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黄埔之家黄埔先烈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黄埔六期同学吕公良将军之死

添加时间:2018-01-11 16:14:12 来源:黄埔军校同学会 《黄埔》 作者:萨苏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吕公良将军,是在抗日战争许昌战役中殉国的中国最高将领,然而,他的牺牲经过,却一直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

  近年,笔者在日本翻阅原始史料,在原日军第二十七师团少尉军官冈野笃夫所著《进军,中国大陆三千公里》和日军“支那驻屯军步兵第三联队”战史,日本史学家伊藤正德所著《帝国陆军之最后》一书中,都发现了有关吕公良将军殉国的详细过程,读过之后,遂又搜集了若干背景材料综合写成此文,并以此祭奠吕将军的英灵。

  许昌会战,是1944年日军发动的打通大陆交通线1号作战(中国称为豫湘桂战役)的一部分。

  豫湘桂战役,由于对日军情报工作的不足,部分精锐无法撤回国内作战,以及国民党军上层普遍存在的“等胜利”思想,中国军队损失惨重,特别是河南的汤恩伯部,在和日军作战中表现相当不佳。然而,疾风知劲草,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许昌守城之战,就是河南战役中一抹悲壮的亮色。在这次激战中,中国陆军新编第二十九师以全师覆没的代价,死守许昌,顽强抵抗,给予日军沉重打击。激战从4月28日开始,直打到5月1日,许昌失守,战斗中师长吕公良中将等多名将领壮烈殉国。

  实际上,许昌战役开始前,其命运应该就已经注定。守许昌城的部队,只有吕公良所部新编二十九师所属三个步兵团(八十五、八十六、八十七3个团)和一个补充团。实际上,八十六团在许昌战斗前于4月18日奉命在郑州投入黄河河防之战,被日军三十七师团击溃,基本失去了战斗力。因此,吕师长部下其实只有八十五、八十七两团还算完整,补充团由于是壮丁组成,尚未训练完毕,基本没有战斗力,而即便算上补充团,新编二十九师守城部队也不过三千余人,只相当于一个旅的兵力。

  攻打许昌的日军部队有多少呢?按照《河南会战》的纪录,参战部队为日军第十二军主力,包括第三十七师团,第六十二师团,第七混成旅团,辅以坦克第三师团一部,第二十七师团一部,合计八万余人。日军出动这样多的部队攻击许昌,原因是日军认为许昌是三国时代以来著名的“军都”,中国军队会重兵驻守。

  八万对三千,装备上更存在极大的差异,但新编二十九师打得堪称英勇顽强。日军三十七师团副官福岛六郎在回忆文章中写道,日军在4月28日开始对许昌发动攻势,开始进攻的目标是北门,但是,遭遇非常顽强的抵抗。福岛前往前线,一路只见两侧到处是被日军重炮摧毁的中国军队工事,战死的中国士兵的尸体有的半沉在路沟的水中,显然是负伤后无力爬上来而死在沟中。路面上日军部队充斥拥挤,汽车、马车挤成一团,原来是前方发现中国军队在路面布雷。混乱中,有骡马跑下路面,踏响地雷。这时,远处的中国军队炮兵开始对日军开炮,虽然炮的数量显然很少,但是打得很准,福岛眼看着他前方二十米处一辆辎重车被击中,拉车的骡马被炸成两段,押送的士兵则仰天摔到了道路对面,当即阵亡。日军纷纷撤下公路。

  此后,日军意识到中国军队在许昌北面布防严密,于是利用人数优势,迂回攻击东、南、西各门。30日,城廓战开始,许昌守军兵力太少,不敷分配,激烈的战斗持续到5月1日凌晨,南、西门都被突破,巷战中新编二十九师官兵大半伤亡,吕公良师长被迫下令弃城突围。

  应该说,许昌守军的顽强表现,和吕公良将军的镇定指挥与坚定有很大关系。张访朋先生曾展示了一封师长吕公良四月二十日写给妻子的亲笔信,字极漂亮。信上说:“今天敌人围攻郑州,恐怕敌人攻了郑州之后,一定要南下新郑、许昌的,但是我已充分准备,打仗是军人的本分,希望他来一拼。恐怕此信到手时,我已在与敌人拼命了……当军人不打仗还有何用。”

  由于新编二十九师的残部突围的动作迅猛坚决,日军的包围圈被撕开了一个口子,吕师长率部突出许昌。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正有一支凶猛的敌人,在前方等待着他。

  这支凶猛的敌人,就是日本陆军第二十七师团的支那驻屯军步兵第三联队。

  第三联队联队部的直属部队也发现一队中国军官兵向自己的阵地撤退而来,联队长小野修大佐当即下令直辖部队投入攻击,冈野的部队,也在直辖部队之中。

  黑夜中,中国军队无望而顽强的抵抗着。日军发动冲锋,冈野和一个小队的士兵一直冲到了中国军队的纵深。这时,联队本部的牧野勇一军曹率先发现前方不远的灌木丛中,有中国兵在活动,仔细看来,发现是三个骑在马上的军官和几个步兵,好像正在商谈什么事情。

  这几个人,正是吕公良师长和他残存的几个幕僚。

  因为感觉到这几个中国人似乎是高级指挥官,冈野不想打草惊蛇,对手下一个叫做淳边定六郎的下士轻声道:把捷克机枪拿来,打!淳边从士兵手里接过捷克式机枪,对着这群中国官兵就是一个扫射。由于距离太近,中国官兵几乎都被撂倒。几个未死步兵用步枪抵抗,都被日军击杀。三匹马倒下了两匹,另一匹上的一个军官试图拨马撤退,淳边对准他猛烈开火,那个军官终于从马上落了下来。那匹马后来发现脖子处负了伤,被日军缴获。

  这时,那几个中国士兵的抵抗已经中止,淳边带头,几个鬼子冲向那个落马的军官,用中国话高喊:“投降,投降!”那个负伤的军官忽然坐起身来,喊道:“不投降!”用手枪连开两枪,都打中冲在最前面的淳边,胸部一发,腹部一发,淳边立即毙命(后冈野负责火化淳边,说明他死于“胸腹贯通伤,这次战斗冈野手下阵亡一人,就是淳边,还有数人负伤)。与此同时,后面的日军开枪,正中这个军官的头部,这个军官当即倒地。

  过了半晌,日军才敢凑上来看,这一小队中国兵全部阵亡,无一幸存,在那个倒地的军官身边,发现了吕公良将军的印章,公文等,经过核对,认为这个身中四发轻机枪弹又被步枪击中致命的军官,正是新编第二十九师中将师长吕公良。

  以中将师长之身,打到最后一人,重伤之余,还能翻身而起,击毙杀害自己的凶手,高呼“不投降”而以身殉国,吕将军,虎魂也!

  得知吕公良将军战死的消息,日军联队长小野修并没有感到很高兴,因为作为一名高级军官,他对于当时日本的战况是比较了解的。估计是想到今后自己的命运感到有同情之感,小野修下令,在许昌南门外小村附近,为吕公良将军安葬,并让联队的联络官深谷高三郎大尉题写了墓碑,碑文曰:“勇将新编第二十九师师长吕公良之墓。”

  这座墓标建立以后不久,新编二十九师残存被俘的中国官兵从它旁边路过,其中一个团长看清了以后,冲上来抱住墓碑号啕大哭。随着他的哭,其他被俘官兵也大放悲声。日军亦无法禁止。

  这应该就是吕将军殉国的全部过程了,这个详细的经过,可以在《进军,中国大陆三千公里》中看到。由于相关资料在国外,这一过程也许一直无人知道,60年后写出来,希望能够告慰吕将军的英灵。

  1986年,经浙江人民政府批准,吕公良将军被授予革命烈士称号。

  补记

  上文写作完毕后,经有关单位联系,发现有这样的史实:战斗结束后,在文中吕将军阵亡地点,有村民证明发现吕将军当时受伤倒伏草中,曾用鸡皮和土烟为吕将军敷伤止痛,之后不治身亡,村民将其土葬于野地。之后,吕夫人携子及卫士探访殉难地点,以厚棺取出重新安葬。汤恩伯、王仲廉曾在火车站迎接,抚棺大哭。吕公子是医学教授,说父亲可能是枪伤导致腹膜炎,所以可以拖十多个钟头。

  由于记载的矛盾,我通过朋友联系了吕公良将军在深圳的亲属,很快得到了他们的答复,其内容如下:

  资料转交吕公子后,吕公子和新编二十九师仍健在的一位参谋进行了研究,他们觉得这份资料可信度极高。这份资料可能解决一个历史谜团,他们认为,在日军再次击倒吕将军后,到村民救治过程中,存在一段空间。这其间将军并没有死,而是处于昏迷状态,倒在尸丛中,难以辩认。由于到处都有战斗,这股日军也没有仔细清点战场,就参加其它战斗。而这其间,村民将吕将军带到村中救治,等日军高层得知吕将军死讯,重派人到战斗地点搜寻,已找不到吕将军尸体,于是就在吕将军中弹倒地地方建了墓,立了一块墓碑,所以导致其他被俘中国军人路过痛哭。而实际上,吕将军因为伤重,在村民救治无效清况下,死在不远农村里,并被村民埋葬在土坟里,在日军刻碑的同时,村民也用砖头在实际安葬地给吕将军立了一个墓碑。

  吕公子希望将这份资料递交许昌文史协会,看是否能填补一段历史空白,吕公子希望得到更多历史素材。●

上一篇:黄埔抗日英雄——朱程
下一篇:回忆高志航烈士

责任编辑:王广建
最后更新:2018-01-11 16:15:47

黄埔先烈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