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英雄名录各省抗战英烈名录与英勇事迹抗战英烈事迹综合资料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记王波烈士——青松伴忠骨 血染燕山红

添加时间:2018-02-12 12:32:20 来源:360图书馆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一

  一九三七年“七·七”芦沟桥事变后,王波告别了妻子和儿子,与在中国大学的老同学,后来成为著名的抗日英雄的白乙化,来到绥远省西部河套地区——绥远和硕公中垦区。王波一到垦区便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的外围组织“中华民族抗日先锋队”。

  垦区地处平原,临近黄河。在垦区中东北人居多,其中有许多原是东北义勇军的抗日战士,当他们来到关内后,被国民党看成是抗日有罪的难民,发配到这块荒无人烟的黄河套里,还有一些人是东北籍的流亡学生,他们共同垦荒种田,自给自足。垦民手中有一部分武器。到了一九三七年十月,日寇在侵占北平后不久,张家口、大同、归绥(呼市)、包头等城市相继失守,国民党军队全线大溃退。时局动荡导致垦区内部的混乱,国民党反动派的爪牙妄图乘机夺取垦区配有的武器。在这危急的时刻,中国共产党绥西垦区特委决定举行武装暴动。暴动以抗日先锋队的名义,一举夺取了垦区的全部武装,组成了一支抗日武装队伍。王波在斗争中得到了很好的锻炼,受到了巨大的鼓舞。暴动后,王波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一九三七年底到一九三八年初,抗日先锋队经过艰苦的长途跋涉,到达晋西北河曲的楼子营镇,经过整编和严格的训练,部队正规了,也扩大了。白乙化任“抗先”总队长,王波被任命为小队长。一九三八年秋,王波被派到三五九旅随营学校一队学习。四个月后,王波被分配到抗先第三中队任政治指导员。一年多的战斗和学习,使王波逐渐成熟起来,他已成为一个有着坚强意志和革命乐观精神的战士和政治工作者。

  一九三九年春,根据冀察热挺进军司令部的命令,抗日先锋队与冀东人民抗日联军合并为东北人民抗日联军。王波、王仲华(董毓华)、白乙化、朱其文、吴涛这五位“一二·九”时中国大学的同学和战友又重新聚在一个战斗部队中。不久,部队改为冀察热挺进军十团,开赴平西保卫抗日根据地。十团在团长白乙化的率领下打了一个又一个漂亮仗,在此期间,王波任十团三中队政治指导员,他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才能。一九三九年夏秋,十团在平西抗日根据地中,打了一个很漂亮的歼灭战——沿河城猪窝战斗首创一次歼敌一个中队的战例。这次战斗,敌酋猪野太郎,率敌千余人,共分两路,向平西中心区——东西斋堂,发起猖狂的攻击,并沿永定河两岸建立一系列的大小据点,妄图消灭平西抗日根据地,确保北平西部山区“良好秩序”的建立,和切断平西通往平北、冀东的交通要道。

  敌大岛大队数百人,气势汹汹从康庄据点出发,侵占了沿河城。面对强敌,团长白乙化,镇定自若,在他的亲自指挥下,十团利用有利地形,诱敌深入,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力求歼灭敌主力一部,以达到全面粉碎敌人进攻的目的。这次战役,首先从沿河城打起,然后对敌人施行各个击破。

  敌大队长大岛,带领着数百名日军,占领我沿河城后,妄图从山路强袭东斋堂。王波接受团长白乙化的命令,率领一个连,在沿河城西山进行阻击,目的是诱敌上勾。敌人调动全部兵力朝王波他们扑来,王波把一个连队分成若干小组,阶梯阻击,边打边退,终于把敌人引进娄儿沟——我军的包围圈中,给予痛歼。

  十团在沿河城得手之后,紧接着派出部队,巧取猪窝,全歼敌酋猪野太郎的辎重部队,使敌军需物资全部归十团所有。猪野太郎乱了阵脚,十团乘机迅速出击给敌以沉重打击。十团在几天之内连续打了几个胜仗,敌人伤亡渗重。大岛被击毙,猪野太郎等三个日本鬼子头目集体自杀在山神庙内。这次战役是十团在平西歼敌最多的一次。从此打破了敌人对平西的封锁,我抗日根据地不断巩固和扩大。战后,由于王波贡献突出,被晋升为十团三营政治教导员。

  二

  一九四O年四月,奉冀察热区党委挺进军司令部的命令,十团开赴平北创建丰(宁)滦(平)密(云)抗日根据地。王波和十团参谋长才山、政治处主任吴涛,三营营长翟飞等同志一道,率领三营,做为进军平北的第一梯队,突破敌人设在平绥铁路的处处封锁线,闯过敌人数道关口,就象一把利剑,直插敌人后方的心腹地区——古北口和白马关一带。

  战争的锻炼,使王波逐步成为一个有清醒头脑和作战经验的优秀指挥员。他长期率领十团七连,在丰滦密打了一系列的出奇制胜的战斗。

  一九四O年七月,在丰滦密初创时期,敌关东军铃木部队的一个中队,经常出现在古北口到石匣之间的平古铁路沿线,目的是分割丰滦密和冀东军区的联系,镇压当地人民群众的抗日活动。十团领导分析了当时形势,决定在平古铁路这条通道上,歼灭这股敌人。这个任务就落在王波同志身上。当时正是盛夏,阴雨连绵,很不适宜部队的作战行动。王波率领七连战士们忍受着蚊虫的叮咬,埋伏在敌人经常通过的大路两旁的杂草丛中。这天,雨后初晴,他们从早埋伏到中午,仍不见敌人来。王波鼓励战士们要耐心等着。时过不久,敌人来了,一小队日本鬼子走进七连的埋伏圈,战士们就在敌人的眼皮底下,相隔仅有十几米远,没有被发现。这时王波一声令下,战士们跳出来一齐朝敌人猛扑过去,使敌人手忙脚乱难以招架。二十几个敌人,连机枪衣都没有来得及脱,就乖乖地做了刀下鬼。这次战斗打得十分漂亮,七连战士无一伤亡,这是十团开创丰滦密根据地的第一次胜仗。

  当时,抗日战争正处在战略相持阶段,敌人在正面战场上已停止大规模进攻,开始聚集力量,筹备物资,准备利用秋冬季节,向我各抗日根据地发动猖狂的灭绝人性的大扫荡。平北的敌人以怀柔火车站,做为战备物资的聚集地。从东北经平古铁路运来的军火,堆积在怀柔火车站到吊台之间,有的装在火车上随时准备运出。团长白乙化等领导同志决定要抢在敌人运走之前把这批军火物资炸掉。这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又落在了王波同志身上。

  七连指导员李云和怀柔火车站搬运工人李经和是姑舅兄弟的关系,王波便派他以谋求职业为名,潜入火车站进行侦察活动。

  敌人为了确保这批军火物资的安全,山本队长加派部队看管火车站。并在怀柔县城北的各边沿山口,如红螺镇、慕田峪、莲花池等村都建立据点。

  为了配合这次战斗,白乙化率领部队,在怀柔县城西北方向的四海冶、勃海所等敌伪据点附近加强活动,目的是调动敌人,转移敌人的注意力。敌守备队长山本果真从怀柔抽调兵力北进增援,他们幻想一举歼灭十团主力。就在这个时候,王波率七连从大水峪出发,长驱直入,埋伏在怀柔城北于家坟内。晚九时直捣怀柔车站。在李云的鼓动下,站内铁路工人们的爱国热忱都被激发起来,他们把火车上的炸药点着后,扔入敌人军火仓库内,顿时,一声巨响,火光冲天,接着爆炸声连成了一片,使整个火车站亮如白昼,一片火海。

  这天晚上,山本守备队长在随军花妓处玩够了以后回到住处,脱掉衣服,开始洗澡时,就听到了大爆炸的巨响。他顿时惊慌失措,急忙跳出浴盆,领着一队鬼子兵朝火车站跑去。正好,迎面碰着七连的阻击。夜间,鬼子兵在明处,七连战士们在暗处,敌人处于处处挨打的被动地位。一阵激战之后,鬼子已所剩无几。敌人慌不择路,山本跳入露天厕所大粪池中,才得逃脱。

  战后,十团的胜利喜讯很快传遍整个平北。群众无不拍手称快。

  吃了败仗的山本妄想伺机报复,他派出一个加强中队,绕到密云县境内的白道峪沟口,想潜入黄花顶的北侧,以造成对七连上下夹击之势。山本此计,又被王波等人所识破。王波派出一个加强连,在敌人夜间行进的深山要道上埋伏。

  过了几天敌人果然从黄花顶东南山路钻进了山沟。这里山高沟深,十分隐蔽,但是遍地沙石,有的地段根本没道路。在白天就是当地农民上山砍柴和采药,都十分艰难。山本鬼子本来就装备笨重,行动不便,还妄想从这里偷袭七连,那就更困难了。敌人走着走着,眼前被一块大石头挡住去路。只有熟悉情况的人才知道,这块大石头架在两山之间,旁边有一个洞口,这就是通道。鬼子们不知底细,又处在黑更半夜,光线微弱,好半天找不着道路,只好在原地打起磨磨来。鬼子头目火了,命令点起火来寻找道路。这火光等于给战士们指示了射击方向。隐藏在山腰两旁的战士们急忙拧开手榴弹盖,爬下山沟将手榴弹投向敌群。霎时火光闪闪,爆炸声在山谷里轰鸣。这时,鬼子乱作一团,想逃走已经来不及了。我军战士们越打越猛直至将这股敌人全部消灭。

  三天以后恼羞成怒的山本又组织日军朝七连驻地发起进攻。战士们不慌不忙地朝黄花顶走去。安安全全地在山本的望眼镜的追踪下通过大山的腰部,日军埋伏阻击的计划又落空了。

  尾追前进的大水峪来敌,在一棵小树权杈上发现一个包裹,敌人畏首畏尾的不敢接近,只好兵退百米,用机关枪射击,在毫无动静的情况下才取下来,打开看,是日军小头目的遗物和王波给山本的收条,说明他派出的那股日军,十团已如数收下,并标明了尸体掩埋的地点。气得山本暴跳如雷,七窍生烟。

  三

  一九四一年夏季,日本侵略者为了把丰滦密分割成东西两块,驻琉璃庙之敌靖安军唐马部队,押解从各地抓来的三千多名劳工,修筑国道(公路)。这条路,北从琉璃庙子修起,向南,修到怀柔县城北的大水峪村。敌人这个阴谋如果一旦得逞,那就能够随时派出兵力,从南北两路对我实行夹击,如乘坐汽车可直达丰滦密的中心区——后山铺。这实际上是朝丰滦密心脏插上一把刀。

  王波识破了敌人的阴谋后,便亲自化装去侦察,选择战场。那几日,淫雨连绵,山高林密,坡陡路泞,王波冒雨侦察十分艰难。听取王波汇报之后,团里选定在琉璃庙子以南十里地左右,也就是说,要在敌人据点的眼支底下的柏槎子村,来歼灭这股敌人。这次战斗,在王波的亲自指挥下,采取斩头去尾,中间挖心的战术,打得十分痛快,前后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全歼唐马部队百余人,使数千名劳工获得解放,俘敌四十,缴获机枪三挺,步枪数十枝。而王波所指挥的八、九两个连队,仅轻伤三人。这次战斗,使敌人妄想修通南北国道的打算,宣告破产。

  唐马部队的失败,使敌伪军惊恐万状。敌伪头目们已经无法控制局势,内讧不断,靖安军中三个小队长,将他们的顶头上司打死后,领着一百多伪军,携带全副武装,起义投奔十团。

  从一九四一年底起,丰滦密进入最艰难的时刻。敌人调用重兵,对丰滦密施行横竖分割,层层包围,推行“防卫集体村”和“篦梳清剿”的“强化治安”。外挖封镇沟,内修隔离墙,到处驱赶群众,关进人间的活地狱——人圈,制造了骇人听闻的百里无人区。当时,敌人制造集体大屠杀事件,仅臭水坑一次,死亡群众百多人,其他一次被敌屠杀三、五十人的就有许多起。敌人为着赶走十团和摧毁丰滦密抗日根据地,施用了种种灭绝人性的手段,他们放火烧山,推倒院墙,杀掉牲畜,砍倒正在吐穗庄稼,在水中施放毒药,并且五天一小扫荡,十天一大扫荡,使十团和根据地的群众,几乎完全丧失了全存条件。

  在这种极端艰难困苦的条件下,王波和他的战友们,为了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为了保证党中央、晋察冀军区同冀东地区之间的来往联系,仍留在丰滦密广大山乡中坚持斗争。没有房子住,就自己制做了一种可以随身携带的小帐篷,数九寒天没有取暖设施,就利用梯田埂子,自己修筑土火炕;没有粮吃,就用草木的根叶来充饥。这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队伍,以坚韧不拔的革命精神,不惧艰难困苦的英雄气慨,在丰聚密一直坚持到抗战胜利。为了适应斗争环境,王波把部队化整为零,组成若干支武装工作队,展开政治上的攻心战,给敌伪头目写信宣传抗日政策,镇压铁杆汉奸,利用夜间走向平原中的大市镇,分化、瓦解和争取社会的上层分子,造成团结广大群众、孤立顽固敌人之声势,使十团得以生存和继续战斗。

  在丰滦密地区有两个被日寇收买和豢养的土匪头子燕子李三和杨国宗,他们胡作非为,到处坑害老百姓,专门和十团作对。王波通过分化瓦解,然后派人把李、杨二人捕获,并立即处死。这样就促使为数众多的伪军和伪职员长期动摇于敌我之间。有利于丰滦密抗日根据地的巩固和扩大。

  一九四一年二月,当十团团长白乙化同志牺牲后,王波深情地写下了一篇悼念文章表达了自己的坚定信念,其中有这样一段话:

  “革命是要流血的,用血肉换来的代价,那才是最宝贵的代价!用血和肉来灌溉那独立、自由、解放的花朵吧!”

  “这种为革命牺牲、不但值得崇拜,而且是必须学习!”

  “没有那种牺牲的精神,日本鬼子就无法赶跑,革命就无法胜利。前进吧,踏着牺牲者的血迹!”

  白乙化牺牲后,王波就任十团政治处主任,中共平北丰滦密联合县委委员,并兼桃山地区政委。

  四

  一九四三年冬季,王波率领着十团三个连队,长时间活跃在桃山地区。一天,伪满洲国陆军八旅三十四团二营的日本军官近藤和春田秀夫派一个连的伪军,到盛产黄金的香水峪村,抢掠矿工手中仅有的一点粮食,为了保护群众利益,王波立即派出部队打击这股敌人。枪响以后,更多的敌人围了上来。敌众我寡,形势险恶,为着避开敌人的锋芒,王波指挥着部队转移,并在敌人眼前时隐时现的走着,如同牵牛。春田秀夫率队穷追不舍,近藤紧跟后边,就这样一前一后,从半城子到水石峪,又从水石峪牵到双石塘,往返数百里,最后绕回香水峪。转悠了好几天,伪军们已经被捉弄的疲备不堪,春田秀夫便停止了脚步,等待着走在后面的近藤。王波抓住敌人正在休息之机,组织部队,对敌人进行猛烈反击。战士们英勇顽强,如同猛虎下山一般,仅用了十几分钟,就把敌人打了个懵头转向,狼狈逃窜了。

  战场还没来得及打扫,敌人的援兵就扑了上来。为了保存部队的实力,王波又命令部队迅速转移,甩开敌人的主力。

  王波为着掩护部队安全转移,他在队伍后面边走边阻击敌人。敌人的迫击炮弹片,击中王波的腿部,王波负了重伤。他躺在杂草丛中,把伤口包扎好看来走是走不动了,只好在草丛中隐蔽。为防不测,他将刚接到的党的机密文件烧毁。这时他发现在南相峪和北相峪之间的一道山梁上,敌人正在追捕群众。群众,是十团能够在丰滦密长期坚持下来的坚实基础。一个革命战士,怎能亲眼看着群众遭受损失、痛苦和灾难。王波强忍着伤口的疼痛,端起步枪向敌人射击,把敌人的注意力引到自己这边来。这时,几发迫击炮弹飞来,王波的头部又负了重伤。在就王波同志昏迷的时候万恶的敌人冲了过来,杀害了他。割去了他的头颅。时年王波同志三十一岁。

  王波同志经常和战士们讲:“为着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而牺牲,无尚光荣!”他,在战场上实现了自己的诺言。

上一篇:耗尽心血断肠肝——记周建华烈士
下一篇:书生意气 挥斥方遒——记宋铁岩烈士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8-02-12 12:33:56

抗战英烈事迹综合资料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