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线战役经济战线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抗战烽火中的江淮印钞厂

添加时间:2018-03-22 14:17:38 来源:论文网 作者:木易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群英荟萃,组建钞厂

  1941年,新四军代军长陈毅和政委刘少奇根据中央“华中各地应急速成立银行,发行边币”的指示,在南方根据地组织成立江淮银行和江淮印钞厂。新四军财政经济部长朱毅、副部长李人俊分别兼任银行正副行长。

  为了组建印钞厂,朱毅选派了苏北行政委员会保安处督察长吴福海去上海,目的是利用他的社会关系物色技术人员和采购机器物资等。吴福海是江苏常州人,上海是他青少年时期生活的地方,他曾在这里参加过1925年“五卅”大罢工和1927年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1928年党组织派他到苏联去学习,1930年回国后领导工人运动。但此时的上海,除“租界”外都被日本人占领,吴福海接受任务后经过乔装打扮去了上海。

  他先去找到了在上海海关工作的弟弟吴迪飞,作为落脚点;然后找到了他在莫斯科劳动大学的同学柳溥庆。柳溥庆早在1922年就参加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后随周恩来、李富春去巴黎勤工俭学(他当时和周恩来、邓小平等人的合影现陈列在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是他冒着生命危险保存下来的)。他因为反对王明宗派小集团而被开除党籍,回国后他在上海一方面密切注意中国革命的发展形势,一方面精心研究印刷技术,成为造诣极深的印刷专家。

  柳溥庆听了吴福海的介绍后,很高兴为新四军印钞事业出力。虽然被开除党籍,他还是一心向党,相信中国革命一定会胜利。不久,柳溥庆跟吴福海来到根据地,见了朱毅部长。经商议以“华光公司”名义开办印钞厂,柳溥庆任经理,其弟柳培庆任副经理,吴迪飞任襄理。地址选在江苏省东台县(今大丰县)裕华镇,新四军还配备一个营的兵力担任警卫工作。除此之外,军部还派老红军胡金魁任督导主任。

  胡金魁的经历更是充满了传奇色彩。他是江西峡江人。1930年经毛泽覃的介绍参加了秋收起义,加入中国工农红军。1934年入党,参加了长征,到达陕北后任陕甘宁边区外事处副处长、中央外交部外事处处长。1936年,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到延安采访,就是由胡金魁陪同他前线采访的。斯诺在著名的《西行漫记》中不仅对胡金魁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而且还附录了胡金魁的照片。1938年,胡金魁被派离开延安担任新四军驻国民党第三战区上饶办事处主任。凭着高度的革命警惕性和机智勇敢,他曾获得国民党要进攻新四军军部的大量情报,可惜这些情报没有引起当时军部首长的足够重视。这次军部派他来印钞厂任督导主任,说明上级对此事的高度重视。

  战火之中,新钞诞生

  从上海来的印刷设备和技术人员已经到了根据地。由柳培庆在上海秘密精心雕刻的江淮银行一圆的雕版也已经运到。为了避开日本人的检查,防止一路上发生意外,这块版子先没有刻上行名。钞票印出来后再印上正副行长的印章。这些都是建厂初期采取的安全措施。

  正当开工印刷时,却遇上日寇“扫荡”。印钞厂不得不将设备拆除、掩埋,人员也转移。1942年夏印钞厂转移到苏北阜宁县羊塞镇第二次开工,并正式启用江淮印钞厂厂名。领导干部也有所变动,李人俊兼任厂长,胡金魁任副厂长兼党支部书记。

  “江淮银行”的名字是刘少奇同志于1940年二三月间主持中共中央中原局工作时在淮南路东“江北指挥部”(时驻半塔集附近农村)所拟,后到盐城和陈毅同志研究后决定的。钞票上的行名由谁题写已不详。背面英文签名“胡服”(刘少奇当时的化名)由刘少奇亲笔所签。

  印钞厂为重新开工举行了非常隆重的仪式。陈毅军长和张云逸副军长等军部领导都来参加,还带来了慰问品。陈毅还向全厂人员做了讲话。这是江淮印钞厂第一次出钞,盛况空前。其中一圆券(就是柳培庆雕刻的版子)铜板凸版印刷,十分精美,深受根据地人民的喜爱。陈毅再次视察时高兴地说:“你们在山沟里,用陈旧的设备,印出一流的钞票,真不简单!”

  这样的环境也只持续了几个月。1942年日寇调集了数万日伪军,向我淮海、盐阜抗日根据地进行大规模的“扫荡”,印钞厂又一次被迫停工、转移。

  引进设备,培养人才

  为了粉碎日伪对根据地的经济封锁,打击日军利用日币(军票)、伪币(储备银行票)对抗日根据地的掠夺,新四军抗日根据地必须印制更多的更精制的货币。在当时的形势下雕版从上海运送很危险,一旦发生意外,后果不堪设想,必须建立自己的雕版制版工厂。

  但雕版制版技术是专业性很强的工作,其技术人员屈指可数,而且都集中在大城市。胡金魁提出了从上海引进人才和在根据地挑选一些优秀青年进行培养学习的两条思路。上级领导同意了他的设想。

  在上海柳溥庆、柳培庆、吴迪飞等人的大力支持下,于1944年夏秋之间在林上庄办起了新四军和华东抗日根据地唯一的铜板雕刻凸版印刷印钞厂。

  林上庄是宝应县水泗乡湖中的一个岛,没有陆路可走,村民下荡种田、出湖捕鱼都得用船,所以每家每户都有一两条小船,男女老少都会划桨撑船。一条通航河从岛中穿过,把林上庄分成东西两半。东面是印钞厂,西面是兵工厂。河上没桥,往来都靠摆渡。

  为了创造更好的工作环境,印少厂在最东边的空地上盖了6间草房,每个芦苇都经过精心挑选,整个建筑像一个精致的艺术品,充分显示了上林庄人民的心灵手巧。东边第一间用做雕刻室,三面门窗都装上了玻璃,室内光线明亮。为了防尘防潮,地面上都铺了青砖。中间两间为整版室,西边三间为宿舍。这些条件都是当时根据地最好的。室外柳树掩映,蝉鸣鸟叫,池塘里荷花飘香。若不是战争年代,这里是一个度假的好地方。

  印钞厂的设备从上海引进。雕刻、整版技师是从上海招聘过来的,朱介生、华继坛、戎乾初都是柳培庆的徒弟,同来的还有周志德、周敖荣等四人。

  胡金魁对这些技师十分照顾,他们的工资都是以上海的市场价按月发放,另外还有生活补贴,标准远远高于军、师首长的伙食标准。这里空气清新,水质好,盛产优质稻米和各种水产。胡金魁还经常给他们讲长征故事,他见多识广、风趣幽默、温文尔雅,很快赢得了那些来自大上海的青年们的好感,改变了一些人原先认为他是“土包子”的看法。他的工作也使这些人提高了他们对中国共产党和抗日战争的认识。

  在这之前,胡金魁还派我去学习雕刻技术,郭琪良学习整版技术,以后又派王静和郭琪良一起学习。我们在短时间里掌握了各门技术,并在今后的工作中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这是胡金魁整体计划的一部分。

  转眼三四个月过去了,从上海来的一部分技师提出要回上海,在胡金魁的再三挽留下,整版师周志德放弃了回上海的打算。朱介生、周敖荣,还有朱介生的妻子顾月珍也表示支持丈夫的选择。这些技师为以后苏中区、华中地区乃至后来山东地区的华东地区的印钞技术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江淮印钞,初具规模

  为了适应抗日战争的发展需要,江淮印钞厂搬到七八公里之外的宝应县西安丰区,规模进一步扩大。新址在湖边的一个半岛上,东、南、北是一望无际的芦苇,北边还有一条通航大河,西边是陆地,水陆交通十分方便,基础条件和地理位置都比较理想。为了方便群众和印钞厂保密安全的需要,厂址之内的群众全部搬离,原来的居民住宅都被充分利用。

  进入印钞厂,有一条南北流向的小河。河南是胡金魁的办公室和宿舍,以及制版、凸印、裁切,检票、打包等车间,还有财务、统计、政教、俱乐部、医务室等办公室。河北有雕刻、整版、照相、警卫各部宿舍,还有凸印、湿纸、烘纸等车间。

  为了打破日伪的封锁,解决印钞纸紧张的问题,苏中区领导抽调了一部分懂行和半懂行的同志进行研究摸索,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研发出一种用麦秆为主要原料的纸浆,生产出的纸拉力强度、耐磨性、抗水性等指标基本符合印钞纸要求。这种纸不用漂白,保持原色,用它印出的钞票不易被假冒。

  新厂的设备也作了更新和增强,原来的用玉米芯和木炭等做燃料的双飞轮换成了一台16匹的柴油发电机组,电镀槽也增加了好几个。焕然一新的厂址内,还有篮球、排球、乒乓球场地,休息日可以听到悠扬的琴声、歌声和高昂的“加油”声。

  转眼到了1945年春天,抗日战争处于胜利前夕。四月底,传来党的“七大”在延安胜利召开的消息,全厂职工深受鼓舞。这时的印钞厂不但加速印制“江淮币”,而且还要设计、刻制“华中银行币”,准备在江苏、浙江、安徽发行,流通范围还包括上海、南京等大城市。发行范围比原来大好多倍。为了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华中局决定成立“华中银行”,不久江淮印钞厂改名为“华中印钞厂”。

  印钞事业,后继有人

  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新四军所属的江南、皖江、淮北、盐阜等印钞厂以及造纸厂、铁工厂等先后合并到华中印钞厂。

  正当同志们以极大的热情日夜赶印“华中币”时,却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一般的做法是,当原版雕刻好后,由整版工作人员将原版打锡班版并接成凸版印刷的要求,进行镀铜制成铜板。因为铜板较软,不耐磨,印不了多少就被磨平了,所以要在镀好铜的铜板上还要镀上一层铬,铬硬不易磨损,而且印出的成品清晰度高。但当时在镀铬时出了问题,本来按工艺要求要用几百小时的铬层只用几个小时就脱层了。是电压、电阻的问题,还是镀液的配方不对,一时搞不清楚。

  经过厂里的土洋专家集中攻关也未能解决这个问题。后来听谁说,军部财政经济部长朱毅的夫人陶涛是化工专业的大学毕业生,厂领导把她请来,和厂里的整版部的技术人员周志德、周敖荣、郭琪良,机修厂王龙宝等人共同研究,用了两个星期的时间终于找到了原因,解决了难题。此后数年再也没有发生过此类情况。

  华中局还从各地参军的青年中抽调了一批优秀青年到印钞厂学习,还从华中建设大学应届毕业生中,吸收一批知识青年充实到印钞厂,其中翟英和卢坚(女)学习雕刻。卢坚不久调走,翟英天赋极好,而且在绘画、篆刻受其画家姨夫熏陶,后经过朱介生、华继坛师傅的点拨进步很快。

  一个集设计、雕刻、整版、凹印、凸印、胶印、检票、检号、整卷、包装,附之以电力、造纸、机械制造修理的比较完整的现代化印钞企业基本建成。新四军根据地的印钞厂为中国革命作出了特殊的贡献。

  (本文在写作过程中作者先后参阅了范仲云、郑耀祖、张瀛、燕萍等同志的著作和回忆文章,启迪和教益颇多,在此一并致谢)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对陕甘宁边区银行历史贡献的几点认识
下一篇:辗转白山黑水的东北银行印钞厂

责任编辑:杨晴
最后更新:2018-03-22 14:18:06

经济战线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