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惨案暴行细菌战和化学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日本NHK电视台播放731部队纪录片,首次公开认罪录音

添加时间:2018-01-11 08:59:48 来源:国史馆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731部队的真相——精英医者与人体实验(731部隊の真実~エリート医学者と人体実験~)首播时间:2017年8月13日 播出电视台日本放送协会-NHK特集,时长:49分钟

  731细菌部队的骨干分子

  731部队是日本法西斯在日本领土之外从事生物战细菌战研究和人体试验相关研究的秘密军事医疗部队的代称。他们在哈尔滨郊外使用活体中国人、朝鲜人、联军战俘进行了惨绝人寰的生物武器与化学武器的效果实验。

  731部队在解剖婴儿

  731部队违背国际公法,以活人为“材料”,进行细菌传染效应试验和细菌武器效能实验,残杀中国人、苏联人、蒙古人和朝鲜人3000余名,其行为惨无人道,灭绝人性。七三一部队杀人工厂的刽子手们把活人称为“马路大”(又称“木头”、“丸太”),用活人进行的各种试验,其方法五花八门,数以百计,手段极其残忍。

  731部队进行活体解剖

  战后,731部队的大部分成员被苏联红军俘获,在哈巴罗夫斯克法庭接受审判。纪录片中,NHK首次发掘二战结束后不久在苏联举行的审判录音资料,从俄罗斯拿到长达20小时的原731部队成员的认罪录音。其中,部队的骨干成员详细供述了在生化武器开发中使用中国人以及苏联人“死囚”进行活体实验,秘密开发细菌武器并用于实战的罪行。

  战后,731部队将证据彻底销毁,原部队成员守口如瓶,真相被隐藏。纪录片显示,当时参与731部队人体实验的有日本军人,还有日本医学界的精英。很多军人在战后审判中受到惩罚,但精英医者及其所属名校的责任至今暧昧不清,其中一些人甚至在战后得到学界表彰。其中不乏如今依然如雷贯耳的名校和知名医学机构的名字,以及战后在科学界受到表彰的人物。节目组试图就此采访东京大学被拒绝,东大方面称其与该部队“没有组织关联”。

  
     731部队的真相

  731部队是日本侵华战争期间,日军在中国从事生物战、细菌战研究和人体试验相关研究的秘密军事部队的代称。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遗址

  美国《国家利益网站》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

  二战期间,在被迫接受惨无人道的细菌试验的群众中,三分之二来自中国,其余大部分来自前苏联。活体实验期间造成超过3000名无辜平民死亡,而731部队的主力研究人员却逃回日本,用改头换面甚至假死的方式,重新在各个领域担任要职。

  但是,有12名日本战犯因为召回延迟,被扣押在苏联,并在那里接受了针对细菌战罪行的审判——伯力城审判。

  在纪录片一开始,NHK就发掘了伯力城的审判录音资料,通过731部队核心人物录音和对亲历者的采访,还原731部队核心成员开发细菌武器的真实情况。

  731部队的领头者——石井四郎是人体实验的罪魁祸首。

  1933年8月,石井四郎在日本军方的支持下,在哈尔滨郊区秘密设立细菌研究所。这是一个三层楼高的方形建筑,配备空调房,堪与当时最先进的研究室媲美。

  建筑中央设置的牢房,从周边地带无法看到它的存在,但是作为实验材料的人就关押在那里。

  731部队于1937年形成编制,当时,日本进入伪满洲国,在边界线上为了对抗来自苏联的军事威胁,开始研发细菌武器。当时,国际条约禁止使用细菌武器,但是731部队以条约允许的防卫目的为由,开始了研发。

  当时,部队人数最多时曾达到3000人,石井四郎为了开发细菌武器,从全日本的大学召集了众多医学专家,进入731部队秘密研究。

  从苏联方面公布的审判录音中,针对有关人体试验的询问,731部队第一部(细菌研究部)部长川岛清在被问到“在你管辖期间,731部队的监狱中是不是没有人活着出来时”,川岛回答“是的”。

  人体实验具体如何实施?NHK选取了一些731部队核心骨干成员的录音。

  京都大学医学部讲师、在731部队作冻伤研究的吉村寿人,还记录了人体在各种情况下进行冻伤实验的结果,“各种情况”包括:绝食三天、一整夜不眠、将手浸入冰水中不同时间......

  吉村的手下证实冻伤实验。

  而在一场在户外展开的、针对伤寒细菌的实验中,证人古都称他们采用了两种方法。其一是让细菌弹在空中爆破,使细菌以喷雾状态落在地上。之后让被实验者通过遭到细菌污染的土地;其二是将被实验者强制绑在桩子上,随后在其头顶爆破细菌弹,等同于从其头顶浇上细菌。大部分的人都被感染,有4到5人死亡。

  1940-1943年,日军几次发动细菌战,对中国军队使用了细菌武器,还有证词证明,日本在中国的村庄也散播了细菌,使用的细菌种类包括:鼠疫菌、霍乱、炭疽以及伤寒病菌等,通过在水井、水源以及储水池等地散播。

  

      医学精英变身杀人魔鬼

  从731部队原队员的证词来看,参与细菌研究的人员多是药理学博士、理科博士、医学博士等等,也就是说,731部队基本上集结了当时日本各界的权威。

  NHK找到了记录731部队队员的名单,名单显示,不少成员是来自日本一流学府——京都大学、东京大学、庆应义塾等学校的医学生。其中,京都大学派出11名研究员,东京大学派出至少6名。

  参与细菌战研究背后的人——指示士兵将致死率极高的细菌反复用于人体实验的日本学界精英——原本应该是守护生命的医生,却在战争中变成杀人的恶魔。

  

      日本学府均往731部队派遣医生学者

  这一点,从731部队的构成中也可以得到证实,这些医学精英在这里被称作“技师”,与军医平起平坐,处于731部队的金字塔顶端,向下才是执行任务的兵。

  NHK来到参与731部队人数最多的京都大学,并在京大图书馆中保存的公文找到了这些医学精英与军队的联系:731部队与大学之间有金钱往来,部队向研究者个人支付约合现在50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30万元)的报酬。

  而曾在京都大学两次担任医学院院长的户田正三,成了731部队背后的关键人物。

  731部队队长石井四郎也出自京都大学医学院,他和户田合谋,榨取了2亿5000万日元的研究经费,而731部队共使用了大概1000万日元(约合现在的300亿日元)的国家预算。

  通过户田的介绍,向731部队输入京都大学顶尖的医学精英和研究人才。户田的学生也证实了这一点:户田曾频繁造访驻华的731部队。

  而参与731部队研究人员人数仅次于京都大学的东京大学,至今不承认当年校方曾有组织地积极参与731部队研究工作。但已有证据表明,时任东京大学校长的医学家长与又郎曾与石井接触,并在退休后视察了731部队总部。

  从一张东京大学举办的微生物学会议集体照中,可以看到,围绕在石井四郎周围的是来自全日本的著名教授们,石井正是通过和大学领导的密切交往,才得以召集优秀的医学研究员。

  这些将活人作为实验材料医学家,本应救死扶伤的医生,为何会失去人类底线?

  这要追溯到当时日本整个社会和日本国民对中国人的普遍看法。

  1937年,日本全面侵华战争爆发,中国军民奋力反抗,造成大量日军伤亡。当时日军将反抗的中国军民称为“贼匪”。

  日本政府和媒体在国内片面强调日本遭受的损失,煽动民众憎恨中国人,日本民间舆论强烈支持军方对我国军民的镇压,他们对“贼匪”的敌意日益高涨,在这样的时代氛围中,日本科研人员的仇华情绪也达到顶峰。

  北海道大学历史资料显示,在731部队实验前,该学校一名教授就提议用中国人进行活体实验。

 

  美国买断了实验结果

  1945年8月9日,抗战进入末期,苏联红军攻入东北,731部队立即开始撤退。日军为了消灭罪证,杀害了所有囚犯,销毁了实验设施,还为医务人员安排了特别列车逃回日本。

  这些医务人员是主导了人体实验的核心,他们第一时间返回了日本。然而,战后他们并未受到惩处,而原因竟是,美国以人体实验的数据作为交换,免除了这些魔鬼的罪责!

  那个将大量学生送到部队的户田正三,战后就任了金泽大学的校长,他对自己和军队的关系三缄其口,还成为了医学界的权威。

  那个研发了伤寒杆菌炸弹的田部井和,后来当了京都大学的教授,成为了细菌学的权威。

  那个作冻伤研究的吉村寿人后来也当上了教授,他后半辈子一直在否认自己从事过不人道的人体实验。

  在战争结束的72年之后,在日本举办的一次以医学界为首、众多科学家参与的学术会议上,他们还在讨论大学的军事研究发展方向,这次会议把731部队和美军开发原子弹相提并论。他们在争论,大学是否应该介入军事研究,只有少数与会者认为,科学家不应该参与战争,他们会使战争更加残酷。

  他们忘记了,1945年美国在日本投下两颗原子弹后,研究核武器的美国科学家们极度后悔。包括爱因斯坦在内的科学家曾联名上书。

  科学家的悲剧性命运使我们帮忙制造出来了更可怕、威力更大的毁灭性武器,因此,防止这些武器被用于野蛮的目的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在纪录片的最后,NHK指出:如今我们探寻医学家和731部队的真相,是因为在战争加剧的过程中,不知何时,他们就跨越了人类道德的底线,这就是这个国家的真面目。

原文章链接:http://mp.weixin.qq.com/s/Ftluos3PFmt26_4LAxvpJA

上一篇:常德细菌战最后的幸存者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

细菌战和化学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