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线战役文化战线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艾青、臧克家在战时的重庆

添加时间:2018-03-12 15:46:43 来源:华龙网-重庆晚报(重庆)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抗战前,作为内陆城市的重庆,诗歌活动相对滞后。抗战后,郭沫若、胡风、艾青、臧克家、何其芳、厂民、光未然、高兰、袁水拍、王亚平、柳倩、力扬等一大批著名诗人先后随“文协”来到山城,他们和重庆诗人一起,组建社团,发表作品,出版各种诗刊,举办诗学讨论会,在陪都掀起了诗歌热潮。在抗战烽火中,重庆诗坛拔地而起,成为大后方诗歌的中心。

  抗战时期是艾青诗歌活动的第一个高潮。1937年“七七事变”后,艾青去武汉,1938年4月,在那里完成了抒情长诗《向太阳》,引起极大反响。前来重庆的前一个月,1940年5月,艾青又写出了被称赞为“展开史诗叙事诗的幕景”的《火把》,这首长诗1941年在重庆出版。“我们是火的队伍/我们是光的队伍”,“火把”和“太阳”一起象征着光明,从此在中国诗坛,艾青被称为“太阳与火把的歌手”。

  1940年6月初,艾青收到重庆育才学校校长陶行知的聘书,来到重庆。他是从湖南新宁来应聘的。1939年7月20日建校的育才学校的校址最先在重庆的北碚,后来迁到合川草街子。6月3日,艾青到达重庆,暂时住在临江门附近的“文协”的会所里。他在那里经历了日本的大轰炸,在描写重庆大轰炸的诗《抬》中他大声呼吁:“我们不应忘记/这些都是血债。”到达北碚后,艾青担任育才学校的文学组主任。育才人才济济,音乐组主任是贺禄汀,美术组主任是陈烟桥。记得1985年《诗刊》理论读书班的几位评论家去北京丰收胡同21号,这是周恩来亲自批准修建的四合院,艾青的家。除了阿红,评论家们都是第一次见到艾青。诗人听说我在北碚,很高兴,连声说:“啊,北碚,北碚!”

  育才学校文学组住的是一个已经古旧的大院子,艾青当时写过一篇《夏日书简》叙述这里的环境。艾青写道:“院子的前面,是顺着山的斜度向下凹进的一条狭长的低地,这低地被一片非常茂密的杂木林所遮盖。里面有一条因久旱而干枯了的小溪,现在只剩下几片不连续的积水,流水的声音早已哑默了。这里育才学校文学组的小朋友们把它命名为‘普希金林’,用来纪念诗人逝世103年……”

  1940年9月25日,艾青在北碚第一次见到了后来影响了他一生的周恩来。艾青回忆,周恩来那天穿一身浅灰色的干部服,显得非常整洁。1982年他在追思周恩来的长诗《清明时节雨纷纷》里谈到了这次相遇:“记忆的隧道/通向嘉陵江边/北碚是一片浓荫/他从高高的石级上/毫不犹豫地走下来//我迎上去/迎向光明/他伸出毫不迟疑的手/我感到他的手/和他的性格一样/坚决而又开朗/他住在曾家岩——/射出黎明的光。”

  1941年1月6日的皖南事变之后,为保护革命力量,周恩来和南方局及时组织文化人撤退。茅盾等人去香港,艾青等人去延安。2月初,艾青化装离渝,3月8日抵达革命圣地延安。艾青在诗里回忆说,周恩来给了他们一笔路费,要他们“走大路,不要走小路,小路要引起怀疑”。于是,小毛驴拉的小轿车,一路上经过四十七次检查,大模大样地到了延安。“而他的电报/比我们先到/他保护了我们/这样的事情/就是死一百次/也不会忘记”。

  在重庆,除了诗集《旷野》(1940)、长诗《火把》(1941),艾青在重庆期间的重大收获,是将1938年以来写的诗论汇集成书,取名《诗论》,交付桂林三户图书社出版。艾青的《诗论》和朱光潜的《诗论》是中国现代诗学的里程碑式的论著。

  就在艾青去到延安的次年,1942年8月14日,臧克家等人乘坐的轮船抵达重庆的朝天门码头,开始了他在大后方近四年的生活。1942年8月16日,“文协”诸友举行了一个欢迎臧克家的茶话会,这个茶话会也成为臧克家和郑曼的婚礼。

  此前,臧克家去到抗战前线,在第五战区,其后还担任战区文化工作团团长,深入河南、湖北、安徽农村及大别山区,随军开展抗日文艺宣传和创作活动。1938年4月,还曾应李宗仁邀请,赴台儿庄前线采访,写出《津浦北线血战记》一书。

  1943年8月的一个下午,臧克家和郑曼从借住了一年的市中区张家花园“文协”到了歌乐山。由于余心清的帮助,他担任了赈济委员会专员,去留守处工作,留守处就在歌乐山一个名叫大天池的四面青山环抱的农家大院里。1985年,《重庆晚报》副总编刘子茵托我向臧克家约稿,臧克家寄来散文《歌乐山,大天池》。在这篇文章里,臧克家写道:“歌乐山大天池,一提起这个名字,我心里就直冒热气。在困苦的战时,我在这山窝的农舍里度过了三年多的愉快时光。”抗战胜利,臧克家离开了歌乐山,去南京。在《歌乐山,大天池》里,臧克家说:“我离开了居住过三年多的歌乐山,人远了,而心呢,却永远是近的。离别仅仅两个月后,我在上海写了一篇题为《歌乐山》的四十行诗。”

  臧克家与毛泽东的友谊一直是诗坛的佳话,毛泽东给臧克家和《诗刊》的一封谈诗的信是新诗的重要文献。臧克家曾应约去会见毛泽东,并为毛泽东改诗。这一友谊是从重庆开始的。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率中共代表团到达重庆,与国民党当局举行重庆谈判。9月初,臧克家应邀出席毛泽东在重庆张治中寓所召集的文化界人士座谈会,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毛泽东。9月9日,臧克家在《新华日报》发表了诗:《毛泽东,你是一颗大星》:“毛泽东,你是一颗大星/不亮在天上,而是亮在人民心中。”

  在重庆的近四年里,臧克家写出的回忆录《我的诗生活》至今为人注意。重庆更是臧克家的长诗季节。早在诗集《罪恶的黑手》的序言里,臧克家就宣示了对自己一直写短诗的不满,下决心要写一些长诗。他在重庆实现了这一夙愿,完成了长诗《感情的野马》、《古树的花朵》、《向祖国》、《六机匠》、《老李》。1944年秋,他还为老舍的四幕话剧《张自忠》写长篇幕前诗《诗颂张自忠》。

  抒情短章历来是臧克家的优势。除诗集《国旗飘在鸦雀尖》、《十年诗选》、《生命的秋天》以外,与《烙印》并称为“一双宠爱”的诗集《泥土的歌》也在重庆诞生。《烙印》和《泥土的歌》是臧克家的代表作,《泥土的歌》给臧克家从此带来了“农民诗人”的桂冠。

  《崎岖的道路》,这是臧克家到达重庆后的第一首诗:“流线型的汽车群,/斗着时髦与速度,/载满了波浪头发的女人/掠过我,威风地叫着”,这就是臧克家看到大后方的朝天门码头。梦想与现实的相撞,给讽刺诗留下了发酵的空间。重庆,是臧克家开始讽刺诗创作并取得成绩的地方。他的讽刺诗集《宝贝儿》与袁水拍《马凡陀山歌》并称“讽刺诗的两座高峰”。

  重庆曾经是艾青和臧克家在抗战期间以笔为枪的地方,这是重庆新诗难忘的一页。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抗战期间艾青在重庆
下一篇:抗战期间,海明威夫妇的中国之行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8-03-12 15:49:09

文化战线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