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战英雄抗战将领共产党抗战将领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马背诗人”张爱萍

添加时间:2018-01-12 14:36:36 来源:《铁军·纪实》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宝剑锋寒,抗战时期率部东进

  1938年9月,张爱萍奉命调到新四军工作,先任中共豫皖省委书记,配合豫东新四军游击支队建立豫东根据地并向津浦路东敌后发展。1939年初夏,八路军新四军驻皖东北办事处成立,张爱萍任处长,组织领导开辟皖东北敌后抗日根据地。同年12月,张爱萍被任命为新四军游击支队第四总队总队长兼政治委员,统一指挥皖东北地区所有地方武装。张爱萍认为皖东北比皖东更接近华北,而且可以作为挺进苏北的跳板,也可与从南向北发展的陈毅、粟裕部队形成南北夹击之势,打击国民党顽军。这正符合中共中央向东发展的战略意图。

  1940年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共中原局书记的刘少奇到皖东北检查工作。张爱萍与他在根据地与日伪顽周旋了一个多月。两人多次探讨新四军的战略计划。刘少奇指出,应把苏北看作新四军的战略突击方向。他疾呼:“广泛猛烈地向东发展,一直发展到海边上去!”

  张爱萍也冷静地分析了皖东北根据地的优势:西有彭雪枫的豫皖苏根据地,南有张云逸的皖东根据地作掩护,南下的八路军跨过陇海线就可以在此休整。部队可以坐待时机成熟进入苏北。

  皖东北的战略价值终于凸显出来,并得到中共中原局的认同。张爱萍投入到了尽心尽力地经营好皖东北根据地的工作中。

  1940年8月底,八路军第五纵队第三支队成立,张爱萍任司令员,韦国清任政治委员。他们均成为战将黄克诚部队中的骁将。9月3日,张爱萍率部东进苏北,增援渡江北上之新四军,最终完成中共中央向东发展的战略意图。驻扎下来以后,他和韦国清在部队进行了自上而下的肃清游击习气、建设正规化军队的教育,对提高战斗力大有裨益。很快,张爱萍率部接连取得了奇袭翰林庄、伏击梁岔、攻克高邮和占领宿(县)沭(阳)(东)海等战斗的胜利。

  1941年1月上旬,蒋介石蓄意制造了皖南事变,激起八路军、新四军的极大愤慨。1月下旬,中共中央军委发布重建新四军军部的命令,并决定将陇海路以南、长江南北地区的新四军、八路军部队统一整编为新四军七个师和一个独立旅,坚决抗击日伪军。八路军第五纵队第三支队改为新四军第三师第九旅,张爱萍任旅长,韦国清任政治委员。

  2月11日,第九旅攻打江苏省泗阳县青阳镇。张爱萍随突击营攻进镇内,逐墙进行突破。第二十五团在镇西北方向发起进攻时,遭到负隅顽抗,主攻连被压在一堵高墙后面。张爱萍赶到双方对峙的最前沿,副团长沙风向他汇报了情况。接着,张爱萍登上一个小炮楼,居高临下查清日伪军的火力点。他不顾危险,抽掉小炮楼上瞭望孔中一块堵着的砖头,察看敌情,发现右下侧有个火力点。没想到,敌人竟先开枪,子弹差点击中张爱萍。说时迟,那时快,他迅疾从警卫员手里接过20响的快慢机,猛地推开砖头,向刚才发现的目标猛烈扫射,压制住了敌人的火力点。与此同时,被压在大墙后面的部队迅疾冲了过去。此战结果,新四军歼伪军1个团,毙伤其40余人,俘副团长以下400余人,而自身仅伤亡16人。可以说,张爱萍身先士卒,为最终攻克青阳镇立下殊功。

  借古鉴今,结合战争整训部队

  张爱萍一边打仗,一边整训部队。他熟读古代兵书并善于研究兵法,借古鉴今,常结合战争实际教育和训练部队。

  在政治思想教育上,张爱萍认为明代名将王鸣鹤的“练心”说颇能借鉴。王鸣鹤在万历年间刊行的重要兵书《登坛必究》中说:“练兵之法,莫先练心。人心齐一,则百万之众即一人之身。将知兵,兵知将,如子弟之卫父兄,人乎之捍头目,而常胜在我矣。”张爱萍在一次报告中谈到思想教育:“首先从政治上提高它。政治工作是主要的,先从抗日保家开始来启发大家的阶级觉悟,建立党的支部,加强对共产党认识的教育,拿红军的优良传统、斗争历史,以及苏联革命战争中的例子来说明革命的过程和前途,使全体指战员了解游击队有走向正规军的必要。”

  在提高军事技术上,张爱萍推崇明代嘉靖年间抗倭名将俞大猷的“练胆”、“教技”说。俞大猷在兵书《正气堂集》里讲,“练兵必先练胆”,“练胆必先教技”。“教兵之法,练胆为先;练胆之法,习艺为先。艺精则胆壮,胆壮则兵强。”张爱萍推陈出新,在近战方面着重练习刺杀、投弹、敌火下的运动;在夜战方面着重练习利用地形、地物、战斗队形、侦察警戒及夜袭。

  在训练战术方法上,张爱萍对《唐太宗李卫公问对》津津乐道。唐朝名将李靖说:“教得其道,则士为乐用;教不得法,虽朝督暮责,无益于事矣。”这与王鸣鹤主张的“因其才力而授习不同”有异曲同工之处。张爱萍将李靖的话语引申为不搞教条主义,反对盲目训练,注重不断改进和提高。在实践中,张爱萍既师承古人,又变阵融新。以拼刺刀为例,当时的刺刀与枪柄上的螺丝连接不牢,刺刀刺在敌人身上容易和枪脱离,因而拼杀效果不太理想。张爱萍便想到了简便实用的劈刀,并在整训中增加了劈刀课目。夜袭突击队过去只配手榴弹和短枪,张爱萍要求每人再配备一柄大刀,并强化训练。他再三强调:“劈刀不是劈花刀,应该采取日本式的劈剑术的动作。”整训后,大刀队成了第九旅的一绝。在后来的战斗中,当展开白刃格斗时,日军一见新四军指战员从背后抽出大刀,就胆战心惊,狼奔豕突。

  由于张爱萍严以治军,第九旅这支新组建的部队迅速成长起来,在较短的时间内具备了较强的战斗力。

  1941年5月初,张爱萍指挥第九旅进行洪泽湖战斗。第二十五团第三营和警卫连奉命从临淮的老汴河口下水,其他各部在岸上进入阵地。部队刚进入洪泽湖口,就与水匪高铸九设卡的10余只钢板划子和其他30余艘船遭遇。新四军以轻重机枪猛烈射击,击穿水匪木船上的钢板,水匪大惊,四处溃散。张爱萍下令各部展开追击。第二十五团第二营和团直属部队接近高铸九水寨,与高铸九属下的王大明鸭枪队相遇。王大明已被张爱萍争取过来,所以,鸭枪队面对新四军时朝天放空枪。当新四军临近时,鸭枪队则掉转枪口,向高部开火。高铸九慌乱中乘船向南突围。他逃上岸后进了盱眙县城,投靠了日军。5月4日中午,高部及其他水匪被压缩于成子湖东南湖面,大部被歼。第二十五团第一营围攻另一水匪陈佩华部,第二天早上,陈部分头乘船向高良涧、老子山、盱眙方向突围。新四军紧追不放,大部匪徒在高良涧被新四军俘获,陈佩华也被活捉。少数匪徒在老子山附近,由日军开枪掩护得以逃脱。

  此役胜利结束后,洪泽湖成了抗日根据地的内湖。为此,张爱萍作诗《平定洪泽湖》一首:

  洪泽水怪乱水天,奋举龙泉捣龙潭。

  红旗漫展万众勇,白帆云扬千樯舷。

  塞江倒海斩妖孽,长风劈浪扫敌顽。

  肠乌红天炀红泊,渔歌满湖鱼满船。

  11月,张爱萍升任新四军第三师副师长。他上任后即组织全师军政大训练,并在全师排以上干部会上作了《认真改变我们的军事教育法》的报告。

  兵形如水,军民团结苏北反扫荡

  1943年初,苏北根据地军民积极展开了春季反扫荡斗争。张爱萍奉命统一领导新四军第三师第八旅3个团和第七旅第二十一团及地方部队在盐阜地区坚持原地、分散作战,以抗击日伪军2万余人的疯狂扫荡,掩护主力跳出敌人的包围圈。

  面对敌人的进攻,结合盐阜区一片平原、处处水网的特点,张爱萍以游击战为主要作战形式,采取了“敌进我进,敌退我进”的战术原则,即:日伪军开始扫荡时,则以宽大正面的防御战术阻击;日伪军前进时,则分散对其两翼包抄,转至敌人侧后追击,咬住不放;如日伪军反击时,则再迂回其侧翼,进行包抄袭击,紧紧盯住,不断袭扰,以疲惫敌人;当日伪军大举扫荡时,其兵力大大分散,则乘虚转进敌军区域隐蔽待机,并相机给兵力薄弱的日伪军据点以打击,抄其“老窝”,以牵制扫荡之敌军,对方势必撤回救援,这样就缩短了敌军在根据地扫荡的时间;当日伪军在根据地设立新的据点后开始撤回时,则分路转回原根据地,给新建据点敌军以反击,捣其“新巢”,处处占主动。

  他对“敌进我进”的通俗解释是:“我们不是坚持内线作战吗?根据地被敌人占领了,我们再‘敌进我退’,还能退到哪里去?因此,要根据我们的实际情况,来一个‘敌进我进’,再来一个‘敌退我进’。这样,既利于我们回旋,又使敌人有后顾之忧,作战的主动权便完全操纵在我们的手上了。”

  布置完主力部队的作战任务,张爱萍又将目光转向民兵和地方部队,他以四川人特有的幽默,生动形象地介绍了三种作战方法:一是引诱敌人的“小孩拉瞎子法”,即以小部队引诱日伪军向新四军有利的方向行动,以杀伤日伪军或破坏其计划;二是阻滞敌人的“狗咬叫花子法”,即以小分队分散包抄、迂回敌后,跟踪追击,咬住不放;三是使敌人疲惫的“老头挖洞逗猴子法”,即待进犯之日伪军宿营时,于日伪军营地外挖洞隐蔽,向其宿营地投掷手榴弹或鸣枪,以疲惫日伪军,而敌军想还击却扫射不着。

  张爱萍说:兵形如水,因地制流。打仗用兵,变化多端。只要有利于保存自己,消灭敌人这个总目的,就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加以灵活运用。

  1943年2月7日至22日,日伪军集结2万多人,采取分进合围、海上封锁的拉网战术,在飞机、骑兵的配合下,由南向北,由西向东,以盐河以东、射阳河以北地域为重点,大举向根据地进攻。在进行反扫荡动员时,张爱萍一字一顿庄严地宣布:“战斗中,如果谁向后退,就枪毙谁。如果我向后退,你们就枪毙我!”

  接着,张爱萍率部在根据地内与日伪军顽强周旋,“敌进我进,敌退我进”,搞得敌人晕头转向。盐阜区地方军民及民兵也采取“村村抵抗、处处放枪”的打法,在日伪军经过的道路分散设伏,给其必要杀伤后迅速撤离,分散隐蔽,入夜再复集中,以袭扰日伪军。同时,军民还采用挖沟、拆墙、筑坝、拆炮楼、打狗等措施,配合反扫荡战斗。

  新四军成功地抵挡了日伪军一个多月的进攻,日伪军扫荡无大战果,只得灰溜溜地撤退。张爱萍立即抓住战机,对敌实施反击,以收复被占领的重要村镇。

  攻克陈集,收复失地再立功勋

  3月下旬,新四军攻击位于阜宁中心区最大的陈集据点。陈集的守军为日军崖畅野中队,共89人,装备精良,工事坚固,有轻重机枪和迫击炮等,并建有弹药库。如果及时拔掉这个据点,有利于改变双方态势,争得战场主动权。为此,张爱萍决定,由胡继成率第二十三团攻取陈集,特务营配合,其余部队担任阻击并袭击、牵制陈集外围据点之敌。

  战前,张爱萍来到第二十三团,提出了四面包围,多路而又有重点地攻击的作战方法。张爱萍说:“我们这次要用‘火烧赤壁’的办法,多准备些弓矢,箭头上包裹蘸过火油的棉花。我们要用这种武器来摧毁敌人的坚固防御工事。”他还要每个参战连队组织一个20人左右的奋勇队,完成刺杀、投弹等任务。

  24日夜,攻击部队隐蔽集结于陈集西北,分三路完成了对陈集的包围。

  日军中队主要驻在陈集镇西的几所坚固民房里,另有一小部分兵力,驻于镇东北之太平庙。他们在镇中心设了一座很高的瞭望台,筑了许多碉堡和射击掩体,还把集镇四周的桥梁拆毁,并在河里放了鹿砦。

  战斗打响之前,张爱萍又到了第二十三团二营主攻第五连,他站在最前沿,实施最有效的指挥。夜晚9点多,尖刀班顺着交通沟快速行进到陈集的圩河边,干掉了日军哨兵。尔后,第五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了日军的营区。机枪、手榴弹、蘸了油的弓矢,一齐向日营袭去。日军顿时死伤大片。接着,他们退到一个三面临水的院落内,借势负隅顽抗。战斗进入胶着状态。张爱萍接到报告后,给第二十三团团长胡继成下命令:“没有别的办法,还是火攻!”

  于是,蘸了油、点上火的弓矢像萤火虫一样,朝日军猬集的院落飞去,终于把这座院落烧着了。屋内的日军,一边灭火,一边疯狂地以密集的火力顽抗。后半夜下起了雨,把火浇灭了,日军暂逃过一劫。

  25日凌晨,战斗还没有结束。如果拖到白天,等敌人的增援部队一到,新四军就危险了。张爱萍急中生智,决定采取“围三阙一”的战术,把日军赶出来再打,即部队包围东、北、南三面,西边的部队则后撤到陈集西北角后埋伏起来。接着,正面攻击开始。奋勇队在机枪的掩护下,迅速占领了与敌人只有一墙之隔的一间房子,并将机枪架在了房顶上,向敌人猛烈射击,投掷密集的手榴弹。之后,奋勇队的勇士们又从房上跳下来,与日军展开了白刃战。一时间,刺刀相向,杀声连天。

  经过激战,只剩下小部分日军由西南向西北逃窜。张爱萍很快调来了机枪,架在自己的指挥位置上。随即,子弹像扇面似地向正在往外冲的几个日本兵扫去。接着,二连也攻入了院子。残存日军随其中队长崖畅野拼命西逃,被埋伏的新四军歼灭。另有13名日军被俘。至此,张爱萍指挥部队收复了陈集。

  战斗胜利后,张爱萍赋诗《陈集歼灭战》:

  风送春暖鱼水融,月照铁马虎胆雄。

  千村人迎招手笑,百户犬卧抚怀中。

  大圣扬威罗刹腹,小鬼跪降龟壳丛。

  陈集歼敌获全胜,丧魂落魄寇技穷。

  接着,谢振华率第二十四团在3月31日攻占八滩,歼灭日军山本中队和伪军共220余人。之前,陈发鸿率第二十二团于3月19日在单家港遭遇战中,歼灭日伪军340多人,负责具体指挥的第二十二团副团长童世明壮烈牺牲。

  这三仗是新四军第三师在苏北反扫荡作战中的著名战斗。

  经过历时63天艰苦而巧妙的战斗,张爱萍率部粉碎了日伪军的扫荡,收复失地。

  1944年9月13日,张爱萍升任新四军第四师师长兼淮北军区司令员。他随即率领全师指战员开展对日军的反扫荡、反蚕食的杀敌竞赛活动,先后拔掉30余个日伪军据点,解放睢南、宿南地区及睢宁县。

  1945年7月25日,张爱萍本着边打仗边建军的原则,向部队颁布了《关于今后建军方针及明春前中心任务和工作秩序》的训令。强调“保证党的绝对领导,正确执行党的政策与民主政府的法令,坚决完成党的任务,加强和健全政治工作及政工制度,达到政策统一,指挥统一”。

  与此同时,张爱萍继续组织部队攻打日伪军占领的城市及据点。他率领第四师和淮北军区一部先后拔除了时村集、永安集、灰古集、孙瞳集、濉溪口、后马家等日伪军据点,迫使双沟伪军全部投降;攻克了曹村、夹沟、桃山、四堡、符离集等9个车站;收复了泗县、宿迁、泗阳、灵璧、萧县、永城、五河等县城。张爱萍还指挥淮北军区主力和地方民兵及广大群众重点破击津浦铁路徐(州)蚌(埠)段,不仅切断了龟缩在徐州的日军之退路和援路,而且切断了日伪军南北之交通线。

  8月15日傍晚,张爱萍得知日本政府宣布投降的消息,不禁由衷欣喜,万分激动,遂吟《浪淘沙》一首:

  抗战历八年,豫皖苏边,敌后浴血扫狼烟。

  创建抗日根据地,还我河山,捷报震耳传。

  日寇乞怜,抗御外寇史空前。

  祖国独立奠国基,改地换天。

上一篇:罗炳辉与小刀会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张波

共产党抗战将领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