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战英雄抗战将领共产党抗战将领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黄克诚向中央三次谏言谈抗战

添加时间:2018-01-12 15:01:10 来源:《铁军·纪实》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建议恢复政治委员制度

  卢沟桥事变发生后,蒋介石不得不接受共产党提出的国共合作要求,承认了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和陕甘宁边区政府。红军将士也极不情愿地从八角帽上摘下五角星,穿上了国军军服。为适应国民党编制的要求,根据1937年5月党的苏区代表会议关于组织问题决定的精神,取消了政治委员制度。

  在此期间,黄克诚被任命为八路军总政治部组织部长。他的直接领导是政治部主任任弼时、副主任邓小平。自从取消了政治委员制度,敏锐的洞察力让黄克诚始终感到不安和忧虑。适逢平型关战斗结束,黄克诚到一一五师检查政治工作情况。到达部队后,黄克诚进行了一次深入细致的调查,一些严重问题非常清晰地显现出来:部队取消了政治委员制度,从旅到连,各级只有正副军事领导人,多增一个副职。仅仅几个月的时间,部队作风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政治工作明显被削弱了,军阀习气如同瘟疫在滋长蔓延,一些基层干部甚至模仿起了国民党军官的作风,大讲排场。原有的红军传统、党的核心领导作用被严重削弱,队伍中潜伏着一种致命的危机。如此下去,部队难免要面临改变性质的危险。

  在洞察到这种危害后,黄克诚对师首长说了自己的想法,“建议恢复我军政治委员制度,开展反军阀斗争,保持我军的光荣传统。”在师首长表示赞同后,黄克诚立即将意见汇报给任弼时。在任弼时的支持下,黄克诚没多久便完成了一份题为《目前军事建设中的部队政治工作》的报告。黄克诚在报告中认为:“历史教育我们,我党要保持对军队的绝对领导,非依靠政治委员不可;特别是在今天民族敌人与其他方面危害分子严重威胁破坏根据地,与军队分散隔绝,上级领导不易集中等情况下,就更显得尤为重要了。”“政治工作的建设是目前军事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离开了政治工作建设,则军事建设是不完备的,甚至军事建设本身将受到严重的损失。”这份报告随即以朱德、彭德怀、任弼时三个人的名义上报给党中央。

  毛泽东接到报告后,曾一连几天,窑洞里的灯光彻夜不熄。很显然,毛泽东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不久,中共中央军委便宣布恢复了八路军的政治委员制度。从那时起至今,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军队虽然几经易名,却再未更改过部队中军政各有一个主官主持工作的制度。

  在恢复政治委员制度的同时,党中央又乘势在全军展开了整顿军阀残余作风的运动,一批卓越的政治领导人聂荣臻、关向应、邓小平等走上了领导岗位,为这支军队的成长鞠躬尽瘁。黄克诚本人也被任命为一一五师三四四旅政治委员。

  黄克诚无疑成为这一时期中国军队在历史转折关头时的焦点人物,他坚持实事求是原则,及时发现了部队的军阀习气并予以纠正,并建议恢复政治委员制度。他敏锐的政治洞察力、高度的责任心,促使他站在全局角度上秉义直言。

  建议开展反摩擦斗争

  黄克诚继1937年建议恢复八路军的政治委员制度后,又于1940年初向中央提出了第二个建议—开展反摩擦斗争。由于这项建议及时、准确,使得八路军的拓展方略得以实施,部队硕果予以巩固。

  1939年,正当八路军革命力量日益发展壮大之时,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共活动也日益频繁,反共顽军不断地向抗日根据地军民寻衅滋事,肆意妄为,制造摩擦,妄图削弱八路军实力,进而彻底消灭八路军。特别是在1939年底和1940年初,反共摩擦活动达到了高峰,国民党背信弃义、肆无忌惮:在西北,胡宗南部向陕甘宁边区进犯,占领县城,并觊觎延安;在山西,阎锡山向抗日新军和八路军进攻,杀害抗日军民,企图摧毁抗日民主政权;随后,蒋介石又调集10万军队大举进犯太行、太岳、冀南、冀鲁豫抗日根据地。这其中以国民党顽军石友三、朱怀冰等反共活动最为突出,甚至妄图袭击八路军总部。

  山雨欲来风满楼。面临严峻的形势,黄克诚忧心忡忡,相机待变。适逢彭德怀从延安经西安、洛阳进入晋东南地区,快到平顺时,黄克诚连忙赶去迎接。一见面,就直接向他汇报了国民党军队与八路军摩擦的情况,一路上两个人边走边谈,分析局势,谈应敌策略。一到旅部,彭德怀的作战方案便成竹在胸,立即下令调动部队准备打朱怀冰。彭德怀打仗历来都是坚决果断,但这次是要打与红军有统战关系的国民党军队,而且又难免是一个大仗。黄克诚思前想后向彭德怀建议先请示延安再动手,因担心延误战机,彭德怀一面派人发电报调动部队,一面报告延安。

  在彭德怀和一二九师首长的指挥下,反摩擦战役很快就打起来了。石友三部首先被打垮,紧接着是朱怀冰、鹿钟麟、张荫梧等部陆续被打垮。至此,八路军彻底打退了国民党掀起的第一次反共高潮,巩固了太行革命根据地。值得一提的是鹿钟麟在林县被黄克诚部三四四旅活捉,黄克诚得知后随即将他放回,从而也确保了统战关系的连续性。

  一个战略家的基本素质就是看问题时要有较高的起点,能勇敢地超越自我,站在党的立场上直抒己见,屡献良策,并能站在民族大业的高度审时度势。黄克诚无疑就是这样的人,他坚持真理,在共产党和国家面临危机的历史关头,敢于直言献策,为党和军队避免了不必要的损失。

  建议进军华中

  黄克诚在抗战中的第三次谏言—进军华中,更是具有历史意义。这一谏言被采纳后,不仅打通了八路军和新四军的联系,也使华中的抗日根据地连成一片,极大地加速了抗日救国战争的进程。

  1940年4月,黄克诚奉命离开太行山赴冀鲁豫,率领三四四旅和纵队直属队越过平汉路,到冀鲁豫与新二旅、新三旅会合。到达冀鲁豫和杨得志会合后,奉命组建了冀鲁豫军区和军政委员会,黄克诚兼任军区司令员及军政委员会书记。此时部队已发展到2万余人,黄克诚考虑到冀鲁豫集中这么多部队,不利于大部队的活动和发展,回旋余地也不大,遂根据中央“巩固华北,发展华中”的战略部署精神,向中央和总部建议将部队分成两部分,由黄克诚和杨得志各带领一部分,一面坚持冀鲁豫斗争,一面越过陇海路,向华中发展。

  黄克诚的建议,得到了中央军委的高度重视,在主要领导人达成共识后,中共中央于4月17日电示:新二旅及三四四旅共12000多人,由太行山出发,在冀鲁豫边界设法消灭石友三部后,随时准备调往陇海路南,配合彭雪枫部行动。5月,黄克诚率部挺进华中。6月20日,南下的先头部队到达豫皖苏边区新兴集,与彭雪枫率领的新四军六支队会合。6月27日,中央军委电示与彭雪枫部合编为八路军第四纵队。彭雪枫任司令员,黄克诚任政委。

  随后,根据中央的战略意图,黄克诚将三四四旅(欠六八七团)留在彭雪枫部,自己则率领新二旅的第五、第六团和三四四旅的第六八七团及部分兵力,离开豫皖苏,越过津浦铁路,向皖东北挺进,开辟、建设了苏北敌后抗日根据地,创建了拥有4万多平方公里土地和800多万人口的苏北解放区。此时已改编为新四军三师的原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四旅,也由开始组建时的2万余人发展到7万余人,后成为东北战场上的攻坚主力部队。

上一篇:咬定青山不放松——陈毅横刀跃马凭驰骋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张波

共产党抗战将领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