镌刻郑伟业手书的王得胜、秦玉卿、梁林……78位抗日阵亡将士不朽英名。另一碑,由张治中将军撰写碑文:“李印泉先生在苏集前十九路军、第五军上海抗日一役殉国将士骸骨,凡七十八具,葬于马岗山之麓,命名英雄冢。以治中曾参附斯役属题。自维当时制敌无术,书此不觉愧悲交集,泪下如绠矣。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育长、前军军长张治中”。并于碑上题“气作山河”四个径尺大字。碑之阴镌刻奉化俞济时篆书和陆军第十八师师长王敬久楷书题记各一段,以表彰死难将士为保卫祖国山河,为国献身精神。

  马岗山本是无人问津的荒山,自从1932年辟为抗日阵亡将士墓地后,就变成了一块是非之地。汪伪汉奸政府为了讨好日本侵略者,严禁国人前往扫墓,派出汉奸暗中监视墓地,随时准备逮捕前往扫墓的爱国人士。

  1937年,日本侵略者又在上海发动“八·一三”侵略战争,历时3个月。日军投入10个师28万人的兵力,动用军舰30余艘、飞机500余架、坦克300余辆。中国投入70余个师的兵力,动用舰艇40艘、飞机250架。中国官兵同仇敌忾,以劣势装备与敌人拼搏,毙伤日军4万多人,粉碎了日本帝国主义速战速决的迷梦。

  1937年淞沪会战是中国抗日战争史上损失最惨重的一次战役,马岗山墓园已无隙地,李根源遂在藏书镇石码头砚山另辟墓园,亲笔题写“无名英雄纪念碑”,并继“一·二八”淞沪战役后,与张一麟及苏州人民再次执绋送葬,含泪祭吊英灵。李根源赋诗一首,以志悲痛:“霜冷灵岩路,披麻送国殇。万人争负土,烈骨满山香。”1943年6月,名画家徐悲鸿访李根源于重庆寓所,读到该诗,深受感动,绘《国殇图》画卷,描绘了李根源在1937年全民抗战爆发后,再次为抗战阵亡将士披麻送葬的情景。

  英雄冢在1963年、1964年间,被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夷为平地,开垦为桑园,林毁碑倒。1981年10月,吴县县委统战部、吴县文物管理委员会修葺英雄冢,收集了抗日阵亡将士的忠骨,埋入墓穴,加高封土,扶正墓碑,修理上山的墓道。现在,英雄冢坐西面东,封土高1.5米,墓周长18米。

  1998年,英雄冢被列为藏书镇中小学生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笔者拜谒英雄冢,但见由藏书镇中小学生敬献的花圈默默地守护着抗日阵亡将士的英灵,英雄冢封土上没膝的野草迎风摇曳。英雄冢后侧,立着苏州市吴中区人民政府于2004年1月立的“无名英雄纪念碑”。碑文上书:“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中国军队奋起抵抗日本侵略者,众多将士为国捐躯,是年11月,李根源捐资筹地,于藏书石码头砚山堆冢立碑,葬抗日阵亡将士遗骸82棺千余人,为‘无名英雄墓’。后因年久失修已圮,2004年1月,迁葬于此。苏州市吴中区人民政府拨款修建。”英雄冢常年荒寂,人迹罕至,野草寂寞地一岁一枯荣,与阵亡将士的忠魂相依相伴。

  马岗山西侧有一采石场,距无名英雄纪念碑数米之遥,因为开山采石,原本苍松覆盖的马岗山,千疮百孔,只剩山坡上寥寥青松仍挺立守护着抗日阵亡将士的英灵。

  从藏书镇繁华的街道拐入一条狭窄的土路就到了英雄冢,但见土路边垃圾成堆,马岗山脚堆满了开采的石料,一辆辆满载泥土的卡车穿梭往来,尘土飞扬。在用生命捍卫的土地上,抗日阵亡将士身后竟难拥有一方安息之地。英雄地下有知,安息否?英雄冢,世人不该忘却。

上一篇:苏州马岗山“英雄冢”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谢妙

江苏抗战纪念场馆和文物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