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英雄名录各省抗战英烈名录与英勇事迹抗战英烈事迹综合资料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抗战英烈白文冠:宁死不吃日本人粮食的英雄母亲

添加时间:2018-02-09 16:24:38 来源:精英家教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白文冠,1878年1月生于清直隶河间县城(今河北省河间市瀛州镇)白狮子街的一个回族家庭。姊妹六人,文冠最长,未嫁时人称大冠姐或大冠姑。少时在清真寺学经,略识文字。21岁时嫁与献县东辛庄贫苦农民马永常为妻,共生四子,长子守朋,次子守清(后改名本斋),三子进坡,四子宝聚三岁夭折。

  马家仅有薄田五亩,丰年勉强度日,凶年则食不果腹。1905年,华北大旱,赤地千里,饿殍枕道。马永常被迫携他的两个弟弟到口外(即张家口、喜峰口等长城隘口以北的地区)谋生。

  白文冠独立撑持一家生计,她心地善良,秉性刚烈,乐于助人,经常周济更贫苦的乡邻,深得村民敬重。本斋兄弟懂事后,白文冠经常给他们讲苏武牧羊、岳母刺字、木兰从军的故事,鼓励孩子们“身要直,心要正,不要损人利己,人穷志不可短,长大要为咱穷回回争口气。”母亲的言传身教对本斋兄弟幼小的心灵产生了重要影响。

  白文冠见次子本斋聪敏好学,便节衣缩食,供本斋读了二年私塾,后因家境益艰而辍学。本斋13岁别母离家,千里寻父,闯荡口外关东,历尽艰辛。后投身行伍,以军功升至东北军团长。后随军入关驻防胶东牟平一带。白文冠经常托人给儿子带信,告诫他清正为官,万勿扰民。马本斋谨遵“为民除害,为国造福”的母训,严格约束所部,决不准骚扰百姓,胶东父老曾敬赠万民伞一把,以彰其德。

  马本斋出身寒门,狷介自守,刚正不阿,渐为军阀所不容。九一八事变后,马本斋在母亲的鼓励下,主动请缨与日军作战,遭上司严词训斥,遂辞官还乡。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大举南侵,国民党河北守军30余万不战而逃。日军铁蹄所到之处,烧杀淫掠,无恶不作。位于子牙河西岸的东辛庄屡遇日寇涂炭,村里村外一片哭声。白文冠强忍悲痛,对乡亲们说:哭管什么用,要想个法子活下去,常言说:“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她把次子本斋、三子进坡叫到跟前,郑重地说:“咱回民有句俗话,‘对恶狗用棍子,对强盗用刀子’。小鬼子打到咱家门口,杀人,抢东西,烧清真寺。这个仇,要报啊!”又说:“本斋,你当过兵,打过仗,咱不能眼看着大伙叫鬼子欺负!”这时马本斋正在暗中联络抗日分子,观察时局。母亲的话极大地坚定了他拉队伍打鬼子的决心。

  1937年初冬,马本斋组织起70余人的抗日义勇队。他们手持大刀、长矛、土枪在子牙河畔狙击敌人,保卫农乡。白文冠不顾年迈体弱,携儿媳走东串西组织起30多名妇女,为战士做饭、送水、洗衣裳,主动承担后勤工作。在白文冠的影响下,东辛庄的乡亲们都积极参加到抗击日寇,保卫家乡的斗争中,有力地支持了这支新生的抗日队伍。

  但是回民抗日义勇队成分复杂,战斗力差,虽打过几次胜仗,但损失也很惨重。在日伪军和土匪武装、地主武装的压迫下,难以有大的发展。内部也经常发生争权夺利骚扰民众的事,使马本斋陷入极大的苦闷之中。

  知子莫若母,白文冠一边为儿子擦洗伤口,一边劝慰说:“打日本光守在家门口不行,总得找个靠山,光靠咱这几十号人不行。国民党不打鬼子,还扒堤放水淹咱们的房子庄稼,靠不住。听人说八路军打日本,是不是找找孟庆山、吕司令?(孟庆山、河北抗日游击军司令员;吕正操,河北人民自卫军司令员。后两部合编为八路军第三纵队并成立冀中军区)。

  马本斋也在考虑这个事,但当时冀中一带有个回奸组织,到处散布八路军是汉人的军队,共产党要消灭一切宗教等种种谣言。许多回族同胞不明真相,马上要带着队伍投八路军确是困难重重。白文冠的话又一次温暖着儿子的心,他决定派三弟进坡到河间同孟庆山领导的河北抗日游击军取得联系。这时,党组织派回族干部共产党员刘文正等同志找到马本斋,他们带来了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宣传了党的民族宗教政策,消除了马本斋和多数回族战士的疑虑。马本斋毅然把队伍拉到河间,改编为回民教导队。此后,这支部队同党领导的另一支回族抗日武装合编为回民教导总队,马本斋任总队长。1939年6月,经中央军委和晋察冀军区批准,回民教导总队扩建为八路军第三纵队回民支队,马本斋任司令员,红军干部郭陆顺任政治委员。

  马本斋率领数千回汉健儿,纵横驰聘于冀中大地,拔据点,破公路,连战皆捷,歼灭敌伪大量有生力量。战斗间隙,支队经常回东辛庄一带驻扎整训。白文冠总是把郭政委等汉族干部接到家中,亲自做饭、敷药、洗衣。并一再嘱咐马本斋要谦虚谨慎,好好向汉族同志学习,为了打败日本帝国主义,回汉要亲如一家。在母亲的教育下,马本斋与郭陆顺在战火中结为知己。二人坦诚相见,患难与共,配合默契,成为回汉团结抗日的楷模。当时在回民支队任参谋的哈少甫利用他同马本斋的亲戚关系在回汉干部战士之间搬弄是非,企图使回民武装脱离党的领导。在这危急时刻,白文冠义正词严地怒斥哈少甫居心不良,没有依玛尼(意为信仰虔诚),坚决支持马本斋跟共产党走团结抗日的光明大道。

  回民支队在党的关怀教育下,经过血与火的洗礼,成长为“无坚不摧,无敌不克,打不烂,拖不垮的铁军”。

  1940年后,日军利用国民党寻求妥协的机会,重兵回师华北,对中共领导的敌后抗日根据地进行疯狂的“清剿”、“扫荡”。马本斋的故乡成了敌人的眼中钉,日伪军多次袭击东辛庄,烧毁清真寺,杀死阿訇和许多回族同胞,马本斋的长兄马守朋也被枪杀。马本斋率回民支队同仇敌忾,神出鬼没,以游击战和运动战相结合,在运动中相机歼敌,使驻守河间的日军山本联队屡遭重创。

  面对马本斋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山本暴跳如雷而又一筹莫展。他采纳了从回民支队投敌的叛徒哈少甫的毒计,决定逮捕白文冠,逼降素有孝子之名的马本斋。同时以白文冠为饵,诱马本斋率部来救,乘机消灭回民支队。

  1941年8月27日(农历七月初五),日伪军五六百人荷枪实弹,包围了东辛庄。围村之前,白文冠和部分群众已隐蔽到村外的庄稼地里。日伪军挨家挨户进行搜查,把许多群众押到清真寺前,四周架起机关枪,用刺刀对准人们的胸膛,逼问白文冠下落。乡亲们眼中喷着怒火,没人说一句话。日军宪兵队长猪股和汉奸翻译崔丰久气急败坏,从人群中拉出青抗先队员马维良、马维安。日军用尽捆绑、吊打、火烧、灌辣椒水等种种酷刑,马氏兄弟始终只有三个字“不知道”,疯狂的日军遂将二人枪杀刺死。

  傍晚时分,一群日伪军将在庄稼地里隐蔽的群众也赶了出来,白文冠就在其中。敌人又在人群中拉出了白文冠的邻居、50多岁的汉族同胞王兆喜,日寇用刺刀对准他,逼问白文冠在哪里。王兆喜看见白文冠就在人群里,却从容地说:“老太太跟他儿子走了。”崔久丰已探得白文冠在家的情报,于是大吼一声“往死里打!”顿时马鞭、枪托、木棍应声而下,王兆喜被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但他始终咬紧牙关,宁死不讲。日军又要刺死王兆喜。

  “住手!杀人的强盗!”人群中突然传来愤怒的喊喝。白文冠极力挤出保护她的人群。愤然来到崔丰久面前,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好狗还把三邻护,义马救主人世传,你这个禽兽不如的汉奸!”马老太太越说越激动,越骂越起劲,她转身对乡亲们喊道:“老的少的们,这家仇国恨早晚要报,这笔血债一定要他们偿还!”崔丰久被白文冠威严的气势镇住了,结结巴巴地问:“你是谁?”“我就是你们要‘请’的马老太太。”猪股走近白文冠,满脸奸笑地说:“老太太别生气,马本斋大大的英雄,皇军要跟他交朋友的”。白文冠面对猪股,咬牙切齿地骂道:“你们这些该死的畜牲,杀人的强盗,你们还能横行几天!”猪股见群众不顾个人安危,随白文冠向前拥来,便命令赶快把马老太太带走。

  白文冠挺了挺胸膛,大义凛然地向前走去,走了几步,她又回过头来高声对乡亲们说:“你们放宽心,我知道该怎样对付这帮狗强盗,你们转告本斋,叫他狠狠打鬼子!”敌人急忙推来一辆独轮车,几个伪军把白文冠扶上小车。愤怒的群众拥了上来,猪股和崔丰久命令日伪军上前阻拦。在敌人大队人马的簇拥下,白文冠被押至距东辛庄较近的献县臧桥据点。次日,日伪军100余人分乘五辆军用汽车将白文冠带到河间县城。

  日军联队长山本大佐按回民风俗摆下丰盛的宴席节,还配有各式糕点水果,假惺惺地要为马老太太压惊。白文冠虽然一天一夜没吃饭了,但对这满桌的饭菜却不屑一顾。山本满脸堆笑,左一个请,右一个请。白文冠说:“我是中国人,不吃日本的饭!”山本讨了个没趣,遂令宪兵队连夜审讯白文冠。

  宪兵队的审讯室森严而恐怖,老虎凳、皮鞭、烙铁、竹签等种种刑具一应俱全。伍长左次身挎战刀,目光凶狠。当问到你有几个儿子,叫什么名字时,白文冠昂首回答:“他们都叫抗日。”左次伸出大拇指,奸笑着咕哝了一阵。翻译崔丰久忙凑过来说:“马本斋是皇军佩服的英雄,你要把他找来,起码当个师长旅长的”。白文冠反唇相讥:“你们不是要找我儿子吗!他就在河东,有本事和他打去,抓一个老婆子算什么能耐。”左次气得哇哇乱叫,拔出明晃晃的战刀在白文冠眼前晃动着,白文冠挺起胸膛,眼都不眨一下。审讯只好草草收场。

  山本见白文冠威武不能屈,又邀来伪河间县长孙蓉图,并指派与白文冠沾亲的伪县政府传达员佟万城夫妇侍奉老人家。企图用软磨的办法迫使白文冠就范。孙蓉图装出一副伪善的面孔,亲自斟水端饭。咬文嚼字地说:“马本斋文能治国,武能安邦,是河北不可多得的人才,所以敬请老太太给令郎修书一封,只要他肯投顺皇军,保证高官得做,骏马得骑。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大仁大孝之子,对母亲的教示是不敢违逆的。”白文冠听着伪县长的一番罗嗦,怒火中烧,一字一顿地说:“告诉山本,我生养的孩子是中国人,他是坚决抗日的八路军,一向不知道有投降二字。我宁死不能写信劝降”。面对如此刚烈的老太太,孙蓉图无地自容,灰溜溜地走开了。

  佟万城夫妇和白文冠是远亲,论辈份称白文冠为妗子(即舅母)。他们两人妗子长妗子短一个劲地劝白文冠吃饭,遭到严词拒绝。二人扑地跪倒,哀求白文冠:“日本人下了命令,你要有个好歹,我一家人都没命了。你就救救我们全家吧。”白文冠一则以气,一则以怜。她微微喘息着说:“孩子们,别糊涂了。为了赶走鬼子,多少人丢了命啊。咱可不能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主啊。你们说给本斋,他娘死得值,只要他好好打鬼子,就是对娘尽孝了。”

  农历7月12日,山本带着伪县长孙蓉图和叛徒哈少甫钻进佟万城家。一进门,哈少甫忙上前喊:“大姑,睁睁眼,我来看你来啦!”“你是谁?”“我是少甫!”“你给我滚开!你这个回族的叛徒,出卖祖宗的败类!”这时,山本上前威胁说:“今天你不写信,叫你死了死了的!”说着拔出手枪往桌子上“啪”的一拍。孙蓉图看着主子的脸色往前凑了凑:“老太太,别不知好歹,大日本皇军不是好惹的!”白文冠这时已绝食七天,但在敌人面前仍然是那样刚强:“我早知道你们厉害,你们有本事去找马本斋,告诉你们,我进了河间城,就没想活着回去!”敌人被白文冠骂走了。后来,孙蓉图又来劝食,始终无效。白文冠这位伟大的中国女性,被捕后大义凛然,绝食九天,以身殉国。

  白文冠被捕后,回民支队的干部战士,义愤填膺,纷纷要求攻打河间救出白文冠。马本斋懂得这是敌人设的囚母迫降和金钩钓鱼的连环毒计,他强忍悲痛,率部转战沧、河、献边缘地带,毙、伤、俘日伪军500余人,粉碎了敌人的阴谋。白文冠牺牲后,马本斋及回民支队全军戴孝,迅速处死了谋害白文冠的叛徒回奸哈少甫和前来游说劝降的回奸马庆来。在河间城外连打几个胜仗,迫使山本联队龟缩在河间城内。

  冀中党、政、军、群各界,为白文冠召开了隆重的追悼大会,号召全区人民向白文冠学习,化悲痛为力量,坚决打败日本帝国主义,为白文冠和抗日英烈报仇,极大地推动了冀中乃至晋察冀边区抗日斗争的开展。延安各界也举行悼念活动。《解放日报》两次以较大的篇幅报道了白文冠的英雄事迹。朱德总司令和彭德怀副总司令致电冀中军区,称赞:“中国人民有这样的母亲,不仅是中国人民的光荣,中国妇女的光荣,而且是中华民族不会灭亡的具体例证。”两年后,身经百战,率部所向披靡,屡建奇功的马本斋积劳成疾,病殁军中。朱总司令写下著名的挽联:“壮志难移,回汉各族模范;大节不死,母子两代英雄。

上一篇:抗战英烈陈文彬:帮助贺龙收复宁武城一战成名
下一篇:抗战英烈刘子超:山东革命文化运动的先驱者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8-02-09 16:26:36

抗战英烈事迹综合资料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