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战英雄抗战阵亡将军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杨靖宇在辽宁的抗日活动

添加时间:2018-02-12 11:08:10 来源:360图书馆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杨靖宇同志是名扬中外的抗日民族英雄。在那艰苦卓绝的东北抗日战争年代,杨靖宇同志为了驱逐日寇、推翻伪“满洲国”,领导抗日健儿浴血奋战在长白山麓,鸭绿江畔。“满腹棉絮枯草,战斗到最后一人” ① ,以身殉国。

  杨靖宇同志原名马尚德,字骥生,一九O五年二月十六日出生于河南省确山县李湾村一个贫农家庭。一九二六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一九二七年加人中国共产党。曾任豫南工农红军游击队总指挥、抚顺特支书记、哈尔滨市委书记、南满省委书记、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军长、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总司令兼政委等职。一九四O 年二月二十三日,在濛江县壮烈牺牲,年仅三十五岁。

  杨靖宇这位顶天立地的人民英雄,他的丰功伟绩,早已书之于各种书刊史册;他的崇高品德,广泛地在人民群众中赞颂流传。本文在这里记述的仅仅是他在辽宁地区抗敌救国活动的几个片断。

  抚顺矿工的怒吼

  一九二九年,在抚顺煤矿工人的工棚里,住着一位生气勃勃、和蔼可亲的青年,人们称呼他“老张”。他瘦高个儿,四方脸,双目炯炯,仪态大方,给人一种刚毅的印象。他,就是受我党中央委派来东北做地下工作的杨靖宇同志。因为革命需要,他化名张贯一。

  抚顺,是东北的煤都,有以采煤工人为主体的庞大的工人阶级队伍。+九世纪初叶,日俄战争后,抚顺煤矿被日本侵略者霸占。一九二七年满洲省临委成立后,即派出干部在矿区建立了党团组织。翌年,抚顺特支成立。不久,由于叛徒出卖,抚顺特支遭到破坏,工人运动一度处于无领导的消沉状态。为了恢复组织,加强对工人运动的领导,杨靖宇一到东北,中共满洲省委即派他担任抚顺特支书记。为了掩护自已,便于工作,他当上了一名采煤工人,住在工棚里,和煤矿工人生活在一起。开始工人不了解他,对他存有戒心。为了消除工人的疑虑,取得工人的信任,他自报是山东省曹州府李庄人(因矿区山东人多),和工人们以老乡相称。每天,他和大家一样,吞嚼着苦涩发霉的饭食,在阴暗潮湿的矿井里爬进爬出,干着又脏又累又危险的活计。逐渐地他不仅了解不少情况,也使工人们觉得这个“山东张”,为人实在,有股火辣辣的热乎劲,乐于帮助别人。谁有困难,哪家出了什么事,他都给出主意,想办法,因而都愿意和他接近,愿意和他交朋友,他成了煤矿工人们的主心骨。正如他写给满洲省委的报告里说的:“在白区做工人运动,不能在工人之外,必须职业化在工人之中,和工人同寝、同食、同做、同息,才能很好地了解工人要求,领导工人斗争,组织与教育工人,自已才能得到最好的掩护。”②

  面对日本资本家的残酷压榨和非人虐待,工人群众的反抗情绪日益高涨,杨靖宇同志就积极启发和领导工人开展斗争。有一次,矿上的日本人贴出告示,无故裁减工人,使许多矿工失业。被裁下来的矿工们纷纷找杨靖宇同志,询问怎么办。杨靖宇下班后,悄悄地邀请几个工人积极分子进行研究,决定开展罢工斗争。又秘密召集矿工代表开会,对罢工作了周密细致的安排。在杨靖宇同志的领导和部署下,矿上的罢工开始了。随着一阵长鸣的气笛,矿工们从井下坑道,从工棚住处,纷纷涌向矿上的办公处。工人们的怒吼声响遍全矿:“要求收回被裁减的工人”、“不准加班加点 ”、“给工人增加工资”。矿井里一片混乱,煤道上的车斗横躺竖卧,道岔子被搬上了死线。经过几天的坚持斗争,矿上的日本头目胆怯了,不得不答应矿工们提出的全部复工条件,罢工斗争取得了胜利。杨靖宇在矿工中的威望也更高了。

  在杨靖宇的努力下,抚顺党团组织迅速恢复,还建立了广泛联系群众的外围组织——救济会和兄弟会。矿区的工人运动不断发展,并扩展到本溪、鞍山等地,引起了日本侵略者的极大恐惧。惊呼:共产党要以抚顺为基地“赤化整个东北。”“最近煤矿里突然事故接连发生,……经常以反抗的态度来对付日本人,不知何时就要暴发劳动争议,形势是非常严重的。”因而,派特务、密探四处活动,加紧搜查。

  一九二九年八月三十日,杨靖宇在抚顺欢乐园福合客栈与王振祥等五人一起被日本警察署逮捕。敌人连夜刑讯,给杨靖宇灌凉水,灌煤油,上大挂,用皮鞭抽,施以种种酷刑。但是敌人没有从杨靖宇嘴里掏出半句真言。日本警察署无奈,只好以“共产党嫌疑犯”为名把他引渡给抚顺地方法院,最后又被解往沈阳的省高等法院。在法庭审讯的时候,杨靖宇巧妙地应付敌人。他说:我是从山东家“到千金寨作买卖的,我不知共产党是作什么的,… … ”③是在客栈里逮捕别人时“受牵连捕来的”。敌人始终没有搞清他的身份。但由于是日本人送来的;又在客栈里搜出有《 红旗 》、《满洲省委工作计划 》、《省委通告第三号》④等所谓“违禁品”,因而被省高等法院以“反革命嫌疑”⑤,判处一年零六个月徒刑。这年末,在奉命赦免政治犯时,奉天当局以杨靖宇“系判决执行未经自首的共产犯” ⑥ 为由,对杨不予赦免。一直到一九三一年春,杨靖宇刑满获释。不久,中共满洲省委便派他去哈尔滨继续从事地下工作。

  开辟辽东抗日游击区

  一九三二年秋,杨靖宇同志代表中共满洲省委到吉海铁路沿线的磐石、海龙等地整顿抗日游击队,组成了“中国工农红军三十二军南满游击队”和“中国工农红军三十七军海龙游击队”。从这时起,他开始用“杨靖宇”名字。一九三三年“九 · 一八”事变两周年的时候,根据满洲省委的决定,南满游击队被扩编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独立师,杨靖宇任师长兼政委,政治部主任宋铁岩,参谋长李红光。独立师共三百余人,设两个团,一个政治保安连,一个由青少年编成的少年连(后改为少年营)。王仁斋领导的海龙游击队也与第一军独立师会合,王仁斋任独立师副官长。

  独立师是我党领导下的正式建立的东北第一支人民革命军队。它的建立使日伪深感不安。为了扑灭这支新生的抗日武装,日寇在东边道和吉海铁路沿线地区集中了日伪军一万余人,并辅以飞机数架,向第一军活动地区进行大规模的“讨伐”。在此险恶的形势下,死守地盘,消极防御,或者和敌人硬拚,就会重蹈以往自发抗日武装被击溃的复辙。因此,以杨靖宇为首的独立师领导做出决定:保存实力,深入敌后,开辟新的游击区,伺机狠狠地打击敌人。就这样,于一九三三年冬,杨靖宇率领的独立师一部分部队,插向敌后,向东南满的三角地带——辽吉交界的辽东山区挺进。

  辽东山区,属长白山麓的支脉。这里群山起伏,峻岭连绵。进可以攻,退可以守,是进行游击战的理想地区。况且这里又是“九 · 一八”后抗日义勇军活跃地区,有武装抗日的群众基础。这里的安奉铁路,是日本侵略者由朝鲜经安东侵占东北的交通命脉,又接近本溪、抚顺、奉天等大城市,战略地位极为重要。抗日队伍进入这一地区,无异等于在敌人的心脏上插上一把尖刀。

  一九三三年初冬,杨靖宇率独立师主力,冒着凛冽寒风,带头破冰涉水,渡过辉发河,开辟了辉南、梅龙、清原、柳河、金川、通化、兴京(今新宾)等新的游击区。一九三四年十一月初,南满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在临江县召开,会议决定组建南满临时特委和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杨靖宇任军长兼政委,李红光任参谋长兼一师师长,曹国安任二师师长。接着划分了游击区,杨靖宇和李红光率一师主力向新宾、桓仁、本溪挺进;二师向濛江、抚松、临江、辑安挺进;教导团政委王仁斋筹建三师,继续留守柳河、清源、通化、金川一带。到一九三五年春,一师兵力迅速壮大。在新宾、桓仁两县又分别组建了骑兵队。三师组建后,转战于新宾、清原、抚顺、西丰、开原一带。杨靖宇所开创的辽东抗日游击区不断扩大。

  杨靖宇同志为游击区制订了正确的工作方针,即:发动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争取和联合各方面抗日力量,打击敌人,保护人民。

  杨靖宇的部队穿的是杂色衣服,佩带红袖标,上有“东北人民革命军”字样。他们虽穿着不齐,但纪律严明,态度和蔼,尊老爱幼。一进百姓家门,就帮助群众挑水,扫院子。吃的是自己生火做的粗米野菜,睡在铺着稻草的炕上或地下。抗联的这种关心群众,不扰民、不害民的作风,受到群众的称赞。他们每到一地,都通过各种形式,如写标语、散传单,召集大小型会议,教唱革命歌曲等,宣传党的抗日救国方针、抗联的性质和任务,揭露日寇的侵略本质和罪行,号召群众参军参战,拥军支前,军民一心打击侵略者等内容。如一九三五年春,杨靖宇在桓仁海清伙洛就曾召集当地穷人姜东魁、于昭清、隋相生、孟广尧等聚到王伯永家开会,动员他们出来做抗日工作。后来他们都成了一师的地方工作员。

  在广泛宣传的基础上,桓仁、本溪的山区都普遍地组织起了“儿童团”、“反日会”、“妇女反日会”等组织,它们在抗联工作员直接领导下,宣传反满抗日,为抗联筹集给养,传递情报,带路,做了大量工作。

  与此同时,地方性的农民抗日武装——农民自卫队和青年义勇军,在本溪县的碱厂二、三道沟;桓仁的海清伙洛、横道河子、曲麻菜沟、洼子沟、川里、文治沟、仙人洞、高俭地、暖河子等地,纷纷组织起来。少者二、三十人,多的一百多人。装备多是土枪土炮,大刀梭标;少数是缴获来的长短枪支。一九三五年,在伪桓仁六区(现新宾县大四平乡)还成立了“桓兴反日农民自卫队司令部”,下辖两个大队。这些农民武装,在一师的领导下,异常活跃,他们在桓仁、本溪、新宾等地,不断地打击汉奸走狗,袭击日伪小股部队,破坏日寇设施,截击日军物资,并配合一师参加一些规模较大的战斗。他们的存在,使汉奸恶霸闻之丧胆,小股敌人不敢贸然活动。

  在游击区内,党的影响不断扩大,党的组织也逐步建立起来。一九三四年底,中共清原县委成立。一九三五年三月,桓仁特支成立。是年秋,桓兴县委成立,隶属中共南满特委领导下的通化中心县委。实际上直接受着南满特委书记杨靖宇的领导。县委成立后没有固定的办公地点,主要活动在敌人统治比较薄弱的山区——新、桓交界和桓、本交界地区。接着,一批有觉悟的农民陆续入党,党的基层组织如区委、支部也相继建立起来。

  与党的组织建立的同时,即一九三四年十二月,在本溪县碱厂二、三道沟建立了抗日地方委员会,这是游击区内第一个具有政权性质的抗日的机构。一九三五年四月,在宽甸的天桥构、四平街等地方,组织了“四平街乡政府”。一九三六年八月,中共桓兴县委书记李明山在新宾和桓仁交界地区组织了“新、桓乡政府”。同年秋,在本溪县外三堡曾组织过人民革命政府。在多数地区则建立起半公开的或秘密的抗日政权,表面应付敌人,实际上为抗联做事情。在党和抗日政府的组织领导下,在游击区实行过一系列相应的抗日政策,如在一些地区实行“二·五减租”政策,保障农民耕种土地的权利,彻底废除高利贷,帮助群众发展生产等。一九三五年春,杨靖宇同志带三百余骑兵来到桓仁后,因山区不适合骑兵游击战,遂撤消骑兵,将马匹无偿分给群众使用。此外,还动员和带领群众掀起了抵抗日伪各种捐税、勒索、差勤以及反对保甲制度的斗争。

  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精神,建立全民族的反帝统一战线,聚集和联合一切抗日力量。一师对土匪实行教育、联合、改造、收编的政策,提出了“团结一致,枪口对外,打倒共同敌人——日本帝国主义”的口号,收到很大效果。一九三六年元旦之夜,杨靖宇同志率部分队伍攻打本溪县碱厂堡时,就有“老北风”等股四百余人配合作战。一军在本、桓、宽地区收编的先后就有“老北风”、“北国军”、“大喜字”、“于胜武”、“于万利”、“天日”、“胜军”、“占山红”等许多股。他们随一师转战各地,给日寇以有力打击。未受改编但听从一师指挥的还有“占东边”、“西梅山”、“据东”等大小四十余股,总人数达二、三千人。他们也都配合抗联,到处袭扰敌人。当时日寇曾叫嚷“‘东边’刀匪如毛”。日本关东军司令官菱刈大将也不安地疾呼:“共匪杨靖宇执拗反日,造成皇军心腹大患,南满地区势必成为治安肃整重点。” ⑦

  一师进入辽东山区后,在立足的同时,就曾经在凤城、宽甸的四平街、大黑沟、绿豆营子、湖盖子、大牛沟、大红石砬子;桓仁的老秃顶子、海清伙洛、前后夹道子、高俭地和本溪的老和尚帽子、洋湖沟、城门沟等地,建立了一些军事密营。密营多设在山里僻静处,有的是地窖子、帐篷,也有房子。开始,这些密营主要用来贮藏物资,治疗伤员,修理枪械,印刷传单,制做被服以及部队过往住宿等。一九三七年秋以后,随着形势的日趋险恶,密营就成了抗联活动的重要据点。如老秃顶子有四、五处密营,军部、教导团、游击连等部队都在那里驻扎过。这时,一般地不和敌人正面交战。情况有利时,则突然袭击,破坏敌人的围墙、碉堡、公路、桥梁、电杆、电线等。一九三六年冬,杨靖宇同志带领军部来到老秃顶子,与一师游击连等部队会师,击退敌人进攻后,就在密营里度过了春节。

  一九三八年以后,由于日寇加紧了“讨伐”,抗联内部出现了分化,密营一个个被破坏,一军一师被迫撤出,开创了四年多的辽东抗日游击区,又重新沦于日寇的铁蹄之下。

  长白山麓鏖战急

  一九三五年八月,中共中央发表了“八一”宣言,号召全国同胞组成统一的国防政府与抗日联军,停止内战,抗日救国。根据宣言的精神,东北各地的抗日武装力量于一九三六年二月发表了 《 东北抗日联军统一军队建制宣言》。一九三六年春,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军。六月,东满党组织的负责人、抗联第二军政委魏拯民率二军主力一部,历尽艰辛,到达南满,同抗联一军联合编成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杨靖宇任总司令兼政委。基本队伍六千余人,接受一路军领导的其他抗日武装达到一万五千人左右。

  为了提高觉悟,鼓舞士气,团结战斗,打击敌人,杨靖宇同志挥笔谱写了《 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军歌 》。歌词是:

  我们是东北抗日联合军,

  创造出联合军的第一路军。

  乒乓的杀敌缴械声,

  那就是革命胜利的铁证。

  正确的革命信条应遵守,

  官长士兵待遇都是平等。

  铁般的军纪风纪要服从,

  锻炼成无敌的革命铁军。

  亲爱的同志们团结起,

  从敌人精锐的枪口下,

  夺回来失去的我国土,

  解放亡国奴的牛马生活!

  英勇的同志们前进呀!

  赶走日寇推翻“满洲国”,

  这一次的民族革命战争,

  要完成弱小民族的解放运动。

  高悬在我们的天空中,

  普照着胜利军旗的红光。

  冲锋呀,我们的第一路军!

  冲锋呀,我们的第一路军!

  杨靖宇领导的抗联第一路军一军一师、三师,在辽东山区纵横驰骋,浴血奋战,重创日伪军,取得了游击战争的辉煌胜利。从一九三四年到一九三八年,仅一师在本溪地区与日伪军作战即达三百一十余次,歼敌近二千人,缴获各种枪支一千五百余支。 ⑧ 据伪安东省警务厅统计,一九三六年四月到一九三九年三月,抗联一军在伪安东省(今丹东地区和桓仁、庄河县)同日伪军作战达一千二百余次。 ⑨

  杨靖宇将军是一位善于运用机动灵活战略战术的卓越的军事指挥员。他的作战指导思想是:避强攻弱,乘隙伺虚,以求打击敌人,发展自己,以及让避大敌,保存自己。因此,战略性质基本上是防御的,但又能集中兵力对付敌人的进攻,故必须回避每次敌人的“大扫荡”,迨至敌人分散和疲惫之后,迅速集中力量打击敌薄弱之点,然后再行迅速分散。 ⑩ 抗联一路军的指战员,称赞杨靖宇指挥战斗有三大绝招,即:半路袭击、远途袭击、化装袭击。

  一九三六年九月,杨靖宇率军部一百五十余名抗日健儿,来到宽甸县东部步达远地区。这里有个“宝兴厚”商号,经营烧锅、油坊、杂货等,坐落在大荒沟浑江口集镇,其老板兼任伪浑江口商工会会长,是个勾结日寇伪警为非作歹的汉奸,群众称为“宝兴衙门”。为了打击汉奸走狗,扩大抗联在群众中的影响,杨靖宇决定攻打“宝兴厚”。但是,“宝兴厚”围墙高大、坚固,设炮台六七座,有伪军严密把守,不易硬攻。杨靖宇决定化装袭击,进行智取.军部指战员伪装“日本守备队,由金医生扮装“日本指挥官”;刚收编的左子元抗日军伪装“土匪”。经过训练之后,于九月十三日,左子元率队由王家堡子出发,奔大荒沟后隈子,伪装的“日本守备队”紧跟在后面“追击”。假打一阵后,就直奔江口集镇。群众议论纷纷:“日本守备队来了。”“宝兴厚”的老板和江口伪警察信以为真,打开了商号大门,老板和伪警察紧急排队出街迎接。化装为“日本守备队”的抗联队伍,大摇大摆地走进“宝兴厚”院内,装扮日本指挥官的“金医生”将老板、伪警察集合一起训话,我军即迅速地占据了所有炮台,一声令下,强迫伪军放下武器。此时,敌人方知中计,但已无可奈何,只得举手投降。此战,俘日巡查一名,伪警察三十余人,缴获一部分军用物资。当地群众拍手称快。至今还流传着杨司令智取“宝兴厚”的佳话。

  接着,杨靖宇率部活动在宽甸县东北部太平哨、牛毛坞一带。一天,杨靖字将军得知驻宽甸城日本守备队,要在农历八月十四日往牛毛坞、桓仁运送给养的情报,便决定在牛毛坞错草岭——宽甸到桓仁的必经之路,采取“埋伏袭击”战术截击日寇汽车。

  一九三六年九月二十九日(农历八月十四日)凌晨,杨靖宇把全部兵力布置好了,进入阵地。有的埋伏在山头上,有的埋伏在庄稼地里和公路两旁壕沟里。中午,果见有十一辆汽车从错草岭顶上露头了,每辆车上都有全副武装的日军押车。当车走到岭半腰时,狡猾的日军都跳下车来,徒步搜索前进。当走到我军伏击圈内,刹时,枪声四起,杀声震天。战斗到下午两、三点钟时,驻牛毛坞伪警察四、五十人前来增援,也被抗联部队一鼓作气打跑了。经过四五个小时激战,击毙日军三四十名,烧毁敌人汽车十一辆,缴获日寇长短枪三四十条,机枪两挺,小炮一门,以及弹药、军装、大米、白面等很多物资。

  经过这两次战斗,杨靖宇在人民群众中的威望更高了。有些群众自动组织起来给游击队送情报,送来米、面和蔬菜等物资,支援抗联抗击日本侵略者。同时,广大爱国青年,在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救国”政策的感召下,积极参加了杨靖宇领导的抗联部队。

  位于宽甸、桓仁、本溪县接壤处的四平街,山高林密。杨靖宇率领的抗日联军,到四平街、天桥沟一带活动,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发动与武装群众。四平街南边四十多华里的双山子,驻有日本守备队二百多人,伪警察二三百人。一九三六年秋,日寇对四平街、天桥沟一带进行扫荡,派了四架飞机对居民进行狂轰乱炸,派兵进山,烧毁群众的房子,把群众赶出山沟,实行“三光”政策,清乡并屯,妄图切断抗联同广大人民的联系。

  为了狠狠打击这股敌人,于十一月十日晚,杨靖宇首先下令把四平街通往桓仁、赛马等地的电话线切断,只留下通往双山子的电话线路。然后,他亲率主力埋伏在双山子通往四平街之间的大佛爷沟门山头和道路两侧的壕沟,派了部分兵力分三路向四平街佯攻。当晚九点多钟,佯攻四平街的枪声大作,驻四平街的日军和伪警察误认为是抗联主力来攻,慌忙向各地呼救。因通往其它地方的线路不通,只有通往双山子的线路摇通了。不一会儿,从双山子向四平街增援的日寇和伪警察分乘四辆汽车开到大佛爷沟门,进入伏击圈。前边是由椎明指导官和杨二虎率领的伪警察分乘的两辆汽车开路,杨靖宇把他们放了过去。后两辆汽车是日本陆军步兵少佐水出部队。当这两辆汽车一进入伏击圈时,立刻杀声四起,短兵相接,抗联战士与日寇展开了白刃战。经过激烈的拼搏,击毙日军水出少佐以下十五人,击伤一名,烧毁汽车两辆,缴获机枪一挺,长短枪十支。

上一篇:赵尚志:日军眼中“大大的赵尚志”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张波

抗战阵亡将军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