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线战役特工战线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郑文道:打入日军情报机关的“广东仔”

添加时间:2018-02-13 10:52:04 来源:360图书馆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上海求学加入“读书会”

  1914年,郑文道出生于广东香山县(今中山市),父亲是一名水手,家境不错。1933 年,郑文道考入上海同济大学附设高级工业职业学校。入学后,他与小他两岁的侄儿郑香山一起参加了学校里的“读书会”(实为共产主义研究小组),接触了许多中共地下党员。同济大学校史馆馆长喻大翔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1937年抗战爆发,刚从学校毕业的郑文道毅然放弃了学校介绍的工作,加入了由中共青岛地下党组织的抗日游击队。他跟郑香山曾奉命趁日寇尚未控制青岛之际,对青岛的码头仓库和铁路大桥进行爆破,有效地阻碍了日军的侵略步伐。但没多久,日寇加大了盘查力度,游击队在一次袭击小股日军时被打散,郑文道在护送一名重伤员接受治疗后,就与游击队失去了联系。

  1938年1月,郑文道辗转到上海,找到了同班同学景德(又名景智德),“景德当时是上海的中共地下党员,是地下情报组织的一名联络员,郑文道在他的帮助下参加了‘华东人民武装抗日游击队’;同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许洪新告诉记者。

  进入日本机关 被恋人误为“卖国贼”

  由于郑文道作战沉着、勇敢,组织上决定让他参加我党在上海的地下情报工作,转入隐蔽战线。

  1938年9月,日军下辖的“南满洲铁路株式会社”在上海公开招考研究员和雇员,郑文道化名“程和生”前去应考,顺利被录取。据许洪新介绍,这个机构表面上是经营中国东北铁路和重工业的一家铁路公司,实际是日军设的情报机关,下设了“时事研究室”和“特别调查班”两个附属机构,专门负责调查中国各地的地质状况、兵力布局、经济情报等内容。

  中共党组织当时已经安排了日籍中共党员中西功等人潜伏其中,他们都是从东亚同文书院出来的学生,讲一口流利的汉语,甚至还会讲上海方言,写一手好字。郑文道接受的任务是及时将中西功搜集的情报传送给党组织。

  中西功将郑文道安排在“特别调查班”工作,自己则经常不上班,在家里做研究。郑文道因此可以经常往来于办公地点和中西功的住所。中西功把日军各个战区部队的分布、武器配备、负责人是谁都了解得清清楚楚,并将情报卷成细细的纸卷装进香烟筒里,在两头堵放上烟丝,交由郑文道传递出去。

  郑文道经常出入日本机关,众人认为他已公开投靠日本特务机关,纷纷跟他划清界限,连他的恋人也不知情,斥责他是“卖国贼”。当时的地下情报人员张明达曾如此评价郑文道:“在他从事地下情报工作期间,他对工作严肃认真,严守秘密,几年来一直默默无闻的坚守岗位,从未延误约定传递情报的时间,这对党的秘密工作是非常重要的!”

  据了解,经中西功搜集交由郑文道传出的情报信息数目非常多,有汪精卫秘密访日的消息,日本政府对汪伪政权和“兴亚院”的指示,日本方面收买丁默邨的内幕……

  获悉日军战略计划 及时传递给党组织

  情报就是生命。当伪军打算向八路军、新四军进行大规模扫荡时,郑文道及时地将情报交给了地下党组织,使根据地提前一个月就获悉敌人的行动计划,避免了损失。还有一次,根据地收到了郑文道递交的一份“日军准备袭击山西根据地派往敌后去的干部”情报,立即改变了护送干部的路线,让日军的偷袭扑了空。

  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日本的陆军和海军就“南进”、“北进”的侵略路线争论不下。所谓“南进”,就是要南下东南亚对英国、美国、荷兰宣战,演变成太平洋战争;而“北进”,就是向前苏联进攻,与德军夹攻前苏联,使之腹背受敌。斯大林曾向毛泽东发电报,希望中国共产党向东北进军防备。但在没有得到准确情报之前,延安高层不敢轻率做出北上支援前苏联的决定。

  日军最终的战略决策成为当时各参战国关注的焦点。延安曾两次来电询问上海关于地下情报组织日军的动向。中西功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及时获悉了日本高层正秘密部署“南进”的动况,郑文道将这一重要情报汇报给了党组织,使得延安及时获悉了日军的战略意图。

  暴露后跳楼自杀绝不泄密

  屡次的军事泄密引起了日方的警惕。1941年10月,日本东京警视厅突然对所有的情报机构进行审查,潜伏在日本高层的共产国际成员几乎全部入狱。中西功深知难以躲过审查,就通知郑文道等人,要他们做好应变,随时准备脱身。郑文道认为自己若仓促离去,反而会暴露中西功的身份,于是决定暂不离开。他迅速向组织汇报了情况,将自己的住所又清理了一遍,不留下可疑物品。“那时父亲被派去北京做情报联络工作,曾经收到过郑文道邮寄的几样物品。”景德的女儿景红告诉记者。

  1942年7月,中西功等人被捕,郑文道和另一名地下情报人员倪之璞也随后被捕。敌人立即对郑文道他们实施刑讯逼供,企图破获地下情报组织,但郑文道坚决不说。敌人无奈,只好将他们押回日军宪兵司令部。“当车子急速行驶到江西中路、汉口路附近人多的地方时,郑文道突然纵身跳出车厢,头部撞地,顿时血流如注昏死过去。敌人见郑文道伤势严重,只好把他送往医院抢救。”许洪新说。

  郑文道在医院卧床修养了8天,日本特务为从他口中套取口供,天天逼他招供,又将他带到审讯室酷刑逼问。僵持许久之后仍没有结果,只好先押他回病房。途中郑文道提出要去厕所,当时他的身体很虚弱,行动困难,一同被捕的倪之璞搀扶着他,郑文道低声对倪之璞说:“我不行了,你要坚持下去,把一切责任推到我身上,由我来承担……”郑文道趁敌人不备,从窗口跳了下去,当场牺牲,年仅28岁。“父亲常常说郑文道为人很正直,他曾跟我父亲说过,中西功的情报非常重要,万一出什么事情,他情愿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保护好中西功这条线。”景红说。

  1986年3月,中西功的夫人专程从日本到上海来瞻仰郑文道烈士,她说印象中的郑文道斯文有礼,但并不知道经常出入家里的这位年轻人是一名共产党员。

上一篇:抗战时期惨烈的龙江谍报战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张波

特工战线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